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寻宝藏 下午4点与下午7点两更合更五千字没有多收/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泥水里划拉了半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结果屁都划拉不出来,我忽然觉得特别后悔。

虽然说解救秃尾巴老李没错,死鱼眼带着我过来也没错,可是他真的出了事,我马后炮一样的特别后悔。

后悔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情,每个人都知道,后悔是一件卵用没有的事情,可每个人肯定都后悔过。

手在满地的泥汤子里泡的虚泡囊肿,地上的石头渣子还把我的手给划破了,但我连十指连心的疼都没感觉出来。

“呜呜……”

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儿一样,有一个庞大坚硬的东西推了我一下,我被踉跄的推到了一处地方,再一摸,真的摸到了一个人。

他胸口上还勉强有点热乎意思,我想起来死鱼眼当时给我急救的样子,忙摸索的坐在他肚子上给他死命摁心脏,一边摁着,一边抽空拍他脸:“嘿,醒醒,你特么可别让老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你个不孝的王八羔子……”

可是他毫无反应,身上越来越凉。

你娘,我这心里也越来越慌,什么都顾不上了,死命的就摁,也不知道摁了多少下,他还是不吱声。

死了……是不是真的死了?

那不行,我没法接受。对了,还有人工呼吸,虽然说挺几把恶心的,可这会儿也没法子了,我心里默念了一句爱咋咋吧,摸到了他嘴在哪儿,低头就要冲上去,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挡在了我嘴上,一个微弱的声音响了起来:“滚。”

他碰到我脸上的手冰凉冰凉。黏糊糊的——上头沾满了血。

我心里一阵发疼,立刻把他给架在了身上:“起来起来。”

他吐了口气:“起来干什么?”

“废话,你他妈的不起来老子怎么去找龙爪子卡在哪儿。”

死鱼眼很有可能跟我翻了个白眼,但老子是看不到的。

把他背在了身上,听着他指挥我找到了卡龙爪子的地方,秃尾巴老李发出了一声呜咽,我举起了鲁班尺,用尽了力气,只听“喀拉”一声,石头碎块土崩瓦解,一道破风声略过,秃尾巴老李显然已经重回自由了。

但是它没离开。

我知道它对我们心里有愧。

其实一开始我去解救它的爪子,是这么想的,因为它虽然听不懂人说话,可知道母亲是好的,那些拍掉它尾巴的人是坏的,所以也算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分是非的。

只要我那会儿顺利的把它的爪子解救出来,它立刻就会知道我们其实是来帮它的,这样它重获自由。水灾应该也会降下去,两全其美。

现在事情终于算是做完了,可死鱼眼被拍成了这个卵样,我心里有愧。

要是那会儿我手头快一点就好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死鱼眼像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在我肩膀上这么说道:“我觉得我现在还能抢救一下。”

我这才回过神来,这也是这也是,我赶忙转身对着秃尾巴老李说道:“你现在得到自由了,我们也该走了,但是有一样,你不能再给这里降灾了,还有……你娘那个龙母坟。我会替你超度的。”

我知道,它还惦记着它娘,而龙母坟为什么是有主坟,也因为那个吃李子的寡妇,放心不下她断了尾巴的儿子。

不知道这话秃尾巴老李听明白没有,我只觉得一股子力道推着我们,缓缓的就把我们给送到了洞口上。

这个力道,可以说是十分温柔了。

龙是很正直的灵物,爱憎分明,跟传说之中一模一样。

等到了洞口上,一股子特别舒服的风迎面扑来,那几个等着我们的游泳好手早就着急了,我甚至听到了他们还在商量,三个小时马上就到了,实在不行进去找找,横不能让两个小先生为了这里的事情,把自己的命给搭上。

“来了!”忽然年轻的那个游泳好手发现了我们,兴高采烈的赶了上来要扶住我:“小先生没事就好……”

但是他的声音马上又紧张了起来:“诶,这个黛玉先生是出了么子事了么?好多血莫!”

都跟你说了是黛玉了,不柔弱点,整点血病恹恹一下,不合适这个称呼。

“我不姓黛玉,”死鱼眼气若游丝,但还是有心情跟人抬杠:“我姓陆。”

“是是是,你姓陆,没人说你姓五,”我敷衍了一句,刚要说话,忽然身后“霹啦”一声,就炸起来了一个声音。接着就是一阵特别狂暴的风从洞口一卷,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冲了出来。

那个风的劲头儿,差点没把我给吹倒了,在游泳好手的搀扶下,才算勉强的站直了,接着就听到了“呜……”的一声清啸,那一道清冽的风发出猎猎的响声,扶摇而上,越来越远,最后慢慢消失在了我们头顶上方。

风这么一去,我身边的人全像是看傻了眼,身边一片寂然无声。

“是秃尾巴老李!”终于,岁数最大的八爷忽然大叫了一声:“你们看见了吗?你们看见了吧?那个尾巴……那个尾巴……”

“是是是!”这会儿被称为老七的中年人也忙不得的应声:“看见了看见了,跟传说里面的一模一样!”

