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金玉里/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咱们交换一下,”我说道:“你把那个小个子先生的行踪告诉我,我就把你的事情守口如瓶,不跟宋为民提半个字,你看行不行?”

小六眨了眨眼,犹豫了一下。

我接着说道:“我们这一行的规矩,是不能胡乱掺和人家因果的,所以能不管,我绝对不会管,可这个事儿,关乎我自己的安危……”

我的言下之意,是让他不要逼我,我有的是法子把小六的事情给捅出来。

小六盯着我含笑的脸,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噤。

弄到了联络方式,我点了点头。带着太清堂一帮人就出去了,宋为民一直把我们送到了楼下:“李大师,这件事情真的多亏你了,我明白,你为了我儿子。命都差点给搭进去,大恩不言谢,以后有能用得上我的地方,我宋为民万死不辞。”

“言重言重!”我赶紧说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也是我应该做的。只是……”

我回头看了一眼小七窗户里透出来的灯火,说道:“你最好是叫医生给他检查一下身体,有多精细就检查多精细。”

宋为民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脸色有点不好看——他猜也猜得出来。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事。

刚要跟宋为民告别,我就看见一个颀长的身影出现在了街角上,风尘仆仆的,弯着腰,两手撑着膝盖在喘粗气,好像是一路跑回来的。

在灯光下面,他满头满脸都是烟灰,跟刚从黑煤窑里掏出来的似得,抬起来的脸上,就只有一双死鱼眼在闪闪发亮。

“你个傻逼。”我过去一把打在他脑袋上:“上关帝庙放火,你他妈的脑子长痔疮了?”

“蓬”的一下,他头发里被我打出一团子烟灰。

我本来以为这傻逼会回骂我,没想到他往后一倒,就给躺在大马路上了。

你娘,这把我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唐本初他们挤上来,也都吓了一跳,唐本初跟丧事上的孝子一样哭喊了起来:“陆先生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师父怎么办啊……”

我也只好赶紧蹲下拍他脸:“醒醒醒醒,你他妈的别装死啊!”

而陆恒川咳嗽了一声,就说了一句:“就知道你,死不了……”

我一摸他脉搏,这才放了心,还好,这王八蛋可能就是跑的太急了,有点缺氧。应该没啥大事,就兜头把他给背后背上了,张嘴就说:“你他妈的……”

我忽然觉得,他好像比以前第一次背他的时候轻了不少,不知道是我最近力气大了。还是他瘦了。

我还想骂他,但是没能骂出来。

宋为民派了车送我们,上车安顿好了,唐本初翻了翻手机,立马指着一个新闻说道:“师父。你快看!”

我拿过来这么一瞅,才看到那个新闻是在说,关帝庙失火,疑似有人纵火,偏殿有汽油痕迹。损失严重,大殿没什么损失,监控摄像头被人损坏,可见是蓄意所为,广大市民如有线索举报请联系关帝庙。电话xxxxxxx。

这个傻逼,说他点啥好?

等到了太清堂,他双目紧闭,还是没有要醒的意思,我就又把他给背身上了往里拖。王德光迎出来一开始还挺高兴的:“老板,那个三千万的买卖做成了?钱打过来了!”

但是他再一瞅陆恒川这个样子,脸就白了:“怎么回事这是?陆先生怎么了?”

唐本初他们就添油加醋的事情说了一遍,我没跟着搀合,就把陆恒川给背到了他房间里去了。

把陆恒川丢在了床上。我也就坐地上了,这会夜深了,万籁俱寂,我喘了口气给陆恒川拉上了一条夏凉被,拍了拍他的脸。说了句安息吧同志,转身就要走。

没成想陆恒川也从床上起来,施施然的就往厕所走。

我一下被他给镇住了:“你……你他妈的不是昏过去了吗?”

“哦,”陆恒川淡定的说道:“跑得有点累,不想走,装的。”

啥?

“可惜你没法替我撒尿,还得亲力亲为。”陆恒川说着,很遗憾的进了厕所。

“你你你……”我一肚子草泥马喷涌而出,刚才的感动都跟烟花似得爆了炸了,连点青烟都没留下。

你说金克木,木克土,他是不是克我呢?

带着一肚子气下了楼,想想那三千万,心里又高兴点了,这特么得买多少鸡爪子?我能一天吃三袋。泡椒,麻辣,香辣……

“新闻上说关帝庙的那个偏殿是明朝留下来的老建筑,修复起来很不容易,估计得花不少钱。”这会儿王德光开了电视,电视里还在播报这个新闻:“据说关帝庙的庙祝回答,关二爷给他托了梦,说这个偏殿的损失,会有人来补偿的。说着,他看见了一根树枝……”

你娘,我后心一下就凉了,树枝不就是木子,木子就是李。关二爷的意思难不成是谁破坏,谁修复,让我过去赔钱?

真是日了热狗了……这三千万还没捂热乎了好么!

唐本初一边看新闻一边看我,小心翼翼的说道:“师父,咱们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我可不想哪天也被关二爷找上门来收拾。”我叹了口气:“明天上关帝庙去一趟,搞个匿名捐款吧。”

一边说着,我一边想着七少给我的那个联系方式,随口就问本地路路通王德光:“金玉里是个什么地方?”

王德光瞅着我寻思了寻思,说道:“金玉里。在县城西边,一个城中村里,那边都是一些养小鬼做邪物的邪人,上不来台面的,跟咱们这种正大光明的先生完全相反,经常给阴面先生们提供各种邪物,咋说呢,三不管地带,跟毒贩子黑社会的差不离,咋,老板你要买小鬼啊?”

我摆了摆手:“这倒不是,不过金玉里有个熟人,貌似要跟我算算账,我也正打算找他算算账,比起他找我,不如我找他。”

“算账?”王德光没听明白:“不过那种地方鱼龙混杂的,平时还是少去为妙,老板你要买什么稀罕玩意儿,要不我替你去吧!”

王德光跑了一辈子江湖,对这种地方比我经验丰富。我寻思了一下,就决定俩人一起去。

去之前,我还特地用《魁道》上学来的的“匿”,给我们俩“隐形”了。

唐本初和阿琐一听还有这么新奇的个地方,也跃跃欲试的想一起去见见世面。我说这次先探路,真要是有趣再带。

王德光问:“不带陆先生了?”

我一撇嘴:“他不是爱装死吗?就让他在家装死吧。”

我和王德光都不会开车,于是又跟古玩店老板借来了电动车,风车电车的奔着城西就就去了。

这一片还没被开发商给盯上,破破烂烂的都是很多旧房子小巷子,里面也大部分空了,跟海螺壳子似得,我看这里眼熟,就问王德光:“这边是不是鬼市那一片?”

王德光连连点头:“老板你这记性是真不错,来了一次就记得这么清楚?鬼市里面。其实很多就是金玉里的人,不是他们,上哪儿找那么多新鲜玩意儿跟人交换去。”

怎么会忘,第一次跟雷婷婷见面,就是在这个鬼市里。

电动车左拐右拐到了地方,那是一条很深的小巷子,挤得只能容电动车开进去,王德光轻车熟路的把车子停在了一个很矮的门口,在门环上左拧右拧,跟拧密码似得,就把门给打开了。

这一打开,才算是豁然开朗,里面竟然还真别有洞天,我都给看直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