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相鬼相 四更和更一万字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本初因为太焦虑,一直也站不住脚,转身就上走廊另一间病房外面,透过窗户往里看。

我赶忙跟了过去,一看不要紧,我还真的给猜着了,死鱼眼跟我一样躺在了病床上,双眼紧闭跟个雕像似得,完全是没意识的,让人特别想踹他两脚看看死没死。

而两个护士还在附近偷偷的议论什么,一看见唐本初来了,那俩护士清了清嗓子,就问唐本初道:“你就是这个食物中毒的病人的家属?”

食物……中毒。

特么的,跟我猜的一样。

唐本初一听医护人员问话,当时头皮就给炸了,一般来说电视剧里都这么演,这医护人员主动来找家属,那肯定是没啥好事,八成就是告诉你一句:“我们尽力了”,这把唐本初给吓得:“我是我是,他……他怎么了?”

“他,他现在还算稳定,醒过来就有希望了,倒是没怎么,”那两个护士小脸一红:“我就是想问问你,他有女朋友了没有?”

唐本初这才松了口气,擦了一把脑袋上的汗,心不在焉的说道:“他是没有女朋友,可他有男朋友了。”

护士一听这个,脸就给绿了:“男朋友?”

“是啊,”唐本初一副很耿直的样子:“就是隔壁病房那个受外伤的。”

“不……不是吧?”那俩护士一副心碎的表情:“那一个?”

“对啊!”唐本初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食物中毒这个就是怕外伤那个死了,才服毒陪他的,这叫啥……双宿双飞。”

去你妈的双宿双飞,要不是老子现在不方便现身,非特么把你耳朵给揪下来不可!

“啊,这么说,这还是殉情啊……”两个护士尴尬的抽了抽嘴角:“那,那好。那我们就不多问了,希望他们俩早日康复……”

“顺带百年好合。”唐本初认真的点了点头。

两个护士落荒而逃:“食物中毒那个那么帅,我的天,电视里都没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吧?怎么竟然是个gay啊!”

“我觉得也是……”另一个露出很花痴的表情:“要是能找个这样的男朋友,哪怕跟他一起过苦日子,不,我养他都行……”

“再说他肯定不穷,他的衣服都是名牌限量版,是妥妥的高富帅……”

“哎,”她们俩一起叹了口气:“可惜啊可惜,没法当同妻。”

同你七舅姥爷。

我也叹了口气,果然,那个傻逼,跟上次坑我去阴间给陆茴喊魂一样,自己吃了毒蘑菇,上阴间找我去了?

老子很忙的,你特么的就不能少坑坑老子吗?本身下阴间就得去查探好多事儿,现在增加一项任务,还特么得去救你个王八蛋。

这下好了,鬼门关那么大,老子上哪儿去捞你!

还是赶紧回去吧……想到了这里我还反应过来了,你娘,我特么怎么回去,这里有三鬼门吗?

刚才我从哪里出来的?身后都是墙,没门啊!

再一寻思,狐狸眼是咋推的我?他好像让我先想着要去的地方……要去地府,要去地府……

接着,我跟《崂山道士》里的书生一样,一头就往面前的墙上给撞了过去。

“碰”的一下,我给撞到了墙上,脑门子一阵剧痛,震的耳朵都嗡嗡作响。

卧槽,怎么都成了阴差了,还能觉得出疼来?对了,死人也是得疼,不疼的话,下油锅上刀山的,不就没啥威慑力了吗?

可现在到底咋回去呢……

正这个时候。我耳边就响起来了狐狸眼尖锐的声音:“让你开小差,你还开上瘾来了,还不回去,等着被叉油锅里炸酥了还是怎么着?”

我一个激灵:“啊是是是,我正打算回去呢,就是没找到门儿……”

“你傻不傻!”狐狸眼瞪了我一眼,一把摁着我的脑袋就往墙上撞:“想着老牛!”

卧槽,这一言不合是要体罚还是咋?

心头一缩,本来以为会磕到脑袋,可一抬头一睁眼,我特么还真回到了三鬼门里来了!

“那,咱们今天的任务算是做完了吧?”我小心翼翼的看着狐狸眼问道:“剩下时间,能不能让我自由活动一下?”

狐狸眼不信任的盯着我:“我瞅着你这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不会要打什么歪主意吧?”

