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烛不跳/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千树,你这伤……”小梁还是有点担心。

我答道:“你知道,我跟别人恢复的速度不一样,放心吧。”

我留意到了,姜师傅一下紧张了起来,还一个劲儿的用手去呼噜头发,像是想把自己尽量拾掇整齐一点似得,同时她还抓了抓自己身上的衣服,看意思有点后悔今天没打扮的那么体面。

姜师傅对大先生,果然……

我忽然想起张莹莹来了,十来岁的时候我们一起在学校外面的摊子上吃炸馒头,她总是说不饿,其实她总是在我吃了她那份儿之后,自己再买一份偷吃,是不想让我看见她满嘴流油的吃相。

姜师傅发现我在看她,脸一下就发了红,瞪了我一眼:“看什么?”

“姜师傅好看。”我咧嘴笑:“真的,不愧是北素兰,西海棠。”

姜师傅一听这话险些抬手来打我,但一看我是伤员,又悻悻把手给缩下去了:“一个老不正经,教出来了一个小不正经。”

说着说着,姜师傅的眼角终于泛出来了一丝泪光。

姜师傅以前之所以对我们李家的事情打死不说,是因为大先生不让说。现在大先生没了,一切的忌讳也全没了。

“行了。”陆恒川把东西铺好了,对我投了个眼神。

我爬起来,小梁忙来扶着我,同时她又看了一眼那伤口,有点倒吸凉气:“这么快……”

肯定痊愈了不少了。

我点上了蜡烛。

招魂的仪式做了很多次,算是烂熟于心,这次也一样,行云流水把该做的做完,在场众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的等结果。

可蜡烛的火苗子,就是不跳。

奇怪,难道大先生新死,魂魄凝聚不过来?

我继续凝神等着,可这个时候,背后三脚鸟里,比较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来不了了。”

来不了了?为什么来不了了?

三脚鸟跟我心灵相通,一定是听的到我这个疑问的,可三脚鸟扔下了这么句话,就不吱声了。

你娘,能别话到嘴边留半句吗?

可三脚鸟说的没错,半天过去,蜡烛的火苗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招不来?”姜师傅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心里一阵不踏实。

其实大家都是行内人,我招不来,只有两个可能,一个人大先生根本没死,还有一个,是大先生魂飞魄散了。

可大先生的尸体我们亲眼看见了,但凡有一口气在,龙皮太岁也能派上用场,可他确实已经死透了。

还是说,他是被鲁班尺杀死的,灵,被镇住了?

杀人灭口,还让人永不超生。

我手心忽然一阵疼,低头一看才看出来,自己的手攥的太紧,手心几乎要被自己的指甲划伤了。

小梁看出来,连忙笼住了我的手:“千树,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再为难自己,也是没用的!”

我明白,可我还是忍不住想,如果我那个时候早回来十分钟……十分钟就够了,可我偏偏就是没赶上。

“死鱼眼,”我抬头看向了陆恒川:“你想想法子,帮我买一些黑纸和一些黄纸来。”

陆恒川一挑眉头:“你想干什么?”

狐狸眼说过,遇上难处,上城隍庙给他烧纸,一黑叠一黄,就能找到他了。

我有话想问他。

“你这会儿出去,那不是找死吗?”郭洋有点着急:“你不知道你这次犯的事儿有多大,我可告诉你,咱们北派由祖师爷建立起这么多年,还没有一个例子,是二先生杀大先生的!”

我一个二先生,不如你明白?

“没事,我有法子。”

我会金箔“魁道”里面的“匿”。

那是黑先生的东西,里面的很多方术都特别管用,尤其是有三脚鸟在身,事半功倍。

可其中也有很多方术,是伤天害理的——黑先生干什么的,阴面先生之中的阴面先生。

再说了,我不是黑先生其中的一员,如果不是先前被银牙撵成狗,按道理说本来连学也不应该学,因为这就属于“偷”,盗取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跟捡拾了人家的东西不还一样,不会带来好事。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大先生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还有更不好的事情吗?

我他妈的什么也不管了。

“我跟你去。”陆恒川说道。

“你还是在这里躲着吧,”我摆了摆手:“我去见个朋友,很快就回来。”

陆恒川好端端一个大少爷,被我这么一连累,现如今竟然也跟我一样成了金乌牒上的逃犯,他老爹知道我坑完他闺女又坑他儿子,不知道会把我给怎么着了。

“不行。”陆恒川端端正正的说道:“不带我,黄纸和黑纸我就不给你找。”

卧槽?

“还有我!”郭洋立刻说道:“李千树,你这会儿可绝对不能死,我爷爷的清白还需要你来证明了,你死了,我们郭家怎么办?被你坑成筛子了!”

要说坑,你们也没少坑我啊,这就是所谓的现世报。

其实我也明白,他们是怕我伤没好利索,一个人出去形单影只,被人发现了,落不到好。

“千树,你就带着他们吧,”姜师傅也说道:“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彼此有个照应。”

姜师傅也这么说了,那就没办法了,我站起来,说道:“那行吧,你们跟着,别乱动,要是被我连累,别趴我家窗台就行。”

“滚。”他们俩言简意赅。

小梁眼睛却红了,拉住了我:“千树,你能不能,好一点再去?”

“我已经好了。”我拍了拍他的手:“你放心吧,我好好地走,就好好的回来,这次本来该跟你重重道谢,咱们是自己人,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攒到下次。”

我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有给小梁重重道谢的机会。

“跟我谢什么,你好好活着,我就知足了!”小梁泪如遇下,再也控制不住了:“你回来,你一定要回来,你要是不回来,我就在这里等着你,等一辈子!”

“哎,”马世欢把凉了的挂面呼噜一下全吃进嘴里了,咂咂舌:“大兄弟,弟妹跟你,真是情深意切啊,要不这次我也……”

“不行了,”我连忙摆摆手:“人太多,车子坐不下。”

本来狐狸眼就是让我帮马世欢的,这次带着马世欢找他,他别说告诉我关于大先生的事情了,还特么不得当场叉我下油锅嘛!

而姜师傅也扫了小梁一眼,表情有点复杂:“千树啊,你说,男女关系这一点,你跟你李克生和老济就都不一样了,他们可没你这么……”

“嗨呀。打住吧您,这都什么时候了?”我问道:“对了,您刚才含含糊糊敷衍过去了,还没回答我,您是咋找到这里来的?”

我担心小梁。被人知道跟我有关系,她也会倒霉。

“我岁数这么大了,还在圈子里混了一辈子,这么点本事也没有?”姜师傅佯怒:“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看着姜师傅这个咬硬的样子,我知道她肯定是不能说的,就只好带着陆恒川和郭洋往楼下走:“姜师傅,别的没什么,请你一定要照顾一下小梁,我……我很快就回来。”

可我却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似乎再见到她们,将会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千树……”小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假装没听见。

“野猪,你要怎么去?”陆恒川看了我一眼:“为了不让人发现,郭洋把车开到别处去了。”

“不开车。”我一只手按在了地上:“让你们开开眼界,见识见识,什么叫五鬼运财。”

您好, 李显敏(17031080),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若相识”,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