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去茶楼/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茂忽然牵着嘴角笑了笑,看上去……竟然有点凄凉。

我被他这么一苦情搞的有点懵逼,一直跟在我身后的死鱼眼可能看不过去了,偷偷踹了我一脚。

我明白他是在提醒我,立马就把懵逼给收起来了,继续看着老茂:“你得癌症了还是怎么着?”

老茂摇了摇头:“不足为外人道也。”

我也知道死鱼眼的意思,是让我提防别让老茂卖惨给糊弄了——老茂诡计多端,想起来一出是一出,让他乖乖的做我阶下囚估计也不可能,他一定还得王八入水——泛起点花。

虽然我这个人生性八卦。可现在老茂的故弄玄虚我还真的得放聪明点,何况现在老子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他:“既然这样,那咱们俩的时间都挺宝贵的,我就开门见山吧,你跟胖先生合谋,把大先生给藏到了哪里去了?”

“这话你不应该问我,应该去问胖先生啊!”老茂冷笑一声:“那些录音你听了,不是很明白吗?”

“你跟胖先生明明是勾搭到了一起,别想把自己给择干净了。”我脸色一沉:“你们不就是想先扣住了郭屁股的功德,再用他的功德引出大先生吗?你们可以啊。银庄的大老板都得给你们点面子,这会儿就别谦虚了,算我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你能让我戴罪立功?”老茂眯起眼睛:“拿什么换?”

“看你想要什么了,”我循循善诱:“你岁数大了,时日无多,可你孙子小茂还年轻,人生的美好才刚刚开始啊,你就忍心看着小茂跟你一样,把自己的前途葬送在这里?”

老茂冷不丁的抬起了下垂的眼帘盯着我,一瞬时是寒光四射,但是紧接着,他又笑了,缓缓的拍了跑手:“好,好,李千树。你终于也有了一个做大先生的资历了,你以前,可说不出这种话来,可现在……”

现在我也知道,不择手段,用别人最珍贵的东西,来威胁别人了。

我以前确实不是这种人,可我之所以变成这种人,正是你老茂一点一点教会了的。

是你告诉给我,对付什么人,就得用什么手段。

成王败寇,自古以来都是这样,谁赢了,永垂不朽,输了。没人会记得。

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老茂跟我四目相接,还是他先移开了目光,自嘲似得说道:“我培养了我孙子一辈子,没成想,最后还是输给了李克生扔在一边不闻不问野生的。”

谁特么野生啊,老子是济爷养大的,又不是类人猿。

“所以,你想让我怎么做?”老茂像是终于服了软,抬头望着我:“去找胖先生,要回大先生?”

“跟聪明人说话不费劲儿。”我对着老茂笑:“只要事情成了,你不用担心大先生回来之后跟你翻旧账,你和小茂的平安我来保,我李千树是什么人你知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再说了,大先生那个人,岁数大了,恋旧,不会真把老茂怎么样——不然老茂上次在闹鬼的园子里整的那点粑粑蛊,以大先生的手段,想追上他易如反掌。

可大先生还是没有去追他。

“可是胖先生也不是什么善茬,我许给他的好处,是整个北派的人脉和资源,现在我输了,没法入主北派,又能给他什么报答?”老茂摇摇头:“谁都是无利不起早。”

我也知道,这个时候,大先生在胖先生手里,我们投鼠忌器,不能硬碰硬,可一旦胖先生真要拿着大先生威胁,我们就太被动了。

“你对胖先生很了解啊,”我寻思了一下,接着说道:“戴罪立功的时候到了。你来讲讲,这胖先生,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老茂哼了一声,像是想起来了很久以前的事情,沉默了半晌。才说道:“实不相瞒,胖先生是几个门派之中,唯一跟大先生的能力接近的,年轻的时候,两个人的名头也最接近,谁都不让谁——还有,这胖先生,跟大先生当年,有旧仇。”

胖先生的能力确实不用说,大先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当上的。何况还是民风彪悍著称的东派了,不过这些年东派偏安一隅,不太跟我们打交道,确实也是挺神秘的,对胖先生,我什么都不了解。

我来了兴趣:“什么旧仇?”

“当时他们都还很年轻。”老茂说道:“胖先生在大先生这里吃了很大的亏,当初他就扬言,早晚让大先生十倍奉还,可是时间一长,胖先生一直没有真的做出什么举动,也许做了大先生。顾虑的多了,毕竟手底下那么多人,没法跟以前一样随心所欲。这下子,好不容易把大先生给抓在了手里,我看。他没那么容易松手。”

难怪老茂会去找胖先生来对付大先生呢,感情是抓住了这个嫌隙——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不过老茂这话说的笼统,我就接着问,那大先生和胖先生的矛盾。到底是怎么引起来的?

老茂暧昧的一笑:“这事儿我不算清楚,最清楚的,是杜海棠。”

你娘,我就说贵圈真乱,这老一辈子的感情生活比特么奥运五环还环环相扣。又有了杜海棠的事儿了?

我能解开九连环,可这种玩意儿,我一听就脑瓜皮疼。

“现在胖先生藏在了金玉里,毕竟是北派的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倒是可以碰碰运气,”老茂接着说道:“我能告诉你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剩下的,要看你的运气了。”

虽然线索比我想象的少。但好歹也算是线索。

出了关押老茂的那间屋子,我抿了抿嘴:“胖先生到底有什么样的能耐,连大先生都能扣住?他肯定是个很可怕的对手。”

“那有什么,也许他使的是阴招,防不胜防而已,”死鱼眼漠然说道:“论出阴招,你不也是一把好手吗?用得着怕别人。”

“你懂个屁,”我瞪了他一眼:“老子出的可不是阴招,那叫大智慧。”

死鱼眼又用看隔壁二傻子一样怜惜的目光看向了我。

他这双死鱼眼就是欠抠下来当泡踩。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死鱼眼的黑眼珠咕噜噜的转过来看着我,搞得我浑身泛凉气。

我没去瞅他。说道:“咱们得上金玉里去一趟,我发现了一个事儿,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别的。”

死鱼眼来了兴趣:“什么事儿?”

“我发现,老茂跟东派胖先生见面的茶楼,也像是那个神秘大老板开的,这事儿,跟那个神秘大老板,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关系。”我说道:“最好过去看一看,我也想知道,那个神秘大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

是谁都好,这一摊子浑水谁趟都是趟,只不过……我不希望那个人,真是我干爹。

“千树,你要出去了?”这会儿雷婷婷也跟了上来。可能听到了我们的话:“要去金玉里?”

“是要去,”我点了点头:“不过我这次是为了大先生私访一下,目标不能太大,能不招摇就不招摇,你们就先留在这里看着老茂那个老狐狸。别让他再耍出什么花花肠子,我就和死鱼眼两个人一起去,很快就回来。”

雷婷婷点了点头,接着表情有点犹豫,像是担心什么似得。

“你咋啦?”我瞅着她,她最利落了,平时可绝对不是什么吞吞吐吐的人,心里一定是有事儿:“有话就直说。”

其实,我隐约猜出来她想说啥了。按叶的娣(16981934),您好,感谢支持正版,为了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黑岩阅读”,更有海量岩币免费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