“嘿,这话咋说的!”我举起了一只手:“我以油锅的名义郑重声明,我可不是偷懒啥的啊!你说初来乍到的,怎么也得先适应一下工作环境不是?这磨刀不误砍柴工,我也是给日后工作的开展提高效率。”

油锅油锅,你听着,要炸就炸死鱼眼,可千万不要炸我。

狐狸眼寻思了一下,也觉得有点道理,这才说道:“那行吧,反正咱们俩今天的差事也干完了,我就带着你熟悉熟悉环境吧!”

你看怎么样,火锅总不是白请的。

只是他带着固然好,一会儿碰到了死鱼眼可怎么搞?死鱼眼这事儿做的不合规矩,我上次来就很危险,但他是个生魂,既然阳寿未尽,保不齐可以被直接遣返吧?照着狐狸眼对生死桥上那些个生魂的态度,我觉得他应该不会多管闲事的。

这会儿狐狸眼就开始迈动脚步,给我讲述了起来:“这边就是咱们的大门,鬼门关,后边那一趟黑水,是忘川河,啊,对了脚底下这护城河你记住了。可千万别掉下去,不然的话……”

我当然不敢让自己掉下去,上次老子从里面死里逃生,至今还被那些塑料袋女人的恐惧所支配,这会来了好奇心,就问狐狸眼:“不然啥?”

“里面养着噬阴体,能吃魂魄,”狐狸精说道:“要是掉进去,生吞活剥,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你娘,就等于是鬼的粉碎机啊!

“前边是正街……”说到了这里,狐狸眼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狐疑的转脸看着我:“不对啊,你既然是黑大哥的干儿子,跟老牛也有交情,按说对这里应该挺熟悉的吧?至于让人领路?”

你这疑心上线上的也太特么突然了!

我赶紧说道:“我就是托干爹的福,跟老牛在门口吃了一顿饭,那会儿我还活着。哪儿有进去的资格啊……”

说是吃饭,老子可不想真留在这里,上次的酒宴和这次的火锅,都跟兔子似得光蠕动嘴,可没敢真吃什么,不吃的话,总还有回去的希望,我不是那种会早早断自己后路的人。

“那就好,你可别在我面前耍什么滑头……”

“我怎么敢……”

死鱼眼那个死玩意儿特么跑到哪儿去了?越想我头皮越发炸,这地府这么多人,我上哪儿找他去?

正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在万万千千的背影之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个身材颀长的年轻男人!

哎呀我操,那不是我们上次在黑先生的三鬼门那里遇上的黑先生蒋绍吗?当时被我唬的一愣一愣的,那小子年纪轻轻的也死了?

狐狸眼一手就在我眼前晃:“看见什么了这么入神?”

“我看见一个熟人!”我赶忙指着蒋绍的背影:“那是不是新死的?”

狐狸眼白了我一眼:“你是不是傻,那是来通阴阳办事的活人!”

我这就反应过来了,对了,郭洋以前就跟我科普过,说黑先生之所以不同于阴面先生,就是因为黑先生多一项功能,那就是能在阴阳两界之中穿梭,甚至还能改命,可以跟是阴阳两界的班车司机似得,阴阳阳间两头讨好。

那小子看来上这里是跑差使来了,我就接着问,那他都是找谁办事儿?狐狸眼压低了声音:“当然是管生死簿的了,他们跟咱们这些在外面跑腿的不怎么对付,所以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可千万不能招惹那些人。”

就是内勤。

我寻思了一下,你娘,跟着他,是不是能看到生死簿?他不就是为了改命而来的吗?

我们阴差是不能去查生死簿的,可他能啊!

于是我忙说道:“我也不招惹,可那个人是我朋友,我跟他在这里重逢,那是多大的缘分,他乡遇故知啊!我就打个招呼,啥别的也不干,行不行?”

狐狸眼眼睛一瞪,自然是要阻拦,可我看准了他还没来得及阻拦,三步两步就跑过去,把手搭在了蒋绍的肩膀上:“蒋大哥,你咋也给来了?”

