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露破绽/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别听他胡说八道!”郭洋可能不甘寂寞,在树上就大喊大叫:“李千树,他说这种话,你信吗?不是他,还能有谁?”

是啊,剩下的那些人比起银牙来,都更可信。

银牙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以前也骗过我,这会儿再抵赖,也无可厚非——反正济爷这会儿没有了意识,类似于“死无对证”,他也没有必要承认个摆明了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

“李千树,我不管你想知道的是什么,你问的,我全告诉你了,现在怎么也轮到你告诉我了……”银牙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急迫的说道:“你告诉我,魁首他……”

“我没什么可说的,”事实上也是如此,那货在棺材里面,除了拼命撞棺材摇铃铛,什么都没干出来过:“那你倒是说说,济爷当时是怎么知道除了凤凰会之外,没人知道的事情!”

银牙眼光闪烁了一下,显然是欲言又止,接口就说道:“我怎么会知道?凤凰会有那么多人,人多嘴杂,哪一个都有可能。”

人多嘴杂,我看不见得吧?

“剩下的,哪一个都比你靠谱点,就冲着他们都是我们正道上的先生……”

“李千树,”银牙忽然打断了我,耐心的看着我:“你现在,还是正道上的先生吗?”

我嗓子梗了一下,是啊,我特么现在,是丧家之犬。

“其实,你说是正道,又有几个真正是在走正道?”银牙咧嘴一笑,那颗牙闪闪发光:“你知道那几个,有没有走正道,你又怎么知道?”

这话像是一记闷拳,重重的打在了我身上。

杜海棠,胖先生,老茂,这样的人,我其实认识的不少,可我就是记吃不记打。

这会儿小白那边忽然“扑”的一声响了一下,我转头一看,才看出来,小白刚才一直以单膝跪地的姿势尽量让自己撑在原地,可是这么一会儿,已经是在撑不住了,趴在了地上。

那么骄傲的小白,也有今天。

银牙看向了小白,眼神一凝,比起关心,倒更像是恨其不幸,怒其不争。

其实这怪不得小白,遇上了我,是他运气不好。

我抬起头,视线撩到了其他那些黑先生的脸上,那些黑先生的眼神全都飘忽不定的,像是在掂量自己跟小白之间的差距,从这个差距里,要是真跟我动了手,他们就算人多势众,又有几分胜算?

聪明人就是这样,一切都以实际情况出发。

“还有我兄弟,”我望向了银牙:“那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你知道几分?”

既然“我兄弟”在唐志鹰家出现的时候,被他给杀了,还留下了凤凰会的卡片,就说明“我兄弟”从大姆妈那里逃出来了之后,跟了凤凰会之中的某个人,就通过了那个人,“我兄弟”知道了跟我的过往,还拿出了那张“凤凰会”的卡片。

我猜的出来,那个卡片的意思,是要警告给曾经在凤凰会之中的人——三脚鸟重新出现了。

那个人既然养育了“我兄弟”,那“我兄弟”所做的一切,也只能是那个人指使的,包括把我推下李家大宅的禁地,还有……我心里一阵抽痛,杀了大先生。

我一直认定,“我兄弟”有可能是被银牙利用的——毕竟他做这事儿,最有可能。在大姆妈的峒子里,他们应该也是打过照面的。

“这个你更应该问老济啊!”银牙嘴角一勾:“这事儿,为什么有个他,你心里不清楚吗?”

“我他妈的怎么会清楚?”我的火气一下撞着脑门子就起来了,一把抓住了银牙:“我告诉你,你要是知道,立刻给我说。”

银牙咧嘴一笑:“告诉你有什么好处,不告诉你,又有什么坏处?”

这是我刚才说的,这老东西竟然原样砸给了我。

“你想知道另一个李千树的来历,我想知道魁首有没有留下什么话,咱们不如拿来交换,”银牙立刻说道:“不然一拍两瞪眼,谁也落不到好处。”

我他妈的倒是想说,可我实在无话可说啊。

我刚要开口,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银牙跟我说话的时候,眼神有点飘忽,并没有盯着我,而像是盯上了我后头……陆恒川和郭洋他们!

一股不祥的预感就涌上了心头,我回头一看,就看到了一个鬼魅般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蹿到了柳树上,把陆恒川和郭洋给扣住了。

你娘!

那个身影之所以跟鬼魅一样,是因为她蒙着脸,跟古代的刺客似得。

而那个身段我一看就看出来,不肯定是个女人。

我们这一行,女的先生都不多,更别说黑先生之中的女先生了:“雷娇娇?”

雷娇娇冷笑了一声:“李千树,几天不见,你身手更好了。”

“这,这还是你老相识?”郭洋立马大声说道:“咱们有话好好说,别上来就抓人质啊!”

说起来也算郭洋倒霉,上次在三鬼门,他是被银牙给掐住了脖子当成了人质,这次是被雷婷婷被抓住了,简直是特么个软肋的命。

陆恒川微微抬起了眼皮,我看得出来,他左肋下的伤,血已经被龙皮太岁给止住了,应该正在慢慢恢复,脑子里八成还在冒什么坏。

我抬起头盯着雷娇娇:“是好久不见了……”

“可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了。”这个声音,跟雷娇娇之前的声音不大一样。

雷娇娇之前最多任性点,蛮横点,外带有点看不起人,可这个时候不一样,她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狠厉和恨意。

我知道,脸坏了的事儿,她是把账记到了我头上来了。

我头顶沁出了细微的冷汗,报仇的女人是最可怕的,因为她们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她应该是想着,把自己受到的伤害百倍奉还。

“我爸爸问你的话,你没听见?”雷娇娇的身手虽然比我差得远,但她到底是黑先生,还是银牙的亲生女儿,实力来吊打陆恒川和郭洋还是没问题的,这会儿她依旧春葱一样白嫩的手指旋转起了一把小刀子——跟雷婷婷平时用的非常像,平时是拿来给行尸镇灵的——怎么镇灵呢,把刀子插进行尸的百会穴。

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我听见了……”

一边这么说着,我心念一动,一手就要往地上按下去,刚才我算是练习过一次“万鬼祝寿”了,这次如果还有机会用出来,雷娇娇不会占的上任何便宜。

可守在我身边的银牙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冷笑道:“李千树,我还没死呢!你想着在我面前用方术,还早了点。”

而银牙话音未落,忽然雷娇娇那柄小刀子一下就插到了郭洋的肩膀上,血一下就涌出来了。

我的心骤然一缩,郭洋猝不及防,脸色立刻就白了。

这死娘们,下手真他妈的黑!

“关键时刻,还是雷娇娇靠得住啊!”其余的黑先生看雷娇娇扳回了一局,也觉得自己脸上有了光,同时更是发现了,李千树也不是那么无懈可击。

人不能有破绽,一旦有了破绽,输面就大了——成王败寇,没人管你是为什么输的。

眼下,他们就拿着郭洋和陆恒川当我的破绽了。

但是郭洋的倔脾气和傲劲儿一上来,硬是一声没吭,反而盯着我,强压着痛苦,故作轻松的说道:“李千树,你可记得你刚才说了什么话。”

这个声音显然有点发颤。

我说过,敢动我朋友的,我十倍奉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