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赶下台 下午4点和7点两更和更五千字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茂先生?”周围又是一阵议论声:“可茂先生前一阵子不是……”

老茂那个时候意图造反,可算得上臭名昭著,轰动一时,谁不知道?

“我实话告诉你们,那件事情,就是他李千树为了稳固自己二先生的位置,才下了毒手,冤枉了茂先生的!”姓胡的立刻趁机给老茂洗白,顺带给我甩个锅:“要不是这个李千树,茂先生现在还好端端的坐在这里!要是茂先生在,你们说,现在会变成这样一个难以收拾的局面吗?”

“没错,茂先生就是被李千树给害的!”老胡的跟班儿也一唱一和,跟庙会上卖假药的似得:“茂先生根本就是清白的,被李千树给逼出咱们北派的!你们想想,李千树饭碗为什么会丢,就是因为他害了茂先生,老天爷都看不过眼去了!”

好么。你特么是真能编,要是你在清朝,还有蒲松龄什么事儿啊!

“真的吗?这事儿茂先生是冤枉的?”

“也是,茂先生在圈子里这么久,我之前也觉得有点奇怪,他怎么就会干出来这样的事情?难道还真有什么隐情?”

“李二先生真的要是干出了这种陷害同门的事情,那再干出什么别的事儿也都不奇怪了。”还有的人完全依据被洗了脑:“那饭碗怎么没的,也就可以解释了……”

“是啊……”

场子里的人,除了几个忠心的,全用一种很复杂的表情盯着我。

“别他妈的大白天放驴屁!”郭屁股一听还能这么给人冤枉,当时就跳了脚:“老子当时差点被老茂给练成了活行尸,老子就是个活生生的证据,你们都他妈的瞎了,还想着给定了罪的翻案,你们脑子有毛病,还是当大家伙脑子全有毛病?证据确凿的事情,还妄想倒打一耙,你们胡说八道,指鹿为马,别他妈的太过分了!”

“您是活证据?”老胡也是文先生出身,说起话来这叫一个伶牙俐齿:“可大家谁不知道,你跟茂先生是几十年的冤家,为了你们郭家,茂先生的女儿都送了命!可茂先生宽厚,从来不跟你计较,你可倒好,这些年来。你明里暗里对茂先生什么样,圈子里谁不清楚!”

“清楚,确实是清楚。”

其他的先生也议论纷纷:“两个人斗了一辈子。”

“所以这个时候,你跟李千树勾结在一起,当污点证人,诬陷茂先生,对着大先生进谗言,茂先生就是这么被你们逼的衔冤负屈,远走他乡。北派也是被你们这种奸人害成了这样!”老胡这叫一个慷慨激昂:“大先生,恐怕也是因为你们俩的谗言,才落得现在这个下落不明的下场,你还我们北派的安宁,你还我们大先生!”

“没错,李千树滚下台!”

“还茂先生清白!”

阿西吧,老子如果不是当事人,恐怕已经跟在姓胡的后面一起喊口号打倒李千树了,别说,这老东西煽动人心确实有本事,真是能可用之才。

可惜啊——徒有才华,没有品德,可用我也不会用。

郭屁股被姓胡的这个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气的差点没挺过去,可他还算有点良知,生怕这些不明真相的吃瓜先生真的被煽动起来,把我给怎么着了,还是死死挡在我前面,只能用手指着他们:“人在做,天在看……”

“没错,人在做,天在看!”姓胡的大声说道:“你买功德的勾当,老天心知肚明。”

郭屁股的软肋被人戳的狠稳准,后槽牙都快咬裂了:“你这个奸细,你不就是老茂派来的吗?你给我等着,我早晚要……”

“因为我披露出了真相,你还想威胁我?”姓胡的立刻抓住了这一句:“你们大家听着,他想着一手遮天,一句真话都容不得,一点反对的声音都不能有!”

“郭屁股确实太刚愎自用了,根本容不得别人有一点别的意见,独断专行,闭目塞听,这样的人怎么能主持大局?”

“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确实没资格指挥咱们!”

“北派要还是这种人说了算,那土崩瓦解是早晚的事情!”

“你看人家南派,看人家东派。那才是以德服人,上下一心,可咱们北派这算什么?对不起老祖宗!”

“行了。”我伸手敲了敲桌子。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我现在的地位是风雨飘摇,可毕竟还是二先生,大堂里跟停了电似得,一下又安静了下来。

“所以你们现在,是想着让我退下这个位子,把老茂给接回来?”我没抬眼:“可现在事态这么紧急,老茂难道来的了?一样是群龙无首。”

“二先生,你这是什么话!”那几个为数不多的,忠心的先生急了:“我们只认您和大先生,您还真要让位不成?自古以来,没有这个规矩!下一任大先生,必须是上一任大先生指给的,多少年了,没坏过例子!”

