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狗舌头 上午11点和下午4点两更和更/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会儿陆恒川已经把嫁衣女给背出来了,我转脸问中年男人:“她住哪儿?”

中年男人犹豫了一下,才指向了一个小偏房。

我进去一看,里面铺着薄薄的褥子,就飞快的掀开了褥子,把香菜给放在了褥单子下面,又重新铺整齐了。

唐本初一看更纳闷了:“啥意思,给她熏虫子?”

这会儿陆恒川已经把嫁衣女给背进来了,稳稳妥妥的放在了上面,而嫁衣女盯着陆恒川,那一脸柔情,快溢出来了:“阿哥,我……”

陆恒川嘴角一勾笑了笑:“早点休息,对伤好。”

嫁衣女这才点了点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一寻思,我们这帮大部队是电灯泡啊,不如留下死鱼眼跟她单独相处一下,保不齐能套出点什么话来,就打了个哈欠。带着唐本初他们走了出去;“我们先睡了,你们先坐着。”

中年男人跟着我们惶惑的出来了,低声问道:“仙娘,那个俊俏小哥跟那个东西在一起,不能出啥事儿吧?”

“还能出啥事,最多干柴烈火那个啥,”我说道:“你放心吧,那小子命硬的很,死不了。”

唐本初也有点担心:“师父,他们真要是那啥了,陆先生会不会被她吸干精气啊?”

“你聊斋看多了。”

有眼睛的都知道,她显然确实很喜欢死鱼眼,王德光也连连点头:“我看,那个嫁衣女舍不得。”

“哎,也终于有个审美正常的女人了,”唐本初咕哝道:“以前遇上的美女,都喜欢师父,我一直搞不明白,明明是陆先生更好看啊……”

“你懂么子?”阿琐不爱听了,捣了唐本初一拳:“明明是千树哥哥好看!”

“各花入各眼嘛,”唐本初讪讪的说道:“一个人一个眼光……”

“那也都比你好看。”阿琐翻了个白眼。

唐本初的表情像是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行了,别废话了,睡觉去。”我摆了摆手,把他们赶开了,回头问那个中年男人:“那仙娘是怎么个打算?”

中年男人勉强说道:“这个我还不清楚,不过,这是村里的陈年旧账,谁知道怎么翻篇。”

我看着仙娘脸色可不怎么好,就跟中年男人说好了,有事儿只管叫我,真要是个祸患,是我带进来的,我也一定会帮忙到底。

中年男人看样子还挺感动的,重重点了点头,说知道我们是好人。

他们家的屋子虽然确实是有点潮湿,但还是挺干净的,我和陆恒川一间房,王德光唐本初“父子俩”一间,阿琐跟仙娘一间。

我“独守空房”了挺长时间,才听见陆恒川姗姗来迟,尸体似得躺在了我身边,我赶紧凑过去了:“咋样?”

陆恒川像是懒得理我:“没问出什么来,明天再看看。”

“不是,我说的是那啥。”我戳了他一把:“她没以身相许吗?成没成?”

陆恒川听明白了,转过身漠然给了我个后背。

你娘,老子早说给你买买英国卫裤啥的,你特么就是不听,这下傻逼了吧?屌到用时方恨软。

不过既然我把香菜放在她褥子底下了,她的身份,明天就见分晓了。

这一天也挺累的。正在我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陆恒川忽然来了一句:“从她面相上来看,夫妻宫带十字纹,应该是情缘有始无终的样子,她男人应该早夭了,咱们明天,倒是可以从这里入手看看她的来历。”

早夭?不是被逼婚吗?怎么还早夭了?

“你瞅的是鬼相?”我忙问:“也能找点线索吧?”

“不,是人相,”陆恒川答道:“她要真的是鬼,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你见过鬼假扮成人,连咱们的眼睛都能遮挡过去的吗?”

还真没有。

“明天小心点,保不齐,村里要出什么事儿,”陆恒川接着说道:“招子放亮点,有什么功德,就做什么功德。”

显然上次这一丢饭碗,把这货也给弄谨慎了。

这倒也是,功德嘛,越多越好,蚊子腿也是肉。

我闭上眼睛,想起了差遣我们上这里来的杜海棠。

她就那么想长生不老吗?可是如果真的能长生不老,那周围的人,一个个全会离自己而去,站在原地的永远只剩下自己,这种孤独的滋味,也不一定好受吧?

算了,人各有志,跟我没有屁毛的关系,把这事儿搞定了赶紧就回去吧——我可没忘济爷说的话。我的命,可能会在这个节骨眼发生改变。

可我想不明白,我的命能怎么改?难不成,我也能成仙,然后带着太清堂一伙人羽化登天?

这个念头太荒谬,几乎把我自己都给逗笑了。

这天晚上特别安静,一觉睡过去,天色已经大亮了,听得出来,门外有人在喁喁的议论啥,我翻身坐起来,发现身边陆恒川的被子已经空了,就也出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结果出去一看,登时就傻了眼,满地都是狗毛,青石板街道上,还有点点的血迹,而山民们都围在了仙娘家门口,议论纷纷,凝气上耳一听,都在埋怨仙娘,说要不是仙娘把不好的东西给招进来,那村里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眼瞅着,肯定要大祸临头了。

唐本初起的也挺早,聚精会神的看了半天热闹了,这会儿看我出来了,赶忙就迎了上来:“师父,你醒了?”

