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动私刑/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命格有了变化?我记得很清楚,济爷之前雇佣了人去偷龟壳,就是说龟壳在我这里的时候,我的命格会有变化,现在我特么人都“死”了,还能有什么变化?

“你得小心!”济爷神神叨叨的说道:“你得小心一个你最相信的人呐!不然的话……”

最相信的人?我不禁有点自嘲,我从小到大,最相信的人,不就是你吗?

“那我再问你,”我想起来上次的事情。接着问道:“上次在三鬼门,你为什么把我给踹出去了?”

济爷眨巴着眼睛,无辜的说道:“我不知道呀……我只知道,那个小子还不能死,我是为了那个小子,才留在这里的……”

我一下怔住了,对,济爷一直以为不断跟我重复的,就是让我活下去。

“照着济爷的这个意思,”倒是死鱼眼分析了起来:“你父母是不是为了你。才被济爷杀死的?这里面肯定有内情,济爷既然不会说谎,就没必要讲什么“对不起我”,能说这种话,就说明他肯定自认有恩于你。”

为了我……我只知道,我恐怕不是一个平常的人。

一,从存思之中看到,老爹在我尚且于襁褓之中的时候,应该是想扔掉我的,说我是个灾星。会连累他们,二,银牙老头儿提起过,说我天生能成为三脚鸟的容器,三。就连三脚鸟自己也说过,我不是一般的人,所以才能藏在我身上躲避天劫。

到底我特别在哪里?要杀我爹妈,养我长大?

“而你那个兄弟,”死鱼眼继续说道:“没你,他会死,但是没他,你不会死,那就说明你才是真的李千树,他是你的影子,而他是作为你的替身,就是因为应付大姆妈才弄出来的?”

这倒是没错,上次他跟我再金玉里碰面,一提起“替身”二字,激动的跟得了狂犬病似得。

人只有不想承认某种事实。才会拼命去争辩否认。

一个想法猛地从我脑海里面给冒了出来,把我自己都给吓了一个激灵,难道一直以来我都想错了,其实……

这想法还没成型,我的肩膀忽然就被人给搭住了,心里当时就咯噔一下,卧槽,该不会是我干爹给追上来了吧?

结果转头一瞅,你娘,又特么是阴魂不散的百爪蜈蚣!

我特么也是服了气了,每次下地府你都得上我这上蹿下跳一番来,你特么的暗恋我啊!

瞅着我这个抽筋的表情,百爪蜈蚣可得意了,笑眯眯的说道:“这不是千树兄弟吗?你可终于是死啦!前几次咱们都不能好好叙旧,这次你正式来就职,也不跟我来说一声,好给你接风洗尘啊!你也太见外了哎……”

“不敢不敢!”我连连摆手,眼角余光已经看见他带了不少人……管生死簿的那些人!

那些人因为我在“图书馆”这一闹,算的上是颜面尽失,加上跟阴差之间的矛盾,早就杀气腾腾的想拿我开刀了,但一直没追上我们,可惜我跟死鱼眼这一跑,被百爪蜈蚣被目击了,扭头就跟那些管生死簿的打小报告去了。

“你要找这个老头儿啊?你跟他什么关系?”百爪蜈蚣已经看到了我跟济爷刚才一直在谈话,来了一句:“在这种地方,不好有在乎的人,不然呀,不是他连累你,就是你连累他。”

这个意思是说,济爷可以成为我的软肋来要挟我呗?

特么抗日剧里的汉奸村长都没你这么损人不利己!

眼瞅着那些人来势汹汹,而且四面八方把我们包抄了个水泄不通,跑是没法跟之前一样跑的那么痛快了,死鱼眼默默的站在了我身边,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他是想问我现在怎么办。

我心一沉,我倒是好说啊,可死鱼眼这时间是不是不太够用了?

于是我低声就说道:“傻逼,离着我远点,就当不认识我,然后赶紧滚回去。别让他们留意到。”

鸡贼如死鱼眼,在该回去的时候,肯定早跟唐本初他们安排好怎么叫魂了,只要不被扣住,一准能回去。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没成想这傻逼冷冷的说道:“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要带你回去的,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你他妈的,是在威胁我吗?

“来,千树兄弟,不打不相识,你也跟管生死簿的这些长官,认识认识……”百爪蜈蚣一副大仇得报的表情:“是你自己走,还是长官们带你走啊?”

其实刚才大闹虽然确实是我不对,可也就让他们丢了点面子。怎么也罪不至死,能这么一窝蜂的来找我算账,肯定是百爪蜈蚣在里面趁机进了谗言,挑拨离间给我拉仇恨了。

“人都死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我挡在了死鱼眼前面:“上哪儿认识,我奉陪我奉陪!”

“也别上别处去了,”百爪蜈蚣狞笑:“我看护城河旁边就挺好的。”

卧槽,护城河边……他们该不会是想着拿我喂了那些塑料袋女人吧?

对了,我现在毕竟是有点身份。他们可能怕真拾掇了我有麻烦,所以打算把我给“粉碎”的不留痕迹了,顺带杀鸡儆猴,给跑腿阴差立威。

“千树兄弟答应了,咱们走!”

你娘。做事能别这么绝吗?

陆恒川想护着我,我一把给他推回去:“没你事儿,赶紧滚。”

“老子就是不滚。”陆恒川脸色早沉下来了:“大家都是死人,有什么好怕的,要游护城河。那就一起游。”

而死鱼眼看我的眼神里,有一种对二傻子才有的怜惜,我本来以为。

“去就去,”我立马说道:“别跟他动手动脚的!”

而死鱼眼看我的眼神里,有一种对二傻子才有的怜惜。

我本来以为他会说,老子就是不滚,要游护城河,那就一起游之类兄弟情深的话,结果他侧头想了想,果断扔下我就走了。走的比神舟五号上天还快,生怕跟我惹上关系似得。

哎,朋友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不过说起来,我干爹咋还没追来?难道我干爹被我气得撒手不管我了?

那些人哪儿会给我等待干爹的机会。拖着我就往护城河走,别提把我攥的多紧了,这会儿没有三脚鸟,也特么没外挂了,人家都死的比我早,全比我牛逼,要挣脱反抗,是想也不用想。

只能眼睁睁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但是济爷应该算是安全了,我还算松了一口气。

算了,我还是惦记惦记我自己吧……

“千树兄弟,你也有今天啊,”百爪蜈蚣别提多过瘾了:“我早劝你低调点,可你仗着是高干子弟,不听,怎么样,这年少轻狂的,可算是涨教训了吧?”

“你还知道我是高干子弟呢?”我瞅了百爪蜈蚣一眼:“那你们对我动私刑,就不怕我干爹知道了?我记得,你还是个临时工吧?”

“怕啊,就是因为怕,才要做的干净点嘛,”百爪蜈蚣的笑容别提多恶心了:“悄无声息的,蛮好。”

说着他压低了声音:“这样咱们俩的账,就算清楚了。”

去你妈的,你的死本来就是你自己作的,凭什么都推到了老子身上来?

而这个时候,护城河已经到了,从黑水上往下看,隐隐约约,还能看见那些游荡的白塑料袋,看的人头皮发麻。

“就是这,”百爪蜈蚣一举手:“千树兄弟,你走好啊!”

说着,那些被我得罪了的人,一把就将我给推到了护城河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