照着我的猜测,“逼宫”都开始“逼宫”了,老茂可算得上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保不齐还真过来了——事情一旦成了,顺理成章,他就坐拥了北派——大先生回得来再说回得来的,回不来,北派可就是他的了。

真要是这样,那可就拔出萝卜带出泥,倒是个意料之外的好事儿——老茂是个毒瘤,不把他挤出来,不踏实。

“你废话什么,他自己都没脸待在这里了,好好让位,是他对北派最后立的一个功!”姓胡的狞笑了一声:“不瞒你说,茂先生虽然蒙冤未雪,但毕竟宅心仁厚,还是心系咱们北派的,听说北派快被李千树这小子给败没了,不计前嫌,还是回到了这里,就是为了力挽狂澜,顾全大局!”

说着,身子一让,还特么真把老茂给让出来了!

全场一片哗然。

说实话,整个茂家,现在还全在金乌牒上,在这个时候他敢出现在这里,还真算得上破釜沉舟了。

勇气可嘉啊老茂。

死鱼眼扫了我一眼,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我也没成想,这老茂对自己,还真有自信,能来送死!

这下好了,我算了宽了心了——好鱼咬钩子,不把你提溜上来,算我对不起你。

“他,他还真的敢来?”

大家议论纷纷:“他就不怕……”

“看来茂先生是真的心系北派,这么大的风险也敢冒!”

“这老王八蛋,”唐本初都瞠目结舌:“还真有脸回来!”

都洗白了,怎么没脸回来!

眼瞅着老茂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而小茂也出现在了老茂身边,挑衅似得看着我——但是他也意识到了,再怎么挑衅我也“看不到”,于是就把嘴撇下来了,活像是一条鲶鱼,紧接着,他发现雷婷婷又出现在了我身边。先是有点不解,随即像是看见啥希望似得,目光黏糊糊的就往雷婷婷身上贴。

雷婷婷跟看见什么恶心的东西似得,把眼光错开了。

可小茂不太甘心,又死死的瞪了我一眼。

“师父,我想求你个事儿,”唐本初压低了声音:’这事儿过去了,我想揍小茂那小子一顿,不是我说,我实在忍不住了。’

“废什么话,”我低声说道:“到时候再说。”

唐本初这才不甘心的让到后头去了。

我一扫郭屁股的表情,郭屁股显然正在压抑着自己,忍住不上去暴揍老茂:“好哇……好哇……”

气的骂街都骂不出啥来了。

“虽然北派确实让我蒙了冤,但大局为重,我不能计较那些错处,”老茂声情并茂的说道:“大先生也是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冤屈放一边。现在咱们要平息的,就是眼下的这些乱子!我茂某在行业之内过了一辈子,多少还算是有点安身立命的本事,能帮忙的地方,万死不辞。”

你娘,这些乱子,不都是你惹出来的吗?

“茂先生回来吧,之前的事情,是我们对不起你。听信了奸人的谣言,误害忠良,”姓胡的热泪盈眶,跟看见了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爹似得,戏特别好:“我们该给茂先生一个交代,不然这个时候,谁能给北派安宁!”

“茂先生!茂先生!”一众先生都跟给洗了脑似得,一个个跟见到了真神似得:“想不到,最后来救咱们的。还是茂先生!”

“不敢当不敢当,”老茂微微一笑,露出一个很为难的表情:“不过既然现在是外忧内患,茂某也算的上是临危受命,推辞了反而唐突,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话讲的这叫一个顺水推舟,就跟多少人硬逼着你上位似得,你的发动机是特么全自动的?

“我答应大家,只要大先生回来了,那我一定把位子双手奉还!”老茂凛然说道:“大家看的起茂某,茂某就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茂先生高风亮节!”姓胡的不失时机来打辅助:“忍辱负重,简直是诸葛亮再世,有您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是我们的福分!”

“可二先生还在呢!”几个忠心的实在坐不住了:“你们不能这么僭越规矩!”

“哦,我还忘了,丢饭碗的还在这里坐着呢?现在我就想问问李二先生,”老胡感觉局势已经被自己完全hold住。得意的快飞起来了:“你的饭碗,到底是怎么丢的!你敢说,不是为了害茂先生而丢的,是为了别的原因?”

“你凭什么问这种问题,”唐本初虽然知道我的情况,可也沉不住气了:“你这是凭空给我师父身上泼脏水!你算个什么东西……”

说着就要下去理论,被王德光一把拖住了:“行了行了,你干什么这么沉不住气,给我稳住了!老板自有分晓。”

唐本初气的跟个蛤蟆似得,两腮都鼓起来了,阿琐抿了抿嘴,低声说道:“要不让我治治他们的长舌头病……”

“不行!”雷婷婷拉住了阿琐:“不是说过了吗,现在听千树的,谁也别轻举妄动。”

只有死鱼眼事不关己,表情似笑非笑的。

“怎么样,说不出来就心虚,心虚就急眼!”那几个先生纷纷起哄:“身为一个二先生,饭碗没有了。不给大家一个交代,你觉得过得去吗?”

