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吃火锅/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瞅着我这懵懵懂懂的样子,那个狐狸眼就气不打一处来,又推搡了我一下:“我跟你说话呢,你耳朵落在阳间没带回来还是怎么着?”

我反应了反应,盯着狐狸眼:“你是阴差?”

“废话,”狐狸眼眼珠子一翻:“你不是?”

我上次是被大轿子里面的人物看中了给留在了地府里,赏赐了一席之地,可干爹给我上下疏通,说是等我死了之后再来给他接班的——我记得很清楚,死鱼眼给我相面。说我这次不会死啊!

他妈的,济爷一早就安排人来偷龟壳,果然是早就算到了这一切了,难不成,我会被戳成个植物人,插一身管子留在阳间——跟济爷一样?

“走不走啊!”狐狸眼恨恨的看了我一眼,跺了跺脚:“我告诉你,你到了这里,可别再继续动什么歪脑筋,不然的话。黑大哥也保不住你!”

“行行行,”我再一想,可就想起来了,济爷的魂魄还在生死桥那边徘徊,趁着这个机会,我是不是能把济爷给找回来?

“这位大哥,”我忙看向了狐狸眼:“你要带着我上哪儿?”

“你别给我明知故问,”狐狸眼就算翻我,也带着点媚态:“咱们阴差是干什么的,你不知道?”

“难不成……勾魂?”

“你傻不傻。就是勾魂!你以为是让你下来吃火锅的!”狐狸眼抬手用兰花指抹了抹自己的鬓角,幽怨的叹了口气:“说起来,人家也好久没吃过火锅了……”

我心里明白,不管在哪里,都是多个人情好办事。

“哥。你想吃火锅好说啊!”我连忙说道:“小弟我在这里还稍微有点人脉,走走走,小弟做东,管饱。”

“真的?”狐狸眼跟有点不信:“你初来乍到,哪儿来的钱?”

“你看,我是没钱,可你们也都知道,黑大哥是我干爹,这点还算事儿?”我殷勤的说道:“以后咱们一起当差,也算正式认识,庆祝一下。”

“哎呦喂,你小子挺上道啊,”狐狸眼喜笑颜开,但马上把脸色给压下去了:“认识是可以,有一样。你不许跟我喊哥,人家哪儿有那么老。”

“好咧!”我赶忙答应了一声:“瞧我这张嘴,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可能比我大?是我眼拙是我眼拙。”

狐狸眼很傲娇的哼了一声:“算你识相,上哪儿吃火锅?”

“老牛那啊!”上次我来给陆茴喊魂,借着测字帮着赢回赌债的交情,跟鬼门关口的守卫老牛攀上了点关系,这次再碰面,又算得上当了“同僚”,让他摆个酒席,肯定不算啥——而且老牛的对象大胸女跟我也认识,上次陆茴被拖进来,就是她害的,这人情老牛不还谁还。

领着狐狸眼上了鬼门关,眼瞅着这一阵子的死人衣着显然没有以前鲜亮了,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狐狸眼也叹了口气:“现在哪里的经济都萧条,你瞅着寿衣都偷工减料了。”

是啊,现在大形势不好,难怪狐狸眼火锅都摸不得吃。

等到了老牛那,老牛一瞧见我两只眼睛都给亮了:“哎呀这不是千树兄弟吗?你可算是死了,叫我们一番好等啊!”

阿西吧,这话怎么说的那么让人不爱听呢?

老牛听我说明来意之后,大手一挥说一顿火锅还叫事儿,立马给我们准备了一桌。

狐狸眼一看我真这么有本事,连老牛都肯给我几分面子,对我是更刮目相看了,酒过三巡,开始称兄道弟,我趁着这个机会,就跟他们打听了一下,我这个“阴差”到底需要干啥。

狐狸眼就给我介绍,说其实就跟人间的片警差不离,负责把在自己职责范围内的死人勾魂领路,送到这里来,如果有不想走的,就拾掇拾掇用铁链子拴着走。

我们的直属领导就是黑大哥和白大哥,当然了,每天这么多人死,光他们两个是忙不过来的。而我们这些人,可以说是黑大哥的“辅警”,给黑大哥白大哥帮忙。

我记得很清楚,现在死人下地府,是要坐那种死人车的,我也沾光坐过两次,开车的不就是我干爹吗?而阴差的职责,想来就是把这些人送到了“汽车站”去。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我现在肯定是走不了了,不如先安心留在这里静观其变,熟悉了业务职能之后,我长了个心眼儿,拐弯抹角的就问,那生死簿归不归我们管?

老牛眨巴着眼睛,问我想什么呢?那可是判官掌管的。只有我们“出任务”的时候,才会接到上头给的“通知单”,说这人咋死的啥时候死的,按着指示行事,不用操其他操不着的心。太累,同时问我为啥对生死簿那么感兴趣?

我连忙说我就是西游记看多了,好奇。

“千树兄弟,老牛我可劝你一句话,在这个地方不比人间。有些事情,不归你沾的,你可千万不要沾,”老牛咽了一口酒,语重心长的说道:“因为你已经死了。遇上了麻烦事儿,会让你比死更难受。”

我连忙说知道知道,肯定不能再给干爹添麻烦。

看得出来,老牛是认真的,不是吓唬我。

但我心里想的是。如果我真的有看到了生死簿的机会,那我爹妈当年的死因,我不就能弄清楚了吗?

我想知道他们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接着我就又以好奇的名义,问了问判官平时在哪里?可老牛和狐狸眼一听这个就连连摇头,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那边的事情跟咱们可没关系,你可千万别乱打听。”

这么说来,我们算是“外勤”,判官算是“内勤”,两派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啊。

“行了。吃也吃饱了,”像是想转移话题一样,狐狸眼瞅着我:“咱们也该去干差事了,你也打起精神来,第一个差事。最好顺顺当当的,来个开门红。”

这倒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我虽然只是个小基层,但万世图吉利,也确实得好好干。

想到这里,我又趁机问道:“说起来,咱们整天勾魂,那生死桥上那些游魂不归咱们管?”

狐狸眼手一挥,说道:“那都是阳寿未尽,自己不乐意回去的,谁有功夫管他们。”

我点了点头,跟着狐狸眼,就默默的把生路,死路,三鬼门,生死桥的路全给记下来了——只要有机会,就可以去找济爷了。

这会儿狐狸眼掏出了一个记账本似得东西,喃喃的说道:“也算你运气好,这第一个差使好做,是个自杀的,魂魄好拉。”

“自杀?”

“对,”狐狸眼介绍了一下,说这人是一个初中数学老师,名声不是很好,这次的死,是因为“人言可畏”而跳楼。

而名声是怎么坏的呢?是因为他对女学生伸出了魔爪,后来被女学生举报了,事情曝光之后,不仅整天被人指指点点,没人敢让学生跟他上课,他本来有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快结婚了,也为了这件事情甩了他,甚至他老爹老娘,因为书香世家一世清白,也被这事儿给打击的先后犯病去世。

他现在跟过街老鼠似得,简直人人喊打,生活来源肯定也断了,觉得人生没有啥意义了,也没脸见人,所以今天中午会在放课铃响起来的时候,从教学楼顶层给跳下去,一了百了,我们好去勾魂。

“自杀的人可没那么容易再入轮回,”狐狸眼掸了掸那一页纸:“咱们去会会那个倒霉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