蒋绍被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我,也给愣了:“富贵兄弟!你……你这是……”

他打量了我一下,忽然一下就把我肩膀给搂住了:“兄弟,你出了事儿,大哥也不知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往生了,真是天妒英才啊……”

我挺尴尬,拍了拍他后背说我其实也没啥事儿,现在混了个阴差当而已,挺滋润的。

蒋绍抬起头仔仔细细的看着我,忽然摇头叹了口气:“红颜祸水啊,其实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非要跟老头子的女儿缠裹在一起呢?现在……可惜啊!是老头子对你下的黑手?他也是太狠了。这又何必呢!”

我琢磨了半天,忙问道:“大哥,你肯定听到了关于我的风声吧?这,大家都是怎么传的?”

蒋绍摇了摇头,遗憾的说道:“我就听说有个小伙子跟雷娇娇先定了终身,本来就把老头子气的够呛,结果老头子遗弃在外面的小女儿雷婷婷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要跟雷娇娇抢他,这两女争一夫,头破血流,亲姐妹也翻脸了,雷婷婷现在跟老头子断绝了父女关系,这老头子本来就生气那小伙子拿了三脚鸟,现在又把他们家里搞得鸡犬不宁的,早就动了杀心了,那小伙子不就是你吗?”

卧槽,这谣言听得我一愣一愣的,还两女争一夫,特么谁传的,琼瑶啊?

不过,现在看来,雷婷婷真的跟银牙老头儿断了……为了我,她骨肉之情都顾不上了。

蒋绍接着说道:“我还以为凭着你的本事,逃还是能逃的过的,谁知道,你还是遭了老头子毒手了……”

说着,很惋惜的搂住了我肩膀:“富贵兄弟,事已至此,别的我也没什么帮你的,阴间这边我稍微有点人脉,需要我给你做什么的话,你千万不要跟大哥客气!大哥……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兄弟。”

我连连点头:“那是那是的!说起来,大哥,你这趟是跑啥差使的?”

蒋绍满不在乎的说道:“我来改个命,已经上下疏通好了,最后再动一下生死簿就行了……”

那可太好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要不是这个机会,我上哪儿看生死簿去!

可现在,还特么的得找死鱼眼,他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太长了,我怕他回不去——我就说那小子是个坑爹货,他要是不来,老子还用得着顾虑他!现在可倒好,分身乏术,是先找他还是先去跟蒋绍看生死簿?

“招呼也打差不多了吧?”这会儿狐狸眼不甘寂寞的挤了上来,盯着蒋绍有点势不两立的神态:“你走不走了?”

说着,他扯了我一把:“早跟你说了,咱们跟他们不对付,你要是跟他表现的太亲热,可得小心在这里站不住脚。”

我抬眼一瞅,附近的阴差也有点不太高兴的看着我,跟看个叛徒似得。

“这,”我寻思了一下,把脑袋上一见发财的帽子给摘下来了,还给了狐狸眼:“那你就先帮我保管一下,他毕竟还是个活人,我得跟他交代一下后事,你放心啊,我肯定不给你,也不给咱们这一行添麻烦!”

“你……”狐狸眼还没说完,我回身拉着蒋绍就赶紧跑走了:“大哥,你我还真有件事儿想求你。”

事分轻重缓急,我决定先委屈死鱼眼一下,尽快把生死簿看完了,就去找他——这样的话,要是幸运,就能两不耽误,不然地府这么大,谁知道那王八蛋在哪儿,又得花多长时间找到他!

错失了这个机会,谁知道什么时候还能等到。

蒋绍很讲义气:“你说。”

“我吧,一直没见过生死簿,想着开开眼界……”我跟蒋绍盘一盘交情,想着跟他一起去,蒋绍犹豫了一下:“这不是谁都能看的……”

我心一提,蒋绍考虑了考虑,说道:“那行吧,反正你也已经是阴间的人了,不是外人,不过我先告诉你,生死簿也没什么好看的,你很可能会失望。”

“那不会那不会!”我赶紧说道:“能看一眼,得偿心愿了就!”

