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撤尸体/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声音是个中年妇女的,可能四十岁上下,估摸体格有点胖,我还闻到了一阵劣质护肤品的味道,显然家庭条件不怎么好。

“你不活,就特么死了去!”有个男人的声音尖锐的响了起来:“要么你给钱,要么你偿命,反正这事儿谁也帮不了你!”

这个声音听上去很凶狠,却是一种欺软怕硬的凶狠,感觉不像是什么好人,很可能是地痞流氓什么的。

“哥,你瞅她耳朵,”还有人在旁边小声撺掇:“没准能卖点钱。”

“不行不行,你们高抬贵手,这是我过世的婆婆给我留下的传家宝,将来还得给我儿媳妇,我不能给别人……”那个妇女的声音充满了恐惧:“我求求你们……”

“去去去,给老子滚。都特么出人命了,还好意思戴金耳环招摇过市,你他妈的要脸不要脸?”那个尖锐男声恐吓似得说道:“你敢动!你他妈的敢动一下?再动老子把你耳朵拽豁了!”

“我求你们……”中年妇女应该是被人给摁住了,正在求饶:“饶了我们家吧……”

“嘿嘿,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街上是有人来人往的声音,有脚步停驻的声音,看来还有驻足观看的,但没有一个人管这事儿。

没错,这年头,雷锋是越来越少了,人们都跟黑先生一样,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大声咳嗽了一下:“出什么事儿了要当街抢劫,这边离着城管大队可不远啊!”

那边的骚动一下就停了下来,我看不见也知道有数不清的视线投在了我脸上,接着那边就传来了一阵爆笑:“我说谁这么牛逼敢管咱们的闲事儿,感情是个瞎子啊!”

“对啊,我刚想问他是不是瞎了眼了,这一看还真是。”

“瞎子,你他妈的还想着英雄救美呢?”有人冷哼:“不怪你看不见,可惜这不是什么美人,是个大老娘们,哈哈哈哈……”

那个中年妇女的处境现在显然也挺狼狈的,但她还是急切的说道:“小兄弟,谢谢你肯跟大姐出头,可这事儿,你没法管啊,你还是快回家吧,这些人都不是人,别掺和进来被大姐连累了……”

就冲你这话,你的忙我帮定了。

我拄着雷击木顺着那声音就走了过去,觉得出来,脚底下踩上了一点小东西……煤渣。

一寻思“煤”字,我就猜出大概什么意思了,问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们为难她也没用啊?”

“煤”字是“谋救燃眉”,现在一说“燃眉之急”,往往也是缺钱借钱的意思,“谋救”,更是说明是这个女人家里遇上了麻烦,她应该是为了家里人受过。

而煤这种东西,化了烟就一去不回头,凶兆,说明里面有人命。

那个中年妇女的话都透着一股理亏的感觉,猜也猜得出来,肯定是那帮流氓得理不饶人。

估摸着,是她们家过失伤人,人家过来要赔偿的。

虽然没法跟以前算的那么透,但是卦不能算尽,我这边的功德还没回来,这样朦朦胧胧也挺好。

“唉哟,”那几个人一听这个,顿时也有点意外,带着点刮目相看的意思就问:“你没白瞎……能算卦啊?”

“哎,十卦九不准,是不是这小子蒙的啊?”

“对,你个死瞎子跟着掺和什么?”最先那个流氓先说道:“你你也知道人死不能复生,那我们跟她要赔偿,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法院都判下来了,这事儿不怪我们啊!”那妇女带着哭腔:“我们也是受害者啊……”

“去你妈的,杀人凶手还敢嘴硬,好大的逼脸啊!”说着,我觉出了一阵细微的破风声,显然是那个流氓抬起了手,想给这个妇女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估摸又快又急,劲头儿不会小,这妇女给人感觉可能有不会很灵敏,挨上了非把牙给打掉了不可。

我一抬手,就用雷击木轻轻松松的把那个流氓的手给格住了。

那个流氓一愣,显然也没想到被一个瞎子给挡住了,当时就恼羞成怒了:“好你个瞎子。不要命了,看老子不……”

破风声从右边擦了过来,我清楚的辨别出来了他的位置,抬手就把他的手给攥住了:“大家都是文明人,动手动脚干什么?”

周围“好”的就爆发出了一阵叫好声:“小哥好身手!”

我松开了他的手,那几个流氓都被我给镇住了,低声议论:“他妈的,这小子是真瞎还是假瞎?”

“对,特么接的也太准了,不会是装瞎来耍咱们的吧?”

有人比较嘴贱,诚心起哄:“连个瞎子也斗不过还当什么流氓啊,回家吃奶吧!”

听着周围的声音,这几个流氓显然是恼羞成怒:“他妈的,这王八蛋装瞎逞英雄,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在这一片还怎么混?”

