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一扇门 上午11点和下午4点两更合更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父,你说这次的冤大头会是谁呢?”唐本初一点没把这个铁杵放到心里去,还没心没肺的盯着杜海棠和雷娇娇:“她们俩还真pk上了,够有悬念的。”

这个时候唱价唱的还是如火如荼,不过光头重新败下阵来,有点尴尬的低头不吱声了,还是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

“有屁的悬念,”我说道:“肯定是杜海棠赢。”

“你咋看出来的?”唐本初难得好学了起来:“从哪儿测的?”

“这还用说,这个箱子是石头雕刻的,天石也是石,你说是不是五行属土?”我答道:“而杜海棠的杜是木,木克土,雷娇娇的雷是水,水被土克,所以这事儿的赢家,肯定是杜海棠。”

“五行相生相克……”唐本初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

其实就算不从这上头测,单凭杜海棠亲自出马来拍东西,已经足够说明她对这事儿是有信心的,她可不是一般的爱俏老太太,她的占星术。是我们这个行业的第一名,还测不出这么点东西。

而黑先生们虽然也很牛逼,却没有了上任魁首在的时候那种真正的厉害了,实力下降了很多,而且今天银牙根本没来,而是让雷娇娇他们来碰运气的,也足够说明银牙对这事儿并没有啥势在必得的信心——可能也就是觉得拍到最好,就算拍不到,也能让雷娇娇他们看看,真正拍到了这个东西的,到底是谁。

这倒是很符合银牙的作风,滴水不漏的,没鱼虾也好嘛。

果然,雷娇娇没有牛逼到最后,败下了阵来,杜海棠得到了那个盒子,是全场最高价,一百零五亿。

这么多钱,她们西派看来还真是闷声发大财。

我们北派看上去风光,但并没有她们这种财力。大先生的兴趣不在这里。

雷娇娇很不开心,雪白的牙齿紧咬着娇艳欲滴的嘴唇,其实模样是非常诱惑的,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被她发觉了,一个眼风就瞪过来了。

我赶紧把眼神收了回来,今天连着吃了好几次瘪,不知道心高气傲的雷娇娇会气成了什么样子。

杜海棠没下楼,而是被工作人员恭恭敬敬的给送上了二楼,顿时掌声雷动。杜海棠一手摩挲着那个小盒子,凌厉的丹凤眼往下一扫,正扫到了我脸上。

这还是杜海棠第一次跟我对上眼,终于不再假装不认识我了?

而阿琐跟防着杜海棠似得,一把将我的脸给拨了回来:“老妖婆那眼神让人瘆得慌,千树哥哥瞧她做么子。”

正这会儿,我发现南派几个老头子也在窃窃私语些什么,一边说一边看杜海棠,显然是在聊跟杜海棠有关的事情,我八卦心起。就凝气上耳去听。

穿过了整个拍卖场的嘈杂,我清楚的听到了,这几个老头子在议论:“这次的东西杜海棠要了。”

“我就纳闷了,杜海棠这么张扬的要这个东西干什么?”

诶,这么说来,这帮南派的老头子们,也知道这个盒子里是个什么东西?

“话说回来,杜海棠还真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

你娘,你特么倒是继续说盒子啊,转移话题干啥,杜海棠又不是你媳妇,你管她变没变。

“是啊,你们说她是不是练了什么邪门的方术,还能返老还童?”

“这倒也有可能,咱们都知道婴胎能返老还童,这些年西派的地界,不也时常有孕妇被杀人剖尸体取胎儿的吗?会不会就是她下的手?”

卧槽,婴胎?我激灵了一下,对了,郭洋是说过,杜海棠的功德是买来的!她肯定做过某种伤天害理的事情,难道……还真用了这种法子了?

《窥天神测》里面提过这个法子,就是每个月十五,行气吐纳吃婴胎,胎儿得在五个月以内为宜,能葆青春永驻,虽然确实管用,可是非常阴毒,修这种邪术的人,罪孽深重,百世不得为人,但凡懂点内行的,就不能这么做吧?这不是跟宋为民卖矿似得,杀鸡取卵吗?

“不能吧,别人还好说,她毕竟是一派的大先生,真要是练了这种伤天害理的邪术,这个位子怎么坐这么稳固的?”

“那就是一般人发觉不了的邪术,我听西派的几个老朋友说。西派也对她的永葆青春这件事情很忌讳,都疑心她,反她,这才打算跟咱们合作,想把她给扳倒的,可惜被李千树那个黄口小儿给搅了局。”

“是啊,那个李千树出现的也实在是太巧了,别是薛大先生跟杜大先生还是那个那个,才让李千树过去帮她的?”

“嚯,他们俩当初那事儿闹的行业里谁不知道,就差不共戴天了,还能有旧情?我看悬。”

“那你怎么解释北派参合进来保杜海棠?”

