第446章 关二爷/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不行,那怎么行,”司机情绪也很激动,半张着嘴,话都说不利索了:“多少钱,有什么用,我们的孩子没有了啊……”

“可就算我儿子死了,你们的孩子一样回不来啊!”宋为民大声说道:“你们为什么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呢?再说了……你们就算想讨回公道,打算怎么来讨?”

“我去告!”司机声嘶力竭:“我要报警……”

“叔叔,”还是画画的比较冷静:“这件事情,就算报警了之后,咱们又能怎么办呢?”

司机愣住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某些话题,是心照不宣的。

是啊,就算报警了又能怎么样,世上冤案那么多,不多他这一个。

第一。姑娘从窗口上摔下去,并不是七少推的,完全可以称之为一个意外,就算七少是见死不救——没规定见死不救要被枪毙的。

第二,这弄好了,事情是跟七少有关,可弄不好,他们宋家神通广大,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不是没见过这种把死人说活的案子,而姑娘之前受到的名誉冤屈,就算捅出去,又能判的了什么大罪?最多不就是啥寻衅滋事吗?

闺女确实是回不来了,不管咋样,都回不来了。

冷眼看着这三个人,宋为民说道:“我愿意尽力给你们个公道,人命是无价的,所以咱们协商的赔偿,以你们为主。你们可以考虑考虑。”

说是考虑,其实,恐怕也没什么考虑的余地。

就连一边的工人,也忍不住七嘴八舌的说道:“我们老总是个什么身份,都给你跪下了,还想着怎么着。狮子大开口啊?”

“一个巴掌拍不响,咋事儿就出在你闺女身上,没出在别的姑娘身上?凡事不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就是,当时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人都死了,谁知道呢?没准还是那个姑娘贪咱们七少的钱,结果玩儿过火了,哼哼……”

这些恶意的揣测,竟然就在那具受尽折磨的尸体旁边出现,这特么算什么公道?

“啥叫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算是上了一课,”唐本初的拳头攥的咯咯响:“咋这些人全站在害人的一边,被害的就活该吗?”

这,可不就是关二爷显灵的原因吗。

接着,宋为民看向了我,特别真诚的问道:“李二先生,这够公道了吗?你知道,我只想让我儿子,别再受那个罪。”

他下跪,赔偿,看似刚直,可如果他儿子没有被关二爷惩罚,那他还会做今天这样的事情吗?

我心里一阵发凉,但还是镇定的说道:“您也知道。这个公道,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不算,只有关二爷说了算。”

宋为民望着我:“那照着李二先生的意思,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才能让关二爷满意?”

所以……你是应付交差,不是真的对姑娘愧疚,也一点忏悔都没有。

当然了,人都是自私的,如果我站在宋为民的角度上,我也理解他做的一切。

“李千树,你可得想清楚了。”忽然陆恒川低声说道:“事情也查明白了,现在要撤出这件事情,是最后的机会。”

陆恒川的意思我明白,跟关二爷的交流,就是这件买卖之中最难的一环。

七少本身就是有罪却没人能奈何,这才让关二爷亲自显灵,如果这个时候我去求情,那关二爷会把我当做这件事情的帮凶——惹怒了关二爷,我也会跟着倒霉,所以三脚鸟不希望我掺和进这件事情之中去。

而如果我帮忙,那对茜茜的事情,就可以说是“放任不管”,现在抽身而退,不管是从职业道德上,还是从我作为一个先生的名望上,其实都已经晚了。

而那个画画的,忽然反应过来,一把抓住我:“李先生。你会给我们主持公道的是不是?茜茜是你帮我们找回来的!我们的公道,全靠你了!”

我一阵苦笑,你娘,那谁特么给我个公道?

现如今也没法子了,我说道:“这事儿我肯定会尽力而为的,不过。你们得给我帮个忙。”

“帮忙?”画画的一愣:“我们还能帮上忙?”

我点了点头,转身望着那个尸体:“这事儿怎么才算真正的公道,只有她有资格提。”

“茜茜?”

我点了点头,跟他们交代了一番,接着就看向了宋为民:“咱们回去吧。”

回程上,宋为民看着我。忽然说道:“你觉得,世上有真正的公道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就是公道了?”

“这谁说得好?”我叹口气:“天地之间也没有那么一杆尺子能丈量出来,真要是,那就好办了——不过。一碗水端平了,难。”

宋为民盯着我,说道:“我就想要个补偿的机会。”

那儿有那么容易补偿呢?不过……说不好,就连法院也还有“调解”这么一说呢。

很快,车开回到了宋为民的大豪宅,门口里面闹哄哄的。又是警车又是救护车,乌央乌央的,一看就让人心里瘆得慌,有种不祥的预感。

宋为民的眉头一下就给皱起来了,保安一瞅宋为民给回来了,立刻赶上来:“宋总。不……不好了……”

宋为民沉声问道:“怎么了?”

“七太太,七太太她一时想不开……”保安一脸为难,指着庭院:“她从楼上给跳下来了,我们,我们猝不及防啊!”

宋为民喘了口气,没多说什么,直接下了车。

“卧槽,这么淡定?”唐本初忍不住说道:“这成功人士就是牛逼。”

“你懂个屁,”我答道:“小老婆这是知道,她不跳楼,恐怕还有比跳楼更可怕的事情等着她呢。”

红杏出墙,包庇儿子犯罪,最主要的,是把宋为民最喜欢的小儿子给教育成了这样——当然,养不教父之过,宋为民自己也有责任,可我估计,宋为民可并不这么认为,估计是把孩子酿成今天这种大祸的由头,全推给小老婆了。

小老婆知道宋为民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没法想象宋为民知道这一切之后会对她怎么样。

孩子,财产,地位,她全不想失去。可眼瞅着,这些是保不住了,她宁愿死了,也不想重新过嫁给宋为民之前的那种日子了。

一问之下,小老婆颅骨重伤,深度昏迷——我估摸着,阴阳路上,又要多添上一个徘徊不定的活死人了,跟济爷一样,为了不面对,宁愿不醒。

宋为民弄清楚了小老婆的情况后,连看都没有多看小老婆一眼。径直上了楼,他的脸色,风雨欲来,阴沉的要命。

等上了楼,七少门口早围了一大堆妻妾,叽叽喳喳的议论小老婆的事情,不外乎是说小老婆活该,这一天早晚得来,那也是她自己给作出来的。

她们一看宋为民回来了,莺莺燕燕的就往上围,可一看宋为民的表情,全没敢当出头椽子。乖顺的就退开了。

宋为民当她们是空气,领着我先进了那间屋子,这会儿七少躺在床上,还是昏迷的状态,宋为民挥挥手,把医护人员都给赶走了。自己坐在了七少的床前,爱怜的摸了摸他的脸,像是跟我说话,也像是自言自语:“他是可恨,恨的要命,可是咋办。我毕竟是他老子,我不能让他死。”

我刚要说话,陆恒川忽然拉住了我,低声说道:“这个宋志远命宫黑气笼罩,压血气,今天,他一定会倒一场大霉,你……”

“我明白,”我点了点头:“可是这事儿,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得办完了。”

陆恒川看我心意已决,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了我身后,口嫌体直,估摸还是打算帮我。

“儿子,你醒了?”忽然宋为民有点惊喜的开了口:“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可我一扫,后心就凉了,这个精光四射的寒凛眼神——绝对不是真正宋志远。

关二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