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绝怨气/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妈的,难道还能是他移情别恋,又看上了肖阿姨了?

我脑子里这个想法一闪而过,自己也觉得有点可笑,但无论如何,不能被他这么压着,我刚想把他给扒拉开,就听见他说道:“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帮我个忙,把我媳妇给带回家里去,这里我来。”

“卧槽,您老别说西游了好吗?”闹半天他还能打这样的算盘。我也真特么是给服气了:“你要是真有本事还行,可你有这个本事吗?刚才奶奶可就是因为不放心你才跟上来的,你别以为她这么容易就能走——再说了,我先答应她了,一定不让你受伤害。”

“这次,我一定要亲自保护她,”少年目光灼灼,坚定的说道:“她为了我付出了一辈子,我终于……终于能为她做点事情了……”

感人是很感人没错,这要是偶像剧能让很多小姑娘当场飙泪,可这特么不是偶像剧啊!

我只好对这个看上去比我小不少的少年苦口婆心的说道:“爷爷,您就别在我跟前深情了,我也很难做啊!替天行道这也是我一个先生的本职工作,我要是就在旁边看着你被那个肖阿姨给吃了,然后肖阿姨更厉害了,祸害更多的无辜活人,那我就是玩忽职守见死不救,老天爷要收我饭碗的!”

“饭碗?”那个少年虽然不是很懂。可是目光闪动,像是勉强知道我是个什么意思了:“可是……”

“唰……”这时候一阵阴气扑面而来,“咔嚓咔嚓”的声音又给响了起来,水腥气蹿鼻子,不用说,是肖阿姨过来吃我们的魂来了!

我凝气上手,抓小鸡子似得,一把就把少年给捞了起来,身子一闪,躲在了一个掉了一扇门的大衣柜后面,那一道子阴气卷了过去,把几块扔在这里挡雨的塑料布都吹的飒飒作响。

好特么牛逼,现在肖阿姨的阴气都能撼动实物了,这么放任下去绝对不行!

“爷爷,算我求你了,让我给肖阿姨个痛快吧!”我一手把少年给摁住,一手攥紧了鲁班尺:“只要你别捣乱,一瞬间,我让她灰飞烟灭!”

“年轻人,也算我求你了!”少年咬牙说道:“你放手吧,我没别的念想,只想为桂花做点事情!”

老一辈子的人真特么能拧到牛角尖里,我认识的每一个都是!要不人家都说尊老爱幼呢,他们跟咱不是一个次元的,不听他们的,他们就得磨到你听!

你娘,这么下去哪儿还有完?我没法子,只好说道:“这样吧爷爷,咱们一人退一步,一起上,怎么样?也算是你帮了我一把,咱们合力把肖阿姨给超度了!”

“合力?”少年皱起了眉头,还有点犹豫,而这会儿肖阿姨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藏身之处,冲着我们就给甩过来了:“出来……出来……你们欠我的,都得还!”

“合力就合力!”少年一挣。就想从我手底下给挣开,可我力气大,他根本动不了,我扫了他一眼,算了吧,实现他一个心愿。就当给自己积德了:“那咱们可得说好了,你可千万要离着我的鲁班尺远一点,不然误伤友军,砸招牌。”

少年连忙点头,这会儿我忽然就觉得水腥气跟一条黏糊糊的蛇一样,给卷了过来。立马松开了摁着少年的手,扬起了鲁班尺就划了下去。

我这一下子可以说来的又快又急,但凡碰上了肖阿姨,那这事儿就算落听了,可少年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挡了我一下,我手偏了。寒光一凛,只奔着肖阿姨左边削了下去,根本没打伤了要害,不由也给怒了:“爷爷,咱不兴说话不算数的!”

“孩子,对不起。”少年稚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未完成的心愿,就是想当一次我媳妇的英雄!”

说着,他决然奔着肖阿姨就扑过去了,看着这个意思,是想着跟肖阿姨同归于尽!

“爷爷,你特么的慢点!”我心里一提就要把少年给拉回来:“你别找作死……”

“我早就死了……”少年说道:“不然你以为我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就是因为,我的心愿还没了……”

肖阿姨一看见了少年,那根看见了什么好吃的似得,抬手张嘴就扑了过来,速度快的跟闪电一样,眼瞅着就要把少年给吃进去了。忽然水缸那边发出了“啪”的一声响,我当时就知道坏了。

特么这里本来就够乱的了,老太太的人魂不甘寂寞,也特么要从水缸里出来裹乱!

