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小格子/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感觉也特么太瘆得慌了——后面的东西,想干什么?

我暗暗咽了一下口水,冲着屁股招了招手,屁股会意,死死的守在了我前面。

按理说,敌不动,我不动,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这是做好准备了。

可那个东西似乎跟我想到了一处去。一动不动,就这么安静如鸡的在身后盯着我。

卧槽,这种“?着”的情况,我还真没遇上过。

横不能一直?下去啊,又特么不是大鹅。

算了,这个时候也不管那么多了,我吸了一口气,心说不管你是谁吧,我这还得办正事儿呢,你要愿意跟我井水不犯河水,那也正好,大家两省事儿。

我这么想着,就壮着胆子往那个大门里面迈动了脚步,屁股的声音又警告了起来,意思是那玩意儿跟上来了。

我拉着屁股。催它继续往前走。

屁股听话的给我引路,但我觉得出来,它边走边回头。

其实这种感觉,很像是一个没有门禁卡的人,等着其他的业主刷卡进小区。自己也跟着人家身后蹭进去。

难道说那个玩意儿一直就等着大门旁边,这会儿门被我开了,他(它)才跟上来的?

这保险柜里的东西铁定是很重要的,只是不知道这玩意儿进来是为了啥。

这里面本来就又大又冷,加上寂静的要命,身后又不知道跟了啥,我的神经跟个琴弦一样崩的紧紧的,眼瞅着快断的那种,屁股摇着尾巴一边警惕身后的东西一边给我开路,很快带着我走到了什么东西前面。

我伸手摸了摸,面前是一大排方方正正,冰冰冷冷的东西,应该是一大排的小柜子,跟超市里的寄物柜一样。

小柜子上面当然也是有锁的,我小心翼翼的摸了摸,上面是紫金八卦锁。

这么多的紫金八卦锁,这一家“银庄”,看来还真是财力雄厚。

而紫金八卦锁旁边还有个小小的四方形的东西,估摸着跟超市货架那个标签一样,写着这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别说没光了。有光老子也看不见,实践出真知,反正我对紫金八卦锁已经非常熟悉了,三下五除二就开了一个,伸手就想着摸进去,想看看里面到底保存的是什么东西,可是我的手往格子一探,后心一下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的手,被里面什么东西给抓住了——是个活物……很像是,另一只手。

这就很玄幻了,刚才这一探,我就知道这些格子之间彼此是不通的,大小也只有一个鞋盒那么大,里面放一只手是没问题的,可这只手,是活的,就有问题了。

我吸了一口气,一直在问自己有没有可能是我感觉错了,可这也不可能,这种“握手”的触感,每一个人都是再熟悉不过的,我甚至能感觉的到对方掌心的肌肉和纹理。

你娘……我立刻想起来了那个给葛三多找麻烦的手骨了,难道这玩意儿上头,也附着什么东西不成?

屁股看我石化了似得一动不动,意思像是在催我,而我吸了一口气,另一只手就也伸过来了——格子里的手抓我抓的太紧,我挣脱不开,那只手,似乎想着靠我的手,重新从格子里出来见天日。

我另一只手一进去,格子里的手顿时反抗的特别激烈,死活就是抓紧了我不松开,我咽了一下口水,索性下了狠手。跟撸摘不掉的镯子一样,猛地就把那只手给撸下去了。

那只手锵然落在格子里之后,我立刻听到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是指甲的抓搔声,绝望又激烈。

这个声音在一片寂静之中就算不大也分外刺耳,我立马把那个门给关上了,重新把锁给划上了。

随着锁的声音响起来,里面的东西重归于寂,像是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我摸了摸被抓的右手——确实有被指甲划破的痕迹。

卧槽,这些柜子里,难道贮藏的都是这种东西?我也顾不上别的了,大着胆子又随机开了另一个柜子,伸手进到了这个柜子里面,却觉得这个柜子里面是个空的,没摸到什么。

看来也不是每一个柜子里都有东西啊……我刚这么想着,“刺溜”一下,我的手忽然被什么湿淋淋的东西碰了一下——像是,被一个舌头给舔了!

接着,两排坚硬又锐利的东西一下就冷森森的靠近了我的手背——像是有一张嘴,张大了,要咬下来!

我反应一向很快,立马就把手给缩回来了,就在我手撤出柜子的那一瞬间,我听到了“当”的一声脆响,像是拿两排牙齿咬下来,却咬了个空。

我特么第一次。有这种后怕的感觉!

这个银库特么是干什么的,倒卖人体器官的?

看来“银庄”涉猎的买卖范围很广啊,不知道这些柜子里面,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接着低头就问屁股:“这里没能找到什么,大先生到底在哪儿?”

屁股“呜呜”了两声。却并没有继续跑,看意思是说应该就在这附近。

我头皮一下就给炸起来了,横不能大先生之所以不能回来,是被化整为零存在这柜子里分尸了?

紧接着,屁股又用脑袋拱了拱我。让我继续往前面摸,我伸手又摸了摸,这边是稍微大一点的格子,有了刚才的经验,我是真不想继续乱开了,可不摸出里面是什么东西,又找不到线索,我也只好心一横,继续去撬那个紫金八卦锁。

这个紫金八卦锁有点难度,稍微费了一点时间,我这次长了心眼儿,先把耳朵贴在了柜子门上听了听,里面倒是没什么动静,就在那个八卦锁马上就要打开的时候,谁知冷不丁肩膀就被人抓住了。

是一直跟在我身后的东西……

我也经历过不少邪事儿,可这一下还是来的猝不及防,你娘,什么玩意儿能在我根本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靠我这么近!

屁股知道现在不能大叫,冲着我就低吼了起来。像是想把那个东西给吓走了。

虽然信漏跳了一拍,但我没慌张,故作镇定的说道:“朋友,你想怎么样?”

那人不说话,只是抓在了我肩膀上的手更紧了几分,看意思,是想着让我离开这里。

你娘,你特么哑巴了?

我本来就担心大先生,刚才又被吓了个好歹,这心里也来了火,凝气往肩膀上一冲,就想着把那只手给冲下去,可更让我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那只手虽然一瞬间是被我给震开了,但是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锲而不舍,重新搭在了我肩膀上,力道更重了。

这速度……我都服。

我暗暗咽了下口水,更觉得这玩意儿出现的很怪,难道这玩意儿就是这里的守卫?

可你说你要是这里的守卫,为什么跟了这么久,也不打我呢?

比起这么追着我,你这个速度攻我要害不是更好吗?

“我没时间跟你纠缠,”我脑子飞快的转动:“既然你不是这里的人,那咱们没什么厉害冲突,现在我还有事儿,要么你松开我,要么咱们来个一拍两瞪眼。”

这个手在我肩膀上停顿了一下,犹豫着还是松开了。

我感觉的出来,这手指的触感很细。男人是很少会有这种手指的。

而这只手隔着衬衫,也让我的肩膀有了一阵寒意——好几把凉。

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女鬼?她到底想干啥?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那只手猛地捂住了我的嘴,一下就把我给压在了墙角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