“没错,一起上,他刚才也是因为大哥猝不及防,才走了狗屎运,一起上,打不拉他!”

“上!”

三道破风声从不同的方向追了上来,我左手抄住了奔着我脸来的,右手用雷击木格住了冲着我肩膀来的,脚一抬,将对面奔着我下盘来的一脚踹出去老远。

“好!小哥好身手!”周围又是一阵对我的喝彩,接着就是对流氓的嘘声:“回家补钙去吧!”

“大哥,我刚才留心了,他是真瞎,电视剧里不是都说了,这瞎子是靠着听力来辨别吗?咱们把声音放大了,让他屁都听不见,保管老实下来!”

“对,开手机!”

“老婆最大老公第二,你要答应我不能找小三儿……”三部山寨机的铃音一下全被开到了最大,立体环绕带着音质极差刺啦刺啦的电流声炸在了我耳边,轰的我耳膜疼。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中年妇女就大喊了一声:“小哥,小心!”

一股子破风声奔着我面门来了,我下意识要挡住,可那个破风声在半空之中就给顿住了,像是被人给摁了暂停一样。

我一愣,就觉出来了,我面前挡了一个人,是这个人把那个破风声给挡住了。

“咔咔咔”,那个手骨折了。

“嗷!”一声惨叫响彻云霄。

“你……你他妈的又是谁?”那几个流氓全被我面前的人给镇住了:“你个小白脸子管什么闲事?”

“我家老板的事儿,怎么是闲事儿呢?”陆恒川的声音气定神闲的在我面前响了起来:“我劝你们还是快去看病吧,收据来我们太清堂报销。”

“你……你他妈的太欺负人了……”

“不行,大哥这疼的受不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天暂且饶了你们……”

阿西吧,我忍不住骂陆恒川道:“你他妈的手怎么这么黑,非得弄骨折了?老子每次都只弄个脱臼,不用啥医药费,你个败家死鱼眼……”

“你找到功德了?”死鱼眼装聋根本不搭腔,声音对着那个妇女:“这个?”

“是啊!”我赶紧想走过去:“没错,就是她,她肯定是受了屈了……”

我话还没说完,一下踩到了一块香蕉皮上,整个人差点趴地上,而死鱼眼的手眼疾手快的把我拉住了,声音特别嫌弃:“你个傻逼就不能给人少添点麻烦吗?”

“滚你妈的,老子雇你干啥使的,怕你失业吗这不是……”

“谢谢……谢谢!”一阵咚咚的声音在脚边响了起来,我知道她是跪下磕头了,赶紧摆手:“别别别,折人啊!”

那个妇女“哇”的一下就给哭出来了:“我是真的,真的要谢谢你们……”

把中年妇女给带回了太清堂,才问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中年妇女的老公是个货车司机,虽然挣得不多但是家里够用,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因为妇女没看见过海,司机就跟搭档换班,跟妇女花了几千块钱包了个渔船玩儿了一趟。

刚回来出车送货。没成想一下就给出了车祸。

起因是一个年轻男人醉驾,开了个小本田逆行在高速上,到了大车道,速度还特别快,一下就把正常行驶的货车给对头撞了。

那辆本田驾驶座完全撞废了,就剩下了车后半部分是好的,钢铁都这样,人就更别提了。

货车车头也给撞坏了,但是货车底盘高。货车司机人没事儿,只是被吓蒙圈了。

这事儿叫谁说,都是这个本田司机全责,交警来了也这么说,可本田司机家里人不干了——我们家儿子这么年轻,就送了命,凭啥你啥都不赔偿?

货车司机没法子,老实巴交人嘴笨,只好尝试着去讲理。

那家人不肯讲理。口口声声说你意思也就我们全责是吗?我们全责我们儿子也死了,你没死,这事儿就得找你,你凭啥开大货车?你凭啥没事儿?你凭啥非要在我儿子喝醉的时候上高速?

我们儿子做的再不对,那是一条命!你不能让我们人财两空!

他们要三百万,货车司机卖肾都没这么多钱。

所以对方就开始张罗打官司,可法院也认定是那本田司机全责,根本怪不到货车司机。

货车司机眼瞅着自己也是受害者——货车撞坏了,那是他吃饭的家伙啊!修车费用也得花不少钱呢!当然,他也知道,没法跟对方要,要了对方也不会赔的。

本来想着说吃了个哑巴亏算了,可本田司机家里人就算吃了两次瘪,也明白这事儿公了不成,就非得私了——怎么私了呢?让货车司机把自己房子卖了,赔钱,剩下的,分期付款,给他们家里人养老。

这不讲理,可你遇上横的,没法子——他们家天天还喊冤,说自己屈得慌。

这中年妇女眼睛都哭肿了,家里条件本来就不怎么好,还有俩儿子上学要钱,上哪儿弄这么多钱补偿?再说了,本来事儿不怪他们啊!

