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命火低/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鼻子眼瞅就要撞到面前的椅背上了,被死鱼眼眼疾手快一把给拽回来了。

当时我第一个反应就是你见了鬼了?可马上就到上头了,啥魑魅魍魉敢上这里来找作死?

而司机嗷的一嗓子就喊出来了,同时盯着我,跟特别怀疑人生似得说道:“我开的挺快的,不可能啊……”

我抬头一看,禁不住也给愣了,跟司机一样脱口而出:“卧槽?”

一个女人,趴在了挡风玻璃上,死死的盯着我们。

是啊。车开的好好的,冷不丁挡风玻璃上扑上来个这个,谁不害怕!

马三斗则莫名其妙的望着我们又望着挡风玻璃,喃喃来了一句:“咋啦?你们看见啥了?我怎么,什么都没看见?”

马三斗人长得就憨厚,这话一出口,让人没法不相信,司机看看马三斗,又看了看我们,俩眼一翻白,挺过去了。

可见马三斗阳气很重,属于那种神鬼不忌的人,这种人在古代,都是要当大将军的,可惜他生的时候不对,邪物见了他的阳火都得退避三舍,这辈子都见不到鬼。

想必狐狸眼对他连个梦都托不了吧。

而这个司机就不一样了,可能最近正在走背字,印堂犯黑光,两肩命火肯定也不旺,摆明了是时运低,撞鬼也正常,这次回家非发烧不可。

我开了车门就下去了,对着那个女人问道:“你咋来了?”

那个女人,不。女鬼跟我有过一面之缘,那就是在阴沉木大衣柜里见过——她就是老茂害死的那第一个老婆。

上次把老茂的底子跟我们说清楚了之后,因为还是没法找老茂报仇,十分苦恼,我就答应她,有机会一定让她得偿心愿,后来我还想法子把她从衣柜上给“解”开了,她这会咋跑这出现了?

那女鬼一见到了我,立刻轻飘飘的迎了上来,慌慌张张的说道:“李大师,天无绝人之路,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难不成是知道老茂现在被关起来了,大势已去,所以来找老茂索命的?

我就问她:“是不是你想着到上头找老茂,进不去。才来找我的?”

上头防范的很严实,她们这些邪物,根本就不可能进去。

我还想劝她再等一等再找老茂,谁知道她急急忙忙的说道:“他算什么东西,我这次来,是专门为了李大师你才来的,你听我的,把这个开车的给叫醒了,赶紧跑,有多远,跑多远!”

“啥?”这话听的我一阵蒙圈:“你让我上哪儿去?为什么要跑?”

“出事了,出大事了!”她可能是因为太着急了,话都说不利索了:“反正现在说什么都是在浪费时间,李大师你快走吧,咱们边走边说。”

死鱼眼一皱眉头,立刻把头从车窗里探了出来,问道:“这里离着上头这么近,是不是上头出事儿了?”

那女鬼这才猛地点头:“是的是的,你们的上头确实出事了,还是出大事了,李大师,你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这心跟沉到了冰窟窿里一样,顿时就给凉透了,立刻厉声问道:“到底出什么事儿了,你不说清楚了,我怎么走?”

显然,她是知道老茂时运走低,想去找他可又进不去,一直在这里等着老茂出来,结果正好就目睹什么了。

“他们,他们要追你,还要捉你,还要……”女鬼咬了咬牙:“还要弄死你!我知道你要来,所以就赶过来想拦住你。掉头,快掉头吧!”

“谁?”我是越听越着急了:“谁要这么做?上头的人?”

我才刚在上头开完了会,谁还敢对我造反不成?真有这样的,可真特么的该杀鸡给猴看了!

“坏了……”那女鬼的脸色本来就惨白惨白的,这会儿更难看了:“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说着,女鬼猛地扑到了司机的耳边,低声念叨了什么,那司机跟中了邪似得,一下坐起来。面无表情的捏住了方向盘就要走。

“上车……”女鬼也在我身后死命的推我:“你快上车!”

我没法子,只好问道:“上头到底出啥事儿了?咱们太清堂的人呢?”

女鬼一个劲儿的回头,像是怕谁追上来,连我的话都顾不上回答。

可刚上了车,车一启动,就传来了爆胎的声音。

“在那里呢!”不远处有了人声:“追!”

“跑吧!”女鬼尖叫了起来:“跑吧!”

我回头一看,都是之前跟我一起开会的那些先生,全是熟人,一个个急匆匆的像是在撵什么。

他们在追什么,照着女鬼的意思,难不成……还是在追我?

这特么什么情况,也太迷幻了吧?

而他们很快就把我给包抄了,女鬼受不了这么多先生一起现身,这对她身上的阴气也有损伤,似乎是带着哭腔,就躲到了车底下去了,末了还一个劲儿的咕哝:“李大师,跑吧,快跑吧……”

眼下被围的结结实实的,走是走不了了。我就冲着他们问道:“你们兴师动众的,在折腾什么?上头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我也有了点不祥的预感,心说难不成东派的打上门来了?可就算打上门来,也犯不上怕他们啊,北派上头这些可没一个怂的。

“李千树。”没成想,之前再堂会上誓死维护我的一个忠心的先生,现如今一双眼睛跟要吃人似得盯着我,咬牙切齿:“我们北派上上下下都瞎了眼,竟然还拿着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二先生!”

我一听这话,比起生气,更重要的是吃惊:“放肆,你胆子倒是不小,跟谁说话呢?”

“还跟他说这些干什么!”另一个忠心的先生一把将那个先生拉到后面,自己冲着我就扑过来了:“李千树,我要你的狗命!”

全北派没有不知道我身手的,敢跟我先出招,是真正的预备“以死相拼”,我更纳闷了,抬手就把那个先生给格开了。喝道:“老胳膊老腿的瞎折腾什么,有话给我好好说,上头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你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有意思吗?”那个忠心的先生打不过我,看意思恨不得上来咬死我:“我们不管你的身手有多好,今天非跟你同归于尽不可!”

说着,实在无计可施,一脑袋冲着我撞了过来。

“我说你们是不是都撞了邪了,身为先生撞邪,丢不丢人?”我推开了那个忠心的先生。盯着其他包抄过来的人,心说这明明都是自己人,怎么我就是上茶楼去了一趟的功夫,都转了性了?

可没有一个人回答我,都跟对我又不共戴天之仇似得。对着我就杀过来了。

死鱼眼知道我不忍心对他们出手,自己倒是挡在了我前面帮我撂倒了几个,大声说道:“你们长嘴干什么用的?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可不管我们怎么问,他们还是无动于衷,跟一帮行尸似得就往上拥。

马世欢也看不下去了。一条胳膊推倒了一片,也跟着我帮腔:“对呀,你们咋莫名其妙就喊打喊杀的,倒是说话呀!”

我要扫平了他们,那是易如反掌。可没闹明白到底出什么事儿之前,我怎么也不能对自己人下手,立刻大声说道:“不管你们为什么这么做,里面肯定是出现了什么误会,你们谁把误会给我说清楚了?”

“李千树,我们跟你没有任何误会,”最忠心的那个先生因为气愤和悲伤,浑身都在发抖:“你亲手杀了大先生,还跟我们说什么误会?”

梅鸣发(17009853) 您好,感谢支持正版。为了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小说连连看”,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