“村里的狗咋了?”

“死了……全死了,你看看。”

唐本初拉着我到了人群外,我看见一个孩子正抱着自己家的一条大黄狗嚎啕大哭:“元宝,元宝,你醒醒莫,我带你上山打兔子好不好,你醒醒莫!”

那条大黄狗的脑袋已经断了,软软的耷拉在了一边,狗嘴边都是血。

我蹲在了孩子旁边,伸手一摸,这条狗浑身的毛都是顺的,只有脖颈上逆着,颈骨断了——像是被人扭断的。

这狗个头不小,又是猎犬,行动起来凶猛迅速,能跟狗熊斗,能被什么人一把扭断了?

“肯定是鬼新娘干的……”

“那还用说,鬼新娘不喜欢狗汪汪莫……”

“都怪仙娘,让几个外地人被鬼新娘带走了就算了,这下好了,一个村子都得遭殃……”

“今天是狗子,那明天,是不是就轮到我们咯?”

山民们的脸色,都很难看。

“你们先不要忙,”这会儿仙娘也已经出来了,沉着脸说道:“这是冤孽也是账,你们敢说,不明白这一天早晚要来?”

村民跟心虚似得,都不吱声了,但是他们的眼神显然也还是在责怪仙娘,顺带着恨恨的看我们,那意思嫌我们是罪魁祸首。

阿琐看出来就要跟他们理论,被王德光给拉住了,我一转脸,没看见陆恒川和嫁衣女的影子,不知道他们上哪儿去了。

现在是夏天,天气炎热,家家户户都死了狗,一股子淡淡的尸臭味道已经悄然笼罩在了街上。

我皱了眉头,就问那小孩儿道:“你们家的狗咋死的?”

“不知道,昨天晚上你们来的时候,叫的还欢实着呢!”小孩儿摸了一把眼泪:“瞅着你们进了仙娘家,阿爸打了它,它就不叫唤了,后来……后来早上起来,它就给……元宝,你起来呀!”

我自己也有狗,知道人跟狗的感情,俗话说“猫狗算一口”,出了啥事儿,人跟失去个亲人似得,能好受吗?

想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声,立马就想起来,昨天晚上确实是安静的要了亲命,那些狂叫的狗是什么时候安静下来的?

我回头就问唐本初:“你看见屁股没有?”

唐本初一皱眉头:“啊?屁股没跟您在一起?”

特么的,我忽然反应过来,自从上这里来了,屁股好像就没紧紧的跟在我后面,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我还以为它为了嫁衣女的事情跟我怄气,没怎么挂心。可现在出了这事儿……

我立刻大声喊道:“屁股!屁股!”

“嗤……”屁股从一片破篱笆后头给钻了出来,带了一身小灌木上结的刺球,兴冲冲的冲着我摇了摇尾巴。

我一颗心这才重新回到了肚子了,一把拍在了屁股头上:“你个傻狗瞎几把跑啥,吓死老子了。”

屁股还挺不服气,歪着脑袋就看街上的死狗,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兔死狐悲的感觉。

我蹲在了地上,就动手把屁股身上的刺球往下摘,刚才那个小孩儿一看我的狗没事,又想起了自己的元宝。哭的更大声了。

这波“恩爱”秀的有点尴尬,我就把屁股正被我抓的舒服的大脑袋推开了,重新蹲在了孩子面前,想起来带的见面礼,就让唐本初拿了出来,给这个孩子剥开了巧克力的包装。

孩子被没见过的食物和香气吸引住了,放开了狗,吃了两口,又泪眼婆娑的盯着狗:“元宝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类。”

“这玩意儿狗不能吃,”我接着就问道:“好好想想。你真的一点动静都没听见,狗就死了?这要是有什么线索,咱们就把杀狗的凶手找到,给元宝报仇。”

孩子一听这个,激灵一下就精神了起来,点了点头:“对,得报仇!”

接着,他擦了一把鼻涕,倒是像想起来了什么,立刻说道:“昨天晚上,我好像是听见有个女人说话,可我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听见类。”

说话?我忙问说了什么话。

“她说,她拿走了。”小孩儿红通通的眼睛兔子似得盯着我:“这是啥意思。”

拿走了?我一皱眉头,就把大黄狗的嘴给掰开了,一看之下,你娘,狗的舌头没了!

“卧槽?”唐本初也吓了一跳,只见断口整齐,像是被生揪下去的。

我抬头瞅着唐本初:“你起来之后,看见那女人没有?”

唐本初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得:“没有。”

我回身就往屋里跑,唐本初赶忙也跟了上来,果然,那个女人的房间是空的。

一把撩开了那个褥单子,那把香菜却不翼而飞。

卧槽,我一下就傻眼了,这是个什么情况?我赶紧低头继续翻,可特么别说香菜了,连香菜叶子都没有一片,干干净净的。

我脑袋嗡的一声,看来这次是真的遇上对手了……

“阿哥,”冷不丁,嫁衣女的声音从我背后响了起来:“你在找么子?”