“在其位谋其政,你们确实欠我们一个交代!”

“对,北派是祖师爷留给我们大家伙的,不是你们太清堂自己的!”

这个“逼”,来的真到位,劳资要没有点安身立命的本事,在他们这个逼迫之下,非得给挤得乱了阵脚不可。

因为饭碗这事儿,绝对不会没的很光彩,怎么挖都挖不出好事儿,没人能真回答出来。

回答不出来,那他们的诬陷,就等于默认了。

确实算是两头堵,可惜啊,劳资的阵脚稳得很,就凭你们几个乌合之众,还真么法子把老子怎么着了。

我第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人和人的差距真的很大——他们这些想走捷径的,永远当不上做大事的人。

“行了,年轻人的日子还长,既然李千树是大先生在的时候亲自选定的,那他也是有自己过人之处的,”老茂竟然还舔着脸来“给我说话”:“过去的事情,就算是翻篇了,以后有的是戴罪立功的机会,我也不计较了。大家也不要太过赶尽杀绝,就当给我茂某几分面子。”

卧槽,这么说,老子还得倒欠你几分人情了?

“茂先生确实虚怀若谷。”

有一些先生交口称赞,显然是真听信了老茂这一番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计前嫌成这样的,也就只有圣人了,茂先生真的能做新的大先生,我服气,也安心。”

“对,我也是。”

老茂这次目的确实挺明确,一个是给自己洗白,一个是重新夺回北派,口口声声说什么“大先生在的时候”,潜移默化在暗示别人,大先生再也回不来了。

还有一个,就是把我彻底给拉下来,踩的越低越好,接着。把自己捧得越高越好。

“你要是说不出来,就当你认了,你的饭碗是因为害了茂先生而丢的!”姓胡的高高在上,鼻子眼朝天的说道:“现在,你必须得给茂先生道歉!也必须给我们从二先生的位子上滚下来,把一切上头的事情,全交还给茂先生处理。你更得多谢,茂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还可怜你一个瞎子。放你一条生路!”

“茂先生宅心仁厚!”不少狗腿子们大喊了起来:“茂先生才是真正的仁义,如果茂先生不主持大局,还有谁能有这个资格!”

“对,李千树退下去,让茂先生主大局!”

老茂笑吟吟的望着我,一副得了胜的姿态。

“李千树,道歉啊!”已经有人冲了出来:“你做出了这种事情,不羞愧吗?”

这种人是想着现在老茂上位,我被扫地出门的大局已定。提前站队表忠心的,吃相简直猴急。

也有人有样学样,站了出来:“李千树你不仅得道歉,你还得道谢!茂先生被你害的那么惨都不追究你,你自己还不好自为之!”

“对对对!”更多人为了讨老茂欢心开始起哄架秧子:“你站起来,大模大样,还好意思坐在那里!”

“不过也是,一个瞎子,不坐着,难道还能走吗?”

那几个忠心的实在看不下去了,冲着最先起哄让我道歉道谢的就招呼起来了:“你们眼里还有没有规矩了,你们这是反叛!我活着一口气,就不能让你们得了逞!”

“对,凭什么让老茂回来,我们还要等着大先生!”

“你们,你们别打了!”郭屁股本身已经被老茂和追随者这一番歪理气的快七窍流血,眼瞅着又有打起来的,一副头疼欲裂的表情就过去拉架。

可这一动手。就等于起了一个头,更有一些胆子大的,冲着我们这帮人就扑过来了:“还坐在主位上,让开,这个位子,现在是茂先生的!”

“对,饭碗都没了,还是去摆摊要饭吧,这里已经没你的位子了!”

老茂在人群里对我微笑,那模样像是终于完成了自己最大的心愿,小茂在一旁又开心又担心,开心的是我终于落得了这个狼狈的下场,简直太解气了,担心的是,怕他们手底下没轻没重,伤了雷婷婷。

死鱼眼和雷婷婷身手特别利落,先把几个不知死的撂倒了,阿琐出手撒了一把小虫子,好几个被小虫子撞上的开始大声尖叫了起来,还在地上打了滚。

“降洞女,李千树还带了降洞女!”姓胡的一看,立刻跳了脚:“李千树还贼心不死,负隅顽抗,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大家上,打死了,也是他自找的!”

唐本初也抄起了椅子抡倒了几个,王德光生怕自己这个唐志鹰的身体出了闪失,一早老老实实的就躲在了我椅子后头:“老板对不住了,我真没有这个本事……”

而这个时候,有一个武先生趁机会到了我面前,奔着我面门就过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