蒋绍点了点头,带着我就往南边走了过去。

我顺带就问他,他身为一个生魂,能在这里停留多久?蒋绍说他是黑先生,能专门通阴阳的,倒是没什么时间限制,但要是普通的生魂进到了这里来,最多一昼夜,不然错过了叫魂的最好机会就难说了,有可能想回都回不去。

一昼夜,我咬了咬牙,那还算是有点时间,看完生死簿,得赶紧找他去。

这一条路通向了一个很大的建筑物,跟上次去的地方完全不同,没看见什么死人,都像是阴差里的工作人员,蒋绍像是跟他们很熟,打了招呼就一路往里走,有问起我来的,蒋绍就说我是个助手。

照着蒋绍的话,我低着头比较低调,尽量不让这里的人看出来我是个跑外勤的。

一边走,我一边问:“大哥,你这次是给谁改命啊?”

“是改一个童子命。”蒋绍说道:“当紧的童子。”

所谓童子命,就是说前世是天上的仙官仙童一类的灵体,一般投奔现世身上都会带着某种使命,使命完成就要回去了,通常是活不长的,而活得长活不长要看他们位置是不是当紧。

位置越当紧,回去的越早,寿命就越短,不会超过十八岁,而位置不当紧,那最多能活到五十多岁,不过这种童子命也不怎么好,一般会孤独终老。

所以童子命的人长相一般是很讨人喜欢的,可惜命数不算好,如果想好好活着,命必须改。

蒋绍能给当紧的童子改命,疏通上下关系,实在是太牛逼了——何况他是新当上黑先生的,按说资历也不算太高,更让人刮目相看。

说着,蒋绍就把我给领进了一个屋子里,那个屋子跟图书馆似得,有高到天花板的大书架,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本子。

我一瞅这么多书头皮都发炸,这这么多人的命,要怎么找?

而蒋绍算是老马识途,看着上头的编号,就走到了相应的位置,跟里面掌管书籍的打了招呼。

特么的,生死簿果然不能随便乱看啊,里面咋还有管理员呢?这感觉跟上政府办事儿差不离。

里面的人给了蒋绍一个册子,蒋绍拿了起来,就开始翻找。

我趁机把头给凑了过去,里面密密麻麻的标注着人名字,怎么死的,何年何月,跟我们出勤拿的那个差不多。

蒋绍很快找到了自己该找的那个童子,从“十九”前面添了一个“九”。

接着就跟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要开眼界就赶紧开,不然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

这些人我也不认识,我看个什么卵呢?

忽然正在这个时候,里面的人大叫了一声:“哎呀……”

我一抬头,就看见一排书架上头忽然渗了水,把那一大排的生死簿都给浇湿了!

卧槽,什么情况,地府也能漏水啊?

“肯定是这地府的城隍庙漏了!”里面那个人皱起眉头挺着急:“洇湿了就不好了……”

“我给帮忙。赶紧搬出去晾一晾!”我赶紧说道:“趁着现在,人多好办事!”

“那就谢谢这个小兄弟了!”里面的人忙跟我招了招手:“进来一起搬!”

“好咧!”我赶紧钻了进去,跟着那个人一起搬书,一边搬一边打听,这些书都是哪里的,里面的人叹了口气,说了个地名:“那地方也是年久失修的,该降点灾震震他们了。”

一听这个地名,我后心的鸡皮疙瘩都给浮起来了,卧槽,还真巧,正是我们本地!

我赶紧把书抱在了怀里,假装认真的一页一页翻弄:“这会儿得赶紧通风……要不书页子粘在一起就麻烦了……”

那个人还挺感激:“小兄弟心还挺细!”

我一边谦虚,一边拼命的翻弄字纸,这特么也太“命中注定”了,难不成,是老天爷在暗中保佑我?

这生死簿的字纸质地很好,倒是粘连的不那么厉害,一个个名字在我眼前给滑了过去,可惜都是一些我不认识的,张桂兰,李翠华……

你娘,这本里面没有……

我赶紧又拿出了下一本,唰唰的翻动了起来,眼瞅着看见了我们本村一个老头儿,王五常,心脏病,午时三刻……找到了!

我吸了一口气,更仔细的翻弄了起来,我老爹的名字……我老爹的名字……卧槽,功夫不负有心人,找到了!

可是一瞅上面的内容,我一下就给傻眼了,你娘,他是这么死的?

对,他是跟我妈一起死的,难道他们两个人死因,是一样的?

