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秃尾巴/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家姓里带木的姓氏可实在是太多了,不仅李,还有林,杨什么的,个顶个的常见,天上掉个陨石能砸到仨带木的,可绝对不难找。

“其他带木的不行,只有你这个带木的行。”那老太太嘟嘟囔囔的:“你们这一来,这水灾就有救了。”

我立马就反应过来了:“您的意思是,我们能把这水灾给平了?”

从她说的出“饭碗”俩字来。就知道这个老太太也是圈子里的人,这一眼就看明来意,可真正牛逼,难道她也是相面的?

可不对啊,相面能看出我名字带“木”?

这会儿死鱼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跟上来了,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这个老太太是解梦的。”

我这才恍然大悟。

“解梦”也是我们行业之中的一门,《周公解梦》不是紧随在《周易》后头嘛,不过解梦的先生日渐式微,传承的并没有我们这些普通文先生普遍,现在已经越来越少了,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了解梦的同行——县城里是没有的。

不过就算小众,真正有本事的解梦先生也是非常厉害的——因为他们能直接从梦里“看”到了未来,这其实跟“存思”是很类似的,比我们这些更直观。古代也有很多关于解梦的典故,比如晋景公梦长发厉鬼,预兆活不到吃新麦子的季节,陶侃梦展翅飞天,九天上其八,最后伤了臂膀,预兆想一步登天却终遭失败。都非常准确。

“这么说,您看我带着木,是从梦里解出来的?”我来了兴趣:“是个什么样的梦?”

那个老太太说道:“在那个梦里,积水漫过山岩,是一个用千万根木材做成的木筏子从东边漂流而下。将困在水中的灾民给救出来的,而筏子从众,意思是东边来了一群人,为了水灾而来,为首的名字有木,将会帮着我们度过这次水灾,你们不就是吗?要是没弄错的话,你名字的第二个字,是个数字,不是千,就是万,要么就是多字。”

我自己也算是行业里的翘楚了,可老太太一席话,也准的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没错,我们县城。确实是在这个地方的东边,照着老太太这么说,倒是一个好兆头,这么说这事儿,我们是能顺顺当当给摆平了的。

“但是这事儿,请你务必小心,”谁知道老太太话锋一转,接着就说道:“在梦里,木筏带着人们浮在水上之后,上面就起了火,意思就是,救人之余,自身难保。”

“啊?”唐本初这会儿也挤过来听到了,当时就急了:“师父,真要是这样,那这事儿咱们还你让那个管不?这别救不了人,还把自己给搭上了……”

“屁话,来都来了,不救怎么着,”我摆了摆手:“水上着火,不是很容易扑灭吗?这是好兆头,意思是有惊无险能获救,你懂不懂?”

唐本初一听,这才放了心,懵懵懂懂的哦了一声,且被阿琐给取笑了。

“可是……”老太太话说到了这里,又给吞回去了,转而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心善,这次也是为了行善积德而来的,但是你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算了,我明白,你没得选。”

我接着问:“这话怎么说?”

“树被断了头尾,绑在了一起,是什么意思?木已成舟,就是这一趟。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老太太接着说道:“所以我知道,这一趟你也是赶鸭子上架,非走不可。”

桩桩件件,说的实在是太准了,我算是明白了我以前测字的时候对方那种一身鸡皮疙瘩的感觉了,这个老太太还真神,这么一个梦,硬是就能看出这么多东西来,不用说肯定是个前辈。

“要是我没认错,”这会儿一直默不作声的王德光也忍不住开了口:“您是不是宋老太太?外号叫——一梦知百年?”

卧槽,王德光认识?这老太太果然是个老江湖,竟然能得到这种绰号。

“那是以前朋友们抬爱,快别提了,羞死人了!”老太太应该是摆了摆手。带出了微微的一阵风:“我也想不到,现在竟然还有认识我的年轻人。”

王德光可不年轻了。

王德光有点尴尬的笑了笑:“从小!从小您的大名就如雷贯耳,可是二十来年前,听说您是退出行业,一辈子的卦算尽了。以后就没人见过您,想不到,您是上这种世外桃源来了……”

二十来年前,跟我们家出事儿,也是同一个时间段,是我太敏感想多了吗?二十来年前是什么年景,怎么发生了这么多事?

“世外桃源谈不上,不过好歹也算是个避世的好地方。”宋老太太显然对这话很受用,接着就沉下声音,说:“我想做我这辈子最后能做的一件功德。跟你们一起做。”

“那,那是我们的荣幸啊!”王德光听声音特别激动:“何德何能,我们能有这种机会……”

卧槽,王德光虽然老实巴交,但其实也是痕恃才傲物的一个人。我还真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么崇拜一个人。

“这是秃尾巴老李要报复,秃尾巴老李要报复啊!”忽然这个时候,安置棚的人群里一阵动乱,有个老头子的声音嘶哑的喊起来:“报应,这都是报应,都得死,这子子孙孙,都得死啊!”

“什么年代了,您胡说八道什么,世界上根本没有报应这么一说!”不少年轻的人应该是围上去拉那个激动的老头儿:“您快坐下歇会儿吧。您烧着呢,说的这是胡话!”

“我不是说胡话,他来报复,是应该的!”听那个老头儿的声音,显然是在跳脚:“早告诉你们。别贪,别贪,这下可好了,一出来,命都得搭上!”

我回身问道:“阿琐呢?”

阿琐这会儿听得正入神:“啊,我在这呢,千树哥哥,么子事儿?”

“你去看看,这边要是有生病的,用蛊给治一治。”

“好咧!”说着。阿琐蹦蹦跳跳的就去了,雷婷婷不放心她一个人,也跟了上去,

“秃尾巴老李?”唐本初给听愣了,一边撵上了阿琐她们。一边还自言自语:“这谁的外号,这么清新脱俗啊?”

“我要说的,就是关于秃尾巴老李的事情。”老太太叹了口气,拉着我们到了一个相对干燥一点的地方给坐下了,就开始讲这里的故事。

这个地方的地名,叫秃龙山。

王德光告诉我,就是破了风水气运的那个山。

其实一般来说,人们住的地方一般都要取个吉利意思,来个好听点的名字,一般怎么也得金龙啊,玉凤啥的,秃龙,还真没听说过。

而这个“秃龙山”,也是有来历的。

据说这个地方,一开始是没有山的。只有一道山谷和一个镜面似得大湖泊,就跟白头山天池似得,那会儿这里只是一个小村儿,村里有个寡妇,无儿无女孤身一人,以给人浆洗衣服为生。

有一年那个寡妇去洗衣服,正饥肠辘辘的时候,看见一棵桃树上竟然结了一个李子,她当时就吃了一惊,别说落错了果子,那个时候,是深秋九月,怎么可能有果子呢!

而那个李子长得又大又喜人,还有很动人的香气,寡妇觉得特别喜欢,心说这该不是老天爷可怜她一个守节的寡妇没东西吃,才特地赏赐给她的吧?

于是她就摘下来给吃了,味道也特别甘甜,她当时是挺高兴的,可就是这个李子,埋下了祸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