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替你死 7点9点两更合并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据阿琐介绍,这种毒蛊,叫丝丝蛊,疼痛的感觉就跟被一根一根的蜘蛛丝戳进身上一样,尤其是受了伤见了血,痛的会更厉害,丝丝蛊会一层一层的把人血管缠绕起来,叫你恨不得把这些丝拔出去,可惜,除了下蛊的人,谁也没法帮你拔出去。

“想占便宜反中计,你们活该!”唐本初高兴的跳了起来:“师父你神机妙算,简直太牛逼了!”

“千树哥哥是厉害,我也很厉害咯!”阿琐挺胸抬头来邀功请示:“告诉你们,整个峒子,可就我的丝丝蛊下的最好。”

“李千树!”虽然没有中蛊,可被我拧的吃痛的雷娇娇皱起眉头死死的盯着我:“你阴我!”

“此言差矣,”我摆了摆手:“你们要是不阴我的话。能被我阴吗?这叫背石头上山——自找麻烦。”

雷娇娇咬牙盯着我又盯着地上痛的爬不起来的小白,怒道:“你怎么这么没用,平时不是觉得自己挺厉害吗?为什么每次看见李千树就怂了!”

说实话,不是他怂,是他运气不行——外带我运气不赖。

小白听了这话,耳朵红的跟朝天椒似得,脑门上手背上青筋根根绽起,恨不得现在就跟我决一死战,可丝丝蛊太厉害,他勉强站起来,踉跄着连站也站不稳当。

“这个小矮个还真挺厉害的莫,”阿琐盯着小白,难得是个佩服的口气:“中了丝丝蛊的人,没有不痛的哭爹喊娘的,连失禁的都有,他一声不吭,还能站起来,我还是头一次看见……”

小白是个铁血真汉子。这一点我从没否认,只可惜银牙老头儿太抠,只让他强身健体,不给他补脑子——难道傻一点的人,好用?

算了,跟我也没啥关系,眼下最重要的,还是门后头的东西,我拧住了钥匙动了最后一下,“咔嚓”。

门开了。

一股子灵气猛地冲了出来,果然,这个地方,就是整个洞穴灵气的来源!而这种奇怪而强烈的情感——错不了,这就是三脚鸟破壳而出的地方!

如果它真的是从壳里钻出来的话。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看上去非常普通的小屋——我本来以为这将是个特别富丽堂皇的格局,一看这个摆设,还真觉得有点浪费表情。

普普通通的石桌石椅子,上头摆着一个瓶子。

一种心悸的感觉扑了上来。有点让人站不稳,有点悲伤,还有点愤怒——就好像人看见了同类的尸体一样。

那个瓶子是个上好的玉瓶,质地清透,是半透明的,能看得出里面装了颜色很深的液体。

我过去拿了起来,晃了晃,光影波动,肯定就是所谓的凤凰血了。

“好了。任务完成,咱们也可以回去了……”可是话说到了这里,我忽然觉得身后十分安静——安静的有点诡异,好几个大活人在这里,一个能喘气的也没有?战利品到手,好歹也应该小激动一下吧?

我刚要回头看看他们怎么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李千树,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

转过头,我确实也是看见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脸——雷婷婷。

她还是很憔悴,似乎比上次看见她又瘦了不少,跟在太清堂的时候那个雷厉风行的女武神形象,相差竟然真的很远。

像是被人给抽了魂一样——我特么还真怀疑,是银牙老头儿给她动了什么手脚呢!

可惜……并没有,她就是雷婷婷,她还是雷婷婷。

我喉结上下一滚,犹豫了一下:“你……你也来了?”

唐本初他们全默默的盯着雷婷婷,没一个人开口。

确实,现在“各为其主”,开口说什么都尴尬,何况王德光被她亲手挟持过。陆恒川的死鱼眼,也毫不掩饰的露着戒备。

我心里忽然疼了一下,想起来了之前我们一帮人,一起吃小龙虾,那个时候大家都笑的没心没肺,谁都没想到,我们竟然也有这么一天。

雷婷婷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只继续用一种很疲惫的模样看着我:“把东西给我。你走吧,李千树,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你不要再掺和进这里的事情了。”

“你知道,我从来不是爱给自己惹麻烦的人,”我答道:“可有些事儿,我躲不过。”

“婷婷,你来的正好!”雷娇娇立刻大声说道:“抢了凤凰血,把李千树给带回去!他像是很重情义,不会跟你出手的,你别跟他留情,你看小白!小白就是被他弄成这样的!”

我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大先生说的对,重情义也好也不好,现在“重情义”成了我的弱点。

雷婷婷对这话充耳不闻,她就算憔悴也很好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悲伤来。

“你回来吧。”我盯着她:“我早跟你说过,太清堂永远都给你留着位子。”

“对!”唐本初也大声说道:“婷婷姐,你有你的苦衷,我们一点也不怪你!你回去,咱们在板面老板那里吃烤羊腿,他那边进了新的啤酒,可好喝了……”

“就是!”王德光也说道:“人活着,都是要往前看的,咱们都是一家人,没什么说不开的!”

