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带木的/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自己人都不相信上头了,土崩瓦解是迟早的事儿,老茂动手真特么急,看来我得赶紧把饭碗给找回来。

“行了,我知道了,”我摆了摆手:“你回去告诉郭屁,郭先生,先让他镇一镇,我这身体不太行。等我好了,立马就回去。”

“那,那行吧。”司机其实是想问问我到底得了什么病“贵体欠安”,但是也没敢多问,因为多嘴就多麻烦,于是他就祝我早日康复之后,急匆匆的走了,临走发现了雷婷婷已经回来了,虽然打招呼挺热情,可也听得出来有点失望——这小子也是个根正苗红的武先生,早想着取代了雷婷婷的这个空缺往太清堂来发展,可雷婷婷这一回来,“实习”的机会就泡汤了。

“等一下。”我问道:“你要是去别的门派发展,会去哪儿?”

“您这话啥意思,我承蒙大先生选到了上头做事儿。对北派那是兢兢业业,万死不辞,绝对不会背叛北派!”司机慷慨激昂的说道:“誓与北派共存亡!再说了,他们其实就是心里不踏实,现在郭先生已经回去了。但凡您跟大先生再回去,那谁还敢再多放一个屁。”

一旦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的时候,看谁是事情的最终受益者,就能猜出来了。

可是我跟郭屁股想的一样,区区一个老茂。真的有这种本事吗?那个神秘的东派大先生,又是怎么被老茂给说服的?

这人一走,我就开始寻思,饭碗现在必须得重新弄回来,可干爹那意思估计还得罚我一阵子,看来得自己想法子了。

死鱼眼早猜出来我再寻思什么了:“你要赎回功德?”

“废话。”

那三亿,肯定是保不住了,只是钱得花在了刀刃上,电视上对慈善行业的诟病那么多,我可不能充了冤大头——被人家拿去包养小妹子的话,我拿不到功德,钱就白花了。

“哟,李大师回来了?”忽然古玩店老板的声音给响了起来:“你这一阵子没出门?”

我摆了摆手:“身体不行,你这是要上哪儿?”

“别提了,我女儿谈了个外地男朋友。他们老家闹大水,死丫头也不知会我一声,就跑过去当志愿者了,你说多危险!”古玩店老板说道:“我也不放心,打算过去找她——哎,你是不知道那地方闹灾闹的多厉害,水位线有多高!不说了,我得赶紧去了……”

“等等等等!”我立马来了精神:“这个地方的水灾是怎么闹起来的?”

“还能怎么闹起来,决堤了,加上河道整理有弊病,”古玩店老板叹口气:“天灾人祸,谁也没办法。”

唐本初一问地名,也知道,说看见新闻了,这灾闹得是挺大,全国人民都挺担心的。

成,这三亿看来是有地方花了,我当机立断,问清楚了闹水灾的地方在哪儿,叫雷婷婷开了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往闹水灾的地方去。

那地方离着我们这里不远不近,要是事情顺利,应该来得及回北派露面。

一上车古玩店老板还挺受宠若惊,说没成想我们这么有爱心,替灾区人民谢谢我们。

我则谦虚了几句,干我们这一行的,不积德行善怎么行,古玩店老板连声说可惜跟他女儿没缘分,要不把女儿说给我是多好!人也精神,心还好!说着说着他也察觉出我有点不对劲儿了,好奇的问我眼睛怎么了,我正想找借口呢,死鱼眼来了一句我偷看女厕所,回来就长了麦粒肿,到现在还上着药呢。

古玩店老板一听这个顿时不吱声了。

你娘。你特么找借口还带这么找的?

为了避免麻烦,我也只好没多争辩,不长时间,古玩店老板呼呼的睡着了,唐本初就兴冲冲的问我,是不是拿钱去买救灾物品,赈济灾民什么的来积德。

我说这事儿就得从源头上解决,否则治标不治本没用。

唐本初听了个满头雾水:“什么是治标不治本?咱们不是去救人的吗?买点皮划艇啥的。”

我就跟他解释,我们这一趟,是要找到了闹大水的关键,不仅得把这次的水患给平息下去,还得找到关键,将下一次水患的根源也灭绝了。

因为一般来说,这闹大水跟降天雷一样,看似天气引起的寻常情况。其实行风止水,肯定是有原因的,但凡找到了这个原因,救的了更多的人,功德也会越多。那饭碗也就越有可能回来。

路况不错,很快我们就到了地方,外面到现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听着劲头还不小,唐本初开了手机查天气,说这雨暂时还得下一阵子,问我怎么办——里面就进不去了,我们也有可能出危险。

第一时间当然是要先把这里的情况给了解了,搞清楚这个大水,出在了天地人哪一个方面上。

天,就好比上次山神庙大王八被雷劈,人,就好比窦娥一死七月飞雪,地,则有可能是这里的风水出了问题,调整好了,就能解决了。

古玩店老板已经跟他女儿联系上了,这附近有个救援站,我们一行人就过去了,雷婷婷给我撑了伞。雨水蹦跶蹦跶跳跃在伞面上,还挺动听的,要不是这里闹了灾,还挺浪漫。

“这里风景很不错,”雷婷婷给我讲:“山清水秀的。”

“没错。”王德光也在后面跟了上来:“照着我看,这里本来气运应该是不错的,可惜这里朝山成破头,不佳不佳。”

风水风水,行风止水,应该是个和谐整体,里面的气运才自然,其中要是出现了破口,风水气外泄,这里就会倒大霉,破头就是风水气外泄,坏气运的意思。

“这里可能是干过什么工程吧?”唐本初也凑上来不懂装懂:“开山崩石头子卖钱之类的。”

“谁知道呢,问问情况再说。”觉得出来,我被他们给领进了一个房子里——也可能是帐篷吧,听得出来。头顶还是有滴滴答答的雨水声。

古玩店老板带着我们一进来,自己就去找他女儿去了。

雷婷婷就给我形容,这里好像是给灾民的暂时安置点,里面有不少救灾的人和灾民,大家都挺狼狈的,这里又阴又冷,还有不少找不到家人的在哭。

我也听见了,不少小孩儿的声音混杂在里面,有的是饿了想吃热汤面,有的是想找妈妈。还有的说冷。

让人心里直发酸。

这会儿唐本初他们已经把我们带在车上的一些物资给拿下来了,我正准备找找当地人了解一下情况呢,忽然有个老太太的声音就给响了起来:“这个丢了饭碗的小哥,你的名字里是不是带木的莫?”

这个声音颤颤巍巍的,像是抱着一肚子的希望。

一听这个我顿时就给愣了,对方肯定是圈子里的人啊!卧槽,我特么大老远上这种地方来,都遇上同行了?那可坏了,我丢饭碗这事儿保不齐要曝光……

不过再一想,我又纳了闷。如果是认识我,肯定会问是不是姓李,“名字是不是带木”是个啥问法?我名字倒是有木,数不清的木。

我寻思了一下,就爽快的答应了:“没错,这位大姨,我名字是带着木,不知道您是……”

“那可太好了,”那个老太太的声音顿时特别激动,简直像是已经喜极而泣了:“可算是来了……终于是来了……”

这啥意思?我是越听越糊涂了:“大姨,你到底是找名字里带木的有什么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