“真……”年轻人则像是话都说不出来了,半晌才挤出来了一句:“这个世界上,还真有龙啊?”

“那当然了,”我松了口气,虽然看不见,也让脸对上了天空的方向:“不仅有龙,还有凤哩。”

龙是真跟传说之中一样英伟好看,可惜啊,凤比龙寒酸好些,没有一身华羽,还长着三只脚。

最重要的是,跟龙交锋,也打不过龙。

“哼。”我背后又响起了那个不屑的冷哼声,这次,是一老一少一起冷哼的。

我揣摩的出来它们俩的心意,要是看的见,就算跟秃尾巴老李争斗,也还不知道谁输谁赢呢,今天堂堂的三脚鸟混成在泥水里打滚,要怪,也就得怪李千树。

行了,推吧推吧,有黑锅只管往老子身上招呼,横竖老子背惯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诶,雨停了!”剩下的那个游泳好手忽然惊呼了起来:“真的停了!”

“风也停了!”老七也跟着难以置信的说道:“你们看那水面,看那树梢!灾过去了!”

“对对对!”八爷老七和年轻人也一起欢呼雀跃了起来:“真的停了真的停了,水位就要下去了!有救了有救了!”

大家先是欢呼雀跃,接着其中的八爷忽然就大声的哭了起来。

我知道他是想起来了他坐在澡盆里被冲走的小孙子。

跟济爷一样,这老年人,就是多愁善感。

我想是这么想着,可是连我自己,眼窝子也有点发酸,立刻说道:“水平稳了,风停了,人一定是能救出来的。”

“对!”老七和年轻人也有了信心,应该是拉住了八爷的手:“一定能救回来的!”

这会儿我忽然觉出,那种阴冷潮湿的感觉给变了,周身一下暖洋洋的——这个感觉非常熟悉,是乌云四散,出太阳的感觉。

“真好看啊!”年轻人像是看什么看的入了迷:“彩虹。”

“是啊,”周围几个人也禁不住感叹了起来:“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彩虹。”

大风大浪过去之后的彩虹,才是最好看的。

现在,真正是雨过天晴了。

“喂!”忽然这个时候,水面上穿来了打招呼的声音,我听得出来,是唐本初直愣愣的大嗓门:“师父!师父你没事吧!”

这感觉,莫名特别像是孙悟空要从妖怪手里救唐僧。

他要是有孙悟空那么大的本事,我特么也就放心了。

接着对面就又响起来了王德光挺激动的声音:“老板,我看见灵气贯日,直冲霄汉,肯定是有灵之物出来了,这灵气大盛,这地方泄去的风水气一定能重新聚拢,好事儿好事儿!大大的吉兆,以后这段日子。这个地方肯定会兴盛起来,得保平安,我就知道,老板一出马,这事儿肯定能成!”

听着水花响和马达声,应该是他们开了个船来接我们了。

来的真是太好了,不然的话,死鱼眼身上本来就有伤,再一下了这不干净的水,要是不得破伤风我跟他姓。

“千树,你身上怎么这么多血?”那个船靠了岸,雷婷婷是第一个跳上来的,一双手在我身上一摸,就知道血不是我流的,而是陆恒川,立刻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这会儿众人早把死鱼眼给接下来了,也都挺紧张的:“这小先生没得事吧?赶紧赶紧,得救他!”

上了船,船突突的往前开,航行的特别平稳。我忙问被困在水里的灾民怎么样了,不知道谁回答我说早派人去接了,一定会没事的。

我觉着,秃尾巴老李也一定会让那些灾民没事的。

这会儿身边陆恒川的血腥气扑鼻,我就问雷婷婷阿琐他们,他身上到底是伤在了哪里了,没成想雷婷婷和阿琐都沉默了一下,可能在大眼瞪小眼。

我心里陡然就给沉下去了,你娘,这么难以启齿的,特么的不跟在医院里面对病危家属的态度一样吗?加上那么多的血,特么生孩子也就这样了吧?

“你们直说,”我立刻说道:“他到底伤到哪里了?心肺?还是脑袋?我扛得住。”

说着,我伸手就在躺在船舱里的死鱼眼身上摸,可因为他一身泥水混了血水,也特么摸不出什么头肚来。

“不是,千树哥哥,你误会了莫,”阿琐拉住了我的手说道:“不要忙不要忙,不是我们不说。是因为我们实在是……看不出来。”

这话啥意思?难道死鱼眼受的是内伤?不能吧,内伤就算呕血,也呕不了这么多,再说了,以我入行以来受伤这么多次的经验,死鱼眼刚才整个人是飞出去的,别的不说,骨头肯定是要断的——人的肋骨在那种情况下是最容易断的,而这种情况最凶险的,就是怕断裂的肋骨扎伤了重要的内脏,这才是真正的生命危险。

这么想着,我就又挣脱了阿琐的手,往死鱼眼胸腹要害处摸,可这么一摸,我也给愣住了。

不对呀。

他的肋骨,椎骨,摸上去都是完好无损的,这特么怎么可能?