阿琐一直跟雷婷婷不算特别相处得来,但这会儿也勉强说道:“千树哥哥都叫你回去了,你就回去莫,你不是……”

阿琐的声音越来越小:“你不是也很喜欢千树哥哥的莫……”

“啐,”雷娇娇立刻大声说道:“谁跟你们是一家人?她跟你们才近墨者黑了几天,跟我们是血肉至亲,我劝你们别打这个主意了,只要我和老爷子还活着一天,就不可能!”

“行了!”雷婷婷的声音猛地尖锐了起来:“你别说了。”

雷娇娇显然也被雷婷婷这一声给镇住了,虽然没再多说,可一双大眼睛还是挑衅的望着我们。

“既然这样,那咱们言尽于此,”我拿着瓶子:“不好意思,这东西我不能给你们,”

接着我看向了陆恒川他们:“还愣着干什么,等着在这过年啊?”

“不是不是,”太清堂一伙连忙摇头,我们一行人就一起往外走,而这个时候,雷婷婷忽然大声说道:“李千树!”

我回过头:“怎么……”

“李家阿哥,她没有好心!”忽然这个时候,嫁衣女大声说了这么一句,我刚反应过来,只见雷婷婷手一抖,一蓬白色的粉末冲着我就抖了下来。

这个味道……你娘,丧芝散。

我愣了,我没想到有一天,雷婷婷真的会对我洒出丧芝散。

陆恒川眼疾手快,一把就将我给拉开了,接着就把我脑袋按在了他胸口上,用自己的后背把丧芝散给挡住了,但是雷婷婷一只手搭在了陆恒川的肩膀上,像是用了什么东西,将面粉似得丧芝散,全一下子全吹散在了这个小小的山洞里。

我躲得再快,也没有丧芝散粉尘散的快,耳边是陆恒川低低的骂了一句“我操”,我已经觉出来,身上像是没了什么力气,手上也没劲儿了:“你他妈的别骂街了,把这个瓶子拿住……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把这个东西交给杜海棠——还债。”

陆恒川又骂了我一句傻逼,但手还是把瓶子接住了:“你们给我赶紧滚,我对付得了雷婷婷——我不跟你一样重情义。”

说着,他就把瓶子丢给了唐本初,大声说道:“都给我赶紧走!”

唐本初他们一愣,见我点了头,也知道送东西出去是责任重大的事情。只好一咬牙带着屁股走了——屁股不想走,被唐本初和王德光合力拖走了。

阿琐也不想走,还想着念叨蛊话,可我立刻说道:“他们有防备的时候,你的蛊排不上用场,你要是听我的话,就赶紧走,别拖后腿!”

阿琐眼睛一红,转头也走了。

眼瞅着凤凰血被拿走,雷婷婷和雷娇娇怎么能答应,而嫁衣女知道这里对我们不利,早就迎上来想挡在陆恒川前面要护着他。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雷婷婷脸色一沉,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一大把黑色的头发。

我的心当时就提起来了,嫁衣女的本体,怎么竟然在她那里?

对了,她是最出名的武先生,怎么可能不知道尸解仙的根源,看来跟踪我们的时候,她就已经跟我一样多留了心眼儿,把嫁衣女的本体给拿到手了。

“你给我让开!”雷婷婷大声说道:“不然后果自负。”

嫁衣女显然也怔住了,一咬牙还想抢回来,可雷婷婷出手一直非常快,她利落的将那一大把头发一翻,火苗子腾的一下就从头发上着起来了——嫁衣女跟真人没区别的身体猛地就跟一股子烟雾一样,变的透明了下来……

“林青萝!”陆恒川一愣,瞪着那就算变透明。也顽固挡在他面前的那个穿着血红嫁衣的身影,而那个身影微微一回头,居然笑的很灿烂:“陆家阿哥,你记住我名字了?”

陆恒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一手搂着我,一手甚至想把嫁衣女给抓过来,可是他修长的手指头,穿过了那道虚影,抓了一个空。

烧了本体。尸解仙也就完了!

“你怎么这么傻,你挡什么?”陆恒川万年不变的沉稳声音第一次有点怒意:“你要是不碍她的事,她就不会……”

“陆家阿哥,谢谢你……”嫁衣女痴痴的望着陆恒川,接着说道:“你把我从树上解下来的那一刻,我就认定你了,我想跟你说一句……”

“腾”雷婷婷不知道用了什么独门绝技,头发烧的飞快,嫁衣女的这句话没说话。她的虚影就跟燃烧头发升腾起的青烟一起消失了——永远消失了。

陆恒川伸到了嫁衣女刚才站着的地方,半晌也没缩回来。

我越过陆恒川的肩膀盯着雷婷婷,有点难以置信:“你有必要这么狠?”

雷婷婷没回话,一手奔着陆恒川就过来了,她手里寒光一闪,是她以前经常用来打行尸的小刀子。

我记得以前在放生池里捞死人,她把自己的小刀子借给我用的时候,还说过,以后一定要学游泳。再也不让我一个人下水。

那个时候的她,跟现在的她,影像在我脑海里面重合了一下,又消失了。

陆恒川也算有点身手,可他刚被嫁衣女用来历不明的液体给“点”过,显然有点力不从心,雷娇娇这会儿不甘示弱,也挤了上来,她一把抓住了陆恒川:“给我把小白的毒解开!”