果然,肖阿姨对着少年的手一下就给松开了,转过了头。

越过了肖阿姨的肩膀。我看到了老太太从水缸里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老肖,你冲着我来,放开我男人!”

我胸口里的草泥马都能翻滚而出开个养殖场了,你娘,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老两口子,是特么真能给人添麻烦!

“桂花!”少年清越的声音急急火火的响了起来:“你怎么这么傻!”

你特么还好意思说别人傻?就跟您老多精明似得!

肖阿姨很擅长欺软怕硬,她知道再吃一个人魂,应该就能上升到煞的层面了,一扭身奔着老太太就过去了,老太太毫无惧色。竟然真螳臂当车的迎了上来:“老肖,我告诉你,你的这些倒霉事儿,谁都不能怪,要怪就得怪你自己!”

卧槽,本身肖阿姨就是个狂怒状态,你还激她?

果然,肖阿姨的脸色立刻就给变了,冲着老太太呼啸而去,别提多吓人了,而老太太也是牛逼,毫无惧色的大声说道:“这些事情。都是你自己作出来的,你还有脸叫屈呐!

你想想,当年你老伴出车祸,是不是因为半夜你非吵着要吃焦溜丸子,你老伴才摸黑开电动车出去给你买的?你女儿为了姑爷跳楼,可你不记得那个姑爷是你给你闺女挑的,就是因为姑爷有钱,你闺女不愿意,说他人不行,你上楼顶子跳楼要挟让她答应?

还有诈骗的,要是不贪小便宜,你能上这个圈套吗?这会儿成了这样了。你老伴儿跟谁报仇呢?你闺女又跟谁报仇呢?你特么还跟人报仇,你还哭惨,你想想你老伴儿你闺女,谁不比你惨?”

卧槽,还有这种内幕?我就说嘛,苦果都是自己栽下来的啊!

肖阿姨身子一震,显然气结于胸,正戳到了她的痛处,眼瞅着她身上的青气越来越重,而我趁着这个机会,扬起了手来,一雷击木就要下去了,结果少年冲到了我前面,懒腰就要抱住肖阿姨:“桂花,你别说了,快跑!”

“我不跑!”老太太一脸皱纹都给抖动了起来:“要是没你,我不如死了陪你!”

真他妈的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可老子是真不想墨迹了。眼瞅着肖阿姨本身就暴怒,这会儿一低头,就要咬到了少年身上了,我灵机一动,嗷嗷的就开始学狗叫。

狗叫这么一响起来,楼梯口后面的金毛听见了。也嗷嗷的叫了起来,肖阿姨一听狗叫,立马给僵住了,肿胀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惊恐之色。

我是真的事不宜迟迟则生变,手指头利落的将鲁班尺旋起来,月光打在鲁班尺上,寒光四溅,我手一挥,鲁班尺就把肖阿姨的脑袋和身子当当正正的给截开了。

“嗤……”一股子青色的怨气喷泉似得射了出来,铺天盖地,雾霾一样的。把月光都给盖住了,这都算是被肖阿姨吞噬了的鬼魂的“骨灰”,可惜,他们回不来了,都再也回不来了。

眼瞅着肖阿姨分成两段的身影在我们眼前跟一团浓雾一样,逐渐的消融了的时候。肖阿姨忽然喃喃的说了几句话:“我让他买丸子,是因为那个卖丸子的半夜才出摊,他想吃舍不得吃,我让我闺女嫁给有钱的女婿,就是不想让她跟我一样一辈子受穷,吃苦受罪。我错了吗……”

可能你真是错了,不然的话,咋少年一直不放心老太太,陪在她身边好几十年不走,可你老伴儿你闺女,一直连面都没露呢?

不过,世上的对错,哪儿有标准,又不能量。

喘了口气,我一屁股坐在了一个破椅子上,心里先骂了一句他妈的,我做的买卖,还真就这个肖阿姨最好对付,可也是这个,最墨迹!

而这个时候,少年手里空了下来,脸上就开始有点不自在,似乎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老太太:“桂花……我就是想着……”

“你别说了,”老太太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的心!可是,你别老觉得你啥事儿都对不起我,啥事儿都亏欠我,我明明白白告诉你,我张桂花为了你,愿意!”

少年的身子摇摆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想哭。

对了……死人能哭吗?

我一下子想起来了我的芜菁。

“不管怎么样,还是这个小伙子厉害,”少年似乎羞于让老太太看到他的表情,转身倒是把手搭在了我肩膀上:“要不是他……”

我只觉得三脚鸟的气猛地就贯穿了过来,一睁眼,脑海里就出现了这个少年的记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