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丢了啥/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是黑卡!”

死鱼眼盯着那卡,不露声色也有点惊讶。

这张黑卡,是郭洋上次送给我的,送完这卡没多长时间,他就“报废维修”去了。

我其实就是想拿出来试试看,毕竟不知道啥叫会员,没诚想瞎猫碰上死耗子,还真给撞对了——反正拿出来我也没说啥,认出来是我运气好。认不出来也不会笑话我。

那个主管脸色立刻有点不自然了,忙弯了腰两手手心朝上伸过来,意思是那卡给他看一下。

我丢在了他手上,这么一瞬,我就看见他手心上有两道很深的横纹。

这叫“断掌”,要是长在女人手心上是大忌,要克死男人的,长在男人手上,就是杀伐决断,下手不留情那种。

这个总管,难不成是个打手出身的?

他验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验的,立马恭恭敬敬的还给了我,笑着说道:“贵客里面请,这真是,原来是拿我老头子找乐子呢!我老眼昏花。开不得玩笑,恕罪恕罪。”

“主管,伯……这个先生跟你岁数差不多。”那个叫倩倩的立马说道:“你看你们俩在一起,就跟林志颖和郭德纲的合影似得……”

其他的长腿姑娘一下就把她给拉开了。

主管听不懂说的是啥,瞪了她们一眼。拖着我们就进去了。

别说,这里面的地毯确实是特别珍贵的料子,我以前在古玩店老板的门脸里看见过相似的锦缎,就只有手掌大小的一方,古玩店老板就拿着当镇店之宝。一般人都不肯拿出来给看。

可这里,是踩在脚下,这么大的一卷。

财大气粗,真心是财大气粗。

而财大气粗的同时又没有暴发户气,难得。

这边的桌子椅子也都统统是有点年头的,包浆,光泽,颜色,气息,古玩店老板要是亲自来了,能晕倒在这里。

想来在拍卖行的时候我一心光想着救屁股和周旋杜海棠,在银庄的时候又根本看不到,想来应该都跟这里一样奢华。

一路走过去,客人不多不少,环境特别清雅。偷眼看看,也有一些算是眼熟的——可能跟我们一样,刚从北派的会议上下来就上这里来了。

凝气上耳一听,他们果然也在议论着今天开会的事情。

“别看二先生年轻,确实好手段。”

“你上次不是说这个势头不好,也去东派发展吗?”

“嗨,毕竟北派是咱们的根儿,但凡有希望,谁乐意背井离乡,混人家屋檐?我看着,就算大先生那边真的……二先生也挑得起这个大梁,跟着他,准没错。”

“我也这么想。英雄所见略同。”

“那是,毕竟在行当了一辈子没白混,看人还是有点眼力见的。”

“哟,那之前谁嚷着请老茂来力挽狂澜,说老茂是唯一能把乱局摆平的?”

“行了行了,那事儿翻篇了啊!”

我低着头尽量不让别人看见我的脸,心里也禁不住自鸣得意,就知道,老子这个会没白开。

带着我们上了楼,主管十分殷勤:“两位要什么喝的?”

我扫了一眼茶单,什么珠兰,云雾,祁门,他们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们,但是一瞅这价格,我舌头差点没跟吊死鬼似得吐出来。

八千八?九千九?一壶?

你娘,喝了能比别人多个屌?

“高末吧。”

济爷一带我上县城老茶馆听评书,就喊高末,我也不知道啥是高末,不过喝起来觉着很酽,就来了这么一句。

就算地段高端点,想必济爷买得起的茶。这贵也贵不了太邪乎。

结果一听我这话,那主管的眼睛又圆了,而死鱼眼又用看二百五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同时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踹了我一脚,云淡风轻的抬起头:“六安瓜片。”

主管这才眉开眼笑:“这真是。这位先生这么喜欢开玩笑。”

手写的茶单上字迹清秀,繁体的,六安瓜片,一万一。

主管这么一走,我吸了口气,低声问道:“我问你,这里算天堂银行还是人民银行?”

“不懂行就少露怯,”死鱼眼翻了个白眼:“还二先生呢,你就小家子气劲儿,我都嫌你寒颤。”

“反正你掏钱,”我转过脸:“不是说胖先生就在这里吗?可除了咱们北派一些杂鱼,也没什么别人啊,能不能是今天金玉里太热闹了,胖先生出去看热闹了?”

死鱼眼又耐心的看了我一眼:“这个时候,如果你是胖先生。你会出去抛头露面吗?”

这也是……老茂已经被我给扣住了,虽然是让大家保密,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以胖先生的身份地位,现在早该得到消息了——老茂失败,自己的事儿八成也得被抖落出来,现在出去乱跑,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所以,胖先生应该还在这个最为保险的茶楼里。

只是茶楼不小,我们一路都没看见他,而他的身份在,一定会要某个雅间包厢。

我的眼睛顺着楼梯一扫,就扫出来了,在照片上的风景看来,也有灯笼。可比我们现在能看到的灯笼比例小一号,就说明老茂跟胖先生应该是在比我们更高的地方坐着的。

三楼啊?

三楼的楼梯口有人守着,显然三楼戒备更森严,连这里的会员都不能随便进——那得算高级会员吧?就跟拍卖行的高层座椅一样。

这个神秘大老板,似乎很喜欢把人划分出层次阶级来。

这会儿一个特别漂亮的长腿妹子把一壶茶给送上来了。茶具是天青汝窑,成色明净的能进博物馆——感情成本在这呢。

我正端详茶具呢,茶香氤氲里,女人的体香混合着茶香迎面而来,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妹子压低了身子,凑到我身边低声问道:“伯父,阿森现在还好吗?我不为别的,就是惦记她。”

好么,这女人的信息网就是快,这么几步路的功夫,就传来了?

干儿子也是有本事,难道把这边的小姑娘都撩遍了?

不过这倒是挺方便,算是在人脉上帮我们打好基础了。

“还好还好,不过姑娘,”我盯着三楼问道:“这里是什么情况?”

“您说三楼?”那妹子答道:“都是预定好的包厢,除非预定的人才能进,我们茶馆生意好,一般提前三个月就预定出去了,您要是想去。下次先找我,我叫小月,我和阿森……”

妹子剩下的话我就没听进去,预定?我就接着问,预定好了是什么凭证。

妹子回答这些不是她管的,她也不知道,不过三楼的都是不好得罪的人就是了。

这地确实很安全,看来可以上去探一滩了。

等妹子恋恋不舍的走了,我刚想把一万一的茶喝了好行动,死鱼眼拽着我的后脖颈子就往三楼上走。

卧槽,这坑爹货今天激动起来,要硬闯?转性了你?

而还没等那个看守的人拦我们,死鱼眼淡定的就来了一句:“你别着急,你掉的东西在一楼第三个台阶上。”

“啥?”看守的人跟我一起一脸懵逼。

“你腰上平时挂着的那个,”死鱼眼耐心的说道:“你摸摸还有没有?”

守卫的人一摸,脸色立刻就变了,同时狐疑的看了我们一眼,死鱼眼接着就说道:“你放心吧,我们在这看着,你快去快回。”

守卫再一想,这么私密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也不会知道,就真拿着我们当自己人了,立马下楼去了。

我跟着死鱼眼一边上楼一边问他:“他丢啥了?你咋知道的?”

万彭走毅(16983840),您好,感谢支持正版,为了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黑岩阅读”,更有海量岩币免费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