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八字契/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家当家自然就问,什么法子?

婆娘就告诉他,这事儿,可以从林木匠身上入手嘛。

林木匠有病,肺病,花了不少钱,家里本来就不富裕,这下更不好过了,这一阵子,不是还跟你们王家借了老多?估摸着。这饥荒拉的到死也还不上了,婆娘的意思是,你出一笔钱给林家,让林木匠治病,债也免了,以此为交换,让姑娘嫁过来。

当家的有点顾虑,这样未免有点乘人之危,不好吧?

婆娘啐了一声,有啥不好?想要好儿媳妇吗?想。那还要脸面有啥用吗?脸面能当儿媳妇帮你儿子入祖坟吗?

当家的一咬牙,点了头,给了婆娘买鞋钱,央婆娘去跑。

因为媒婆东家跑西家跑的传递消息,费鞋底子,所以一直以来谢媒钱就被称为“买鞋钱”。

婆娘得了钱满心欢喜,高高兴兴的就上山里找林木匠说媒,去了先是道喜:“双喜临门!”

为什么?事儿成之后,林木匠治好了病,姑娘嫁给了好人家,两个人都得了着落,不是双喜临门是什么?

何况王家是村里第一富户,以后老了,也不怕对方不赡养不是?

林家姑娘没说啥,可林木匠一口痰就吐在了婆娘的胖脸上:“我就算是死了,也绝对不让我姑娘嫁给个瘫子守活寡!自己当珍珠宝贝养大了的闺女。是去给人家把屎把尿的?”

婆娘吓了一跳,赶紧拿了手帕擦脸,啐那个短命的林木匠,说他就是个受罪脑袋瓜子,活该得了痨病没药医,舍不得女儿,就等死吧,横不能天上给你下药吃。

林家女儿把婆娘赶走了之后,瞅着林木匠那个形销骨立的样子也特别心疼,犹豫着说,阿爸把闺女辛苦养大,可闺女也没什么能回报阿爸的,嫁给谁也是嫁,不如就嫁给王家瘫子好咯。

可林木匠一听,当时就发了火。说要是再提这码事儿,他就跳到井里——他身体不争气,已经这样了,可闺女还年轻,不能把闺女这一辈子给搭进去。

闺女没跟他过过一天的好日子,他不能再连累闺女了。

眼瞅着林木匠病的是一天比一天严重,林家女儿没法子,还得借钱,可上哪儿也不好借——没人肯给她们家钱了,知道还不上。

而这个时候,不仅是林家闺女着急,王家当家也着急,因为他儿子也没有几天活头了,再不娶媳妇,就真来不及了,整日整日去央求,可都被林木匠啐了出来。

这事儿闹得满峒子都知道了。

到最后,王家的儿子没撑得住林木匠,倒是比林木匠死的还早,孤零零的被葬在了山坡子上。

林木匠知道了之后竟然还挺高兴的,也开始张罗着,给闺女找个婆家,他好放心的走,不然留下一个孤女,他闭不上眼睛。

可就算林家姑娘再好,这一大笔的债,也没有小伙子乐意扛——在山里娶媳妇都是为了过好日子,谁愿意娶媳妇来给自己添债务呢?

外带没人乐意得罪王家,峒子里就这么一户齐整人,有啥事儿山民都想着找王家帮忙,娶了林家闺女,不就把王家给得罪了吗?那以后咋好意思跟他们家开口借钱借牛?

林木匠嘴上说好女不愁嫁,可心里却更上愁了,连夜咳嗽,吐血,眼瞅着没几天活头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村里忽然闹了鬼。

咋呢?村子里的好姑娘们,睡觉的时候都觉着有人拉自己的脚,还有个声音问自己——跟我走么?

