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陪君子/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槽,闹半天是这么回事。

这会儿唐本初已经回来了,也听进去了不少,忙不迭就问:“这事儿靠谱不?咋吃了个李子就能怀上小龙,这是不是也有点太荒谬了?”

“自古以来就有这种传说。”我答道:“我听说过,天罚乖龙,必割其耳,耳坠于地,辄化生李,所以寡妇吃的李子。其实是龙的耳朵,可不是就能生出小龙来了嘛。”

所谓乖龙,可不是说这个龙是个乖宝宝,而是“乖张”的乖,意思是犯了错的。

“还有这么一说,”唐本初这才明白过来:“难怪那个秃龙山上能产李子呢!”

死鱼眼碰了碰我:“这次可好了,连阴蛟都不是,直接是条龙,你能行吗?”

天道轮回,这条龙受了冤屈。肯定是要报复的,为什么水神镇压它之后,告诉这里的居民绝对不能动秃龙山,就是因为他其实知道这条龙冤屈,再被放出来。就镇不住了。

是挺不好办的,对方是个龙,又不是人,你横不能跑去找他,然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要解决这种事情。就得从根源上解决——它为什么发怒降灾,是因为它至孝,为了给母亲报仇,它明知道为祸人间会造天劫,也还是义无反顾。

所以要找突破口。就应该从它妈那里找。

我接着就问那个解梦的老太太:“您讲的传说里面,提起过那个寡妇被立起了坟,那个坟现在还有吗?”

“这个湖南边就有个大坟,没有碑也没有人祭奠,人人传说那就是秃尾龙母坟,”宋老太太说道:“不过这水这么大,龙母坟也已经被淹了。”

我问清楚了位置,就让王德光来看看,那个坟是怎么个情况。

王德光就开始跟宋老太太打听,那个坟边有没有白蚁有没有草,如果有,是什么样的。

宋老太太就讲述了起来,说确实是见过白蚁,草倒是没留心。

“老板,恐怕那个坟。还是个有主坟哩!”王德光跟我低声说道。

所谓的“有主坟”,意思就是说坟地主人没有去投胎转世,因为某种原因,一直还留在了坟地里——地有白蚁能活,一般就表示是无主坟,而无主坟还有一个特征,那就是寸草不生。

宋老太太说没留意,已经足够说明这个坟,根本就没草。

这么说,到现在那个寡妇的魂魄还没有被超度,一直留在了原地。

那能降服了秃尾巴老李的,当然也只有他妈了。

可有一点算是比较困难,因为坟地已经被水给漫过去了,我们下水就特么被直接冲走了,怎么找?

而且外面这帮人大多是旱鸭子,会水的还只有我一个,我现在还屁都看不见。

“这样吧,”我寻思了一下,就说道:“既然秃龙山还没有被漫过去,我就上秃龙山去一趟。”

“你现在没法去啊!”王德光立马说道:“老板,你根本看不到这外头的情况,现在从这里上秃龙山,那也得坐船,可这个时候,谁敢开船?”

“再说了,那秃龙山正好是洪水的出口,水流最急,你咋去呢?”有灾民也听到了我要去秃龙山,大吃一惊:“你现在上那,就是送死!”

可现在水必须得尽快退下去,我得救下受灾的人——这个安置站只有一部分灾民,更多的人还被困在水里,水位越长越高,那些灾民全都得没命。

“没关系。”我说道:“这里是水乡,肯定经常有小船走水路。你们帮我找几个撑船的竹篙,再找几个水性好的,愿意帮忙的年轻人来。”

一听我这话,周围的人都不吱声了,这里的灾民都是从水里被捞上来不久的,没谁愿意下去送命。

宋老太太叹了口气,就把我要做的事儿给说了一遍:“这个外乡来的先生,为了清你们祖上的罪孽,愿意自己替你们冒险,进秃龙山,你们可倒好,眼瞅着人家敢去,你们不敢去,也罢也罢,这都是命。算啦。”

老太太说的也对,这次上秃龙山,我必须得有帮手,不然就是下水活送死,这就是不是勇敢。而是蠢了。

“我去!”忽然这个时候,一个老头儿的声音打破了寂静:“我胡老八的水性你们都知道,既然这个小先生乐意上秃龙山,我陪着!”

这个声音我刚才听过一次,就是那个口口声声说大家得罪了秃尾巴老李的老头儿。

“八爷。你水性是好,可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岁数了!”有个中年汉子的声音也给响了起来,像是咬牙下了什么决心:“也罢了,我就当没泅上来,我去!”

“我也去!”终于又有了年轻小伙子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不信什么秃尾巴老李,但是既然你们坚持要过去,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送死!”

其他的灾民议论纷纷,有的说我根本就是趁乱过来骗人的,让大家别相信我的话,还有人说骗人图什么?大家横竖也没钱拿给他。而他要进秃龙山,搭上的是自己的命!

我没回答,数一数,凑够了四个人,而唐本初这会儿也把竹篙给找来了。问道:“师父,你要这个咋弄?”

我就让唐本初把两跟竹篙结结实实的绑在了一起,弄的特别长,接着两头拴上了橡皮艇,这样的话。浮力就会特别大,只要我抓住了这个竹篙,就沉不下去。

其余的人则也跟我一样,把自己跟竹篙绑在一起,帮我“掌舵”。认方向,等于说是作为“司机”,送我上秃龙山。

这事儿一听跟小孩儿的把戏一样,但是确实是很管用的,惊涛骇浪里面。不这样,哪儿还有别的法子。

那几个水性好的也答应了下来,唐本初把救生衣给我套在了身上,鼻子有点发塞:“师父,你都这样了,还得亲自下水,我,都是我这个当徒弟的没用!”

“别说屁话,这有什么。”我把墨镜摘下来递给唐本初:“等着我回来,把你婷婷姐他们照顾好。”

“可是。”唐本初的声音像是有点迟疑:“婷婷姐她……”

雷婷婷一直不声不响,我一下就猜出来了:“卧槽,是不是她也要穿着救生衣一起下水?胡闹什么?”

雷婷婷立刻说道:“千树,那边什么情况还不知道,你一个人去,我实在是不放心!”

“那也不行。”我沉了声音:“这是我是去行善积德,不是去害人送死的,你没有水性,真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儿,不是白让我添杀孽吗。就别给我添乱了。”

“可是……”

“没啥可是的,下水。”我摆了摆手,只觉得身子一凉,就泡到了水里去了。

“哗啦……”划水的声音从我耳朵旁边一擦,整个人就跟进了滚筒洗衣机似得,像是被水的力道来回的拽扯,好在身边的几个人都挺靠谱的,这个竹篙往前走的方向应该就是对着秃龙山去的。

又是风又是雨,打的人鼻子发酸,真是受罪。我心里对几个来帮忙的也有点过意不去,就说道:“谢谢大家为了我舍生忘死,等解决了这事儿好端端的回去了,我们肯定好好谢你们。”

几个帮着我泅水的人都说没什么,也知道我是为了他们,唯独我左边的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这种话,还是等你活着回去再说吧,免的开空头支票,下拔舌地狱。”

一听这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我就给傻了:“卧槽,死鱼眼?你个煞笔不是个秤砣吗?怎么也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