我回过了头去,就看见陆恒川还在乖乖的做骡子,把嫁衣女背在了身上,偷偷跟我使了个眼色。

我心里明镜似得,知道陆恒川是让我别打草惊蛇,立刻说道:“我昨天吧,被臭虫给咬了,这不是。过来看看,你这里有没有臭虫,如果有,我帮你抓抓……”

“阿哥待我真好。”嫁衣女一笑:“不过昨天睡得很舒服,不见有臭虫。”

“啊哈哈,那就好那就好。”我接着指向了外面:“外面的事情,你们听说了没有?”

“狗子死的可怜,”嫁衣女叹了口气:“怎么就给死了莫,昨天还叫的那么欢。”

说是这么说,她嘴角的那个笑。像是带着点隐隐的幸灾乐祸。

“是啊,世事无常。”我连忙摆了摆手:“我再去看看。”

说着,把唐本初给带出来了,经过嫁衣女的时候,我留意到嫁衣女身上有一种奇怪的味道……像是某种草药,闻着有点熟悉。

“等一下。”忽然嫁衣女说道:“陆阿哥是你李阿哥的人莫?”

我没反应过来,唐本初就说道:“那是当然,陆先生生是我师父的人,死是我师父的鬼,忠贞不二,能立贞节牌坊。”

“去你妈的,什么屁话,我又不是他爹。”我摆了摆手跟嫁衣女:“他就是我的伙计,你有什么事儿?”

嫁衣女目光闪动,笑着说没什么。

她这个笑容,让人浑身发毛。

出了门,”唐本初莫名其妙:““师父,你昨天就摆弄香菜,今天咋还找哩?到底是啥意思?”

“那是来分辨她到底是不是人的。”我答道:“香菜碰上了人的阳气,一定会变黄,如果她是人,睡在了香菜上面,香菜今天肯定会有黄叶子,反之,如果她没有了人气,那香菜的叶子被她睡过之后,还是会碧绿碧绿的。”

“难怪呢!跟豌豆公主的故事一样,”唐本初一拍手:“好法子啊!可惜……”

可惜被她给发现了……这货反侦察能力这么强?

但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她要是真没问题,是怎么发现香菜的,又为啥把香菜给丢掉。

她心虚。

这会儿屁股凑上来,歪着脑袋看着我,摇了摇头。

别说,那个姿态,真跟个老头儿似得,在说:“叫你早不听我的,这下傻逼了吧?”

靠近了屁股,我继续给它从狗毛上摘刺球,忽然心念一动,就明白过来了,嫁衣女身上的草药味道,正是这种刺球碾碎了之后的味道。

也就是说,屁股去了嫁衣女去过的地方!

我立刻抓住它:“卧槽……屁股,昨天她出去过,而你是不是一直跟着她来着?”

屁股一听我这话,腾的一下就跳起来了,“汪”的叫唤了一声,跟答题游戏里面的“bingo”一样!

你娘,屁股还真不愧是灵犬貔虎,硬是靠谱!

“走。”我站起来:“带我去看看,她上哪儿去了!”

屁股露出了一种“你还没有傻到家”的表情,得意洋洋的就转身跑了起来。

唐本初见状,也跟上来了:“师父,咱们去哪儿?”

“他们村里人既然不肯说,那咱们去看看,鬼新娘的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根源。”

王德光在人群里瞅见了我们,也凑热闹跟了上来,就阿琐横刀立马的挡在了仙娘前面护着仙娘——她是降洞女。大家都怕她,有她在,山民忌惮,不敢真对仙娘怎么样。

仙娘看上去很疲倦,仿佛比昨天老了十岁。

而屁股欢叫了一声,就穿过了这个长街,奔着一个拐角的地方过去了,绕过了两道街,街边齐刷刷都是死狗和苍蝇,尸臭味道越来越重了。

这么说。嫁衣女是顺着这条街过来的,顺带把狗都给屠了?

这会儿屁股一头扎进了一个山路上。

峒子是依山而建的,高低错落,这里是有个小路,可这个小路应该平时很少有人走,特别荒僻,各种树的树枝子伸了出来,难走的要命,我和唐本初王德光也一人粘了一身的刺球。

从这里钻了半天,才看到了一处小房子。

一看到了这个房子。王德光先“咦”了一声:“这不是悬尸房吗?”

大房后不可依靠房屋墙壁建一间灶房,这叫悬尸房,家中出吊死之人。

“吊死……”唐本初立刻说道:“难道,是那个女尸的家?”

屁股顺着荒路就往上跑,接着围着这个房子就开始转圈子。

这就是说,昨天嫁衣女上这里来转圈来了?

空气里有一股子淡淡的尸臭味道……我跟着这个味道往后走,看见屋子后面有一口枯井,枯井上吊着的木桶里面,装着满满一桶血淋漓的东西……狗舌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