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薄肩膀/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您看您这是什么话,”我连忙说道:“我其实就是想问……”

正这个时候,我冷不丁觉察到了一股子阴气……一个跟刚才那个少年截然相反的,暴戾的阴气。

这种阴气,一般来说是染过了人命的死人才会有的!

“不对,”陆恒川也猛地一把抓住我,厉声说道:“这里进来不好的东西了!”

我还用得着你放屁,等你发现,特么黄瓜菜都凉了!

董警官一脸懵逼:“啥?”

我哪儿顾得上跟董警官饶舌,先看向了老太太:“刚才我们走了之后。这里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

“没啥啊?”老太太也被我们给镇住了:“你们俩干啥神神叨叨的,咋了?”

“真没啥?”

“真没啥,”老太太眨巴着眼睛盯着我,忽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指着自己的屋子说道:“里面有个镜子……好端端的给裂了,算不算不对劲儿?”

那肯定算!邪物最喜欢藏身在有裂缝的东西里面,所以不管是裂了的瓷器,还是裂了的镜子,老人们都说这是不吉利的,得立马扔,就是这个道理!

我一把抓住了朱砂就打开了老太太的房门,果然,一开门,一股子阴气碰的一下就从屋里给喷出来了,带着一种奇怪的水腥气!

而老太太房里有个梳妆台。里面确实有一个很大的镜子,当当正正的给裂成了两半!

既然是突然裂开的,那带来水腥气的邪物,就藏在了镜子里。

董警官也听出点头绪来了,立刻跟了上来,警惕的说道:“李大师,是不是刚才那个小哥哥……那个东西又回来了?”

不,那个少年并没有水腥气,这个东西,属于另一个邪物。

我跟陆恒川一对眼,俩人就心知肚明了,我们一开始就想错了,当初邻居老头儿被吓死了,我们还以为是那个少年害的,可是现在看来,那个少年不像是要人命的。

也就是说,这个破小区里,要人命的,另有其人。

而最日了狗的,就是那个要命的东西,现在就在老太太这里!

这玩意儿,会是啥?

我立刻转头看向了老太太:“您跟我说说,最近小区里面除了您这个多管闲事的老头儿邻居,还有没有死过人?死于非命,跟水有关的!”

老太太瞅着我的神色跟刚才判若两人,也被我给镇住了,知道事态严重,也没有插科打诨什么的,只是眨巴着眼睛,紧张的说道:“四号楼的杨阿姨前一阵给没了。她倒是死的跟水有关……”

董警官一拍大腿,连忙说道:“确实是知道这个肖阿姨,肖阿姨一辈子也是挺苦的,无儿无女无老伴儿,前一阵子偏偏还给挨上了养老金诈骗。挺惨的……”

原来那个肖阿姨的老伴儿前几年车祸没了,只剩个独生女儿。

可因为肖阿姨女儿不能生育,姑爷就在外面包了二奶延续香火,女儿发现了之后,又被姑爷来了个财产转移。净身出户,奋斗了半辈子的一切全没了,离婚之后,女儿精神受到了刺激,给跳楼了。就剩下了肖阿姨一个,孤苦伶仃。

好在女儿以前上过保险,倒是给赔偿了不少保险金让肖阿姨养老。

肖阿姨一蹶不振,天天看着家庭和睦的这些老头儿老太太,只剩下了羡慕的份儿。

而诈骗团伙知道这事儿之后。就派出了一个人来给肖阿姨搞好关系,整天帮着买菜做饭,还认了肖阿姨当干妈,肖阿姨一开始还挺高兴的,后来陆陆续续的。诈骗犯就开始搞各种幺蛾子,七骗八骗的,把肖阿姨的保险金骗了个精光。

最后,还给肖阿姨推荐啥以房养老,说是让她以房款放贷赚利息。其实是把她的房子都给卖了,肖阿姨到了买主上门赶人才知道这事儿,当天晚上,就在浴缸里面割腕自杀了。

卧槽,这是屈死鬼。是死人之中最特么难对付的一种。

因为她这一死,是带着怨气的死,而她留在了人间,也是因为她有她不甘心的地方——一,她肯定得找诈骗的报仇。而她新死,没那么大的本事还,二,她生前肯定就觉得命运不公平,凭啥什么别的老头儿老太太天天美滋滋的坐享天伦之乐,就她老肖,一切倒霉事儿都摊上了?