老子身上背着三脚鸟,当初在丽姐家地下室被八爪蜈蚣推下了台阶,肋骨还断了呢,他一个平平常常的死鱼眼在那个情况下飞出去,凭什么不骨折?

他铜皮铁骨还是咋?

不仅如此,我还摸出来,触手所及,他的皮肤都是十分光滑的,根本没让我摸到什么伤口。

我脑子一下就蒙了,这他娘的是什么原理?没伤?没伤他这一身的血是哪儿来的?

“千树,你也摸出来了吧?”雷婷婷犹豫了一下,说道:“他确实浑身是血,弄的你身上也是血,可我们把他全身都找遍了,伤口……没有。”

卧槽,难道这死鱼眼深藏不露,其实他身上也跟我有三脚鸟似得,藏了一个什么厉害外挂?可老子跟他同吃同住这么久,怎么一直也没察觉出来?他还有这种本事,那特么直接以后当团队肉盾算了……

可是刚想到了这里,我忽然就闻到了一股子很轻微的香气,这香气有点熟悉……

你娘,我立刻就反应过来了。问道:“你们看看,这死鱼眼身上有没有一团烂了吧唧的东西?我想想……棕黑色的,压烂了之后,是粉嫩嫩的颜色。”

太清堂几个人莫名其妙,都说死鱼眼身上除了一身泥水,什么都没有。

我顿时一拍大腿,一下就确定了,不是因为死鱼眼有什么特异功能,真特么是纯属他运气好!

我回忆起来了,刚进那个大洞的时候。我们发现了秃尾巴老李脱皮留在了洞穴里面的龙皮太岁,我还让死鱼眼带上一点放在身上。

龙皮太岁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连《窥天神测》的作者都是只听过没见过的稀罕物,所以书里只提了那么一句,说有异香,能活人。

“活”在这个是个动词,就是说能使人复活,我还以为是这货能练成了上次在拍卖行里出现的那种仙丹了,看来不是这么回事,这个龙皮太岁,能让白骨生肌,伤口愈合,可以说是超越云南白药的外科灵药!

而这种东西需要大量的水才能保持效力,正好死鱼眼当时是被拍飞在水洼里,身体应该正碾压在存在身上的龙皮太岁上,龙皮太岁遇水显神威,有可能瞬间就让死鱼眼的伤给好了起来,死鱼眼之所以那么虚弱,是因为受伤的时候失血过多造成的。

可这玩意儿的效力也特么太威猛了,照着死鱼眼的出血量看来,他早就应该玩完了,根本都活不到我找到他的时候。

而背着他出了山洞,又坐上船的这一小会儿功夫,他身上的伤口,就已经愈合完毕了,所以根本看不出他曾经受过伤。

好玩意儿,真他娘的是好玩意儿,有了这东西,不说制霸江湖,你当个神医是冇问题了,这把我给激动的,差点没从船上跳了脚,立马就说道:“那个山洞,那个山洞咱们得回去!”

“啥?”一船人都不知道我在激动个什么劲儿,莫名其妙:“你有东西落在那个地方了?”

“是啊,那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好东西!”

照着死鱼眼的描述,龙皮太岁长了整整一洞,那个数量实在太可喜了,真要是把那么多的龙皮太岁弄到了手。我得救死扶伤,积攒了多少功德!

何况现在灾民这么多,保不齐就有受伤的,这会儿拿去救人,正能派上了大用场。

“可是东西再重要,也没有人命重要啊,眼瞅着陆先生这个气息奄奄,急需抢救的样子,”唐本初小心翼翼的说道:“师父,咱们还是先紧着把陆先生给送回去吧。你丢的东西,等送完了陆先生去医院,我跟你去找。”

末了还低声来了一句,师父平时仗义疏财,坚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今天是咋啦,何况对方还是一生真爱陆先生。

他这话说完就被谁打了一下,我估摸是雷婷婷打的。

“还管那死鱼眼干啥,他算得了大实惠,一点屁事儿都没有了,放心吧,一会就能平地打挺,”我摆了摆手:“来来来,调转船头,你们都给我找点器皿,咱们得装东西……装好多东西!”

他们有可能觉得我疯了,这个氛围听上去像是在面面相觑,我也顾不上搭理他们,只是在心里琢磨着,要不人们总说龙是祥瑞御兽呢。见之有大吉,还真没错,这有龙的地方,就有宝藏啊!

满船的人拗不过我,也只好要调转船头重新上秃龙山返航,我这满心的美梦都快冒出泡来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王德光大声说道:“不好了,咱们现在已经不能回去了!”

我一愣,平时王德光老实巴交,最听我的话,咋今天堂而皇之的跟我唱起了反调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