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问死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被朱砂伤的地方,缓过来了?不……也不完全是,从他单薄的身影上,还看得出被朱砂灼伤的痕迹,没有完全恢复。

他这个虚弱的样子还敢跑回来,是来找作死的嘛?

“嘿嘿嘿……”忽然董警官放声大笑了起来:“好哇,你们都欺负我,你们仗着人多,欺负我只有一个人,你们柿子捡着软的捏……”

妈个鸡。柿子捡着软的捏的不是你吗?真是乌鸦笑猪黑啊……

而那个少年立在了董警官面前,不由分说的就冲我们喊:“把她照顾好了,这里我来。”

我一下愣了,这是我第几次被人抢台词了?

但我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把老太太给从董警官身上抠了出来,转手塞给了死鱼眼:“赶紧把老太太照顾好咯,我瞅着,这小子不是肖阿姨的对手……”

那少年身上没有戾气,不是吃孤魂野鬼的那种,又怎么能跟凶狠的肖阿姨争斗呢!

不过也怪,他不吞吃孤魂野鬼,咋能在人间停留这么久的?

死鱼眼立马把老太太给接过去了,背在身上刚要跑,忽然又犹豫了一下,转而把老太太重新放在了沙发上。给老太太急救了起来。

我刚要骂他别特么野狐禅瞎几把救,但是再一想,也有可能,老太太这心脏病犯的急,这会儿跑医院也来不及了,现在是不能颠簸的,好像需要半卧静养。

没法子了,只希望老太太命大!

我立刻转了身,把雷击木给扬起来了,对少年说道:“你让开,我来!”

而这个时候,少年已经跟被肖阿姨附身的董警官给推搡了起来,少年清越的声音,跟任何一个保护自己心爱女人的男人一样,锋芒毕露:“你的孩子并不是桂花害的,你的一切也不是桂花造成的,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能逮到谁祸害谁!”

“冤有头,债有主?”肖阿姨却巴在了董警官身上,死活不下去,凄厉的说道:“那我的怨,我的债,要找谁讨!你们只会欺负我,今天我一定要把该报的仇,全都报了……”

少年猛地回头,看见了老太太躺在了沙发上没了意识,立刻是一脸的心疼——这个心疼,可不是装出来的。

我凝气上手,想把少年给拉开,可是少年却倔强的挡在了前面。说道:“我一直也没能为他们做点什么,这次,让我来保护他们吧,作为一个男人,这是我该做的——也算了却我一个心愿。”

我的心猛地一动:“可是你……”

少年没有再回答。只是一头撞在了董警官的身上,拼尽了他全部的力气,还真把肖阿姨给撞出来了。

董警官铁塔一样的身形轰然倒地,窗户外面斜斜的月光给照了下来,我看见少年张开双臂。挡在了肖阿姨前面,决然说道:“我绝不会让你靠近他们半步!”

“嘻嘻嘻嘻……”肖阿姨那泛着青气的身体歪着头盯着那个少年:“就凭你呀……嘻嘻嘻嘻……”

少年死死的盯着肖阿姨,掷地有声的说道:“就凭我。”

说着,奔着肖阿姨就扑了过去,一下就把肖阿姨给扑到了窗户外面去了!

你娘。这特么的,是自杀式袭击啊!少年本身就是一个鬼,跟肖阿姨这样的厉鬼给接触上,那特么不被肖阿姨给一起吞了才怪!

我立马跟了过去,往下一看。少年和肖阿姨的身影像是融入到了夜色之中,不见了。

卧槽,不行,我特么得把他们给找回来——那个少年搞英雄主义可以,可他的本事根本就镇不住肖阿姨。搞得肖阿姨吃了他反而变得更厉害,那周围的这些个老邻居就危险了……

我再一寻思,窗户外面是树,树为木,有人落木。成休——休也就是终结的意思,这就是说,少年和肖阿姨之间,必定有一个人马上要“休矣”,也就是。魂飞魄散。

照着两个人的实力来看,他们俩之间就算有倒霉的,也得是那个少年倒霉!

