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寻仙缘/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照理来说,嫁衣女被锁魂在这里,根本没可能平白无故就成了尸解仙了,肯定是她得到了某种仙缘,我疑心,这个仙缘就跟她的头发有关。

而她的尸体当时挂在了这里,算得上是寸步难行,所以仙缘肯定是“从天而降”了。

就跟人家说的“天上掉馅饼”一样。这个运气,嫁衣女搭上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对方“仙”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实在看不过眼去,这才帮了她一把。

我盯着那根树枝,“仙缘”从天而降,就是从这棵树的树冠上掉下来的。

这棵树表皮粗糙很好爬,加上我在村里的时候掏鸟窝啥的也没少干,没费多大功夫就爬到了树上。

这会儿天色是很暗的,我也没有带任何照明工具,在枝繁叶茂的树干上找线索,简直难过登天,但我没犹豫,凝气上目,拼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去找——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女尸的头上。

“哎。”就在这个时候,我后背上的东西又传来了一声叹息。

这个声音,像是特别怀念似得,我感觉到了一种愁绪。

就像是在县城生活了一段时间,重新回到了村里一样,人去楼空,家成了废墟的感觉。

这叫——物是人非?

三脚鸟是打这里出产的,这里就是它的家。

我仔细的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眼瞅着月亮越来越高,心里也是越来越着急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见那个苍老的声音低低的说道:“要不,回去看看?”

那个年轻一点的声音满不在乎:“回去就回去。”

他们话音刚落,我忽然发现,树上出现了一点痕迹。这个痕迹,不是“看”出来的,而是“感觉”出来的,在我脑海之中,就像是荧光涂料一样,在一片漆黑之中很好分辨。

这像是……某种液体。

这个液体一开始应该是在某个容器之中,从树上一点一点的流淌了下去——就好比一碗水,被人给倾倒到了树下一样。

以这个方向,距离,液体肯定是滴落到了嫁衣女的头发上了!

你娘,“仙缘”终于找到了!

既然嫁衣女得了“仙缘”,那她肯定是带着死鱼眼到那个“液体”发源的地方去了——也就是遇到“神仙”的那个山民误打误撞进的地方。

好哇,这倒是也巧,正能把我们带到了这次的目的地去,杜海棠让我找的门,一定就在那。

“师父,可算跟上你了……”这会儿,唐本初他们已经呼哧呼哧的给赶上来了,一瞅我站在树上,唐本初立刻问道:“师父,你找到陆先生了没有?”

我摇了摇头,王德光一跺脚:“这可怎么办,眼瞅着时间就要到了呀……”

我从树上弯下腰,对唐本初伸出了手:“你上来。”

唐本初望着我,有点莫名其妙,但他听我的话,加上事态紧急,也没问什么就跟我上来了:“师父,咋?”

“这个大树,是附近最高的地方,”我说道:“你往这四面八方,给我仔细的看。哪里有金子。”

“金子?”唐本初更是一脸懵逼,但他还是忠实执行我的命令,手搭凉棚的就开始观察了起来。

之所以让他看金子,是因为丹穴山本来就有这个“满地黄金”的传说,外带在杜海棠讲的故事里面,那个山民不也在洞穴里看到了很多的黄金吗?

只是这个黄金拿回家里来了之后,变成了土坷垃了。

“这附近,我没瞅见有啥特别的……”唐本初也出了一脑袋汗。

“那你就给我好好找!”唐本初毕竟有鳖精在身,寻找宝物的眼光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可是他性格太毛躁了,找东西不细致,这个时候。我特么简直恨不得附到了他身上去看:“仔细点,陆恒川的命,就在你手里了!”

唐本初再傻也明白了:“这么说,陆先生是跟那些金子在一起……知道了,我这就找!”

说着,他把眼睛瞪得跟猫头鹰似得,四面八方的转动了起来,阿琐听见了,也在树下催他:“快点莫快点莫,恒川哥哥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也是你耽误的咯!”

“你别吵,我得集中注意力……”唐本初也是越来越着急了,汗珠子从鬓角脖颈颗颗往下砸。

“你个傻孩子!”就连王德光那也跟着拿劲儿:“我早先怎么教你的?哪里行风,哪里止水?有灵气的地方,是从哪里冲斗牛?”

斗牛和牵牛星和北斗星,一旦地上有特别珍贵的风水眼或者宝物,它们的光芒在夜晚就会冲天直上,落在牵牛星和北斗星之间,见到了这种势头,准能顺着光找到好东西。唐代的崔融有一首《咏宝剑》:“匣气冲牛斗,山形转辘轳”,就是这个意思,说宝剑珍贵,光芒有资格上斗牛之间。

不过这种光芒一般人是看不到的,唐本初一听,立刻顺着王德光教给的,继续四下里看。忽然他一拍手,指着一个地方特别惊喜的说道:“师父,你看你看,我找到了!就是那里,那里有这股子能冲上了斗牛的气!”

结果他这么一激动,脚底下一滑,差点就要从树上给滚下去。

我眼明手快,一把就跟拉小鸡子似得把他给拉住了:“给我小心点,指好了,咱们去!”

唐本初惊魂未定,赶紧点了点头,指出了位置。

这会儿月亮马上就要到了山顶子了。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没跑的这么快过——以前逃命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快。

就算逃命的时候,我被人给追上了,我都能原谅自己,因为我尽力了,可要是救不到死鱼眼,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师父……”一边跑,唐本初一边问:“你手怎么了?怎么,都给破了?”

我甩了甩手:“没事。”

都说十指连心,但我竟然一直都没觉出疼来。

很快,我们到了一个山涧下面,对了,杜海棠的故事也说,那个山民是过了一个山涧,才到了那个地方。

山涧有水,又陡峭又湿滑,一步不慎,就得落下万丈深渊,

唐本初到了山涧边上,跑掉了一只鞋,结果那只鞋一眨眼就没了影子——掉进了万丈深渊里面了。

“我的妈……”唐本初吓出了一身冷汗,我转头问他:“怕不怕?”

唐本初赶忙摇了摇头:“我更怕陆先生出事。”

“好小子,离着那里还远不?”

“不远,”唐本初来了精神:“就在前面!”

我抬起头,真看到了一个洞口。

就在看到这个洞口之后,我心里那股子“近乡情怯”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不,不是我的感觉,是特么三脚鸟的感觉。

好不容易攀爬到了洞口附近,我第一个翻身上了那个洞口,往下伸手把他们也都给拉进去了,回头一看,月亮已经爬到了山上头了。

“咱们,会不会来晚了?”王德光有点紧张。

你娘,死鱼眼,你特么的可一定要坚持住!

一进了洞口,一股我从来没碰到过的灵气扑面而来,唐本初分辨不出什么是灵气,莫名其妙的说道:“师父,我咋觉着忽然浑身都有劲头了,跟打了鸡血似得。”

“不是你打鸡血,”王德光气喘吁吁的科普道:“是你身上的鳖精打了鸡血了。”

我没顾得上说话,打量着这个洞口,确实是有椅子桌子,还有一个幽深幽深的小径,唐本初指着小径的入口就说道:“就在那里面!”

“走!”

我们奔着那个小径,就扎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