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城隍庙/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狐狸眼犹豫了一下,说道:“既然你也听见了,我就不瞒着你了,没错,你干爹确实也是管理阴阳交接那那方面的,查当然要从他那里开始查,但是现在不是还没查出来吗?又不能就这样定了罪,他是你干爹,你还信不过他?”

虽然他确实是我干爹,可我对他的一切,全不清楚。

他甚至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刚才我听说,会审,”我抿了抿嘴:“怎么审?”

狐狸眼露出个为难的表情:“你问这个,有用吗?”

“郭洋,你他妈的给我过去!”我的声音凌厉了起来:“你听不听我的?”

郭洋的拧劲儿上来:“不行,你打不过!”

“滚蛋,老子可不想死。”我一把将郭洋往死鱼眼那边推:“给我过去。”

“那不行,”郭洋立刻大声说道:“我和陆恒川早就说好了,今天不管出啥事儿,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你们没啥事儿吧?”我侧头看了郭洋一眼:“你跟死鱼眼上柳树那边去,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你们别露头。”

他们喊我的时候,估计是那个大人物出现的时候,我当然是听不见了。

“李千树,你醒了?”郭洋一瞅见我,别提多高兴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怎么什么声音都喊不起来你!”

他自然猝不及防后退了三步,趁着这个功夫,我已经到了郭洋面前把他挡在身后了:“哟,你不是每次都吹牛逼,说不乘人之危吗?怎么今天这么打脸,趁着老子睡着了,来欺负老子的朋友啊?”

小白没想到我这个时候还真给醒过来,注意力一直是在郭洋身上的,冷不丁飞过来个东西,他也吃了一惊,手里的武器一下就砍在了那个胖狗的尸体上,滚烫的狗血泼出来,溅了他一身。

我翻身就从陆恒川身上跳下来了,一脚把那条地上的胖狗尸体挑了起来,凝气就把那条狗踢到了小白的身上。

果然,郭洋是想着错身,可跟小白力量悬殊,根本闪避不过去,眼瞅着要吃亏。

我后心一凉,那个速度,三个郭洋都躲不开!

估计没有几个人敢这样骂过小白,小白脸上的肌肉突突的跳了起来,像是忍不住了,回头看了银牙一眼,见银牙只顾着拜祭,根本没什么反应,可能是得到了默许,手里一亮,提起了一个什么东西,奔着郭洋就砍过来了。

“你让我叫我就叫?”郭洋的声音往上挑,虽然沙哑却特别凌厉:“你算是什么东西。”

这会小白像是已经被磨光了耐心,说道:“我懒得跟你打,快把李千树给叫醒了,我们放你一条生路。”

这俩人,还老说我,跟特么我一样轴。

他们俩身上都是伤,我除了已经快痊愈的旧伤,竟然一点别的痕迹都没有。

我刚才什么也不知道,一想到陆恒川和郭洋怎么替我抵挡着,这就让我心里一阵难受。

小白看着郭洋,眼里明显有点鄙视,我知道小白,他不屑于跟弱者多动手,显然是想着把郭洋扫倒了好来弄我。

不过……他们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来?我明明是用了“匿”了啊!

我就说他在顾瘸子那里“修理”的时候,肯定是换了啥配件了。

这个王八蛋之前一说起了黑先生,就吓的什么似得,这会儿,竟然能跟黑先生里武力值第一的小白死磕上?

这会儿郭洋身上的衬衫给撕开了,是一条子一条子的血道子,他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觉得出来,他像是要跟小白拼命——什么都不怕的那种。

我的心当时就给沉下去了——小白的身手我知道,郭洋绝对打不过他!

郭洋斜斜的站在那个香炉旁边,他对面是那个小白。

郭洋呢?我看见郭洋了。

他怎么来了?陆恒川身上的伤,是他打的?

这是我们行当里的规矩,过庙不拜是罪过,更别说掌管阴阳两界的城隍庙了。

银牙正在我刚才烧香的地方叩拜,模样恭恭敬敬的,嘴里喃喃自语,像是在祈求城隍爷的保佑。

银牙……带着好些个黑先生站在城隍庙的门口!

我抬起脑袋,看向了对面,眼睛渐渐的清明起来了,看清楚了对面的人,我一下就愣了。

不对,陆恒川正背着我,那郭洋呢?

我因为刚走阴回来,脑子里面跟这满庙宇的烟气一样,混混沌沌的,心说这郭洋和陆恒川谁吃饱了撑的,下这么大力气对付个狗?

难道,是被人给一把揪下去的?

脖颈上的是撕裂伤,血还没变色,汨汨的往外冒,肌肉骨骼的断口特别利落。

我心里一缩,胖狗的脑袋不见了,只剩下一截子身子。

他背着我,躲在了刚才见到的那个大柳树下面,而大柳树下面,卧着一只胖狗——是刚才见到的那个胖狗。

陆恒川身上有伤!

是陆恒川。

接着,我就反应过来,我不是跟想象之中一样,趴在了地上,而是被人背在了背上,而背着我的人显然体力不支,正在剧烈的喘息。

我的后背一下就凉了,你娘,肯定是出事儿了!

味道……是味道……明明是香火缭绕的地方,应该是线香和檀香的味道,可是这个时候,这些香气里,混合着血腥气。

我吸了一口气,忽然觉得不知道哪里,有点不对劲儿。

啊,想起来了,我这是回到了城隍庙了。

再一猛地睁开眼,满眼都是烟。

整个人像是摔进了云朵里面,什么都觉不出来了。

我话还没说完,冷不丁就被狐狸眼一用力,给推了一个跟头。

“行,我走了,你自己保重……”

“别说了,”狐狸眼可能也反应过来现在不是说话的机会,又推了我一把:“你赶紧给我走吧,留在这里,可不定还要出什么新的事端,我算是怕了你了……”

他好像特别孤单。

“他以为我还活着,多多少少,对我总还是有点念想的,”狐狸眼的表情有点忧郁:“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这么一个活人能对我有点念想,有点希望了,我就是想,他要是不知道,还能有个人没忘了我……”

不过我也是好奇心起:“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不肯告诉他?”

这话说着也心疼,啥时候吃完了算吧。

“托付给我倒是没问题,我欠了他的大人情。”我连忙说道:“吃的你也放心,我吧,还是有点积蓄的……”

免灾?我有点明白了,如果马世欢当时没有跟着我出来,而是留在了茶馆里,才会真正倒霉,狐狸眼的目的,本来就是希望我把他给带出来。

一听我提起了这个名字,狐狸眼怔了一下,但马上把脸色给正回来了,特别诚恳的说道:“并没有,正是因为你的出现,他已经免了一场灾了,可多谢你了,还有,他,我就托付给你照顾了。”

“啊,对了,”我刚要走,又想起来了马世欢的事情,立马问道:“狐兄弟,你让我去帮马世欢,我去帮了,可惜我帮了个倒忙,对不住了……”

“我知道了,”狐狸眼勉强点了点头:“我也希望黑大哥是无辜的。”

“那,一有了消息,麻烦你尽快给我托个梦。”我一把抓住了狐狸眼的手:“千万千万!”

而且我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他老人家,到底是不是无辜的。

是啊,我一阵自嘲,这是阴间,我能派上什么用场,我什么忙都帮不上,就算知道了干爹现在的境遇,除了跟着难受,什么也做不到。

您好, 舒明立(17036914),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若相识”,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