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右爪子/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毕竟是万兽之神,颜值不能太低,看意思比寒酸的三脚鸟好看,我正胡思乱想着呢,死鱼眼忽然一把抓住我:“坏了!”

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啥玩意儿坏了,就觉出他一把就把我推开了,紧接着,地面猛地震颤了起来,像是有什么千斤重的东西猛地就压在了我们身边。

“呜……”一声清啸震耳朵的响了起来,我从没听过这样的声音。别提多震慑人心了,要不有个形容声音好听的成语叫“龙吟虎啸”呢!

只是这个“龙吟虎啸”可绝对不是啥好兆头,刚才那一下就觉出来了,对方无意给我们演奏,这是想致我们于死地啊!

死鱼眼知道我们是被发现了,早大声说道:“你见也见到了,有什么招数,你就赶紧使出来吧!”

“老子还特么用你催,”说着我就伸手抓住了面前的东西给站起来了,结果这么一站,死鱼眼立马倒抽了一口冷气:“你就作死吧……”

咋站起来还作死了?跟对方初次见面,我怎么也不能矮人一头,那还谈个屁啊!虽然老子现在一身泥水,模样是略微有点狼狈……不对,按说我刚才那个地方。是洞穴中间,应该摸不到石壁的,那我是扶着啥站起来的?

我的心陡然一缩,你娘,该不会……

触手所及的这个感觉,整齐而又有层次,坚硬冰凉,有点像鳞次栉比的琉璃瓦,龙……龙鳞!

我一下就把手给缩回去了,卧槽。我刚才扶着龙哪个部位了?

死鱼眼像是猜出来了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张嘴就说道:“是右前爪。”

这就很尴尬了,第六感也感觉出来,头顶有一股子沉重的视线,就落在了我身上。

而死鱼眼接着说道:“现在,它已经看见你了。”

我都能在脑海之中描绘出那个秃尾巴老李居高临下的表情!

我清了清嗓子,刚想试着跟它交流交流,一道破风声猛地就对着我的脑袋下来了!

这个意思,是它要一下拍死我?

还没来得及躲,死鱼眼猛地从我右下方斜刺着冲了上来,一把就把我给撞在了地上,尾椎骨死死的磕在了地上,那一股子疼条件反射的让我眼泪都给嘣出来了,而另一股子破风声已经冲着我们给扫过来了,估摸着。是秃尾巴老李用它的尾巴拍了过来!

照着这个风速,这下子打在了我们俩身上,那就真的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合并成同一团烂泥了,麻痹,老子要死也不能跟你合葬啊!

死鱼眼虽然看得见,可是他反应能力没有我快,我一把拖住了他,运足了力气腾空跳起来,跟躲避跳绳一样,就把这一下闪过去,重新落在了地上。

“哄……”几乎是在我们落地的同时,不远的地方发出了一个闷声巨响,还有石块酥了的声音。

秃尾巴那一下子扫空了。

但是紧接着,又一道破风声下来了,这次应又是龙爪子,要把我们给摁在下面,死鱼眼抓住我要躲,可他速度根本赶不上秃尾巴,我一脚绊在了他脚下,奋力朝着他身上一撞,我们俩双双飞出去了老远,那一下的龙爪子,又扑了空。

“嗯……”死鱼眼胸骨被我撞的吃痛,忍不住也微微呻吟了一声:“你个傻逼报仇报的倒挺快。”

我摸了摸刚才被他撞地上的尾椎骨,心说那必须,老子从不记仇,有仇当场就报。

这会儿秃尾巴老李应该几次都打空了,开始有点烦躁了,轰然又是一声清啸,估摸这次真要给我们来个“泰山压顶”了。

死鱼眼还想着拉我,我抬手就把他推到一边去了,大声说道:“秃尾巴老李,你做着一切,是为了你娘。可是你问过没问过,你娘愿意吗?”

我就是想试试看,既然秃尾巴老李是人生的,那能不能听得懂人话?如果真的能沟通交流,我还是坚持我的心念,能文斗,就不要武斗。

果然,这话一出口,头顶的那道风雷之势一瞬间就停在了半空之中,我这心里立马就来了希望。怎么样,好歹也算是半个同类,咱们也算是有点血脉之亲,理应可以沟通交流啊!

我刚想继续阐述一下我的想法,谁知道停在了半空之中的那个爪子轰然又给落了下来,死鱼眼一下又把我给撞开了:“你他妈的是不是真傻逼,你还真打算跟他来个真情告白什么的?”

他妈的,原来刚才它的爪子停了一下,就只是因为对人类声音的好奇,估摸第一下是反应到了它娘,但是紧接着,就想起来那些把它的尾巴给拍断了的其他人了。

妈个鸡的,那些拍掉人家尾巴的也真是造孽,特么把人类的诚信都给抹杀了,搞得老子还得扛着你们给的黑锅,给你们收拾烂摊子。

这下也确定了,这秃尾巴老李是真的听不懂人话,那就没法子了,但是这一下,我忽然反应了过来,其实刚才,如果秃尾巴老李再往前探一下,保准就把我们俩摁成肉泥了,可是它为什么没往前探?

同情心是绝对不可能的,难不成是它太懒了,不愿意动?

说起来,自打我们碰上它,它似乎一直就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可刚才又是抬爪又是扫尾,也挺勤快的啊,除非……

想到了这里,我立马带着死鱼眼就往后退,果然,那爪子虽然就在离着我们很近的地方,破风声却没有真的追过来——像是够不着!

我立马来了精神:“死鱼眼,你仔细看看,秃尾巴老李的后爪,是不是被山石还镇在里面,没能出来?”

死鱼眼一听,立马去观察了,声音也立刻开朗了起来:“真没错!它一直挡在了后面。没让咱们看见的的右后爪,还在石头里没能出来呢!”

听着死鱼眼描述,是整个右后爪全被堆砌在了山里,看意思根本拔不出来。

你娘,我说怎么自从山洞炸开了之后。它这个暴烈的性子没有飞出去直接报仇,而是在这里用这种降灾的方法慢慢淹死本地人呢,我还以为它是想用这种方法把让仇人的后代,在经受过跟它一样,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痛苦之后,再斩草除根,看来完全是老子想多了,它不出去,是因为出不去!

幸亏那炸药威力正好差在了那一点上,要不哪儿还有我们什么事儿啊!

死鱼眼压低了声音:“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其实我也知道。龙全身都是刀枪不入的鳞甲,一般来说是刀枪不入的,我还知道,龙鳞甲虽然遍布全身,可唯独下颚咽喉上没有,是龙唯一的要害软肋。

只要一鲁班尺下去,我也真正就是个屠龙勇士了,可我真的不愿意这么做——它降水灾是为什么?因为它也是受到了不该受的冤屈,这会儿不分青红皂白超度了它,确实能解除水患。但对它秃尾巴老李来说,一点也不公平。

我咽了一下口水,问死鱼眼:“压住了它右脚的地方,要怎么过去?”

死鱼眼一听我这话顿时就给愣了:“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想着……上它被压住的右脚那里去?你去作死?”

他其实猜得出来我想干什么。

我摇摇头:“其实,不光灾民需要公道,秃尾巴老李,也需要公道。”

猜得出来,死鱼眼看着我表情,一定像是在看一个傻逼——那个表情我是再熟悉不过了。

都已经准备好他劈头盖脸的骂我了,谁知道他淡然的就应了一声:“嗯,那我带你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