她没有其他人可以恨,就恨自己,非要上海上去干啥呢?那天本来不该自己老公的班儿啊!

这家人正好有亲戚是流氓,这里就派上了用场,天天对他们家人围追堵截的,还用他们家俩孩子要挟,说不给钱,就等着给俩小孩儿收尸——他们家成了绝户,也得让你们家绝户。

这把货车司机这一家人天天吓的魂不守舍的,只能一天一天接送孩子。

那中年妇女哭的越来越委屈:“作孽啊,我也不想活了,要不是为了俩孩子,我乐意偿命……”

“也他妈的太不讲理了吧?”唐本初拍案而起:“谁家这么霸道啊?这事儿不行,这事儿……”

接着中年妇女抽泣着说道,这样也就算了,关键是她老公胆子小,这次可能受到了惊吓,人也变得特别不对劲儿,有点像是……她犹豫了一下,说你们别笑话我,有点像是撞邪了。

我来了兴趣,就问这个撞邪是怎么回事。

原来本田司机死了之后,货车司机不赔钱,本田司机家就把血肉模糊的尸体放在了货车司机家门口,他们害怕是害怕,可也没办法,可她老公瞅着那个尸体,忽然就抓着她,说被他撞死的人是不是动了?

妇女还以为老公受刺激了。说人死的那么透,绝不可能动了,可她老公脸色煞白煞白的,说那尸体不仅是动了,还笑了……

接着,货车司机就天天做恶梦,冷不丁半夜就嗷一嗓子喊起来,说那个人就站在床头上,浑身都是血。要他偿命要他偿命。

妇女没法子,只能继续安抚他,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话一出口,他们就听见卧室门口当当的传来了三声门响。

这一下就把两口子给吓住了,因为俩儿子那天都在奶奶家,大门是紧锁着的,卧室门被敲,就说明……有人进来了!

妇女壮着胆子开了门。却发现走廊里根本就没有人,可门上有血迹……发紫的血迹,说明这血时间长了,跟那个本田司机的尸体上的颜色一模一样。

她走出去,看见大门的锁还好端端的反锁着,根本没有人进来过的痕迹。

“闹鬼了……要我偿命了……”货车司机当时就吓的瘫倒在地,妇女刚想把老公给扶起来,劝他不是他的错,忽然她老公猛地就从地上给弹了起来。反手就给她来了一耳光,声音变了调子:“臭婆娘,不是他的错是谁的错?”

妇女一下就给吓蒙了,她跟她老公生活了这么多年,知道这个声音,显然不是她老公的声音。

接着,她老公就插着腰大骂了起来,说他好端端的人生都被他们两口子给毁了,今天就是来索命的。要是赔三百万还好,赔不起的话,迟早他要把货车司机给带到了地府里去说理。

妇女还想辩解,可她老公一下就到了窗户边上,作势要往下跳,说再不答应,现在就让她老公死在这里。

妇女没法子,只好含泪答应了下来,把自己家里的房产证啥的都准备好了,就预备弄到了中介那里卖掉。

可这一阵子一直没卖出去,这不是,今天又被堵住了,那些流氓指责她是不想卖,故意拖延时间啥的,就被我们给遇上了。

“么子唷,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倒是天经地义,”阿琐的声音也义愤填膺的响了起来:“死了也死的这么强词夺理,千树哥哥,我非得教训教训他们不可!只是……”

阿琐一向怕鬼,小心翼翼的说道:“能不能,让婷婷姐跟我一道去?”

“可以是可以……”雷婷婷的声音倒是有点犹豫,我知道她是放心不下我,就说道:“我也一起去看看。”

估摸着,这就是所谓的“恶鬼”了,可得见识见识去。

那妇女一听我们连这种“疑难杂症”都能解决,听声音更是悲喜交加。连连说老天爷开眼,终于是能让她找到贵人帮忙了!

我们本来就是要替天行道的,这样的事儿,不得不管——何况,对方越蛮横无理,我们帮了弱势的一方,功德也就越大。

虽然是比不上山神庙那次的立竿见影,这蚊子腿也是肉,不做白不做。

那个中年妇女家住在一个很破旧的回迁楼里,我闻到了一股子霉气味儿,难怪不好卖出去。

而走了没几步,我就闻到了一股子血腥气,感觉像是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与此同时,只听唐本初“卧槽”了一声:“本田他们家真够锲而不舍的!”

这么说,赔款一天拿不到,他们就一天不撤尸体。

我仔细的分辨了一下这个葬气味儿,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就跟唐本初说道:“你过去看看,那个尸体有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唐本初一听,赶忙就过去了,有人吵闹了起来,问唐本初是干啥的,唐本初没搭理他们,接着就跑回来,纳闷的跟我说道:“师父,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啊,尸体是好端端的……”

话说到这里,唐本初自己也反应过来了:“不对,还真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