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三蹦子/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听,诶嘿,这王德光蛮靠谱的吗,就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儿,王德光低声说道:“这个地方的大老板,好像跟拍卖行的大老板,是同一个人,因为这里的镇灵石,跟拍卖场上是一模一样的,我打听了一下。也打听出来了,我估摸着,这个神秘大老板,恐怕也得跟大先生消失有点关系,咱们要不要从这里开始查?”

可以是可以,可那个大老板的线索太少,也实在太不好查了。这会儿觉得出来,“主管”像是想偷听我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暗暗的给王德光打了打暗号,意思是出去再说,王德光会意了。

这会儿我也听见了干儿子跟唐本初斗嘴的声音,知道现在人也齐了,可以在这里查的事情也弄明白了,外带“我兄弟”还在里面挡着小白,我也不好耽误时间。就叫人预备要走。

主管本心是很想抓住我的,但是无可奈何根本斗不过我,就跟送瘟神似得巴巴问账本什么时候能还。

我甩手把那个烧坏了的账本丢给了他,他一把捧了过来,立刻就变了脸:“快来人!把这帮人给我抓起来!敢在我这里闹。简直是屎壳郎趴在鞭稍上——光知道腾云驾雾,不知道死在眼前!”

“师父,你不该这么早给他呀!”唐本初事后诸葛亮,急得跳脚:“这种卑鄙小人,说翻脸就翻脸……”

“急什么?”我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本:“我还有呢!刚才风又太喧嚣了,我耳朵不好,你说啥来着?屎壳郎?”

“你……”那个主管一瞅我不光偷了账本,还把别的东西都装上了,估摸着气的快吐了青烟,可无计可施:“我说我是屎壳郎,这个……请你也千万不要……”

“看我心情吧。”我一手摸在了屁股头上:“走了,回见。”

“哎师父不愧是师父,这么会留后手!”

“屁话,要不怎么是我爸爸呢!”

这会儿我听到了一阵引擎的声音,像是个摩的,接着就有个老头儿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坐车走吗?”

卧槽,这个地方还有摩的?听着跟菜市场附近的竟然差不多!

“坐坐坐!”王德光赶忙扶着我就上去,把目的地说了一下,一见我们人多,后面又响起了摩的的声音。估计浩浩荡荡来了好几辆。

我也有段时间没坐过摩的了,小时候跟着济爷上街摆摊,如果运气好,赶上下雨,济爷就会掏三块钱带我坐一坐,村里路不平,颠的屁股疼,可还是美滋滋的,觉得特别有意思,后来村里修好了柏油路,我却没有了坐摩的的机会了。

那个年头,我们村管摩的叫狗骑兔子,不知道为啥。

姜师傅王德光和我还有死鱼眼四个人挤了一辆,其余人上了后面的车,我好奇心起,忍不住就问摩的司机在这地方买卖好干不?

摩的司机声音特别有底气:“活动活动筋骨呗!岁数大了跑不了买卖了,打发时间。”

跟我猜的一样,这些开摩的的,都是“退休”的先生。

姜师傅也给我科普,买卖做到了一定程度,我们就得见好就收,我也知道,人这一辈子该算的卦都是有定数的,少一个不行,多一个也不行。

我忙说原来都是同道前辈,真是失敬失敬。

那摩的司机也很爱听,说自己也算是老江湖了,随便问问,哪一个不是有故事的!虽然是在圈子里面泡了一辈子,说走也舍不得,比起给平常人开摩的,还不如给自己人开。

加上现在的先生好些个丧尽天良,功德用买的,这里人流量最大,时不时还能听到圈子里的闲话八卦。也挺有意思的。

我再一想,立刻就来了精神:“说起来,这条街挺长的,一般从银庄出来的人,都坐摩的是不是?”

摩的司机很得意的说那当然,接着就给我讲哪天哪天拉过什么人,后视镜里一看,是谁谁谁(某个圈中名人),吓一跳!

我立刻就问,六月十九那天,有没有一个穿的特严实的人坐过摩的,他上哪儿去了?

摩的司机像是寻思了寻思,忽然一拍大腿——说对,是有这么号人,好像挺有钱的。大钞一撒钱都不用找,很少看见这种豪客了。

我忙接着就问,那个人上哪儿去了?摩的司机寻思了一下,问我们找他啥事儿,听声音带了点警惕,也对,在圈子里浸淫久了,谁也不愿意惹麻烦上身,何况是这些不服老的先生呢。

我正想着拿啥借口好呢,只听姜师傅说道:“让你说你就说,哪儿这么多的废话。”

一听这个声音,那摩的司机吓了一跳,半晌才说道:“你,你是姜素兰哇?”

姜师傅很傲娇的哼了一声:“老了,没人认得了。”

“那不是那不是。”摩的司机立刻说道:“你的大名谁不知道,照着现在年轻人的话来说,那就是行当里的女神啊!当初北素兰,西海棠,谁不知道!你们和大先生的事情,可到现在还被人津津乐道啊!我听说你们俩为了大先生,都终身未嫁……”

“咳咳咳!”姜师傅大声的咳嗽了起来。

在我们村开摩的的老头儿一般都八卦,想不到在这里也是一样。

那摩的司机也意识到了,连忙转口道:“怪我怪我,不说那个了。诶,这位老头儿是……”

王德光有点不好意思,姜师傅又咳嗽了一声:“你管他是谁,说重点。”

出于对姜师傅的仰慕,那摩的司机立刻乖乖的告诉了我们,那个穿的特别严实的人,上了金玉里了,之后就没见过。

又是金玉里。

那里鱼龙混杂,可什么人都有。

但好歹也算是有了线索了,这会儿摩的到站,我们下了车,死鱼眼付了钱,那个开摩的的可能端详了我半天,叹了口气。

一听这口气,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儿,但是他现在已经开了摩的了,可见已经不能再继续算卦了,看出来了也绝不能说,我就没追问他——问也问不出来。

可没成想,那个摩的司机竟然主动说道:“小哥。我看你饭碗也没了,怪可怜的,就告诉你一声,你要找人是不是?可惜的很,结果不好。”

我心里当时就激灵了一下:“您这话什么意思?”

“就是你听到的这个意思咯,莫要白费功夫了,”摩的司机呲呲的发动了摩的,用很惋惜的口气说道:“我没法多说,你好自为之。”

说着,我闻到了一股子烟气味儿。摩的应该是已经绝尘而去了。

一股不祥的预感浮上来,难不成,大先生这次,真的有什么不测?

“老板,现在咱们怎么办?”听了这话,王德光也有点紧张:“这次又是老茂,又是东派的胖子,又是那个神秘的大老板,好像每一个,都不好惹。”

“还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遇上麻烦,也不是头一次了,慌什么。”说是这么说,我却很明晰的感觉到,这次遇上的麻烦,也许,会是生死存亡的大麻烦。

很多隐藏着的事情,都一一要浮现出来了。

“先去找郭屁股吧。”我说道:“他的功德既然已经找回来,应该也就没什么大事儿了,看看他那有没有什么能找大先生的线索。”

这会儿干儿子也急急忙忙的从后面的摩的上下来,撵上我急急慌慌的说道:“爸爸,郭先生的功德给找回来了是不是,这可太好了,我带着你们去找郭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