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小盒子 晚上9点和致歉加更两更合并/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对这些丹药修仙飞升之说抱有疑问,因为我自己不懂里面的内情,所以总是会狭隘的觉得这事儿特别扯,吃个东西就能上天了?这不是能接受的范围。

可古代有嫦娥奔月,现在的我自己后背上连三脚鸟都背上了,这个花花世界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呢?

说白了,还魂丹其实跟我经手过的千年人参差不多,只是千年人参的2.0版,比千年人参能多拉回一条命。

这种东西的存在,干爹他们那些地府工作者平时是怎么处理的呢?等于走后门的吗?

宋为民一听我都打了包票,特别激动就松开了我,死死的握住了自己的唱价牌,就静等着主持人报价了。

而见识了这个还魂丹的神奇之处,周围的富豪们也面露兴奋之色,饱暖思淫欲,富贵盼长生,毕竟人在得到钱权美色之后,就盼望着自己能享受的更多一些,打秦始皇到唐太宗。多少明君也难逃“长生”的诱惑,想着返老还童,永远把自己的一切牢牢掌握在手里,更何况这些生活滋润的富豪了。

主持人报了价格,跟之前的几件拍品比起来,竟然不算太高,甚至还不如屁股的身价,是一千万。

这个价格马上被打破了,先是一个做水产的大鳄直接翻了十倍,喊出了一个亿,看意思是势在必得,宋为民冷笑,说这个大鳄看着风光,年轻的时候出海遇上海盗被砍了命根子,是个活太监,估计是想靠着这个重振雄风。

这会儿又有个大胖子又给翻了五倍,唱到了五亿——在这个地方,你真的疑心他们到底有没有拿钱当钱,这种数额,都跟玩儿似得。

宋为民又讲。这个胖子最喜欢吃甜食,可惜现在得了三高症,甜的半点吃不了,他要还魂丹,估摸就是想治好了病解馋。

接着又有个岁数挺大的妇女,唱到了十亿,原来是这个妇女早年丧夫,自己打拼了一个商业王国,可是现在情夫跟儿子女儿水火不容,都逼着她改遗嘱。她索性谁也不想留给,只想着死前花光快活光了,不过她的财产数额巨大,就算死命的花,要全花光也难。

随着一个个举牌子的人出手,宋为民都道出了他们不完美的人生,我们这才知道,闹半天这些个富豪们也没跟我们想的一样,过的十全十美,一个个光鲜亮丽的外表下。也掩藏着不为人知的秘辛。

“有钱嘛,是好的,”宋为民喟叹了一声:“只是老天爷知道,给了你什么,就会相应的拿走你什么,谁都一样,豪富不一定就有小老百姓过得舒服。”

这话也真的是听到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才相信,不然谁不觉得有钱万事足?

很快,这个仙丹的价格就炒到了五十亿,不少富豪的脸都给憋红了,原来是他们其实是有众多不动产的,可是这个地方你只能现钱支票来交易,账户里没有那么多,你就开不出来,只能错失良机。

我有点担心的看了宋为民一眼,也看得出来,宋为民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头发下,也渗出了汗水,他一直都不着忙举牌子唱价,似乎他是拿准了,要在一锤定音的时候,再来决定胜负。

一轮一轮的价格唱完了,东西已经飙升到了一百亿。

听着这个数额我的脑袋就嗡嗡的,禁不住有点替他们担心,拿出了全部的家产,能得到丹药,可家底子搞丢,变成穷人,那回魂还有啥意思?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不过再一想,这些富豪最值钱的,应该还真不是家产,而是人脉资源啥的,所以不少富豪就算破产,也很很多能迅速的“重头再来”。

这个时候,台上的主持人提起了锤子:“一百亿一次……一百亿两次……”

这个价格是那个水产大鳄出的,看来他真的很想重新做回一个真正的男人,这会儿他也略有点紧张的环顾四周,显然这个价格。而已是他能拿得出手的极限了。

宋为民不不慌不忙的举起了牌子:“一百零一亿!”

水产大鳄的脸色一下就给变了:“宋为民,你,你哪儿来这么多钱?”

“不瞒你说,”宋为民微微一笑:“我把我的矿盘出去了。”

卧槽,这话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众人议论纷纷,说宋为民这是不想过日子了——因为他的矿产储藏丰富,是非常赚钱的,在设施完善了之后卖掉,简直是杀鸡取卵。

看来他为了那个小儿子,还真是什么都舍得。

“一百零一亿一次,一百零一亿两次……”

那个水产大鳄面露绝望,但是接下来,他做出了一个别人都想不到的疯狂举动,那就是径直扑到了展台上,想把还魂丹给吃下去!

可这是个什么地方,他刚靠近了展台,就被工作人员给拖下去了:“龚先生,您冷静一点!”

“放开我……放开我!”

