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拍卖会/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恒川的背影一停,转过身来:“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我梗着脖子:“就是好奇,谁才是真正站在了金字塔顶峰的。”

“你要搞传销我可以给你投资。”他冷冷的继续往前走。

我赶紧把他给扯住了:“如果真的有那种人存在,他是什么人?”

“你都说是站在金字塔顶峰的了,那就自然是能比东西南北几个大先生,还有那些黑先生更厉害的了,”陆恒川说道:“不过你问了,也没什么用,那种高度的人。你这辈子估计也见不到——除非,你也成了一个大先生。”

“真有这样的人……”

那就难怪,大先生跟我说,看见了那种卡片,要躲着走了。

可就算真有这样的人,他什么都有了,何必为难我?他还要三脚鸟有什么用?

正这个时候,等在外面的王德光迎上来了:“老板,你可算是出来了,没事吧?”

我一把抓住了王德光,问了他同样的问题,他吃了一惊,目光开始躲躲闪闪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老板。那种位置上的人,你还是别去招惹了吧?”

老子什么时候招惹过人,都他妈的是别人在招惹老子,老子干了啥了,要被人当个陀螺耍的团团转?

一股子气憋到了胸口上。我转身就奔着门脸去了。

陆恒川像是知道我要干什么,一把抓住我,沉声问道:“你干什么?”

“我特么不干什么,我要给我自己测字,爱短命短命,爱受罚受罚,老子身边的亲人也差不离都没了,也影响不了谁了,”我甩开了陆恒川:“你不是也给自己算过命吗?”

“我是给我自己算过命。”陆恒川的手却死死的攥着我不松开:“我知道了我自己会丧母,会瞎,所以我才学了急救和摸骨,可是就算提前知道了这一切,对我有什么好处吗?该来的一样会来,谁也没法改变——还会受到窥探天机的惩罚!”

“惩罚?”我瞅着他:’你不是活的好好的嘛?’

“你懂个屁,”陆恒川眉头一挑,像是想把怒气给压下去:“有的事情,比死了更让人难受。”

我脑子一抽就想到了司马迁,扫了他裤裆一眼:“要不要给你买个英国卫裤啥的?”

“滚。”陆恒川翻了个白眼,把我甩开了:“你个傻逼能有点正行吗?”

“不能。”我这会儿也冷静下来了,喘了口气,也觉得自己冲动,算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既然有人对我打主意,那就等着他找上门来好了:“那跟我走。”

王德光有点紧张:“老板。上哪儿?”

“上关帝庙,”我咬牙切齿:“杀人偿命,放火赔钱。”

“哎!”王德光如蒙大赦,这才颠颠的跟了上来:“不愧是老板,识时务者为俊杰嘛!那种人。咱们一辈子沾不上关系才好!”

好个屁,那个人能是谁?神仙?

到了关帝庙,眼瞅着不少人正在那里募捐,一边募捐还一边议论纷纷:“你说那个烧关帝庙的到底是谁?哪儿来这么大的胆子,就不怕关二爷降罪?”

“保不齐是哪个背弃兄弟情义的亡命之徒。怕关二爷把他给怎么着了,先下手为强?”

“傻逼,烧了关帝庙,就能影响了关二爷了?该送安定医院了。”

安定医院是我们本地的精神病院,非常出名。

我回头就似笑非笑的瞅陆恒川:“你听见没有。你这归宿人家都给你找好了。”

陆恒川白了我一眼没搭理我,我讨了个没趣,就去问募捐箱旁边的庙祝,要是把偏殿给修好了,那需要多少钱。庙祝跟我说了个数,一下把我这心说的拔凉拔凉的,宛如从三伏到了三九,简直要了亲命。

可这个数额也给了,我没法子。只得咬着牙,跟割肉似得跟王德光使了个眼色,王德光会意,跑到庙祝那叽叽咯咯说了点啥话,庙祝一听十分激动。就直接给王德光找pos机去了。

简直不忍卒视啊……

说起来,过庙不拜是罪过,我们都到了庙门口,我就带着陆恒川进了正殿。

别说,这个正殿真跟我在梦里看到的一模一样。关二爷身形挺拔的坐在了主位上捋着美髯,丹凤眼精光四射。

我献了三支香,叩了头,暗暗祝祷着,但愿这次,关二爷能保佑,让我有机缘找到了那个放三脚鸟卡片的人,知道一切真相吧!

没成想我这个念头一起,只听十分细微的一声“咔嚓”响在了耳边,抬头一看。只见中间最长的那颗香,竟然给拦腰断了。

我后心一阵发凉,卧槽,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断中香,哭断肠!

难道这件事情,出师不利?

陆恒川眼尖,早就看见了,抬手帮我重新把中间的香给点上了:“这是关二爷劝你,好自为之吧。”

我懒得在关二爷面前骂他,又跟关二爷磕了头。就出去了。

这会儿王德光已经从庙祝那里回来了,正一脸心疼的把卡装进了兜里,瞅着我那模样别提多哀伤了。

我是不想听见里面的余额了,带着他们俩就回太清堂去了。

等到了太清堂,却看见宋为民正坐在里面。

我知道他的来意。就跟他点了点头:“宋老板,这次来……”

“这次来,是因为我儿子的事情,跟你好好道个谢,”宋为民脸色一片发灰。看上去跟老了十岁似得,勉强还露出了一个笑容:“这次,确实是多亏了李二先生了。”

我知道小七身上肯定没发生什么好事,果然,这一问之下,宋为民才告诉我,小七不是说脖子上有一个部位在梦里被鬼差给抽筋了,醒了还是有点疼,宋为民就请人给看,结果这才知道。小七竟然得了脊椎瘤——搞不好,要高位截瘫的。

当然了,这是不是报应,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看也看出来,宋为民这次来。可不是只为了告诉我这个消息,果然,说完了这个,宋为民盯着我,很认真的说道:“李二先生,你说这世界上,真有能包治百病的仙丹吗?”

这话倒是把我给说愣了:“仙丹?”

确实,在中国人的传说里面,仙丹的故事一直是层出不穷,从嫦娥吃了仙丹奔月。到秦始皇为了仙丹派遣徐福去蓬莱,还有齐天大圣孙悟空在老君爷的炼丹炉里炼成了火眼金睛,全是各种关于仙丹的传说。

这在我们道家这一行,炼制丹药确实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但这属于很高阶的组成。我这行气刚成,存思也不熟悉,还没有炼制丹药的资格,对这方面实在是不了解的,但是《窥天神测》里面也确实提起过。真要是有得道之人炼制出来的仙丹服入,普通的能强身健体,高级的能延年益寿,更高级的,就是包治百病,最厉害的,则是羽化升仙了,所以按道理来说,仙丹是存在的,只是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不常见。

我就问宋为民,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为民两眼灼灼,像是满含了希望,很认真的跟我说道:“这一阵子。有一个拍卖会邀请我去参加一场拍卖,据说里面的奇珍异宝数不胜数,我对其他的倒是没有兴趣,但是这次拍卖会的主题,是个仙字,最大的噱头,就是会有一个能包治百病的仙丹作为最重要的拍卖品,我在想,如果那东西真的这么管用,我倾家荡产,也想拍给我那小七子。”

哦?还有这种拍卖会?估计是有钱人才能参加的,平头百姓谁有这个资格进去——进去了也掏不起钱。

而宋为民察言观色,继续说道:“李二先生,我想着,你是这方面的行家,能不能,跟我一起去,看一看真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