“这个……”

啧,他们俩果然还真有点猫腻啊!一听就是相爱相杀的国产古装剧戏码,杜海棠终生未嫁,大先生终生未娶,难道还真跟王重阳林朝英似得,爱你在心口难开?

如果杜海棠真的练了邪术,那大先生那个性格,自然绝对会离开她的,可是杜海棠真的练了婴胎邪术了?按说她要是吃婴胎,我的鼻子是能闻出血腥气的,但跟她接触了几次,她身上并没有这个味道啊?

除了婴胎邪术,难道还有其他的法子?不过逆天改命总不是好事,杜海棠肯定有秘密。

她的秘密,会不会就跟这个小盒子有关系?

让黑先生和杜海棠都趋之若鹜的东西,一定屌炸天,不过跟我也没啥关系,现在拍卖结束了,眼瞅着大家全退了场,雷娇娇和小白也恨恨的走了,陆恒川跟坐钉板一样耐不住了:“还不走,等雷劈呢?”

“要劈也特么劈你这个死鱼眼。”我站了起来刚要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寻思龟甲和凭空而来的五亿欠款的事情,跟一个光头老头儿擦肩而过。

我回头一瞅,这人有点眼熟,是那个棋茂拍卖行的主人,在龟甲拍卖的时候,帮我抬价的那个。

正这个时候,后人忽然有人叫我:“李二先生,能不能请您过来一下?”

我一回头,是魏财神。

当时我就有点发愣,卧槽,这么快就让老子还债?

“您也别紧张,”魏财神像是看出来我是怎么想的了,立马伸手把我往后面请:“小事,一点小事。”

你娘,八亿五是小事?

俗话说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我得了人家这么大的人情,这会儿不去也不像话,只好硬着头皮跟上去了。宋为民则归心似箭,跟我们打了个招呼,急急慌慌的就回家去给小七子吃药了。

不管对方要什么人情,早死早超生了也好,不然不知道哪天就被人来逼债,那我肯定天天都睡不着觉。

陆恒川忠实履行一个马仔的职责,转身也跟了上来,王德光他们就更不用说了,我们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上了二楼。

这会儿二楼也已经空了下来,我们进了一个包厢,我就闻到了那个熟悉的香气——是杜海棠身上的味道。

当时我心里咯噔一声,跳出来的念头就是:“完了”。

跟我这个乌鸦嘴脑子,猜的一模一样。

柔和的灯一亮,果然,杜海棠坐在了贵妃榻上,姿态跟工笔画上的仕女一样,加上屋里的摆设典雅又豪华,显得特别有品位,别提多养眼了,可惜我没心情看。

“坐。”杜海棠言简意赅,看向了屁股,朱红的嘴角一勾:“是条好貔虎。”

屁股也觉察的出来是在夸它,但还是警惕的盯着杜海棠——它像是知道杜海棠的实力,防着杜海棠。

“哎呀,”我讪讪的笑着坐下来了:“杜先生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咋还弄的这么神秘。”

不出意料之外,那个神秘的“金主”,正是杜海棠。

“你看出来了?”杜海棠盯着我:“跟聪明人沟通就是舒服。”

当时的金主两次都很及时,而龟壳的价格,也是那个棋茂老头儿帮我炒上去的——棋茂老头儿是杜海棠指使的,他身上,粘带了杜海棠身上特有的那种庄严的香气,肯定跟杜海棠近身接触过。

可杜海棠在二楼,他在一楼,按说是没有见面的缘分,也只可能是杜海棠吩咐他这么做的了。

而她之所以两次帮我出钱,也是因为看准了,如果当时是自己明面上出钱,我会出于对她的防备心理不敢接,而要是匿名给我钱,我推都找不到人推,只能受着。

也就是说,这不是顺水人情,而是砸在你头上的绣球,你不受也得受。

我一阵脑仁疼,杜海棠是个什么人,她不是做慈善的,她花的每一分钱,都肯定要花出价值来。

我得怎么还这么大的人情?

“这事儿我真心感谢杜大先生,帮我找回了屁股,”我只好斟词酌句的回答道:“这么大的人情,我这有点受之有愧啊……”

“李二先生过谦了,”杜海棠莞尔一笑:“其实投桃报李,李二先生先前也帮过我,咱们的交情在这里,这点钱不在话下。”

这是攀交情,俗称“套磁”,也就是接下来的事情,并不是明码标价的买卖。而是朋友之间的情谊,于情于理,你不帮也得帮。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倒霉龟壳确实生前死后,光几把给我惹麻烦,济爷的担心还真是不无道理。

“是啊,”事到如今,自己都到了人家套子里,挣扎不出也只好坦然面对了:“您要是有用的着我李千树的地方……”

“巧了,还真有个事儿。我想找人帮忙,想来想去,也就是李二先生最合适。”杜海棠嫣然一笑,纤纤玉手就把那个天石盒子拿到了桌面上,推到了我面前。

阿西吧,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盯着那个盒子:“您想让我上某个地方,给您取什么东西?”

