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炖蹄髈/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董警官寻思了一下,记不清是财神爷还是灶王爷,反正应该是个面目慈祥的老头儿,他奶奶每当初一十五都要敬香的,也不知道为啥给拆了——也没看见神龛给挪到哪里去了。

我刚要再看看,就听见老太太连声喊道:“大孙子,你请的师父真不错,店在哪里,我想办张卡。”

我转头一瞅,陆恒川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了。不由幸灾乐祸起来:“没问题,我们店就在……”

“我这一阵要出差,等我回来再说,”陆恒川说道:“奶奶您的身体不错,这一下就好了,平时要自己多锻炼。”

“我怎么不锻炼!”老太太兴冲冲的就从沙发上给爬起来了:“我跟你说,我就喜欢跳舞,来来来我教给你,你跳男步,我跳女步……”

瞅着陆恒川那个脸我憋笑憋得阑尾疼——同时我也寻思出来了,老太太肯定是已经喜欢上了那个靠近了老太太的脏东西,俗话怎么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俗话还说,老房子着火。才是真正没救。

因为陆恒川的美色外交,老太太对我们的态度一下就给好转了,亲亲热热的非要让我们在这里吃饭,她做的冰糖大蹄髈吃过的全说好,董警官也作证:“真没错!”

那个跟了老太太那么亲热的少年。也爱吃吧?

我脆快的答应了下来,装的非常乖顺可爱,别说,我是很有中老年妇女缘的,村里老太太都拿我当自家孙子,陆恒川也看出来了,低声骂我装孙子,我用肩膀撞撞他:“陆师傅,啥时候回去也让我办张卡?年卡!”

陆恒川想踹我,被我躲开了。

老太太风风火火的在厨房一通忙活,我蹲在垃圾桶旁边剥葱剥蒜,一边弄我就一边说:“您这自己一个人住,平时怕不怕啊?我看这边都是老头老太太,怕被贼惦记上。”

“我怕什么,”老太太性格很直爽,挺高兴的就说道:“我有我……”

这话她没说完,脸一红,又改口了:“我有我大孙子呢!”

我这会儿早把屋子给看遍了,凝气上目也没看见什么少年,难道今天没在?

说起来,采阴补阳,用爱情迷惑活人的,鬼也有,狐狸精也有,那个少年。会不会也是想修精气练内丹升仙的狐狸精呢?

而一般被鬼或者狐狸精迷的人,脸色气相,都不会太好看,不过老太太面色红润有光泽,还真像是被爱情给滋养了似得。不像是吃了什么亏。

那就更不对劲儿了,对方到底图什么呢?真就喜欢老少恋是咋?

而且对老太太我也纳了闷,这么大岁数了,怎么就能真跟个比自己孙子还小的少年给好上?这有点突破认知啊。

接着我把话题旁敲侧击,就牵扯到了神龛上。问老太太那是个啥神龛,为啥撤了不安呢?

老太太一听,顾左右而言他,东拉西扯光转移话题,反侦察能力特别强。我愣是没问出什么鬼来。

但是显然,老太太对神龛挪走带来的影响,肯定是心知肚明的。

不大会老太太把蹄髈炖好了,咚的一下墩在了桌子上,风风火火的招呼着:“来来来。按摩师父也来!”

陆恒川面无表情的坐下了,假装没听见“按摩师父”四个字。

别说,老太太炖的冰糖蹄髈一瞅就油润光亮,酱油糖色染在了五花三层上,色香味俱全。入口即化,让人只差把舌头也给咽下去。

我连声夸赞老太太做东西好吃,老太太面露得意之色:“你得小火慢炖,糖盐适量,葱蒜绝不能忘……我的……我的大孙子最爱吃了!”

那一说道了“我的……”。老太太眉梢眼角,都是风情——虽然岁数大了,可真的特别动人。

这就是动了心的女人,难怪人家都说,恋爱之中的女人是最美的。

“奶奶。你忘了,我还是爱吃糖醋排骨。”董警官不解风情的说道。

“啧,那我老糊涂了。”老太太就坡下驴,又给董警官加了几筷子肉。

我大口大口就米饭,说起来,好久没吃这种家常菜了。

以前济爷有了点闲散钱,做出来的肉虽然不多,也这么香,好像这是老辈子人特有的味道,年轻人模仿不出来。

吃着饭。董警官也来了一个就坡下驴:“奶奶,今天我们就住这里吧,他们俩外地来的,还得找旅馆,太麻烦了,咱们家的地方也够,你看行不行?”

老太太目光闪动,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道:“那有啥,来了就是客。拿这里当自己家就行了……”

说着,老太太也八卦了起来,问我和陆恒川各自有孩子了没有。

我赶紧摆手说我们俩都还没结婚呢,上哪儿找孩子去。

话说到这里,我悲哀的想起来其实我已经算是结了婚了——可惜不算数。到了现在媳妇也没法给我暖被窝,真特么惨。

董警官忙说这什么年代了,也不流行早婚早育,多生孩子。

“啧,那得抓紧。别跟我大孙子似得,你们年轻,也别不当回事,我听广播里说,你们男人过了三十,这精子活力可就下降了,得早生优生!”

董警官声明他的精子活力没问题,接着就说他奶奶以前干过计划生育委员,对这个门儿清——因为她是寡妇,肯定是不可能超生的。所以当成了一个表率被提起来了。

老太太一拍桌子,就说起来南边一栋楼的罗二奶奶倒是有一对双胞胎姐妹花,就想着嫁给长得好看的小后生,跃跃欲试想给我和陆恒川牵线搭桥。

还说本来想介绍给董警官的,可惜董警官长的抱歉。人家姑娘见了照片直翻白眼,没办法。

这次轮到董警官假装听不见了。

成功得到了住宿资格,洗澡的时候董警官就挤进来了,问我看出了什么苗头没有。

我摇了摇头,说这玩意儿肯定是人约黄昏后,屋子里冷不丁来了三个大老爷们,阳气这么足,保不齐那货被阳气烘的靠不近,不敢过来,我们等夜半无人的时候。再去看看。

我早在门上东了手脚——放了一个小紫金铃,这种紫金铃专门测不是人的东西过门,准能响。

洗完了澡,我和陆恒川住客房,董警官住小卧室。趴在床上我就问陆恒川:“你今天给老太太摸骨,摸出什么来没有?”

陆恒川面无表情的说道:“老太太腰骨凸出,一生辛劳,但是现在眼看着椎骨圆融,应该是得偿心愿的意思。说明最近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儿,对她来说是好事儿。”

也就是,这半辈子孤苦伶仃,终于能有一份爱情了。

“可这个爱情,来的真的是好事儿吗?”我咂舌:“毕竟对方,又不是人。”

“哼,”陆恒川又翻了个死鱼眼:“就好像你喜欢的是人一样。”

我被他给噎了一下子,踹了他一脚:“老子乐意。”

陆恒川一躲:“老太太乐意。”

他妈的,我想起了米其林的丝巾女,还有煞和小江的事情来,搞得我感觉这次又要当法海了,当法海的感觉真不爽。

正这会儿,我忽然听到了门口的紫金铃轻轻响了一声,立马来了精神头,那个东西来了?

这么想着。我就从床上跳下来了,扒开门缝就往外看。

果然,一个少年从门口慢慢的走了过来,模样很机警,稚气未脱,果然跟邻居孙子说的一样,是十六七的样子。

而那个少年的长相,确实也结结实实的镇了我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