“一百零一亿第三次!”“当”的一声,主持人落了锤,大声说道:“好,现在仙丹,跟宋先生成交!”

宋为民兴奋的脸色都变了,下台钱货两清的时候,手都一直在抖,雷娇娇哼了一声,撩了一下黑色的长波浪短发,露出了雪白的香肩和一张不屑的脸:“跟这个小子在一起的,格局能有多大。”

“就跟你格局多大似得,人家起码有一百多亿,你能拿出多少钱莫,”阿琐嘴皮子溜了起来:“钢镚姐?”

“你……”雷娇娇一咬牙:“小人得志,别以为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金主就能猖狂了!我告诉你们,你们从我这里拿走的东西,我迟早要让你们连本带利还回来!”

“我也没拿走什么啊?”我瞅着雷娇娇:“我是跟你有过点那啥,要不,你从我身上捞回去呗?要算利息也可以,你多捞几下。”

阿琐一听我给她帮腔还挺高兴,可再一琢磨不对,立刻问道:’千树哥哥,你这话什么意思,她跟你有过么子?’

我摆摆手:“少儿不宜,等你长大了给你讲。”

雷娇娇一咬牙:“李千树,你别给我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你……”

而那个小白脸一冷,上来就要教训我,我倒是也不怕,可这个时候,雷娇娇却拉住了小白:“算了,出去再跟他们算账。”

我耳朵尖,听得出来这话是什么意思,估摸着,雷娇娇他们这些邪性的黑先生,也得给拍卖行的真正当家几分面子。

何况……他们这一趟来,还为了买某件东西,要是打架啥的被取消的唱价资格就得不偿失了。

现在看来,估摸前头为了屁股的事情为难我,也是一个巧合,我是正好撞他们枪口上了。

我之前还以为他们是知道了屁股现身我也会现身,才特别跟着我来的,现在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纯属冤家路窄。

他们到底是要买啥呢?我来了兴趣。

这会儿宋为民已经抱着仙丹回来了,只不过因为不得离场规矩,他才勉强坐下,其实已经归心似箭,恨不得现在就回家给儿子吃药。

“现在这个,是我们的最后一件拍品。”主持人大声说道:“就是这个盒子。”

灯一打,落在了一个小盒子上,这个盒子我看得出来,是个紫金八卦锁镶嵌的,外围是什么材料……卧槽,天石的?

所谓天石,就是旧时候对陨石的称呼,这种东西往往含有地球上没有的元素,有的是非常坚固的,根本打不开,而且存世量稀少,用来收藏非常珍贵的东西。

这个天石盒子雕刻的非常精美,不知道当初花费了多少力气,就凭着这个功夫,里面的东西,一定很有价值,不然怎么有资格躺在这种盒子里。

结果主持人却并没有说明这里面是什么,有些客人等不及了,就追问了起来,结果这个主持人狡黠的一笑,说道:“因为这个紫金八卦锁,所以我们是打不开这个盒子的,而经过对重量的计算,这个上锁的盒子里面,肯定是有某种东西的,我们今天拍卖,就拍卖这个打不开的盒子,和里面藏着的东西。”

“连里面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拍卖?”众人议论纷纷:’这不是跟赌石差不多嘛?’

所谓赌石,就是在玉石市场上的一种卖法,翡翠等原石从矿里出来,会开一个小小的口,口里能看到里面的质地,甚至有的连口也不开,直接就要一个价,你接受,开石头,里面如果真的有好玉,你就发达了,但是如果里面就是普通的石头,你也没什么可说,这事儿得愿赌服输。

很多人从赌石里面发了家,也有很多人从赌石上倾家荡产。

“不过,这倒是也挺刺激的。”有人识货:“光看盒子就这么珍贵,里面的东西也差不了,真没准能捡个漏。”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雷娇娇好像就是为了这个玩意儿而来的,她的目光,正落在了那个盒子上,毫不掩饰的是个势在必得的表情。

而这既然是最后一个拍品,那杜海棠会不会也是为了这个东西而来?

这个东西起价不低,五千万。

雷娇娇这次也不着急,只听着一些看新鲜瞧热闹的人出价。很快,有人觉得对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下赌注没什么意思,放弃了,倒是有一个光头锲而不舍,把价格抬到了三亿。

那个光头早年是个混混,从底层一路摸爬滚打,靠着神赌技一点一点积累财富站稳脚跟,现在开了赌场,黑白两道通吃,据说赚的盆满钵满,可赌了一辈子,他还是不腻,最喜欢的,就是一号刺激。

眼瞅着这个东西到了三亿,大家全觉得不太值得,于是主持人就开始抡小锤子:“三亿第一次……”

雷娇娇环顾全场,举起来牌子:“五亿。”

哎呦喂,猛地提两亿?

