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请上身/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槽?不知道我这耳朵有毛病了还是咋,这话听着,竟然还挺温柔的。

我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而还没等鸡皮疙瘩下去,死鱼眼的声音重新凌厉了起来:“准备好了,咱们直接从他爪子下面冲过去!”

你娘,你特么长着眼睛能看清楚形势,干啥不观察好了找个稳妥点的路,从爪子下面冲,一听就怪愣的,我刚想说死鱼眼咱们从长计议。遇事要三思,只觉得他一手搂住了我的腰,奔着前头就冲。

一阵沉重的香气泛了起来,估摸着是到了秃尾巴老李近身的地方了,我浑身的汗毛眼都直往外冒凉气,心说完了完了,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还指望他护驾,谁成想要死也死在这个坑爹货手上了。

秃尾巴老李显然也没想到我们不仅没跑,竟然还有胆子对着他冲过来,估计也觉得挺意外的,听着破风声,一爪子已经升腾到了半空要压下来了,而死鱼眼可能找到了比较刁钻的角度,腾挪闪避跟走凌波微步似得,竟然带着我一路就钻过去了。

秃尾巴老李的爪子虽然速度也很快,奈何它身形巨大,这个地方又很狭小,眼瞅着我们要钻到了它身下去。它应该也是想伸手抓我们,可根本抓不到。

躲过了秃尾巴老李的攻势,按着步伐距离计算,我们应该已经到了它身后了——这个地方更他娘的危险,因为但凡它庞大的身体往后一挤,我们俩立刻就被挤到了墙上成了泥。

果然,我觉得出来,秃尾巴老李的身体往外侧斜了一点,就像是出拳的时候先缩回去再打出来一样,显然是要撞上来了。

而死鱼眼趁着这个功夫,抓住我就往西边跑,一把将我给怼到了一个特别坚硬的东西上:“到了。”

我伸手一摸,没错,跟刚才碰到了又前爪的触感一样,这肯定是还堆砌在山石之中的右后爪。

感觉到我碰到了它的右爪,秃尾巴老李显然也吃了一惊,应该是看到我发现了它的软肋,是又急又气,一声清啸从头顶传来,看意思就要冲下来了。

这个机会绝对不能错过。我拿出了鲁班尺,刚举起来,忽然觉出一道子凌厉的破风声对着我就下来了。

死鱼眼看见了,抓着我就说道:“快躲开!”

我明白他的意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保命要紧,可我们这一进来,秃尾巴老李的戒心一定会更重,这次如果丢了机会,就不好再接近它的右后爪了,我一咬牙,宋老太太解梦,不是说我肯定能解决这事儿吗?那老子就赌一把,不特么躲了!

于是我甩开了死鱼眼:“你先躲起来,我马上好!”

死鱼眼骂道:“还特么马上,你不知道……”

这话没说完,他也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转身,对着那个破风声就迎上去了。

接着,我就觉出什么东西一下就被打出去了老远,破风声刮的我脸疼!

“死鱼眼?”我立马就反应过来,什么也顾不上了,就伸手在附近瞎摸,可四面八方全都是空荡荡的,根本摸不到他,忍不住就喊了起来:“死鱼眼,你他妈的死哪儿去了?”

意识到刚才那个被打出去的东西,就是死鱼眼之后,一种从没有过,难以名状的恐惧漫上了我的心头,我知道,他是为了护着我,才挨了那一下,秃尾巴老李的力气我虽然没看见,可绝对也感觉的出来。他是个柔弱的普通人,不跟我一样有三脚鸟护体,这一下子下去,会不会……

如果他真的出来什么事儿,我特么一辈子也没法原谅自己!

“没死。”忽然远处,隐隐传来了一个微弱的声音:“你他妈还愣着干什么?做,做你想做的事啊!”

你娘,要不是老子耳朵好,根本都听不到这个声音,想也知道他肯定被打的元气大伤。支撑着说话的底气都没有了。

他妈的不孝子,吓死你爸爸了。

而这会儿秃尾巴老李又一声长啸就要冲下来。

刚才死鱼眼被你给打出去,老子是不能再被你给打出去了,我手起鲁班尺落,就要把它右后脚的石头给破开,可是我的手刚扬起来,忽然就意识到了,从这个风向和声音来听不对,它这一下不是对着我来的,而是对已经被它打出去老远的死鱼眼去的,它以为死鱼眼要害他它,预备先把受了重伤,没有反抗能力的死鱼眼先弄死!

那绝对不行!我现在是听得出方位在哪里,可是我没法子跟有眼睛的时候一样,清楚的看到。这会浪费很多时间,等我辨认出来赶过去,这一下绝对来不及了!

你娘,这下算是栽了……但是我猛地反应了过来了,立马就想到了关二爷。

关二爷,我朋友陆恒川有冤屈啊!

一瞬时,我猛然觉得身上有了力气,像是被人操纵着的傀儡一样,奔着西边就冲过去了,鲁班尺在我手上十分利落的转了个圈,根本不是我平时拿着的姿势,而是变得特别威武——就好像关帝庙神像之中,关二爷举着青龙偃月刀的姿势一样!

关二爷……上身了!

身边破风声流转,我虽然平时身手托三脚鸟的福就很不错,但是这个时候身体摆出来的动作连我自己都觉得英武利落到了极致。要是有眼看,一定是帅的不得了,头顶上又一个风向扑过来,应该是秃尾巴老李发现了我,要摁下来了,但是我不慌不忙,抬头就把鲁班尺给举起了来,对着那个力道迎了上去。

但凡是个普通人,就绝对不可能跟一条龙的力气抗衡,早就被摁扁了。但是这个时候,只听“锵”的一声,鲁班尺竟然把秃尾巴老李的爪子给格住了,它根本压不下来!

秃尾巴老李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一时也愣住了。

“你的冤屈我知道。但是事情过了这么多年,物是人非,这里的村民,早就不是以前的村民了,你徒增杀孽。只会让你母亲平添灾难,”我张嘴说了掷地有声的话,声音虽然还是跟平时一样,语气却变得高高在上,毋庸置疑:“这两个人是来救你的,你怎么好恩将仇报?”

是关二爷说得话!

“呜……”秃尾巴老李显然是被现在的我给镇住了,而且显然,不跟刚才听我说话一样懵懂,这个时候,它分明听得懂关二爷借我嘴里说出来的话!

这就是所谓神仙之间的交流?对。他们都是天上的,显然比较有共同语言。

“你当年犯了错处,于情于理确实是要下界历练,这些冤屈,也都是对你的惩处。又何来报复一说,”我接着语重心长的说道:“莫要一错再错。”

接着,只听轰然一声巨响,我估摸着是秃尾巴老李庞大的身躯已经轰然倒地,伏在了地上,一种认罪的姿势对着我。

“行了,”我听到自己又开了口:“剩下的,交与你收拾。”

这话,应该是对我说的。

接着,那股子奇妙的力气就从我身上给抽离了出去,我一个踉跄,差点趴在地上,关二爷真是来去匆匆,而本来没觉得自己的身体多差,关二爷一走,才真正感觉凡人的身体有多软弱——我还是个有三脚鸟的,如果没有三脚鸟,就更别提了。

“死鱼眼,死鱼眼?”我蹲下身子就四处乱摸了起来:“你他妈还有气吗?”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我闻到了血腥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