有句话叫不患寡,患不均,就是这个意思。

她不想这事儿其他原因,只觉得凭啥别人都没事儿?

于是她死了之后。作为一个屈死鬼,就开始四处找能让她自己壮大起来的东西,邻居的管闲事老头儿那天来偷看老太太跟少年的事情,其实就是无意之中看见肖阿姨了,所以临死的时候,家里人说他说了“小”字。

我们一开始,也以为他要说的是“小子”“小孩”之类的,现在一想,他说的,肯定是“肖阿姨”!

现在,肖阿姨可以说把老头儿给害了,力量壮大了不少,现在她又来害老太太来了!

我说怎么那个少年跟老太太的私房话,口口声声是啥“不放心”呢,合着那少年是不放心那个屈死鬼肖阿姨!

这地方不能让老太太和董警官呆了。老年人阳火会逐渐虚弱,对屈死鬼来说是很好的可乘之机,害老年人,比害我们年轻人要容易的多,我立刻说道:“死鱼眼。你把老太太他们给送出去,门用糯米给封上,我来收那个肖阿姨!”

死鱼眼知道我的本事,一点没墨迹,立刻就要把老太太和董警官给带走。

没成想老太太知道了里面的情况之后,立刻抓住了我:“我不走!那老肖那么厉害,会不会……”

我知道她的意思,会不会害了她的那个少年——毕竟屈死鬼要变成厉鬼,最好的渠道就是吞噬同类的孤魂野鬼。

这我还真不敢保证,于是我就说道:“这里有我,我来就行了,您就放心去躲着吧!”

“那不行,我放心不下!”老太太倔强的说道:“这是我家,还能让她把我给赶走了?我张桂花可不吃这一套!”

说着,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她要是敢来害我。那就让她试试,我十来年的计生委员白当的!”

“您还说呢!”董警官脸色都给白了:“您忘了肖阿姨年轻时候怀二胎,偷偷摸摸本想生下来,可是您们那帮计生委的,非让她响应国家号召的。人家能不恨你?现在才来找你报仇,那都是轻的!您还说听李大师的话,赶紧走吧!”

好家伙,这里面还有这一层呢?那可难怪了,但凡肖阿姨还有其他的孩子。也真不至于走到了这一步,要说恨,她肯定得恨老太太啊!

“我不走!你别劝我,我倒是还得给老肖做做工作,”老太太气鼓鼓的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死了就得去投胎,缠磨活人干什么!”

“这话您说的有道理!”我立刻说道:“那您身边那个少年郎也是死人,他缠磨活人干什么?”

“你,你咋知道的?”老太太一听这个,先是愣了。接着耳根子一下就给红了。

我哼了一声:“您说呢?我就是靠这一行吃饭的!”

老太太一瞅瞒不住了,索性也不瞒了,扯着嗓子给自己辩解:“他,他不一样,我实话告诉你,他是……”

忽然这个时候,只听“乓”的一声,老楼里不知道哪一根保险丝给断了,一下就停了电,接着,我听到了十分脆快的声音——玻璃裂开的声音!

“草他大爷了,来了!”我立刻在黑暗之中摸索陆恒川,他好像在我右边,我一把就摸到了一个瘦削的肩膀,大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扛也好抱也好,现在就把老太太给弄出去!”

而陆恒川的声音从左边响了起来:“老太太在哪儿?”

卧槽……陆恒川在左边,那右边的这个肩膀是谁的?

老太太富态,董警官壮,他们都没有这种薄薄的肩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