“小兄弟,你乱看什么呢?”忽然那人有点警惕,劈手就把生死簿给抢回去,死死的盯着我:“这里面的东西,不是谁都能看的。”

我直愣愣的盯着那个人,啥话也没能说出来,我爹妈的死因像是炸在了半空之中的一个雷,把我整个人的脑袋都给炸成了一片空白。

不能吧?我就跟沉到了水里一样,憋得要命,想抓住任何一根救命稻草,会不会……写错了?

“富贵兄弟!富贵兄弟!”蒋绍也愣了,赶忙推了我一把:“你是怎么了?还不给大人道个歉!”

我这才反应了过来,对着怒目而视的这个人,连忙说道:“我……我刚才就是,抽筋了……”

“死人还会抽筋儿?”那个人蓦然就把脸给沉下来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坏了,卧槽,别的还好说,可特么千万不能把蒋绍给连累了!

“说!”那个人逼近了,扬着手上的生死簿,厉声说道:“你偷看了里面的东西是不是?你到底是什么人?”

“哗”正在这个时候。那个书架上的水越流越多了,跟被水龙头给浇了一样,好些书全给泡了,那个人本来还想找我的麻烦,可显然生死簿更重要,他手忙脚乱的就回身去整理那些书,我趁着这个功夫,抓起了蒋绍就往外跑。

蒋绍对眼前的变故猝不及防:“千树兄弟,你这……”

“要是那人追责,你把全部事情都推到了我头上来,”我说道:“他要查查我,你就说你也是被我给骗了或者挟持了,是受害者,总之一定要把自己给择出来,对不起啊,我这次,连累你了。”

蒋绍一愣,这才说道:“哪里的话,从上次在三鬼门。我就知道你是个重情义的,你……有什么苦衷才会去看生死簿吧?”

我嗓子一哽:“我老爹老娘在我小时候死了……我就是,想知道真相。”

生死簿上写着的,会是真相吗?

这会儿背后一阵喧闹,眼瞅着好些人给追出来了要找我的麻烦,我一皱眉头,就把蒋绍给松开了:“大哥,你先走吧!”

蒋绍却反着把我给拉住了:“我能在这里改生死簿,你说我后台硬不硬?这点事儿算什么,要走一起走!”

说着,他带着我轻车熟路的走过了几个捷径,弯弯绕绕这么一拐,还真把那些找麻烦的给甩开了。

我蹲在地上习惯性的想喘粗气,但这才反应过来,我特么的已经不用喘粗气了,只得抬头看着蒋绍讪笑,蒋绍跟我平时拍唐本初脑袋似得,拍了拍我的脑袋,挺有气派的说道:“你以后有事需要大哥帮忙。别遮遮掩掩的,直说。”

我点了点头,心口一阵发塞:“我这次……”

“别说什么连累不连累,谁让咱们一见如故呢!”蒋绍很大度的笑了笑:“没准,是上辈子有啥缘分吧!”

这倒是……因为小卷毛和那个老师的事情,我也明白了,人这一辈子的因果,不仅在这一辈子,还在前世和来世上,难不成上辈子蒋绍欠我啥?

我刚要说话,忽然蒋绍就跟想起来什么似得,一拍手:“对了,你跟你弟弟,是一起死的?”

“我弟弟?”我一皱眉头还没反应过来:“谁啊?”

“你弟弟李富有啊!”蒋绍怜悯的看着我:“这么说你先死的,还不知道?真是可怜,同门三兄弟,死了两个……”

卧槽,我想起来了,当时在三鬼门的时候。我是自称李富贵,胡诌死鱼眼是李富有,郭洋是李富济来着!

我一把抓住了蒋绍:“你在哪儿看见那个王八蛋的?”

蒋绍一愣,忙说道:“咱们刚才跑过来的时候,我从集市那边过来看见的,他像是被很多人给围住了,不过情况紧急,我根本来不及说。”

我的心一下就给沉了下来,你娘,那傻逼别是被人给发现了吧?也特么太没用了,脑子是糖稀做的?

“我也知道你担心,”蒋绍也看出来了我的表情,忙说道:“他肯定是初来乍到的,让人在这里欺负了,可是咱们好不容易才跑出来,这会儿你可千万不要回去,等风声过去再说吧!反正……人也死了,没啥来得及来不及一说。”

那死鱼眼还特么没死呢!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大哥。你改命也改完了,赶紧从三鬼门回去吧,我马上就回来。”

蒋绍一眼就看得出来我要干什么,一脸担心:“千树兄弟……”

“我没事,你说得对,反正人也死了,也没啥好怕的了。”我推了蒋绍一把:“大哥,横竖你记住了,有麻烦只管往我身上推,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有缘再见面!”

