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拍龟壳/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杜海棠也来了。

她好像没有看见我,形色匆匆的就进去了,看样子很低调,身边也没带几个人。

因为这个拍卖有点“半公开”的意思,也就是只有接到邀请的人才能参加,这就说明杜海棠跟宋为民一样,是在被邀请之列,不过我们北派咋没被邀请?我们北派还是地头蛇呢!

宋为民也说不出主办方是谁,只说这个拍卖并不常有,时间也不固定。但东西都是好东西,这里是他的富豪朋友介绍的,有这种人脉资源的主办方,一定不是什么善茬,能来的,都是名流。

接着宋为民就给我指点,这个穿黑西装的是某个连锁超市的董事长,那个穿条纹西装的,是某个服装品牌创始人,全是不差钱的主。

能把这些人给引来。势必是有真东西的。

不过我本身就是为了屁股而来的,其他的我也不在乎。

进到了这个建筑物里面,里面的宽阔倒是吓了我一跳,外面没看出来,里面花木扶疏。古色古香的,有点像是神仙洞府,跟故宫里的御花园差不离,甚至比御花园还大一点。

我们这里虽然是个县城,可跟首都“接壤”。所以这里确实也有一些满清王爷啥的留下的旧行宫,这里估摸也是其中一个。

这种地方按说都应该上交国家,现在能当私人的地盘,足可见主办方的牛逼。

进了朱漆回廊往里面一绕,到了一个很大的厅堂,布置的也是古色古香,里面跟电影院似得,层层叠叠已经坐了不少人,这里还有个二楼,就跟古装戏里的差不离,也能从上头往下俯瞰,估计是“雅座”,那种svip的地盘。

宋为民一一给我低声介绍,四面八方都是各行各业的大佬,比宋为民还有钱的也比比皆是。

我点头落了座,位置就在一层,估计就是普通票,每个人手底下都有个小牌子,举起来唱价的。

这个拍卖行显然是照着地位来看人下菜碟的,连大名鼎鼎的宋为民都只能领到普通票。那二楼的“雅座”得是什么身份。

一抬头,我倒是发现杜海棠正坐在了一个楼上的包厢里,正悠然的往下看,这个地方基本都是些个半老头子,女的都没几个,难得出现了这么个美女,大家伙的眼神都忍不住往杜海棠那里飘。

可杜海棠像是对这种眼神给习惯了,还是冷冷的坐在二楼上,聚精会神的往拍卖场中心看。

我的龟壳是被拉出来第一个拍卖的,因为我急着把它变现了筹钱换屁股,而这里的规矩是喊完价格,你就得立刻钱货两清,再进行下一个物品的拍卖。

一个长得挺帅的小伙子上了台,开始介绍这个龟壳,资料是陆恒川给准备的,极尽吹嘘之能事,啥稀世珍宝,万年无一的孤品啊,通灵圣物啊,坚不可摧啊啥的,而龟壳在大灯的光打下来一照,也确实是光华璀璨,能亮瞎人眼。

阿琐瞅着龟壳,叹了口气。

当初龟壳也是因为她的银首饰才弄到,我知道她其实也是很喜欢这个龟壳的,可惜我们没法把龟壳给留下,我就安慰她,等这玩意儿卖了钱,换回了屁股,我给你买别的好首饰。

阿琐挺懂事的摇摇头,说千树哥哥记挂着她就行了,别的没什么所谓。

唐本初也叹了口气,郑重其事的说道,等他以后有了钱,肯定把龟壳给阿琐买回来。

你小子特么不如去拜陆恒川为师好了,吹牛逼的能力就可以传承下去了。

陆恒川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戳了我一下:“有人要上当了。”

我一瞅,有个半老的地中海发型老头儿举起了牌子。

“人家跟龟壳看对眼了不行?”我瞪了陆恒川一眼:“你说你他妈的能别这么拆自己的台吗?又不是卖黑心棉被的。”

“都一样。”陆恒川气定神闲的说道。

算了,老子跟你吃冰棍拉冰棍——没话(没化)。

“那是棋茂拍卖行的老板啊!”宋为民认识那个地中海,低声说道:“他在文玩古董这一方面的造诣是出了名的高,他能对这个龟壳感兴趣,那就说明这是真东西,你们看着吧,龟壳的成交价格低不了。”

卧槽,遇上个行内扛把子给掌眼作证,那我们运气可实在是太好了!

果然,地中海这么一举牌,其他几个对龟壳持观望意见的人也踏实了下来,争先恐后的举起了牌子。

周遭也有了低低的议论声:“这种龟已经很少见了,何况还是这么大的,肯定是可遇而不可求,这个拍卖行确实厉害,这种东西都能找来。”

“对,成色也非常不错,活物留下来的。那肯定是独一无二的。”

很快,这个价格就炒到了一个我想都没想到的高度,我还真不知道,老子原来打弄到这个龟壳开始,就成了个隐形富豪了。

要是这笔钱拍到了屁股之后还能留下点。那就太好了,多做多少功德了!

唱价的声音此起彼伏,现在到了一个白热化的阶段,周围的人议论的更热烈了:“第一个拍卖品就这么高的价格,看来这一次,咱们还真没有白来。”

“对,珠玉在前,后面的一定更好。”

台上那个做主持的小伙子游刃有余的在上面喊价格:“三亿,王先生三亿第一次!”

我这心一下就给提起来了,简直不敢相信,立马死死掐住了死鱼眼的手就问他:“疼不疼?”

死鱼眼一把甩开我,瞪了我一眼:“你个傻逼掐自己去。”

“三亿五千万,马先生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主持人拍了拍手:“恭喜马先生拍到了这个龟壳!”

据宋为民的介绍,这个马先生也是做矿产的,富可敌国,我也是开了眼了,有钱人的生活实在是太凶残了——想想我马上也要变成有钱人了,心里也有几分小激动。

大灯照了下来,只见那个马先生站起来,还挥手示意呢,我刚要看看这个买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忽然这个时候,他脸色就给变了,接着一手就捂住了心脏,带着一脸难以置信,歪着身子就给倒下来了!

卧槽,我一下傻了眼了,这什么情况?

台下闹腾成一片。早有私人医生上前了,不长时间,主持人就上了台,接着说道:“告诉大家一个遗憾的消息,马先生可能因为拍到了龟壳。心情太激动,所以犯了心脏病去世了,这个龟壳咱们重新起拍。”

你娘,不能这么巧吧?

马先生这么一被抬下去,其他几个刚才没拍上的就又开始叫起了价格来。这一次,是被一个王先生给拍到了,价格是三亿,虽然少看五千万,也算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我勉强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灯光照了下来,这个王先生也跟大家示了一下意,现场掌声雷动,完全把马先生刚才的事情给翻过篇儿去了。

而这个王先生,是做棉线买卖的,也是一方豪富,他甚至还上了台,打算跟龟壳拍一个合影。

正有摄影师要拍照的时候,忽然“咚”的一下子。头顶上点着的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给掉了下来,不偏不倚,正砸在了王先生的头上。

王先生的头像是一个新品种的西瓜,当时就给开了瓢,红的白的溅了主持人一脸。

“啊!”台下一阵尖叫:“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而我豁然也给站了起来。卧槽,这特么什么情况,已经连着两个了,谁买我的龟壳,谁就会死于非命还是怎么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