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龙脱皮/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来了兴趣,忙问他看见什么了,他可能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才说道:“看不出来。”

“废物点心,你要这双狗眼有何用?”我啧了一声:“老子也知道你不认识,你就不能描述描述?”

死鱼眼可能嫌我烦,拉过了我的手就摸在了一团东西上。

这一下把我吓的虎躯一震,你特么是欺负老子什么也看不见,拿老子探雷还是怎么着,逮着什么就让老子摸。屎什么的也就算了,要是有毒,老子做鬼也得扒你们家窗台。

而触手所及的这个东西,还真黏糊糊的,卧槽,该不会真是屎吧?

不对,要是屎的话,那恶臭我早就闻见了,还是说这是龙的排泄物,不臭?

我在手里捻了捻,触感不是很好,烂乎乎粘了吧唧,有点像是捣烂的水母,我就问死鱼眼,这玩意儿什么颜色什么形状的。有多少?

死鱼眼应该是在洞里环顾了一下,才说道:“满洞全是,数量挺多的,形状跟你摸的一样,可以说是没形状,软趴趴粘了一墙壁,颜色是棕黑色的,有的棕黑色开了裂,里面是粉嫩嫩的肉色。”

啊?这颜色有点古怪,这玩意儿难道是长在洞穴里的苔藓?

可是不对啊。这里虽然确实是有个洞,可是前边应该是最近才炸开的,按理说里面可以有陈年苔藓,外面不能长这么快。

寻思了一下,我没办法,只好蹲下了身子,仔细的去闻了闻这些东西的味道。

有一点水腥气,还有点发苦,但是再仔细一闻,又有一种特别沉重的香气——一般来说,香气会让人感觉轻松愉悦,可是这个香气,给人感觉咋形容呢,悲壮?

你娘,我一拍大腿。就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了:“死鱼眼,这下发财了,这货是太岁。”

“太岁?”死鱼眼冷哼了一声:“瞎了吧唧就别不懂装懂了,你以为我没见过太岁?”

太岁本身就是很稀罕的东西,非动物,也非植物,是一种特立独行的存在,跟灵芝,茯苓差不离,都是传说中能练就仙药的稀罕物。

而太岁的特征,就是没有特征,因为它以什么形式出现,都有可能。

而这货是非常罕见的东西,许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它,更多的人见到了也不知道是啥,但是根据发现太岁的古籍记载,太岁一般跟一个胎盘似得,就这么一团子,服用得法,能长生不老。

——当然了,怎么算得法,没人知道。

也有说法,就是太岁会带来厄运,千万不能乱碰,所以还有一句俗话,叫“太岁头上动土”,意思就是这人找作死。

死鱼眼之所以不信这个是太岁,就是因为太岁没可能这么多。

“我是不知道你以前看见的太岁是什么样子的,但是这些肯定是太岁,”我说道:“这叫龙皮太岁。”

《窥天神测》的志异篇之中说过,“传说龙辄落皮,延下于地,则成太岁,有异香,能活人。极罕。”

意思就是龙如果蹭破皮,掉在了地上,就会变成龙皮太岁,有奇怪的香气,非常罕见,可以让死人复生。

龙真是全身都是宝,龙耳坠地能成李子,龙就算掉点皮屑掉点皴,也能成为珍贵药材,搞得我很想得到一条——不过这当然不行。乘龙御凤的,那得是仙人,我们凡人贪图这种不该得到的东西,反而折福。

再一想,老子连凤凰都克的住,保不齐老子也是个天赋异禀的壮士,跟别人不一样。

结果这个想法刚从我心里浮现了出来,我后背那货又发出了一声冷笑,像是在嘲讽我。

搞得我略有点尴尬,只好假装听不见。

死鱼眼一听我对龙皮太岁的解释,也就明白过来了,我忙说道:“你还愣着干啥,来也来了,搞一点傍身,便宜不占白不占,但是你记住,这玩意儿不能干,一定得有水,不然就没用了。”

“用你废话。”身边窸窸窣窣一阵响,应该是已经摘了起来。

这就跟传说对的上了,据说当时那条秃尾巴老李还没能露出一身的鳞片,不然就刀枪不入了,它当时还是一条皮没脱干净的“幼龙”,要不怎么接生的说它是个“大壁虎”呢!

而这条“幼龙”盘在了这里,当然是把一身龙皮脱光了——这就说明,它现在已经拥有传说之中刀枪不入,五光十色的龙鳞了。

卧槽,那就很难对付了,要是一个不小心把它给惹恼了,我们可就没法对付它了。

接着,死鱼眼牵住了我的手,就领着我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你想好了怎么让它退水了吗?我看饿先提醒你,别指望你能用你那三寸不烂之舌把龙也给说服了。”

“那不行我就跟孟姜女一样,把它哭服了,”我脑子里面一边飞快的转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敷衍死鱼眼。

它是人生下来的,能听懂人话不?好歹也算半个同族呢。

正这个时候,忽然我听到了非常细小的一阵声音——有点像是瓷器裂了小口子,滋啦滋啦的。在我们身边的石壁上飞快的蹿了过去。

这特么什么情况,跟过电似得?

我正要仔细听听这是什么呢,忽然死鱼眼一手掼在了我后脑勺上,一把就把我给摁在了地上。

那个速度快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火热火热的东西擦着我的头皮就过去了——直接穿过了我刚才站着的地方。要不是死鱼眼,我特么已经被那玩意儿给贯穿过去了。

那个东西来的又快又急又锐利,我闻到了一股子烧焦的味道。

“什么玩意儿那是……”我话还没说完,又一股子力道穿了过去,浓烟泛起,让我鼻子嗓子都发痒,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是火。”死鱼眼应该早就把自己的口鼻给保护好了,声音还是很淡定:“按着你平时的说法,是火花带闪电。”

啥?那特么就实在有点玄幻了——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秃尾巴老李?”

“估计是。”死鱼眼沉下了声音:“它应该是发现了咱们了。”

我精神一震:“你看见秃尾巴老李没有?”

死鱼眼答道:“洞口的尽头还有很远,看不到。但我估计就在前面。”

“那就继续往前走。”我立刻说道:“不,咱们爬过去。”

从刚才的那道子火光的位置来看,靠近地面的位置是最安全的,正好是那道霹雳火的死角。

因为地面全是积水,我们俩活像两只雨后贪水的蛤蟆,泡在积水里匍匐前进,衣服贴在了身上,手脚都被粗粝的地面磨着,别提多特么难受了。

好在那两道火过去之后,前面就没动静了。估计秃尾巴老李觉得已经把入侵者给消灭了,放松了警惕,又不出声的爬了一阵子,我听到了死鱼眼倒抽冷气的声音。

我赶紧捅了他一下:“你特么看见什么了?”

“大,特别大。”死鱼眼一直自诩见多识广,最喜欢装淡定,但这会儿也忍不住以一种在他而言特别罕见的,叹为观止的声音说道:“那条龙就在咱们前面。”

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深恨自己没有这个眼福:“有多大?”

“你还记得九龙缠珠的那个鲛吗?”死鱼眼说道:“比那个还大。”

卧槽,这玩意儿真的是人生育下来的?看来被镇在秃龙山下的这些年,它可没虚度岁月。

“那,长什么样?”

“跟年画上差不多,但是比年画上壮丽许多,”死鱼眼低声说道:“威风凛凛,焕彩生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