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批发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师傅一听我这话,声音顿时梗了梗,这才说道:“这是情非得已才能用来救命的,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用!你也知道,功德一般都是靠自己平时积攒,但凡你开始买功德,那你就得买一辈子!”

果然,圈里人连特么功德也能买卖,不说郭屁股一家,那杜海棠肯定也是干过亏心事的,她的功德不也是买来的么!

我立马就追问,功德到底怎么买,咋听着跟超市似得,还能明码标价?

姜师傅又好气又好笑,说什么超市。做这一行,什么都能跟功德挂钩,就比如我这样,饭碗都让老天给收走了,不买功德,就得瞎一辈子,倒霉一辈子,当然有人就做起了功德这方面的买卖了。

说白了,那个地方就跟中介似得,有人想卖出。有人想买进,他们从中安排,当然了,要是有人要功德要的急,他那没存货也不行。所以也能跟银行似得,把功德存储在里面。

看来,郭屁股的功德八成也是存在了那个地方才出了问题,大先生也有可能上那里去解决事儿了。

“那,真要是有这种地方。咱们早该去啊!”唐本初立马说道:“师父,你看上次,陆先生遇上麻烦那次!咱们舍生忘死……”

阿琐插嘴:“是千树哥哥舍生忘死。”

“嗨,分那么清楚干嘛,都一样!”唐本初接着就说道:“师父,你这次可算是来着了,不瞒你说,咱们那差旅费可还没动呢,不差钱!”

我听姜师傅说得一愣一愣的:“还有这种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这可不是正经人去的地方,你最好别知道。”姜师傅一本正经的说道:“一旦你开始买功德,那你这一辈子,都跟吃了大烟瘾似得,离不开那个地方了。”

“听见了吧,这是杜大先生为了你们好,”雷婷婷说道:“不要迫不得已。绝对不能买……”

可这话还没说完,姜师傅那跟个被踩了尾巴的猫似得,尖声就说道:“你说谁?杜海棠?你们还跟杜海棠认识上了?”

我们都被姜师傅这一惊一乍的吓了一跳:“咋,杜海棠怎么了?”

“那老妖婆子是不是害你们了!”我感觉的出来,一瞬间姜师傅就猛地凑到了我跟前,把我吓了个虎躯一震:“我就知道那货不安好心,你这样是不是她害的!”

“算是吧!”就唐本初嘴快,把事情来龙去脉念叨了一遍,姜师傅一直没吱声,仔仔细细的把事情给听完了,接着“哼”了一声,像是有点不屑,又像是有点意外。

听也听得出来,姜师傅跟杜海棠肯定有点啥恩怨,难道是美女之间的战争?还是说……我跟个嗑瓜子的大老娘们一样满脑子八卦,杜海棠和姜师傅,莫非是情敌啥的?

我就说唐本初嘴快,我这脑子刚想到了这里,他就已经问出来了:“姜师傅,杜海棠不是跟我们大先生有点啥瓜葛吗?你,你知道这事儿不?”

“不知道!”姜师傅也不知道哪儿来了这么一肚子火,陡然抬高了声音:“跟我有啥关系,你们知道啥,少废话!”

不是,也没人说你们有啥关系啊。

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小二不曾偷啊。

“姜师傅,你看我们这次来,也就是想让您给帮帮忙,带我们要那个能买卖功德,看守功德的地方去,”这会儿茂林早沉不住气了:“这大先生和郭先生,可都等着我们去救呢!”

姜师傅一听这个,估摸也看向了茂林,冷哼了一声:“你小子也来了?”

茂林心虚,他当初绑架过姜师傅。只好赔笑:“是啊,这不是,也有点赔礼道歉的意思。”

“算了,看你跟千树现在挺好,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吧,那地方,我领着你们去,”姜师傅说到了这里,又把声线给拔高了:“但是有一点,这个地方,你们千万,亿万,也绝对不能闹事。”

“那地,是不是特牛逼?”唐本初一听这个,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您至于这么如临大敌?”

“废话,”姜师傅像是打了唐本初一下:“那是因为我知道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的德行,上哪儿都跟鬼子进村似得,不惹一屁股篓子不罢休!那个地方,能跟功德有关,你们说能是一般地方吗?”

我心里一提,那肯定是不能了,能做功德的生意,一定得是跟地下掌管功德簿的有关系,后台,能硬到通地府,自然不好惹。

“你们知道害怕就好,”姜师傅不放心似得,嘱咐道:“我可跟你们说好了,你们真闯了祸,天王老子都保不了你们!”

我虽然是有干爹这个后台。可是先前给干爹留的烂摊子实在是太多了,我都不好意思再麻烦干爹了,赶紧就答应下来了:“只要这次能查清楚了大先生和郭先生的事情,您说什么,我们听什么!”

“那还差不多。”姜师傅清了清嗓子,回身进屋了,半晌才出来。

人没靠近,我先闻到了一股子香味儿——白莲花掺杂檀香木,估计是高级香水。

而我身边一片寂然,估摸都在发呆。半天,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茂林咳嗽了一声,来了一句:“姜师傅,您这是,您这是跟我们去功德批发市场找线索。还是去相亲搞夕阳红啊?”

“你个小兔崽子胡说八道什么!”姜师傅估摸脸红了,声音有点强作镇定:“出去一趟谁不得打扮干净点,还披着一身木头渣滓,围着围裙,生怕人家不知道我是木匠还是咋?”

“不是,劳动最光荣嘛……”听上去唐本初应该偷偷扯了扯茂林衣服,可茂林还是嬉皮笑脸的:“您刚才那样也好看,不过,这样更好看了……”

姜师傅声音一沉,把手里什么东西给摔地上了:“再废话我不去了啊!”

“别别别,您看我这张嘴!”茂林一看势头不好,连忙轻轻的,象征性的打了自己的嘴两下:“欠打!”

我心里明镜似得,女为悦己者容,之前是少年爷爷那事儿的老奶奶,这次是姜师傅,一样,都一样。

卧槽,难道说当年姜师傅拒绝了郭屁股,是为了大先生?而大先生又跟杜海棠是公开的一对,诶呀我的妈,真要是这样,这贵圈可太特么乱了。

“这还差不离,要不是看在了郭屁股的面子上,谁搭理你们。”姜师傅得胜似得咳嗽了一声:“跟我走,不过我说,你们得记住了,那地方可不叫啥功德批发市场,那地方,叫银庄。”

银庄,不就是银行在古代的旧称呼吗?不过功能性也算挺近似的——如果把功德换成了钱,就一模一样了。

接着,姜师傅领着我们就往外走——我听见了高跟鞋的声音,估摸还是细跟儿的。

阿琐这会儿也凑了上来,低声说道:“千树哥哥,可惜你看不见,木匠师傅打扮的好漂亮!”

姜师傅毕竟是个搞艺术的,有品位,一定打扮的特别优雅。可惜没有那个眼福可以看看了。

就算美人迟暮,也是美人。

跟着哒哒哒的高跟鞋踩青石板路的声音一路往前走,我心情竟然一下变得特别好。

是一种,即将解决什么大问题的预感。

不长时间,我身边的雷婷婷先“咦”了一声,我一皱眉头,问咋了?

唐本初倒是先莫名其妙的开了口:“姜师傅咋想的,不是该上那个功德批发市场吗?上这里来干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