杜海棠也微微有点意外,随即用欣赏的眼光盯着我:“李二先生确实没有辱没祖上窥天神测的这个称号。”

接着她话锋一转,说道:“李二先生刚才也参加了拍卖会,知道哪些东西都是真品,对这些东西的来源,有没有好奇过?”

我一愣,当然好奇,之前还跟陆恒川两个人说过,这些个东西,就跟从神仙洞府里面给搬出来的一样,不过拍卖行这么神秘,除了我这个龟甲有个明面上的主人,其他的拍品都是拍卖行代办的,我寻思问了人家也不会告诉我,就没往下想过。

“那我可以告诉你,”杜海棠悠然的说道:“这些东西,是从丹穴山里找到的。”

丹穴山……我一下就反应了过来,丹穴山是《山海经》之中的一座山脉,凤凰,也就是我后心上的三脚鸟,就是从丹穴山起源出来的!

可这丹穴山是传说之中的山脉,据说山上遍布着许多黄金、美玉。丹水从山中流出,向南流去,注入渤海,根本就是传说中的地方,还真存在不成?

不过凤凰都存在,更别说丹穴山了!

一看我脸上的表情,杜海棠显然很满意,就把那些拍品的来历跟我讲了一遍。

原来一开始,是有一个采药的山民去山上摘石斛,可是迷了路,到了半夜还没能下山,很怕被狼给叼了,所以心急想着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就在这个时候,他瞅见一只鸟落在地上,可能受了伤,他当时也是同病相怜,用草药把那个鸟的翅膀给治好了,那鸟扑腾起来,一边扑腾一边回头,就想往前面引他。

山民也听说过鸟知恩图报的故事,就跟着鸟走,果然看到了一个山洞,费尽千辛万苦爬上去之后,见到山洞里里有石头椅子,石头棋盘什么,像是有人住的样子,而更深的地方,还有那种很动人的钟鼓声。

有点像是庙宇或者道观之类的地方。

山民当时饿的不行,就想过去讨口饭吃歇歇脚,顺着声音一路往里面摸,洞里一开始很狭小,但是在鸟的引领下。就像穿越隧道一样,通到了里面竟然别有洞天,还真是个很宽阔的大道观,里面有房舍,有树木,头顶还有大月亮,景致非常优美,山民往里面一看,看到了满地的砖石,竟然都是金的。吓了一跳,拿在手里就咬,确实是真金。

而他再往里一看,发现道观里面有很多的器具,却没有人——那就奇怪了,要是没有人,咋会有音乐的声音呢。

而且露天的桌子上,摆着很多吃的东西,看样子还真新鲜。

鸟示意让他吃,可山民心里有点发慌。心说鸟成精了还是怎么着?人又上哪儿去了?

鸟看他不吃,有点失望,就飞走了。

东西他是不敢吃,但再一想,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既然这个地方没人,那他就可以拿点东西下山换钱了——金子背了一部分,出于好奇心,他又把里面摆设的那些器具都扔进了背篓里面,急急慌慌的下了山。

这一出去。他倒是误打误撞的找到了下山的路,等一回家,却发现家里变了样子——让他一度以为自己是走错了村子。

可是出来的一个老头子瞅着他,却大吃了一惊,险些没挺过去,接着连声跟他叫爷爷。

山民也吓了一跳,说哪儿来了个老疯子,结果被老疯子拽家里一看,他看见了自己的照片,却是黑白的,颜色也褪光了,他还纳闷呢,确实是自己新拍的那张,可只有这么一天,咋照片旧成了这样,那老疯子这才跟他说,他就是山民的孙子,山民上山失踪,已经八十来年了,想不到还真有回来的一天——而且。山民的模样,怎么跟照片上一样,那么年轻呢?

其实这种上山遇仙的故事,谁小时候都听说过,只是没有见过,山民虽然一开始不信,但是眼瞅着街道变化,也不得不信,他想起了自己从山上搬下来的东西,赶忙给拿了出来。却发现除了那些器具没变化,金子全变成了土坷垃——其中一块土坷垃上,还留着他的牙印子。

这个山民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不长时间就死了,他的子孙缺钱装殓,就把他带来的那些东西往外卖,被识货的买过来,几经辗转,到了拍卖行,成了天价。

说到了这里,我心里就明白了,杜海棠的意思是,那个山民懵懵懂懂的遇上了神仙,而那个地方,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之中凤凰的原产地丹穴山。

“我想托你,去丹穴山找那扇能被这个钥匙打开的门,把门里的东西给我带回来。”杜海棠的丹凤眼灼灼的盯着我:“就这么简单。”

简单个屁啊,老子除了跟五路神和关二爷打过交道,还没有跟“仙”攀过交情,怎么找?这特么不是要看缘分的嘛?我上哪儿找个受伤鸟去?

但我还是没控制住好奇心:“门里的,是什么?”

“我只能说,那是我想要的东西,”杜海棠微微一笑:“你不用管是什么,带回来就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