可是上哪儿去找肖阿姨他们去呢?这个“休”字既然是个终结的意思,那也就是说,想知道的事情问问死人。能问出来。

我也好久没有问过饿鬼了,法子是不难,只是既然这附近的孤魂野鬼都被肖阿姨给吞了,招饿鬼,好招吗?

回头去瞅董警官还是昏迷不醒。伸手就抓到了他肋下。

想让中邪的人醒过来,一个是打耳光,这样通七窍去邪气,还有一个就是抓肋下,邪物刚走的这个时候人的肋下是最敏感的,一痛之下立刻就会醒过来。

我可不能明面上打他,还是抓肋下保险。

果然,被我这么一抓,董警官先是微微的喘了口气,接着就疼的大叫了起来。我赶紧就问道:“董警官,你们家有没有黄纸香烛大米啊!”

董警官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撞了两次邪,除了喊疼之外像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整个人迷迷瞪瞪的,我没法子,从旁边的水杯里面喝了一口水,喷在了董警官的脸上,董警官这才眨巴着眼睛,像是恢复了一点神志了:“小柜子……我奶奶那里……”

“那你还不快领着我去拿!”

我要把董警官给拉起来,董警官这一清醒。却想起来了自己的奶奶,连忙回头去瞅老太太:“我奶奶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人没事,”陆恒川说道:“不过魂丢了,刚才肯定是跟着肖阿姨和少年一起出去了,你们赶紧给喊回来,喊不回来,这老太太可就得当植物人了!”

果然,老太太在沙发上跟睡着了似得,呼吸平缓,却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难不成……老太太刚才也因为正好是在生死相交的时候,所以人魂给离了体,去追少年他们了?

人魂离体,可不是好兆头。

董警官因为刚被上了身的缘故,脑子还是有点浑浊。所以慌慌张张的我们说什么他就听什么,没了什么判断力,赶忙跌跌撞撞的就跑到他奶奶的房间,给我找问死人的东西,一边开柜子。一边问:“那个小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肖阿姨,真的有鬼?”

“你就别小哥哥小哥哥的喊了,不怕折寿。”我跟在了董警官的身边,一眼看见了小柜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是个很陈旧的神龛,估计就是董警官前一阵子说的被拆下来的那一个,上面也确实是个老人模样的神像,烟熏火燎了许多年,看不出是哪一路神仙。

我照着规矩给这个身陷囹圄的神仙行了个礼,就拿走了神龛旁边的香烛和黄纸。把茶几给竖起来,再用一个碗装满了大米,点好了香烛黄纸,就带着董警官就躲在了茶几后面遮挡住自己,拿筷子敲板子。

一边敲一边心说。真要是有知道内情的,可得赶紧来,现在情况紧急,真不知道那个少年跟老太太能跟肖阿姨缠磨到了什么程度——要是我们找到的晚一点,那少年和老太太的魂魄。可能就真要被肖阿姨给生吞了,没法超生。

敲了半天,果然还是没听见茶几后面的米出来声响,急的我要出汗,董警官也悄悄的戳了我一下:“李大师,这……咱们是等什么呢?”

“当然是等知道内情的了!”

“可,到底是谁知道内情啊?”董警官满头雾水:“这么久?”

再久也只能等着……不然上哪儿抓瞎去?

我刚要说话,忽然就听见竖起来的茶几后头,低低的响起来了“嘎吱……嘎吱……”咬嚼生米的声音!

还真有没被肖阿姨给吞了的游魂野鬼!

董警官还要说话,我一把就盖住了他的嘴,清了清嗓子,问道:“你认识肖阿姨上哪儿去了吗?”

“知道,”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在茶几背后给响了起来:“她跟张桂花两口子,刚从外头跑过去。”

“两口子?”董警官一把拉下了我的手:“那个小子……”

“狗屁小子,”我瞪了董警官一眼:“那个少年,就是你死了几十年的亲爷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