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受贿赂/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嘴上是这么说,我心里早念上了阿弥陀佛,麻烦你就别再缠磨了,大家时间都挺宝贵的。

可小白那个倔强劲儿一上来,水米不进:“这是你们选的,就别怪我没警告过你们。”

我听得出来他声音里的杀气,你娘,显然这小子虽然爱面子胜过爱生命,但是爱雷娇娇,能胜过爱面子!

就他这个不管不顾的劲儿。可未必跟主管似得在乎我拿在了手里的东西,我们跟他硬碰硬,保不齐要吃亏。

唐本初和阿琐不知道上次给他下蛊,是在我的安排下走了狗屎运,还有点看不起他,我听得到唐本初低声跟阿琐在咬耳朵,说这小子挺狂啊,给他点教训,让他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阿琐没搭理唐本初,嘴上已经咕咕哝哝的念起了蛊话。

接着我听到了“嗡”的一声,像是腾空起了小虫子,但是这小虫子的振翅声瞬间就停了——像是一霎时翅膀被人给断开了。

阿琐倒抽了一口冷气:“不可能啊……”

我一皱眉头,我们这边先出了手,小白疯劲儿上来,雷婷婷和死鱼眼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的打手……

这会儿主管虽然没说话,但我猜也猜得出来,他肯定是喜闻乐见的——我这次来没少闯祸,传出去,他们那个传说之中的大老板。肯定会拾掇他。他得多愿意我被灭了口,那能少多少麻烦。

“那我就不客气了。”小白性子一上来,一道破风声冲着我和雷婷婷就蹿了过来,雷婷婷护住了我,我一咬牙,正想用鲁班尺去挡呢,没成想先辈别的东西给挡住了。

像是有人,护在了雷婷婷面前一样。

瞬间,我就听到了几声倒抽冷气的声音。

我一下愣了,谁来帮我们了?而且,这人很出奇吗?怎么搞得全大惊小怪的?

紧接着,一个我最熟悉不过的声音响了起来:“又是瞎子,又是女人,你不是老头子手底下最得意的人吗?现在只剩下欺负他们的本事了?”

是我自己的声音……“我兄弟”这个王八蛋来了!

被芜菁加了功德,他不用跟我一样当瞎子了。

“你又是谁?”主管一下愣了:“怎么这瞎子……还有一个?”

“我才是真正的李千树,”“我兄弟”淡然的说道:“你有账,来跟我算。”

我不知道小白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只听到破风声一道一道的起来了,他这是特地来给我当靶子的?

这会儿主管可能是傻了,本来有一个我就够让他头大的了。这下子又来了一个,简直造孽,我立马说道:“刚才说到哪儿了?上出口那去是不是?”

主管这才反应过来,同时也发现了,“我兄弟”就够牵扯住他们的主力小白了,我手里还有他们的账本,也同样不能掉以轻心,只好赔笑说道:“没错没错。”

“那还等什么,走吧?”

主管挺磨蹭的,后来可能唐本初踹了他一下,我听到了他咬紧后槽牙的声音。

后面一阵巨响,估计“我兄弟”和小白打的越来越激烈了,可惜没有这个眼福了。

我尽量转头冲着传来声音的方向,刚想张嘴问他,结果他就来了一句:“我不欠你人情,一点也不欠。”

我一下就明白了,难道说,芜菁给他弄回功德之后,告诉他是我从中帮了忙,同时还告诉他,我现在可能有麻烦,所以他才过来还人情的?

其实我不算给芜菁帮忙,最多,是合作双赢,我特么又不是为了你。

不过,芜菁给他撒了谎,意思是不是,心里其实还是有我?

这个念头是在太傻逼,让我心里一阵羞耻。

离着“我兄弟”和小白越来越远,他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了,最后听不到了。

“你兄弟很够意思嘛,”死鱼眼哪壶不开提哪壶:“你们俩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关你屁事。”

“小爷,我看你这功德应该也在紧缺,”这会儿主管采取了怀柔政策,小心翼翼的跟我说道:“要不要从我们这里补上一些。只要你能把账册还给我们,其他都好商量。”

“谢谢,不用了,我没那个习惯。”

大家都知道,功德一旦开始买,一辈子就都得买,那我就等于好端端的给自己添了一个软肋,功德簿掌握在这个“银庄”里,他们到时候再来一次监守自盗,跟整郭屁股似得整我,那我不是没事儿给自己添堵吗?

“您是不是不信任我们?”主管揣摩出了我的意思,也有点尴尬:“小爷,郭家的事儿,是纯属意外,你想,那么多人把自己的脉门交给我们,绝对能显示我们的信誉了。”

快拉倒吧,你们搞行业垄断,那些丧尽天良没功德的,也是别无办法才跟你们一起混,老子好端端的把自己的功德交给你们,傻逼吗?

不过主管这生意做得是无孔不入,真特么爱岗敬业。

看我不为所动,主管讪讪的转了话题:“小爷,前面可就到了。不管你这次来到底是想做什么,做成了,那账本……”

“账本肯定还给你们,”我转头对着死鱼眼的方向:“这个出口,通到了什么地方?”

“也是一个三鬼门。前面有一条很长的大街,”死鱼眼问道:“你们这里没有监控什么的?拍不拍得到六月十九那天的情况?”

六月十九,就是郭家功德出问题的日子。

“您说笑了,我们这为了保护客人的隐私,是不设那种东西的……”

“那这里应该也有门卫什么的吧?”我问道:“这种重地安保程度肯定不会太低。出入一定是需要证明的……对,我记得进来的时候,要报号,真要是有人来动手脚,为了绝后患不被人查出来,一定不会把自己真正的账号给报出来,你问问门卫,六月十九那天,有没有没报号的?”

真有这种人,门卫一定是有印象的。

“有门卫,”死鱼眼立刻带着主管就过去问了。

主管有点不以为然,我知道他的意思——他们这里出了这事儿,他肯定第一个就问了门卫,但是肯定没问出什么来。

雷婷婷搀着我过去听了听,门卫一开始还是坚持说不知道,结果死鱼眼气定神闲的就说道:“你命宫狭窄皱纹冲破,一说话的时候眉尾泛青气,你是说谎了吧?”

那个门卫一下就给愣了,但还是咬牙不承认,但我听得出来。他气息混乱,是在发慌。

而死鱼眼继续说道:“我再看你鼻子窄小肉薄而陷,最近一定很缺钱,而财帛宫黑气压黄气,意思是你又了一笔不义之财的收入,是不是六月十九那天,有人给了你一笔钱,让你放他出去,假装没看见他,任何人问起来,也绝对不能说,所以你才这么瞒着的吧?你这事儿,做得不太地道,恐怕对不起东家,有点监守自盗的意思啊。”

主管一听这个。顿时也愣了,听声音是一把抓住了那个门卫的衣领子:“你真的收人钱,放人走了?”

那门卫还想否认,可死鱼眼接着就说道:“他眉棱骨微微凸起,说明不义之财还在手里,嗯,恐怕还没花出去,要是不承认,我们可以查一查,看看他最近是不是添了存款。”

那门卫一听这个,最后的防线也守不住了,啪嗒一下跪下就跟主管求饶,说他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求主管饶了他。

还没等主管发话,听声音死鱼眼已经把他先揪起来了:“那你就说清楚了。给你钱的那个,究竟是个什么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