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立规矩/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觉得,林木匠反正也活不了几天了,其实这样也好,早死早超生,免得受罪,也没人多说什么,就去带林家女儿找仙娘“合八字”,打算赶紧把瘫子闹鬼这事儿弄完了,还峒子里一个清净。

但也有人看着林木匠的尸体,觉得林家女儿怪可怜的。拦着说她爹都没了,怎么也得把她爹的身后事儿给办完了才行啊!

大家这才觉得仿佛有点理亏——可理亏又能怎么样?她不上,难道让自家姑娘上?

众人沉默,盯着林家女儿,想看看她怎么说。

可林家女儿盯着尸体,也没哭也没笑,就那么直愣愣的盯着,像是魂让人给摄了去了。

众人有点尴尬,就大家一起出力,给林木匠办了丧事——林木匠自己早就把棺材给打好了,但是他没舍得用好木料,留着好木料给女儿打嫁妆用的箱子柜子,只给自己打了个薄皮杉木棺材。

有道是卖花的没花戴,林木匠也一样,他打了多少口棺材。到自己,终究没能落个好的。

丧事办的倒是很热闹,林家女儿盯着灵棚里的棺材,忽然给笑了。

看见的人都说,那姑娘笑的好邪性,让人心里发毛!

也有人说,只怕是给吓傻了,也是可怜,以后在村子里守贞洁,大家可得想着她的好,都照顾她点——也有人说人家守寡那也是王家的儿媳妇,用得着你照顾。

大家想想也是,又觉得这事儿对林家女儿来说,着实是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好事儿,竟然还有夸她命好的。

等下葬之后,王家高高兴兴的就拿着八字契找仙娘去了,仙娘一看八字契都写好了,也觉得林家女儿是乐意了,为了一个村的姑娘牺牲了自己,还挺敬佩的,就带了一行人就过去给林家女儿做准备。

虽然是合冥婚,可是礼数全不能少——她孤身一个人,也不能委屈了她是不是。

大家纷纷从家里拿了缎子,首饰,甚至鸡蛋腊肉啥的。送过去要给林家女儿做嫁妆。

结果等到了林木匠的小屋里一看,人去楼里,林家女儿跑了!

这把村里人给气的,这算么子事儿?你顾着自己快活,村里人怎么办?没见过这么丧尽天良的,你爹风风光光的丧事,白给你办了莫?大家对你的好,都喂了狗?

王家一瞅到手的儿媳妇没了,也是捶胸顿足——王家没少给林家钱和米面呀!做人怎么能忘本?

村里人估摸着,她一个姑娘家,走也没能走多远,就拿了林家姑娘以前用过的东西给狗闻,狗是猎狗,闻味道寻踪迹那是拿手好戏。

整个村子里的狗一起出动,加上村里人大多数擅长打猎,很快就把林家女儿给追上了。

林家女儿跑,有狗窜了过去,咬住了她。

村里人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她,口口声声说她吃人饭不办人事儿,竟然还想跑?你跑了,烂摊子谁给你收拾!

林家女儿被抓回去,严加看守着,到了良辰吉日,被套上了大红嫁衣,让人抬起来扛到了坟地里去合八字。

仙娘也知道了里面的内情,可作为一个峒子里的仙娘,她能怎么办呢?要么把一个姑娘的幸福搭进去,要么,把全峒子的姑娘全搭进去,谁都知道怎么做比较值得。

新娘能点香问香,可是没法驱鬼,外带瘫子生前就没少被人嘲笑,不想当个永远踩不了蛋的瘸鸡,他怨气不小,屈得慌,更难对付。

就算对付了——以后还怎么跟王家打照面?王家在村里没少办好事儿,谁家没借过王家的钱,欠过王家的人情?

林家女儿不一样,她孤身一个人,又有谁给她打抱不平?

就连林家女儿昔日的小姐妹。去房里看望她,帮她整理嫁妆的时候也说,你就委屈一下,我们一个村子的姑娘,都知你这个人情。

林家女儿不吭声,还是冲着她们笑,是个嘲笑,一样让人心里发毛。

那些姑娘们怕她疯了,都瘆得慌,不敢再去,但也会跟家里人念叨:“她……她可不能再跑了吧?这次是给抓回来了,那下次抓不到了怎么办?”

村里人依旧是人心惶惶。

等到了日子,林家女儿穿上了红色的嫁衣,红色的缎子鞋,王家当家的给她戴了一个小小的金项链替儿子给聘礼——虽然在外面不值什么,可这在峒子里,还是头一份儿的风光呢!

按说还要给新娘子梳上了嫁人之后才能收上去的发髻,可林家女儿头发不长——早先为了换米面,剪了交给一个货郎了。

就算这样,她还是特别好看,哪个年轻男人不得多看几眼——他们喜欢,也嫉妒,这好事儿,总也不能是落在自己头上的。不过也好,归不了自己,也归不了别人。

王家瘫子的坟地就在半山腰上一棵大树下头,村里人捆着她去合八字,礼都是摁着行的,等行完了礼,按理说是该把林家女儿给放开了,可是村里人大眼瞪小眼,都不敢放。

为什么,这姑娘是有腿了,走了怎么办?可人不能捆一辈子吧?

于是王家当家的就问林家女儿:“你以后算是我们王家媳妇了,以后还跑不跑?”

林家女儿盯着山民们:“我说不跑。你们会信吗?”

王家当家的嘴角一抽,回身就跟村民们商量,这可怎么办?有几个心黑的,就说那就松开,她要是不跑,咱们还拿着当村里人看,可她要是不顾村里这么多人的安危,自私自利,那就怪不得咱们了——她自找的。

王家当家没法子,叫人松开了林家女儿。表面上是给林家女儿自由了,可实际上,有不少山民在背后偷偷盯着她。

林家女儿哪里知道这一层,她当然是要跑的,那几个山民就放了狗。

她不是要走吗?就咬的她走不了——教训还是要给的。这是做人的规矩。

本来就想让狗给她个教训吓唬她,可山里还有野狼,碰巧野狼拖走了流血的邻家姑娘,再被村民找到的时候,她身上咬的都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山民们一开始也没想到,心说林家女儿命确实是不好,可这下山民们心里这下算是偷偷的踏实了,看你还怎么走!

合八字的活婚你不应,那就只能配死婚了。

这种事情当然还是要仙娘来处理的,仙娘到了之后看见了这个场景。也给愣了。

当时林家女儿还有一口气——但肯定是活不成了。

身上的血把大红嫁衣,大红缎子鞋浸的更红了。

这要是不管,肯定是比王家瘫子更厉害的冤鬼——王家瘫子他们都对付不了,更别说林家女儿了,何况穿着红衣的新娘子鬼,是凶中之凶。

山民一听这个,连说冤枉,谁能想到会有野狼呢!这也不能怪他们啊!

仙娘知道,恐怕这次不让林家女儿走,她就真的不走了,很可能,她还会回去……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说你要是仙娘,是给这一个孤女伸冤,搭上包括自己在内的满峒子的山民,还是把林家女儿给镇住,让她跟王家瘫子作伴,保峒子一个安宁?

事已至此,别无选择。

仙娘虽然不会捉鬼,但是她碰巧知道怎么锁魂——人没断气之前。把她吊在了王家瘫子坟前的树上,也算的上是能跟王家瘫子作伴了,但同时她的魂也就被锁在这里了,上不接天,下不接地,她没地方可去。

山民们都夸仙娘好本事,可仙娘从此以后,就给村里立下了规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