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办丧事/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阴气四处流窜,发出了悦耳的破风声,有的武先生身板比较硬朗,倒是能扛的住,可一些岁数大的,抵挡起来已经是非常吃力了——他们没打过这种架,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打这种架。

血腥气跟丧芝散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竟然是个异香扑鼻的感觉。

三脚鸟显然很喜欢这感觉。

黑先生出手凌厉,北派节节败退,撑下去,全军覆灭。

“他疯了,他现在已经疯了……”有先生跟老茂大声喊道:“茂先生,来日方长,咱们不能让北派就这么毁在了咱们手里,要不然,先走吧!”

“你的意思是认输?那不行!”有个比较忠义的先生厉声说道:“我们跟杀害大先生的仇人不共戴天,他再厉害又怎么样,现在他跟黑先生倒是走在一起了,后患不除,咱们以后也没有安生日子可过!”

“行了,他们来势汹汹,为了保存北派的基业,咱们必须避其锋芒,现在被他们一举覆灭,以后拿什么给大先生报仇!”老茂就连要逃跑都说的特别励志:“勾践当年不就卧薪尝胆,得报大仇吗?听我的,回去!”

毕竟老茂现在是主心骨,大家不得不听他的,败下阵来逃命去了,有黑先生请示我要不要把他们除掉绝后患,郭屁股忽然说道:“李千树,大先生不会希望北派就这么丧在你手里。”

我当然知道,只摆了摆手,说穷寇莫追,算了。

那毕竟是北派,我再心狠,也不至于把北派给灭了。

黑先生们得了令,恭恭敬敬的守在了我身边:“这么多年过去,终于迎来了新的魁首,可喜可贺,照着规矩,魁首继任,咱们需要一个大典。”

这事儿就是要昭告天下,黑先生们重新有了主。

我点了点头:“办,照着规矩办。”

反正不管是不是大张旗鼓的昭告天下,我做魁首的事情,也马上要人尽皆知了。

郭屁股抱着郭洋的尸体,脚步蹒跚的往前走,王德光忙问他要干什么,郭屁股回答,他要把孙子带回家——他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得多,为了怕人挖他们家的祖坟,祖坟在一个隐秘没人知道的事情。

“我看了一辈子风水。”郭屁股嘿嘿的笑了一声:“专给别人看子孙是不是兴旺,有没有祸福,到底没给自己老郭家看好了。”

“你也别太伤心,郭洋……郭洋出了事儿,还有郭江和郭海嘛。”王德光犹豫了一下,回头看着我,说道:“老板,我陪着郭先生去,如果真是他们家风水出了问题,他没法给自己调,我给调。”

郭屁股这一阵也确实是倒了大霉,先是功德出问题,接着家里还伤了人丁,按说他和郭洋,都是干了一辈子缺德事儿,能有这种下场也是可想而知,可我心里还是特别难受。

人都是有感情的。

叫了几个黑先生护送他们,这会儿忽然一声呻吟,雷婷婷在龙皮太岁的作用下醒过来了。

唐本初没想到龙皮太岁的药效竟然这么快,一下就慌了,立马挡在了雷婷婷身前——银牙的尸体,还在原地呢,因为心慌,他特别笨拙的先转移话题吸引雷婷婷的注意力:“婷婷姐,你好点了没有,你看师父,师父没事!”

雷婷婷一听,第一个反应就是先看我,见我一身都是血,表情立刻凝住了,挣扎着就起来了:“千树,谁把你给……”

这不是我的血,是银牙的血。

“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随着人越来越清醒,雷婷婷想起来的事情也越来越多了,她勉强支撑着要站起来:““你兄弟”冒充你杀了大先生的事情,你知道了没有?这事儿没完,咱们必须得立刻找到他,不然北派还怎么会有你的容身之地,他就是存心想害你……”

唐本初知道她身上的伤很重,深怕她一个站不住摔在了地上,眼疾手快弯腰就去扶她,可唐本初这么一弯腰,雷婷婷的视线越过了唐本初的肩膀,就看向了地上银牙的尸体。

她一下就愣住了,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怔了片刻,一把推开了王德光,步履蹒跚的扑到了银牙尸体旁边,看到了银牙身上的伤口。

那个伤口跟大先生身上的,几乎一模一样。

都是被锋锐的东西一穿而过造成的。

而以银牙的身手,能把他一击致命的,没有几个。

雷婷婷摸了银牙的脉搏,听了银牙的胸膛,她纤细的身材微微发了颤。接着她转过头,看向了我。

像是抱着最后的一分希望,她问道:“我爸爸,是被谁杀的?”

我明白,她希望听到的回答,是跟大先生一样,被跟我一模一样的“我兄弟”杀的。

剩下的黑先生都知道里面的缘故,没有一个人敢多插嘴。

陆恒川看了我一眼,像是想问我怎么办。

唐本初也听出来了,赶紧说道:“婷婷姐,是那个穷凶极恶的……”

他倒是想替我圆谎,也想按照雷婷婷的心愿,给她一个想要的答案。

我跟唐本初摇了摇头,说道:“是我杀的。”

雷婷婷的身材像是一片落叶,颓然坐在了地上,第一个反应,竟然是笑了——那种自嘲的笑:“是啊,我是跟他说过,如果他敢动你,我就死给他看。”

她以为,是银牙跟我产生了矛盾之后,因为银牙遵守承诺,对我手下留情,才这么死在我手下的。

我忽然觉得很累,同时心想,这个想法,会让她好过一点吗?

“不是,婷婷姐,你不明白……”唐本初知道事情不对,急头白脸的就想替我解释,可是他当时根本就不在现场,又能解释出什么鸟来,雷婷婷摆了摆手,说:“我头疼。”

“对了对了,”唐本初像是看到话题终于能转移过来了,立刻说道:“师父,婷婷姐的后脑当时被撞在墙上了,我再给她涂上一些龙皮太岁……”

雷婷婷却挡开了唐本初的手,跟刚才的郭屁股一样,抱住了银牙的尸体:“我很久,很久没有喊他一声爸爸了,现在想喊,却已经晚了。”

是啊,很多事情,都是在觉悟之后就晚了。

陆恒川想说话,可雷婷婷摇了摇头,疲惫的说道:“我都明白,我都明白,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也从来不干什么好事儿,死于非命是迟早的事情,我不怪千树,一点也不怪,都是他咎由自取,我只是……”

只是心里发空吧。

我蹲下身,望着雷婷婷和银牙,雷婷婷望着我,眼神有了变化,像是带着点希望:“他临死的时候,留下什么遗言没有?”

我没打算骗她,把事情说了一遍:“雷娇娇还活着,他跟我说,让我给你留下最后一个亲人。”

雷婷婷想动,可因为身上的伤,一动就疼,让她身子歪了一下,我下意识就扶了她一把,可她躲开了,转过脸,撕下了银牙身上的一角衣服,认真的去擦银牙的脸。

“魁首,”有黑先生恭恭敬敬的说道:“自己人的丧事,也都是在三鬼门操办的,是不是……”

我刚要回答,雷婷婷望着我,表情跟之前的陆恒川一样,像是根本不认识我:“他们跟你叫魁首……你现在,是魁首?”

我点了点头。

她也点了点头,嘴角一抹笑:“是啊,我早该想到了……”

接着她转过了脸,没有再看我,陆恒川和唐本初也围在了她身边,帮她料理银牙的后事。

站在他们身后,虽然身边环绕着这么多人,可我第一次觉得,心里特别空。

“走吧,”我看向了那些黑先生:“回三鬼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