“你是不是傻?”陆恒川就算处在劣势。也贵族一样淡定的望着雷娇娇:“你觉得,我哪里像是降洞女了?”

雷娇娇一听这个,更是恼羞成怒,一把就将陆恒川颀长的身材给掀开了,我这会儿还有点劲头,眼瞅着雷娇娇要对陆恒川不利,一口就咬在了雷娇娇的手腕上。

雷娇娇吃痛,更是急火攻心,眼瞅着我手上有鲁班尺,劈手就抢了过来——她毕竟是个黑先生,对付被丧芝散封住行气的我,简直太简单了。

雷婷婷见状,立刻厉声说道:“你干什么?”

“你说我干什么?”雷娇娇咬着牙:“他抢走了我最珍贵的东西,我要亲手杀了他,实话告诉你,我等这一天,等的早就不耐烦了!”

说着,鲁班尺在她手里寒光一闪。就要刺到了我身上,陆恒川是想过来,可他根本不是黑先生的对手,根本没法靠近。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天命注定我李千树要被雷娇娇给弄死,我特么也认了……正在我要闭上眼睛等着死的时候,忽然雷婷婷挡在了我面前,一手格住了鲁班尺。

鲁班尺是何等的锋锐。这么一格,一股子鲜血猛地就从雷婷婷的手上给淌下来了——她为了挡这一下,竟然连犹豫都没犹豫。

我一下蒙了。

“婷婷!”雷娇娇也尖叫了一声:“你干什么!”

“我只是不想他死,你不明白吗?”雷婷婷像是压抑了很久的情绪,终于在这一瞬爆发了出来:“做什么都可以,唯独不想让他受到任何伤害,我告诉你,我宁愿自己死,也不要他死!”

抬眼看着雷婷婷,她落下了大颗大颗的眼泪。

“你是不傻?”雷娇娇一咬牙:“你被他下了迷魂咒了还是怎么样?李千树是咱们黑先生的仇人,他身上还带着三脚鸟,老头子不可能让他……”

“这是我跟老头子的事。”雷婷婷尽量把声音压下来,却还是带着点颤抖:“跟你没关系!”

“越是这样,就越是不能让他活着!”雷娇娇死死的盯着我:“只要他死了,你的这些念头,也就可以消失了……”

说着,她一把推开雷婷婷,抬起了鲁班尺,再次冲着我划了下来。

我看得出来,这一下她是用尽了全力,出手又快又狠又稳,如果没中丧芝散,我躲这一下跟玩儿似得,可中了丧芝散的话……

雷婷婷也像是铁了心,飞快的转身过来,就要替我挡在鲁班尺的锋芒下。

雷娇娇显然也没想到雷婷婷真的说到做到,她也想把鲁班尺收回去,可刚才那个小白收回自己的力量,还被反伤了,更别提雷娇娇了——她根本没有悬崖勒马的能力。

雷婷婷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一瞬,我一把抓过雷婷婷,跟陆恒川刚才护着我一样,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雷婷婷。

一道特别冰冷,特别锋利的感觉划在了我的后背上,因为太锋锐,我甚至没能在第一时间感觉到疼来……

接着,倒是有很温热的感觉迎着那道冰冷蔓延了出来——这个感觉倒是再熟悉不过了,是血。

“为什么……”雷婷婷瞪大眼睛望着我:“我背叛了你,你怎么还能……”

“跟你不想让我死一样,我也不想让你死……”可能这一下伤的太深,触及内脏,我嘴里也一片腥咸,估摸跟古装剧男主角一样,要吐一口血,但我强忍着没让这血冒出去——那样一点也不帅。

“李千树,你这个傻逼,你这个大傻逼!”陆恒川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但是听不太清楚了,好像他站在了了很远的地方。

“死秃驴,还特么敢骂我……”我咳嗽了一声,血沫子还是抑制不住的从嘴里给流淌出来了:“你个……”

这话没说完,我觉得脚底下像是踩到了沼泽里,怎么也用不上劲儿,接着,就觉得天旋地转——仅存的理智告诉我,这是失血过多。

“千树……千树……李千树!”好像有好多人在喊我的名字,也像是一个人喊出了回音,混响一级棒。

我想睁开眼睛,可是怎么也睁不开。

真特么困,想睡觉……想睡觉……

“李千树,我说你怎么现在才来!”迷迷瞪瞪的,像是有人在我耳边大声的抱怨,一边抱怨还一边推搡我:“听说前几次拉你下来,你都被放回去了,是黑大哥跟你有关系?我可告诉你,别以为你有这么硬的后台,就不好好当差,办砸了事情,我一样跟上头举报你!”

当差?我一下就给清醒过来了,看见一个一身黑的人站在我身边,叉着腰,姿势有点娘炮,一双细细的狐狸眼,脸白的跟抹了粉似得。

你特么谁啊?我左右一打量,后心顿时就给凉透了,只见人来人往,都在排队,他们身上,也是寿衣……这里是鬼门关?

我……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