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藏活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济爷就长着一对螺旋眉。

我立刻跟着死鱼眼就过去了。

死鱼眼带着我走了几步,停在了一个病房外面,说道:“这种病房是加护的,不许人进去,门牌上写着名字——只写了老头儿两个字。”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忽然有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点呵斥的意思:“这里不能随便围观。”

我听得出来,这是刚才小梁打雷婷婷的时候,出来喊话的那个医生,听着这个声音,现在是带着点火药味儿。我有点明白了,该不会是这个医生,其实对小梁有点意思,可是看见了小梁刚才对我的态度,所以心里不爽吧。

“这位医生,麻烦问一下这个老头儿……”

“病人隐私,我们不能透露,不好意思,”嘴上说不好意思,语气却十分粗鲁,跟吃了枪药似得:“请你们马上离开,不要影响这位病人的休息。”

嚯,这醋味大的,这会儿小梁正好从病房里面出来找我,刚巧听到了这个医生的话。立刻拔高了声线:“一个植物人,要是真的能被吵醒,不是好事儿吗?佟明增,你今天脾气挺大的呀。”

那个医生一看见小梁,声音立刻软了三分:“不是。我就是……”

“千树,你想要问什么,跟我说,”小梁因为眼睛的事情,气的像是一个随时能被引爆的气球,搞得我也不敢惹她:“我就想问问,这个老头儿是什么情况,什么时候,被谁给送进来的。”

一阵唰唰查资料的声音给响了起来,显然是小梁正在查资料,接着就告诉我,这个病患是头部受到了重创,血块不散,所以现在是植物人,只能维持呼吸和营养,等着他醒过来的一天,送医的资料和病人本身的情况没有,这种情况不常见,一般是故意隐瞒身份,应该是用什么特殊渠道送进来的。

送进来到现在的时间。也刚好对的上“我兄弟”把济爷从陆茴那里给弄过来的时间。

特殊渠道……那王八蛋怎么老这么有本事?

不过再一想,有钱能使鬼推磨,砸了重金的话,一切皆有可能,又比我有本事还比我有钱,我也是服了气了。

我就又接着问,打这个病人住院一来,有没有来看过他?小梁说没有,只这么一个人,好些医护人员都怀疑这可能是哪个有钱人的长辈,太忙了所以没时间来看——但是钱砸的挺足的,预付医疗费能撑很长时间。

我咽了一下口水:“我这个要求有点过分,我能不能进去,看看他?”

这会儿那个佟一声冷哼了一声:是有点过分,拿什么看呢?”

“佟明增!”小梁再一次拔高了声音:“我请你离这里远一点,这个病房我负责。”

那个佟医生欺软怕硬,像是怕小梁不高兴,转身无奈的走了。

接着小梁就利落的打开了病房的门:“你进来看。”

“这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啊?”我有点不好意思,一直以来小梁都特别温柔可人,这会儿突然雷厉风行的,有点……

“怕什么,”小梁有点粗鲁的就把我给抓进来了:“你想看就……”

她嗓子梗住了,不肯说话了。

我讪讪的跟慈禧太后似得把手搭在了死鱼眼的手腕上,死鱼眼也跟李莲英一样扶着我到了病床边,把我的手搭在了病房边缘的手上。

这只手挺粗糙的,有老茧,还有一种磨不掉的划痕——济爷扎花圈,纸人纸马,都需要竹架子,不然撑不起来,这些划痕,就是劈竹篾子,编竹篾子时留下来的痕迹。

我也帮忙做花圈扎花圈,可是只忙活给纸人上色,扎花圈上的纸花。剪纸马上的鬃毛这种事儿——济爷说他手粗,不碍事,可是我还年轻,弄一手划痕,怕女人不喜欢。

济爷一定瘦了,骨头支棱起来,皮肤显得更松了。

我鼻子有点发酸。

他不回来,是因为不想回来,我明白,我都明白。

只是当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能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吗?就算是罪孽,就算是愧疚,我不想让你一个人面对。

“诶。”忽然死鱼眼发出了一声低呼,我一愣,他从来都不是大惊小怪的人。忙问他看见什么了,结果他捞起了我的手,放在了济爷的脸上。

桀骜不驯的螺旋眉下面,是一双很深的眼窝,而眼窝的边缘是湿润的——济爷流了眼泪。

我心里咯噔一下:“济爷是不是醒了?是不是能听见我说话了?”

小梁忙说道:“暂时还没有,但是从仪器上,能看出,他情绪刚才应该是有波动的。”

是啊,生死桥上,济爷是残魂。还有几分留在了躯体上,是这一点意识,辨认出是我来了。

我也有点想哭,可男儿有泪不轻弹,在济爷面前流泪,要被掐耳朵的——至于他嘛,他老了,老年人就是喜欢多愁善感,我就不跟他计较了。

“我兄弟”当初想方设法的把他给扣在了这里,就是为了拿他来威胁我吧,现在,终于把他给找回来了。

就好比功德是郭屁股的软肋一样,济爷就是我的软肋。

现在终于找到他了,心里特别踏实,好像小时候我发烧。济爷把我搂在怀里一样的踏实,我总是一边闻着他身上的烟草叶子味儿,一边进入梦乡,搞得梦里的红烧肉都是烟草叶子味儿。

“你打算怎么办?”死鱼眼说道:“他需要专人看护,你横不能把他带太清堂去吧?咱们又时常要出门。”

“不用。”我摆了摆手,尽量让脸对着小梁的方向:“我求你个事儿,你给他换个病房——但是千万不要让人知道,医疗费以后我来出,要是送他住院的人问起来,那你就说他醒了出院了。”

小梁一听,什么原因也没问,特别爽快的就答应了。

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这事儿有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所以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你先保护好自己。接着再通知给我。”

“师父,你怎么在这儿?”唐本初这会儿也过来了,一下愣了:“我刚看见你在楼下要过来……卧槽,你兄弟来了!”

我立马站起来了,问唐本初“我兄弟”见到他没有,唐本初忙摇头,我立刻让小梁赶紧转移人——我兄弟在银庄里帮了我一次,已经是回人情,仁至义尽了,我心里清楚,他还是恨我,更恨济爷。

这会儿他来,八成就是要把济爷给转移走了继续要挟我的,他的战斗力我是再清楚不过了,现在我饭碗也没了,他要是想把济爷重新抢走,我们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

小梁一听,立刻着手动那些仪器,本来想喊那个佟医生来帮忙的,可现在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份风险,死鱼眼也跟着帮忙,我听到了带轮子的床滋滋的响了起来——同时也听到了不远处电梯“叮”的一声。

“我兄弟”上来了。

这会儿出门,一定就会被迎头赶上,看来是来不及了……而小梁却说道:“这里有个套件,不出门也能挪过去。”

我一听,赶紧跟着济爷的病床就过去了。

安静的七楼走廊上,脚步声特别清楚,我一颗心要到了嗓子眼儿,就在小梁关上了套件的门的同时。外间的门给开了。

他一进来,自然就会看到了空荡荡的病床,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我们躲在了里面。

死王八蛋,我握紧了雷击木,再敢跟我抢济爷,老子也只好跟你同归于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