说着,我一转身,又顺着来路给跑回去了。

“哎!”蒋绍还想喊我,但他的声音很快就被我远远的抛开了。

逃的时候,蒋绍带我走的是捷径,说实话不是特别好找,幸亏我脑子还行,勉强能记住回去的路。

眼瞅着有几个人正顺着大街找我,我赶紧藏在了街角后头,心里暗暗骂娘,那王八蛋上这种地方来还特么的不知道低调点,特么活腻歪了。

集市……集市又是什么鬼地方?

我打游击似得偷偷从街上穿了过去,刚才蒋绍说他被深很多人围住了,那地方肯定热闹,我习惯性的凝气上耳想听听哪里吵,这才想起来,我身上已经没有三脚鸟,也没法凝气了。

说是不能依赖——可没法子,不管是谁,估计都得依赖上。

正这个时候,我看见一个街角上人头攒动,还真像是挺热闹的,难道死鱼眼就在那里?

刚才光顾着逃了,经过的时候我根本没留心,要不是蒋绍眼尖,估摸我跟死鱼眼也真就这么擦肩而过了。

小心翼翼的顺着街角往里走,混进了人群里,我心里也就踏实点了。俗话说大隐隐于市,管生死簿的要找我,也想不到我会藏在这么热闹的地方。

这个地方我记得的是一些积年老鬼的地盘,类似于人间的无业游民吧,一直等待着投胎机会,可挑三拣四的高不成低不就,因为死的时间长,所以这里的死人都还算是有点实力的,死鱼眼是得罪了谁了被围起来了。

人群里正在议论:“这小子本事还挺大。”

“确实大,长得好看没办法。”

我一边听着这些莫名其妙的议论,一边往里钻,这一钻看见了死鱼眼,同时也傻了眼:“你娘……”

只见好几个女死人,正在抓他——瞅着模样,有的拉胳膊,有的拽腿,结结实实的把他给缠住了:“上我那去!”

“不,还是上我那去!”

死鱼眼板正惯了的脸喜怒平时都不形于色,这下可倒好。第一次流露出一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表情来。

他是想挣扎开,可他一个生魂,怎么争得过那几个膀大腰圆的女死人,跟贾宝玉一样,花团锦簇的给包围起来了,简直是海棠丛里一只蜂啊。

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不过眼瞅着他便秘似得表情,还挺让人心里暗爽的。

“不好意思,”我赶忙问身边看热闹的:“这小哥是占人家便宜了还是咋,这不让走了?”

“哪儿啊!”有知道内情的,说道:“这个小哥好像是来找人的,可是没找到,就跟这些女人打听,一打听可倒好,闹半天他会看鬼相,这不是就被闻声赶来的女的给围住了,都想着让他看看,到底自己的命数是什么样的,以后投胎能投个什么人,越来越多,你争我抢,都想着让他第一个给自己看,这不是快打起来了都。”

这死鱼眼够牛逼啊,到哪儿都这么受女人欢迎。

“小哥,你先给我看看!”抱着他大腿的那个大声说道:“我上辈子命苦啊,是个给主子丫鬟——给主子端茶倒水倒也算了,还是倒马桶的粗使唤!我下辈子,能不能投上个公主什么的,郡主格格也可以,让人家给我端桶!”

你可快拉倒吧,大清早亡了。

“不不不,你先给我看!”另一个拉胳膊的嚷道:“我上辈子长得丑,净被人欺负,男人靠近我,也都是为了我的钱,还用我的钱,养别的女人!下辈子我不要钱也行,我就要美貌,你看看我有没有那个命!”

“还有我……”

“还有我!”

鬼相能看出你的过去,可看不到你的将来,下辈子什么样,只有生死簿上才有,你们欺负软的怕硬的,不敢上“图书馆”那里闹事,倒是巴住了死鱼眼这个“活神仙”了。

眼瞅着他泥足深陷,老子不救他,估计他要被缠在这里永生永世,于是我就咳嗽了一声,说道:“这小子会算命?正好,我活着的时候也是吃这碗饭的,你小子有本事,跟我比比?”