而她刚才跟我抢狗的时候那个神豪作风,已经镇住了不少人,大家都觉得,如果不是魏财神亲自出马,是没人能唱的过她的——毕竟刚才魏财神明明白白说的是,不管你出多少钱,我都加五千万,而魏财神也确实有这个实力,所以她往上抬也没意义。

现在可没人跟她这么顶了,要想飚价,还真得掂量掂量。

何况这不是个能让你一眼看穿的东西,万一里面是块石头,或者是个垃圾,你到时候也得认——别说赌输了钱,还赌丢了脸面。

终于,光头赌王也沉不住气了,默默放下了牌子,说道:“美女喜欢,那就让给你。”

说是让给,其实是跳蚤钻咯吱窝,谁疼谁知道。

雷娇娇高兴了起来,那个表情,跟抢到了淘宝9.9元秒杀的小姑娘没什么区别,我觉得——她肯定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因为她这个笑容太确定了。

特么的,要是老子有钱,一定跟她抢一抢,这里面肯定得有意外收获——可惜在场的有钱人,不识货。

“五亿第一次!五亿第二次!”而就在锤子要落下来的时候,忽然一个沉稳而有威慑力的女声响了起来:“十亿。”

果然,杜海棠也想要这个东西!

雷娇娇的脸色一下就给变了,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对上了杜海棠。

杜海棠在二楼,居高临下,那派头,不怒自威,美艳逼人,真跟个女皇一样——谁能想得到她现在的岁数!

雷婷婷吸了一口气:“二十亿。”

卧槽,提这么多?难怪她有底气用转移财产去别的银行来威胁魏财神!特么她这些不义之财,都是哪里来的,得坑了多少人才赚到?对了,难道是用五鬼运财从哪里给运出来的?

说起来,他们黑先生都很擅长“五鬼运财”。真要是想要里面的东西,怎么没用五鬼运财呢?

我偷着试了试,不由也吃了一惊,这个拍卖行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在这里面,居然喊不出鬼来!

可见,这个地方,肯定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法宝镇着呢!

这最后一件神秘拍品,竟然成了两个神秘女人之间的竞争,不由更让在场的人有兴致了。而刚才已经放弃了的光头,忽然猛地又来了鸡血,也跟着凑热闹:“二十五亿!楼上的女士,我拍下来送给你,咱们以此为缘分,交个朋友,你看怎么样?”

卧槽,你特么难道想着泡杜海棠?兄弟佩服你的胆色!但是再一想,我又疑心,还是说这个光头赌王其实是很有心计的。知道二楼上的不是普通人物,他觉着得到这个二楼贵宾的人脉更有价值?

而杜海棠冷着脸,并没有什么表情——她在江湖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心眼子怎么可能会比我少,一定早看的个门儿清。

光头赌王有点挂不住,转头就跟雷娇娇说道:“妹子,咱们再来拼一拼,我来当你对手!”

眼瞅着这个光头赌王成了个程咬金,一心想着结识讨好杜海棠,却对自己针锋相对。让雷娇娇分外没有面子,雷娇娇的脸也一冷,举了牌子,三十亿!

光头赌王为美人一掷千金,提到了三十五亿,雷娇娇银牙紧咬,也继续往上提,我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呢,忽然唐本初喃喃的说道:“就为了里面那个破玩意儿,至于争到了这个程度?我瞅着,也不像是太值钱。”

这话一出口,我才反应过来,对了,唐本初傻人有傻福,身上有个鳖精,能通过土木石头看到里面的宝物,这里面的东西都被他给看到了,自然值钱了!

我立马拉住了他,低声说道:“你告诉我,那个盒子里面。装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就是一个破棒子,”唐本初说道:“锈迹斑斑的,可能就是铁杵磨成针的那个铁杵,师父,你说他们一会儿要是看到里面是这么个垃圾,会不会当场哭了啊?”

铁杵?那肯定也不是普通的铁杵,不然唐本初根本看不到啊!

我接着就说道:“你给我好好看,仔细的看,那个铁杵是个什么模样的,画下来。”

唐本初一听。这才正经了起来,把王德光递上来的账本打开了,开始往上画:“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我一瞅,差点没昏过去,你小子特么简直是个灵魂画手啊,这是个什么玩意儿?歪歪扭扭的,还铁杵呢,有点像是贪吃蛇。

看这个是看不出什么鬼了,我就问他:“那这个铁杵上面除了锈迹,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唐本初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下那个盒子,点了点头:“师父你等着,我给你画啊……”

从他那天绝地灭的笔划上看出来,锈迹下面,应该掩藏着什么花纹,只是那花纹也非常难以分辨,看不出弯弯绕绕是什么意思。

什么地方要用的到铁杵呢?捣蒜去啊?

但是再一想……条状的东西,上面有纹路,有凸起和凹陷,那会不会,是一柄钥匙?

如果真是钥匙的话……是打开什么地方的钥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