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做买卖/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六盯着我,不知道说什么。

他不说,我就继续说:“这个纹身纹个开眼关二爷,等于把事情给关二爷告状的主意,也是你告诉给那个画家的吧?再往前一点——那个画家那么穷酸,怎么就那么巧,能跟七少他妈遇上呢?而七少他妈的行踪,你们作为同在屋檐下的家人,你肯定清楚,牵线搭桥,制造偶遇……接着,水到渠成。”

“哈哈哈哈……”忽然小六给笑了起来:“你这个名声,确实不是白来的,说的对,非常对。就好像,你亲眼看见了一样,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

“简单啊,你们这种家庭,会有普通家庭那种亲情吗?”我答道:“这事儿常见,玄武门兵变,九龙夺嫡,我古装剧里看多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父子反目成仇的都有,别说这种明面金碧辉煌,底下明争暗斗的地方了。

做个富人家的孩子,也好。也不好——这事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里都能凑两桌麻将了,里面乱七八糟的事情,拍出来估计比《甄嬛传》啥的更精彩。

果然。小六吸了一口气:“我从小就恨他们俩,一直恨到了现在。”

原来小六小的时候,因为聪明又新鲜——他是他们宋家第一个混血孩子,很受宋为民的喜欢,可以说要月亮不摘星星,但就在他七岁这一年,他这不识愁滋味的生活,就猛地被打破了。

小老婆进了家门。

这小老婆可以说是他们家的一个灾星,一进了门,鸡飞狗跳。

除了小老婆是运气开挂的一个欢场女子,剩下的老婆都是有头有脸知书达理的人物,虽然也有争风吃醋的时候,但起码那是“君子之争”,大家再互相看不顺眼,也不会做出什么说谎啊,诬陷啊这种事情来,因为她们接受的教育,都是人的品行比什么都重要,一个个,都是有点骄傲的。

而小老婆一来。把不少下三滥的东西就给带进来了,加上新来的时候,她有姿色,年轻受宠,何况她对宋为民来说是很新鲜的——他还没有过这种带着辣气的女人。

小老婆一来之后,就开始说大老婆呆,没有管家的本事,二老婆猾,一看格局就不大,而什么三四五老婆更别提了。一个个头发长见识短,而且妖妖调调的,不像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人,尤其是六老婆,竟然是个洋鬼子——她那高鼻子深眼睛的样子,对你有了真心才是闹鬼!

一开始宋为民不信这个,可小老婆就想辙让他信,她的小算盘打的是啪啪响,人家前头几个老婆比自己来的早,已经站稳了脚跟,须得防着她们倒是联合起来,排挤自己,还不如在此之前,搞一个分崩离析,越乱越好——越乱。她的根就扎的越深。

于是她三天两头搞事情,要不就跟嘴严的大老婆说三老婆今天说她啥坏话哩,要不就跟嘴碎的死老婆说她在外头看见了五老婆跟个陌生男人有点不对头——只是她没看清,是不是五老婆而已。

而女人的友谊,都是建立在互相说坏话的份儿上。她明里一套暗里一套,竟然也真搞出了点欢场那种小帮派来,只有六老婆对此不屑一顾,觉得啥事儿直来直去就行,暗地里搬弄是非。很没意思。

这小老婆就不干了,觉着六老婆瞧不起自己,心里生了恨,于是就伪造了一点证据——她把六老婆的内裤放到了一个保镖的被子里,她知道六老婆的内裤跟她们的不一样。是某种外国货,而她也知道宋为民跟那个保镖关系不错,晚上要一起喝酒,她就趁机过去,假意给喝多了的宋为民盖被子。

内裤这么一抖落出来。六老婆自然跳进黄河洗不清了,何况六老婆是个洋人,凡事讲证据,这下证据在这里,你说啥?

六老婆气不过。带着当时不到十岁的小六要回国,结果小六正好赶上要有个考试,就留了下来,六老婆自己这么一走,正遇上飞机失事,再也没回来过。

小六那次去送自己老娘,是跟老娘见的最后一面。

所以掰着手指头数一数,小六恨小老婆,已经快恨了二十年了。

何况这二十年里,小老婆和小七用他们这几房根本不屑的手段讨宋为民的喜欢,媚俗是媚俗,偏偏宋为民就正好吃这一套。

没娘的孩子像根草,小六牢牢记着老娘生前教给他的做人原则,就是你得比别人优秀,你才有资格出头。

小六很努力,如愿以偿的成了个精英,可就算他是精英,宋为民最爱的,还是小七。

叫谁谁甘心?

小七的事情自然是个机会,好机会。小六甚至觉得,这是老天可怜他的等待,特地把这个机会给他的。

说到了这里,小六那双洋气极了的眼睛冷冷的盯着我:“就算这件事情你知道,又怎么样?你没有一点证据。”

聪明如小六,这事儿做的滴水不漏,自然没有证据——没看小七还感谢他曾经“劝阻”过自己呢!

画画的就更别提了,要不是小六给他透露消息,他现在还蒙在鼓里,心里是拿着小六当恩人的。你把刀架在了他脖子上,他也绝对不可能把恩人的事情给吐露出来。

所以说,天道都是有轮回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到了谁头上,横竖谁欠下来的债,都得还,还得是带利息的还。

“我明白,”我点了点头:“我就还最后一件事情想问你。”

小六一怔,那意思是以为我真的能神机妙算。心说你还有什么想问我的,你不是全知道吗?

但他还是谨慎的说道:“你想问什么?”

“纹身给关二爷开眼的这件事情,虽然是你告诉给画画的,好借刀杀人,可这种跟关二爷告状的专业知识。你怎么可能知道?”我说道:“我听说你对玄学很感兴趣,认识了不少人,能不能告诉我,这事儿是谁教给你的?”

小六犹豫了一下,也是觉得在我面前撒谎没用。就直接说道:“我不认识那个先生,是其他的先生介绍给我的,这件事情,也是那个先生帮我出的主意。”

“那个先生是不是腰上带着一个有三眼疤的烟袋锅子,个子很矮?”我问道:“而且,其他的先生,对他肯定是恭恭敬敬的,好像他很有来头一样?”

小六一扬眉头:“李二先生果然知道。”

“也是他把我名字告诉给你,让你跟你爸爸举荐我,好让我来管你们这个小七的事情吧?”我把事情全弄明了。

小六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浮现了一抹后悔:“那个先生说,你肯定不会跑成这笔买卖,可惜,他不是你的对手,算不过你。这件事情,还是让你给做好了。”

果然,是那个小个子——银牙老头儿手下的那个跟我旗鼓相当的货。

我就知道,那些黑先生怎么可能这么放过我,原来是在这里下套给我钻呢。

这一招借刀杀人,玩儿的可真特么是666,只要把我给牵扯进来,就不怕我能从关二爷手底下逃出去。

幸亏老子等茜茜的尸体一拉出来,就让画画的一家人给茜茜叫魂,这样茜茜才好上关帝庙去给我伸冤,不然老子这次,插翅也难逃。

“我知道了,谢谢。”我接着就问道:“不过,我能不能跟你做个买卖?”

小六一愣:“跟我?跟我能做什么买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