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找到了/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后风声鹤唳,好不容易,跟死鱼眼一起从街角上给逃脱了,死鱼眼瞅着我,跟特别可怜我似得,这让我一下想起来他说起他妈因为救他被淹死的时候,我的那个表情了。

当时我就记得他看着我特别不爽,现在我看着他。也特别不爽。

刚想说老子不用你同情,忽然死鱼眼盯着我的表情就给变了,一把就拉着我还想跑。

我一愣,就明白身后肯定是来了追兵了,迅速反应过来也要发蹄狂奔,谁知道另一侧的肩膀一下就被人给摁住了,接着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想跑呢?”

废话,不跑上你家过年还是怎么着?不过这个声音我听着耳熟。一下就给反应过来了,猛地转过头,就看出来了:“你……”

是狐狸眼,正冷冷的看着我。

卧槽,我一下子就尴尬了,看他这表情肯定也已经知道我干了什么事儿,就松开了死鱼眼的手:“狐兄弟,我这也是。事出有因……”

“谁跟你说我姓狐了?少瞎叫!”狐狸眼白了我一眼,看向了陆恒川,那样子更妩媚了,跟吃醋似得咳嗽了好几声:“这又是你熟人?你说你初来乍到。熟人怎么这么多?”

“不是,”我连忙说道:“这不是什么熟人,是我兄弟……”

狐狸眼跟抓贼拿赃一样大声说道:“你们李家就你一个独苗,哪儿来的什么兄弟?你清明节烧纸——糊弄鬼呢?”

阿西吧,此情此景,这话咋用的这么准确啊!

我一阵心虚,狐狸眼盯着我,忽然笑了:“不过你这次在生死簿那大闹,倒是给咱们弟兄长志气了……一直跟他们上不来,早想教训教训他们,你这次,干得还算不错。阴差兄弟们都夸你呢!让他们还看不起咱们跑腿的,活该!”

诶嘿,那我这算不算因祸得福啊?我赶忙趁机装逼:“没错!早看他们不顺眼了,我牺牲自己,给兄弟们出气!”

“行了吧,你今天才来,都不认识那边的人,怎么说出个“早”来?”狐狸眼脸色一正,继续说道:“你这是带着这个家伙上哪儿去?不会又去捅娄子吧?”

“实不相瞒,这次只是小事儿,我想上生死桥去一趟。”我有点怕被狐狸眼看出死鱼眼是个生魂,就把死鱼眼给遮在了后边:“去去就回。”

“生死桥?”狐狸眼狐疑的盯着我:“你上那个鬼地方干什么去?”

“我想找个人,”我实话实说:“问一点事儿。”

狐狸眼盯着我,说道:“那我带你去。”

我心里明白,是狐狸眼怕我再惹出什么麻烦,只好点了点头:“那行吧。”

生死桥上还跟上次我来的时候一样,人来人往,徘徊着数不清的痴男怨女。

上次从这里找到济爷,也是因为机缘巧合,现如今我也犯了愁,这特么上哪儿找去?死鱼眼盯着我:“要不,我跟你分头去找?你那个济爷,有什么特征没有?”

我寻思了一下,说道:“就是个普通老头儿,穿对襟汗衫,踢死牛鞋,长相……有一对螺旋眉。”

死鱼眼挑了挑眉头:“螺旋眉啊?”

这螺旋眉不是什么好面相,意思是脾气不好,杀气腾腾,多刑克,身边人会走霉运。

我早就知道,可我一直不信。

死鱼眼没多说什么。跟我约定了个会和的时间,就上生死桥上去了。

狐狸眼抱着胳膊盯着我:“你人缘好像不错。”

“那是因为我这个人本身就不错。”

嘴上轻松,可我一颗心是悬着的,我很想见到济爷,可我又不知道见到了济爷之后,我应该怎么说,怎么做。

算了,见到了再说!

我虽然已经不用呼吸,还是狠狠的吸了口气,顺着生死桥就往上找。

跟许多的痴男怨女擦肩而过,却唯独找不到济爷,我两只眼睛都看花了。狐狸眼也跟着我一起找,一边找变问道:“你跟那人有仇啊?”

我嗓子哽了一下,有仇……好像是的,可我不确定。

如果跟生死簿上写的一样。我爹娘都是被他给害死的,那我爷爷为什么还让济爷抱养我,对外说什么爹娘是我克死的?

而他到底是从哪里把“我兄弟”给抱出来的?

“能在这里的人,一定都有解不开的心结。”狐狸眼悠然的说道:“他在逃避什么事儿。这种人啊,胆子太小了,生死都敢面对,其他还有什么不敢面对的。”

可能有些事情。比生死还沉重吧。

我也没跟狐狸眼搭腔,继续找了起来。

这实在是个大工程,那么多的人脸看下来,我都觉得世界都成了马赛克点了。时不时还被生魂拉住诉诉苦不让走,心里也是越来越着急了。

我倒是还好,最起码是这里的公职人员身份,可死鱼眼耽误的时间长了,那就肯定回不去了,难不成还得在这里给我当小弟?

狐狸眼倒是不着急,悠闲的四处听生魂的故事:“他们一人讲一个留在这里的理由,就能写本一千零一夜出来了……”

你特么是作家还是怎么着。别人的事情管你屁事。

正继续找着呢,忽然我的脖领子被人给提住了,我一愣,狐狸眼回头一看。脸色就变了,立刻冲着我行礼:“黑大哥来了?”

我心里一提,在身后拽我的,是干爹!

我立刻挣扎着想回头,可干爹跟每次一样,扳着我的脑袋就是不让我看见他,厉声说道:“你小子能不能一天到晚找点事儿干,别老作死玩儿?你知道我给你收拾了多少次烂摊子了?”

“不是,干爹,这次我也不是成心的……”

“给一个女人挡刀,好哇,”干爹冷冷的说道:“你出息了。”

“哎呦喂,”狐狸眼跟听到了什么八卦似得,耳朵立刻给竖起来了:“想不到这千树兄弟,还是个情种呢,失敬失敬啊!”

我心里暗骂狐狸眼你他妈揣着明白装什么糊涂,老子的魂不就是你勾下来的嘛?

但这会儿谁还顾得上狐狸眼,我忙说道:“干爹,你知道,我身上,有血海深仇,我这次非得……”

“死了的人都不找他的事儿,你找的着吗?”干爹像是生了很大的气:“他对你这么多年的好呢?你吃肚子里拉出去了?”

济爷对我的好,我一天也没忘!

可如果他对我的好,是建立在什么原因上呢!

我受不了。

“别给老子犟,赶紧给我滚回去!”干爹的声音显然像是生了很大的气:“你小子就是欠管教,这次非给你点教训不可,不然你记不住!”

说着就要往后拖我,狐狸眼再傻也知道干爹要干啥了,立马慌慌张张的追了上来:“不是,黑大哥,你要给他送回去?可这不合规矩,他已经开始当差了,哪里还有回去的道理……”

干爹没说话,但是狐狸眼似乎看到了干爹的表情,就不敢说啥了,只得把头低了下去,嘴里轻轻的咕哝:“犯不上啊这……”

“不是,干爹,咱们有话好好说!”我玩了命的挣扎,可根本挣扎不过干爹,被拖的跟个小鸡崽子似得:“我真不能回去,我……”

我的朋友陆恒川还在这里呢!

而正在这个时候,陆恒川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死鱼眼目光炯炯的望着我,虽然对我的处境有点纳闷,但还是很认真的说道:“傻逼,赶紧过来。找到了。”

“找到了!”我扑腾的更厉害了:“你说济爷找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