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鬼新娘/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仙娘还没答话,中年人的表情先有点生硬:“规矩反正已经被你们破了,说不说,也不打紧了。”

这特么一下把天就给聊崩了。

这会儿配房里的咳嗽声又响起来了,我眼珠子一转,又问道:“你们家有病人?”

中年人是不太想提:“嗯。”

倒是一直闷不做声的死鱼眼抬起头来,说道:“是你儿子?”

中年人眨巴了眨巴眼睛,疑心我们怎么知道的,其实很简单,是中年人子女宫上出现了一个恶痣。主儿女生重病,而这个中年人子女宫发黄,是有儿无女的表现。

而王德光咽下了最后一口熏猪肉,问道:“是三月份开始得的病?唔,肺不好,还贫血,怪可怜。”

一进门的时候,王德光就告诉我,他们家的天井边上小房连大房,并不整齐。这叫滴泪房,伤人口,建在右边的话主病灾,叫擦边滴泪房,三月伤儿郎。

而院子里的排水口边有黄苔藓,主伤肺,主房缺角,主气血不足。

中年人的眼珠子一下给瞪圆了,难以置信的盯着死鱼眼和王德光:“你们……你们么的见面,就知道孩子什么病?”

听着咳嗽,蒙能蒙出肺不好,可是贫血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可绝对没法这么精准的给蒙出来。

那老太太也撩起了松弛的眼皮看向了我们,像是有点吃惊:“你们……也是仙娘?”

这里的“仙娘”,其实说白了就是“神婆”,专管占卜看阴阳的,跟我们这一行勉强也算有点重合,基本每个峒子都有一个,平时治病受惊,要是没有,峒子里遇上了虚病,就得翻山越岭找仙娘。

“仙娘?”唐本初连连摆手:“我们是男的,咋可能是仙娘。”

“也差不离吧,”我则接过了话头:“我们算是山外面的仙娘。”

其实这个“仙娘”,在这里还真是不分男女,一个男的跳大神的,也是被称为“仙娘”,就跟外头有女性的先生,像雷婷婷那样的,也被称为“先生”一样。

“难怪咯……”中年男人盯着那个嫁衣女。又看向了自己的母亲,露出个后悔莫及的表情:“他们也是仙娘,那咱们是不是……”

仙娘抬起手摆了摆,示意不让她儿子继续往下说,盯着我们的眼神,竟然一霎时就凌厉了起来:“你们不是来旅游的,你们说实话,上我们这个峒子来,是做么子?”

她对我们有了戒心。

我一寻思,还是搞好关系来得好,不然说了实话她们也未必相信,就尽量展现的友善一些:“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就是听说这里有修仙的传说,才专门赶过来瞧一瞧的,但是这个不是打紧的,”我把阿琐架出来当吉祥物:“还是孩子的病情要紧,正好我这个妹子会一点手段,要不让她给看看?治好了是孩子福分好,治不好也不会损失啥。”

阿琐的蛊用的出神入化,上次就治好了山神庙后面那个肝病小姑娘的腹水,蛊能害活人,同理,其实也是能治疗活人的。

阿琐一听我这么说,立马挺胸抬头给我来撑场面:“是啊,让我给看看莫,管他是个么子病,蛊到病除。”

从他们家这个风水和中年男人的面相上来看,那个孩子现在一定病到了垂危的地步,现在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把孩子给治好了。

而我刚才听到了的咳嗽声,也知道孩子的肺部现在一定很弱,饱受病魔摧残。

一听这个,中年人也顾不上别的了,一看他母亲仙娘都默许了,立刻站了起来,领着我们就往配房里走,嫁衣女也想跟着看看,可仙娘冷冷的说道:“你腿脚要是不便利,就莫要多走了,我看那个俊俏小哥一路上也累了,何苦缠磨他呢?我在这里陪着你。”

嫁衣女一听,转脸笑靥如花:“仙娘说的对,我不去就是了。”

显然仙娘要对嫁衣女盘道啊,这可就越来越刺激了,不知道能不能盘出点什么干货来。

我们一行人到了配房。果然看见了一个又黑又瘦的小男孩儿躺在了床上,咳嗽的满脑袋是汗,敞开的小汗衫也看得出来,这孩子瘦的形销骨立,肋骨横在胸前一道子一道子的。

我给摸了脉搏。问阿琐有没有什么法子,阿琐歪着脑袋一想:“他肺里缺东西,给补一点咯。”

说着,手在布巾底下一翻弄,一手就盖在了孩子的嘴上,孩子刚好张嘴咳嗽,一瞬时就吞进去了点什么,咳嗽的更痛苦了,汗滴子一颗一颗往下砸,中年男人急得搓手,但是说也怪,这孩子咳嗽完了这一波,起伏剧烈的小胸膛还真给平息了下来,瞅着中年男人就说道:“阿爸,要水。”

中年男人一看,几乎喜极而泣,立马给他喂了水,脸侧过去,像是怕我们看到他掉眼泪。

而王德光叹了口气,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盒子来,拈出了几根须子:“熬水给他喝了吧。准好。”

诶,我还老说陆恒川鸡贼,没成想王德光也不差,这些须子,肯定是上次关一鸣上雷婷婷家治伤,被王德光给顺回来的,可帮了大忙了。

中年男人虽然不知道是啥,但是他现在对我们可算得上深信不疑,忙不迭就拿下去熬汤了。

孩子有了精神,也知道我们是来帮他的。张嘴就说道:“谢谢几位仙娘,我奶奶那么厉害,都治不好好我,你们比我奶奶还厉害莫。”

我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是你有福分。”

看着孩子这个欢实起来的模样,我就趁机问道:“对了,你们峒子,为啥不让新娘子进来的原因,你知道吗?”

孩子不知道这么多内情,很爽快的就说道:“这是我们峒子里的规矩莫,大人小孩儿都晓得的,黑云大月亮,狗子乱汪汪,双脚不沾地,红衣鬼新娘。门槛竖的高,莫叫她进房,吃肝吃肚肠,藏都没处藏。所以晚上的时候,是绝对不能让穿红衣的女人进来的。八成就是鬼新娘哩。”

我一寻思,卧槽,黑云大月亮,不就是晚上?狗子乱汪汪,也确实是发生了,至于双脚不沾地……因为她是被死鱼眼给背进来的,这里门槛竖的高,也是为了防着她?

你娘,她究竟为啥这么大的杀伤力,难道我们这一次,真的放进来了一个祸患?

“那你知不知道,红衣鬼新娘是个啥人?”我接着问道:“怎么她能吃肝吃肚肠呢?”

“这么,我就知道大家都这么说,”那孩子眨巴着大眼睛:“至于为么子,我不晓得。鬼都是很凶的,讲什么道理。”

“师父,”唐本初忍不住扯了我一下:“跟孩子说这个话题,不太好吧?”

我寻思了寻思,看向了陆恒川:“你说说,你摸出什么来了?”

陆恒川盯着我,说道:“我摸出来,她身上带着一点非常微弱的灵气——这个灵气,跟拍卖行里那些东西一模一样。”

我后心顿时就给凉了,她跟我们要去的地方有关系?难怪陆恒川背着她,舍不得放下来呢!

“啥意思,”唐本初瞪大眼睛:“难不成,她就是咱们要找的仙人啊?”

“屁话,”我习惯性的打了唐本初的脑袋一下:“你特么是不是傻。”

唐本初摸着脑袋很委屈,王德光眨巴了眨巴眼睛:“难不成,是哪个……”

唐本初忙问:“啥?”

王德光压低了声音,像是怕被谁给听见一样:“尸解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