姑娘们鬼压床似得睁不开眼,就有一个姑娘火力壮点,看到一个赤条条的人趴在床脚,一手死死钳着姑娘脚腕子,眼睛黑的吓人,一口白牙反月光。

醒了一瞅,脚腕子上几条子乌黑。真像是被人给攥过,而一个大拇指上还有个怪里怪气的印子,像是那个手上戴着什么。姑娘们吓的魂飞魄散,都去找仙娘想法子。

仙娘点香喊魂,说是王家那个瘫子回来了——他一个人在外头寂寞的慌。想找个作伴的。手上的印子,是一个陪葬的扳指,当时仙娘帮着装裹的时候,亲眼看见王家人给他戴上的,那是翡翠的。峒子里其他人都没有。

这下可不是造成了很大的恐慌嘛,人人自危,都怕给鬼给拉下去垫背,问仙娘怎么办,仙娘叹口气,说瘫子要媳妇——纸人啥的不管用,成不了家,他得要个活人,这样他有了家有了伴儿,才能消停。

这下子变成嫁给死人,更没有姑娘乐意了,可鬼闹着,人心惶惶,王家那头得罪不起,那个说媒的婆娘记恨一口痰的事情,一撺掇,峒子里的人转了脸,倒是找林家闹:要不是你们端着臭架子不嫁给王家,何苦王家瘫子要来吓唬我们?横竖你这一屁股饥荒,也嫁不出去了。跟王家瘫子合了冥婚就算了!

这种“和冥婚”是烧了女方男方的生辰八字,就算一方是活着的,也算是地府注册了姻缘,不用活埋——但不能嫁给别人了,得守一辈子贞洁。临死跟男方合葬,了事。

其他的村民本来对瘫子的事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现在瘫子的鬼魂有可能拉走自己的女儿姐妹,村子里就没人坐得住了,整日里都要逼迫游说,让林家女儿了事。

没啥别的理由,就是一个——她要是早答应了,有这么多事儿吗?我们是被她连累的啊!

林木匠父女两个在村里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没人肯雇他们打家具,他们断了唯一的一点生活来源,谷子也没人愿意借给他们,连土郎中也不大乐意给林家赊欠药了——郎中有几个如花似玉的闺女,哪一个都舍不得被瘫子的鬼魂惊吓。

人人都想,凭什么自己要摊上这事儿?

瘫子的鬼因为没娶上媳妇的不甘心,还是阴魂不散,并且越来越厉害了,不光是脚腕子——他哪里都摸。

姑娘们更没法忍受了,都觉着自己屈得慌,可是没人给无依无靠的林家女儿屈得慌,难道她天生注定嫁不得个好人?

好些妇女为了自家女儿,上林木匠家门口骂街,还有小孩儿为了自己姐姐,上林木匠家砸石头子儿,更有老头老太太道德绑架,为了孙女跪在了林木匠家门口。求他们父女俩委屈一下,救救他们家的孙女——孩子娇嫩,没受过这种惊吓!

林木匠虽然病重,神志还是清醒的,知道自己拖累了女儿。才让女儿受了这么多罪。林木匠寻思了一下,说此处逼人太甚,让闺女自个儿偷偷上外头去讨口生活吧!四肢健全肯吃苦,怎么还就能饿死了!

可女儿怎么可能丢下阿爸,说什么也不走。

林木匠叹了口气。趁着那天女儿出去借米面,跳了井。

林家姑娘没借到,回来寻思再用米渣子熬点粥,看见厨房的水缸不知道被谁扔了一大把老鼠屎。

她转身上房后头的井里打水,看见阿爸的后背从水面给露出来了。手脚还在扑腾。

林家女儿慌了,连忙找人捞她阿爸,可是可想而知,峒子里的人说,来救你阿爸可以,你得跟王家瘫子配了死婚镇住他,不然免谈。

这个时候哪儿还顾得上别的,阿爸在井里等着捞呢!

林家女儿淌着眼泪答应了,峒子里的人却怕她出尔反尔,硬是写了八字契,让她摁了手印,才上他们家房后头去。

捞上来的时候,她阿爸脸都泡白了,早就没气了。

林家姑娘的眼泪都哭不出来了,而峒子里其他人都在庆祝——瘫子有人镇了,自家女儿不用担惊受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