死鱼眼一抬头看见了我,顿时就给怔住了,刚才还翻着白要死不活的,这会儿亮的跟装了个星星似得:“你……”

“就是不才,”我示意他别吱声:“你敢吗?”

那些女人一听,纷纷来了兴趣:“你也会算命,你看看我看看我!”

我盯着前面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说道:“你上辈子是个绝户头,估计让婆婆欺负了一辈子,那下辈子肯定有儿子,估计还很孝顺。”

所谓绝户头,就是只有女儿没有儿子的人,在旧社会普遍重男轻女,这种母亲很受欺负,俗话说养儿防老,绝户爱财嘛,就是有儿子的人晚景无忧,只生养女儿的终究是给别人养的,自己得攒钱养自己过晚年。

当然现在社会变了,女儿倒是更吃香。

她“蓬”头垢面,我就取了一个“蓬”字,“蓬”者,莲蓬的一半,莲蓬多子,一半就也就是少子的意思,肯定没儿子,而有句诗叫“蓬门今始为君开”,一个地方叫“蓬莱”,放在这里的解释,就是说只要有了新开始,儿孙必然来盈门,我就劝她赶紧投胎,肯定能开始新生活。

“你说真的!”那个女人激动的快哭了:“我还有儿子命!”

“有有有!”我摆了摆手:“还有后面那个,对,就那个胖的,你前世里恐怕是穷困致死的吧,你放心,但凡你肯投胎,保准能过上你想过的日子……”

随着我这一舌灿莲花,这会儿那些女人们听得一愣一愣的,不由自主已经把陆恒川给松开了,奔着我就围过来了。

我跟陆恒川使了一个眼色,陆恒川鸡贼,早就趁着这个机会,从这些女人之中给溜达出来了。

而这个时候,正有追我的人发现了我,立刻大声说道:“就在那,把他给抓起来!”

卧槽,我赶紧对那些女人说道:“不行了,我泄露天机,恐怕得有报应,要被抓起来了……”

那些女人还等着我给算命呢,哪儿受得了这么被人打断,气不打一处来,就回身遮挡我:“大人,你们行行好,让我们也听听这个……”

趁着那帮女人把那些追我的人给挡住了,我一把捞起了死鱼眼的手,就一路往前头死命的跑。

不少人一边喊一边追我们,身后乱成了一片,我回头都顾不上回头,心说每次下地府都太特么刺激了,幸亏死人犯不了心脏病。

死鱼眼一边跑一边问道:“你他妈的是乐不思蜀了还是怎么着,不回去了?为了你这个傻逼,老子……”

“我知道,你也吃了毒蘑菇嘛,”我摆了摆手:“那也是你这个傻逼自愿的,刚才老子给你解围,这个人情就算是还了,你可别算我欠你啥……”

“你怎么这么不分好赖呢?”死鱼眼气的干瞪眼,还想说话,忽然看着我这一身打扮愣了一下:“你现在是……阴差?”

“唷,你眼不瘸啊!”我说道:“还认识我现在的身份,既然你认识那就好说了,赶紧给老子滚回去,老子没空照料你……”

我话还没说完,陆恒川的脚步猛地就给停了下来:“你死了?”

我一愣,抬手就拖他:“你他妈的别找作死,没看见有人追过来吗?要是把你扣在这里,你特么的可就要当植物人了……”

“老子管什么鬼的植物人,这次就是来把你这个傻逼给带回去的!”陆恒川厉声说道:“你必须跟我回去!”

“还不是时候,”我眼瞅着来人,立马又死死的抓住了陆恒川:“跟我走!我还有事儿没办完呢!”

死鱼眼这才勉强跟上来:“什么事儿?我跟你一起办。”

我嗓子梗了一下:“我去生死桥上找济爷,问他一件儿事儿,问完了,我心里也就踏实了。”

“济爷?”死鱼眼一愣:“上哪儿找?能找到吗?你……你问他什么事儿?”

“我就想问问他,”我吐了口气:“当年,为啥杀了我爹妈。”

死鱼眼一下怔住了,转头就继续跟我死命的往前跑:“那……那就去问吧,不过在此之前,可别让人给抓住了,快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