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摸进去/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干什么?”蒋绍的声音一沉:“我说过了,他们是我的朋友,我会处理的……”

“这事儿事关重要,对不起,我们也是听上面的话行事,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有个声音这么回答了蒋绍。

姜师傅显然也觉出来了形势不妙,一把拉住我骂道:“小王八蛋,你是不是什么时候又把人家给得罪了?我是千叮咛万嘱咐。你怎么就是不听?”

“您看您这话说的,我真是比窦娥还冤!”我赶紧说道:“您什么时候看见我干什么了?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爸爸你别害怕,”茂林低声说道:“我会保护你的。”

“滚蛋,我师父轮不到你保护。”唐本初跟茂林一呛,我还以为他要说他会誓死守护师父,搞得提前有点感动,谁知道他接着就说道:“你当陆先生吃干饭的。”

他吃稀饭吃干饭关我屁事!

“行事?”我尽量让脸对着那个跟蒋绍说话的人的方向:“不知道,要行什么事?知道你们来者不善,可要死也得让我们当个明白鬼不是?”

“你是这帮人的头儿?”那个跟蒋绍对话的声音应该是对向了我:“那就不好意思了,能不能做明白鬼,不是我能决定的。”

我感觉到了一阵很低微的破风声,应该是他发号施令。想让人冲着我们围过来。

“你们别,你们不能……”蒋绍那急了眼,也要拦着,可这边来的人多。蒋绍跟他们是“自己人”,当然不方便下狠手,我听到打起来的声音。

好久没群殴了,还真有点怀念。

按道理,群殴一般都要擒贼先擒王,第一个目标肯定是我,我反应快,一把就把姜师傅拉过来护在了身后,接着又把死鱼眼扯过来,躲在了他身后:“护驾护驾,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死鱼眼啧了一声想骂我,但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骂我了,几道破风声冲了过来,又急又快又狠。

行啊,这个声音就能听出来,这些打手训练有素。根本就是为着灭口来的,看来连抓我们的功夫都省了。

难怪姜师傅一早就说,这里的人惹不得,出手真黑。

本来打算束手就擒,好去找大先生的,你特么不擒就是你的不对了。

“哎呦……”姜师傅饶是见过大世面,也没被人这么猝不及防的围殴过,慌慌张张就开始唠叨了起来:“你说你没得罪,他们干啥一出手就要人命啊!”

“咱们肯定是中了圈套了,”我说道:“他们既然敢动郭屁股的功德,敢扣大先生,那咱们这些能来打听他们的,自然要被他们一网打尽不留后患了。”

“这是“银庄”,”唐本初的声音也有点狼狈:“这特么简直是黑社会啊!”

一片厮打的声音潮水似得涌了过来,有椅子砸在人脑袋上的声音——估计是雷婷婷。

还有虫子低低的轰鸣——阿琐算是解放天性了。

屁股也在我面前呜呜的叫唤着,

还有……一种很奇怪的,“沙沙”的声音。

这我就有点听不出来了,这是啥声音?但是紧接着,我就头顶上什么东西给爆了,玻璃碴子掉了我一头。

接着,众人的动作一下就都给停滞了下来。

卧槽?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停电了?

这下子一团漆黑之中分不清楚敌我,所以都不敢贸然出手,可我脑子转得快,对你们来说猝不及防,对老子一个瞎子来说,那可是大好的机会啊!

于是我把姜师傅的手往死鱼眼手里一塞:“保护好了姜师傅!”

接着就拍了屁股的脑袋一下,屁股会意。撒了欢的就领着我往外走。

“你他妈的上哪儿找死?”死鱼眼感觉出来,就想着拉我,但我辨别的出来他出手带起来的破风声,一下就躲过去了:“你们在这挡着,老规矩,正事儿我干!”

屁股有嗅觉听觉,我耳朵好,黑暗之中那是穿行无阻——刚才那个“沙沙”的声音,应该就是线路出故障的时候发出来的声音,听上去破坏力挺大的,要是修理起来肯定很麻烦,而且应该是大规模停电,且得修理一阵子呢。

不过,电路这个时候出问题,是不是有点巧?

顾不得想这么多了。

那帮人和我们太清堂一帮这才反应过来,又在一片漆黑之中胡乱的抓挠了起来:“拦住,给我拦住!”

唐本初暴躁的声音响了起来:“拦你麻痹!”

接着茂林的声音痛苦的响了起来:“你个傻逼打哪儿呢!那是老子的脚!”

对方可能顾忌到了蒋绍,并不敢出狠手,只奔着身边的人撕扯了起来,听上去。有一部分已经对着友军开了炮。

越过了乱糟糟的一帮人,屁股灵巧的左摇右摆,带着我就出了门,一开门。外面还有持续的女人尖叫声——这是停电之后的固有一景。

“屁股,你找找,有没有大先生的气息。”我低声说道:“在上头,你跟那老头儿见过。”

屁股“汪”的叫唤了一声。意思是知道,撒腿就往前面走,我亦步亦趋的跟着——反正在屁股后面跑不用怕任何障碍物,也挺顺畅的。

路上也有人,可因为太黑了,他们没法分辨我是敌是友,一句“你是谁”还没问完,一人一狗已经绝尘而去。

这个“银庄”不算小,我感觉的出来,屁股带着我跑下了一个楼梯,下头冷不丁就给安静了下来。

接着,扑面一股凉意,直觉说这个地方肯定是又大又空旷。

我伸手四下里摸了摸,摸到了一整面金属墙。

哦……保险柜?还真是“银庄”啊,这肯定是放贵重物品的重地,屁股也是厉害。带着我进这种重地都没被人给拦下。

不过,这里没人看守吗?如果性质真跟银行保险柜似得,这边肯定得有重兵啊,难不成重兵都被派去修电路调走了?

这个想法不靠谱——还是说,这里实在太保险太让人放心了,导致根本不用人看守?世界上没有打不开的门,他们也太自信了吧。

“呜呜……”屁股应该是冲着这个大门喊的,意思是到这里就进不去了。

不管怎么说,屁股带着我来,这地方肯定就不是等闲之地,怎么也得看看。

我伸手就开始在这个金属墙上摸,很快。就摸到了一个圆圆的跟个大饼似得东西。

这应该就是开启大门的轮盘了,我上上下下的摸了一遍,这里面应该是用密码的,但是原理应该跟紫金八卦锁也有共通之处,我指尖儿划在了粗糙的齿轮上,仔细的听齿轮转动里面发出来的声音。

“咔咔……哒……”

很快,我就听出来了门道,“咔咔”声是错的,只有“哒”说明是对的。

一般人估计听不到这么细微的声音,幸亏老子耳朵灵。

尝试了几次之后,“哒”的一声,大门还真给开了。

不是我吹牛。我真是个天才。

“咔……”随着金属转轴的声音响了起来,大门被我打开了,里面扑脸是一股子寒气。

我刚想让屁股带着我往里面走,忽然屁股转过了声音,冲着我身后,就发出了威胁性的低吠声——这意思是,后面有东西,而且很危险,让我小心点。

我没转过身,后背就凉了。

有东西?可如果身后有脚步声冲着我逼近,我绝不可能听不到。

要么……就是有人在我过来之前就已经待在这里了,就这么静静的听着我装逼,要么……来的就不是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