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两头堵/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千树,你……”雷娇娇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声音有点难以置信:“你胆子真不小!”

我听得到,头顶是有破风声,应该是树上的雷娇娇举起了小刀子,要对着郭洋和死鱼眼下手了。

但是很快,又一道痕凌厉的破风声响了起来,接着就有人从树上给掉下来了。

我就知道,这死鱼眼装柔弱那是一把好手,趁着这个机会,把雷娇娇从树上给踹下来了。

他跟我最不一样的一点就是,从来不会怜香惜玉。

“李千树,你好大的胆子!”银牙反应过来,伸手就要抓我,我肩膀一转,就把他给震出去了,眼前人影一晃,应该是雷娇娇给站起来了,也冲着我扑。

“给我把雷娇娇抓下来!”我沉声下了令。

耳边传穿过了嗖嗖的破风声,数不清的手从阴气里面伸了出来,银牙哪儿容我在他眼皮子底下欺负他闺女,起手就要跟刚才一样把阴气给震下去,可这次跟刚才简直是两码事儿,银牙是想着断,但他断不了。

雷娇娇身子一扭,抬手用手里的剐刀削断了不少的手臂,矫健的往树上蹿。

接着,树上一阵响动,估计陆恒川和雷娇娇两下里已经给打起来了。

这会儿阴气一盛,满院子大乱,那些本来应该来帮忙的黑先生都不太敢过来。

为什么呢,本来我身手他们都看见了,谁也不乐意当出头鸟给我试枪,何况我会《魁道》,出手就是大招——这种大招不是你随随便便就能出的,行气不够充足,手法不够熟练,没有这么大的规模。

而且他们心里也明白,上一任魁首敢让我当接班人传给我魁道,就知道我肯定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要的就是你们怕我。

所以银牙这边虽然是打起来了,可那些黑先生还是持观望状态,银牙呢,生怕哪个黑先生趁机来占便宜,抓了我去问魁道,外带他自己刚愎自用,觉得对付我一个毛头小子,多下点功夫也就行了。

“万鬼祝寿”的阴气越来越凌厉,银牙一生气,也动了自己的方术——这个方术我估计是上一任魁首教给他的,也在《魁道》之中看见过,这叫争魑魅,是专门堵人家阴气的。

好比我的动作是拔刀,他这个能耐,就是专门把我的刀堵回到刀鞘里。

死老头子,果然对方术上特别有造诣,真没比我白活这么好几十年。

“碰……”两下里的阴气重重的撞在了一起,我和银牙各自都退了一步。

我倒是顶得住,但我还是有点担心陆恒川和郭洋,他们俩身上毕竟有伤,而雷娇娇出手又那么狠,就算俩大老爷们,也未必能打得过雷娇娇,我寻思了一下,虚晃一招,集中了万鬼祝寿的阴气,先对着银牙顶了过去。

银牙还以为我要跟他决一死战,立刻就迎了上来,可我趁着这个机会,错了身一下就蹿到了树上。

果然,雷娇娇手里的剐刀银光闪烁,正对着郭洋划,陆恒川一脚要往她手腕子上踢,可雷婷婷速度比他快,先绕过去,反倒是一刀划在了陆恒川心口上,陆恒川见事不好,就要往后折腰闪过去,可他折腰的速度,赶不上那刀的攻势,我一手撑着树枝就翻过去了,一脚踹在了雷娇娇的手上。

雷娇娇猝不及防,那刀子一下就飞出去了。

她应该也怒了,可见我把陆恒川挡在了身后,下不了手,就对离着自己比较近的郭洋一手拍了下去。

郭洋倒霉,刚挨了两道,位置也正是在锁骨肩膀附近,别说行动行气了,连手都抬不起来,我一把抓住了一根树枝,对着雷娇娇就扬了过去,那个树枝又快又急,雷娇娇闪避不过,树枝就把她脑袋上的黑纱给掀开勾走了。

她的脸重新露在了我们面前,我一下给看傻了,知道她的脸上次被雷婷婷给打坏了,还以为女人打架不能太厉害,也就脸颊上有三道指甲痕啥的,没成想……这么严重!

一道刀痕从她秀美的左眉毛一路开到了小巧右嘴角,皮肉翻卷,挺直的鼻梁子都扭曲了,别提多特么狰狞了,晚上出去能吓哭小孩子。

也正因为本来长得美,在这个刀痕的反差之下,更显得可怕了。

雷娇娇本来就爱美,哪儿能容自己的脸变成这样,又暴露在我这个仇人面前,先是一摸脸上的面纱,接着注意到了我眼神表情的变化,一瞬间眼神里满是愤恨:“李千树,你这下看了我的笑话,开心了是不是?”

“没有没有……”我两手乱摇:“我也不是那种幸灾乐祸的人啊……”

“哎呀我操,”连郭洋也给吓了一跳:“我说这身手怎么这么吓人,这哪儿来个母夜叉啊!不过这母夜叉怎么这么眼熟……”

他一拍大腿给想起来了:“是不是上次在三鬼门,被你摸了屁股的那个?”

你他妈的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雷娇娇的脸色立刻惨白惨白的,牙也咬紧了——这会儿因为那个刀疤,她的嘴角已经合不拢了,露出了一角牙来。

好么,这是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这会儿我就算说没有,她也不能相信啊!

于是她攥紧了拳头闷酒对着郭洋下去了。

郭洋一脸懵逼,我立马赶了过去,把她的拳头给挡住了,同时一脚把郭洋给踹起来:“你们俩赶紧给我先滚出去,这里的事情放着我来。”

“李千树,你还想在我面前闹幺蛾子……”这会儿银牙也扑到了柳树上来,陆恒川鸡贼,知道留在这里只会给我拉后腿,一把抓住了郭洋,俩人就从树上跳到了围墙上,纵身要下去了。

我刚喘了一口气,谁知道这俩坑爹货一转身,又给回来了。

这把我给气的,你们特么是非要给老子扛幡还是咋?

但是不对,这俩人的姿势有点奇怪,像是为了躲闪什么才重新回来的,我立马就反应过来了:“外面是不是有啥东西?”

“你是真不傻,我们出不去了!”郭洋的声音是压不住的慌张:“北派的来了,正围在外面呢!”

“他们应该是为了你来的,”陆恒川说道:“胳膊上都带着黑纱,像是在给大先生守孝,现在要找你报仇,看见了我们,拿我们当帮凶,也要一起杀。”

卧槽,北派的也来了,这是要前后夹击,把老子往死里逼啊!

对了……这会儿他们本来就正在搜捕我,城隍庙这里出现了奇特的阴气,一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可不就追来了。

都是银牙这个老东西害的。

我吸了一口气,要特么怎么在两方夹击里面,逃出一条血路呢?

“李千树,出来偿命!”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外面传来了叫阵的声音,他们知道,陆恒川和郭洋在这里,我肯定就也在。

只是这里被几个黑先生给封住了,他们根本就进不来。

“李千树,你竟然还跟阴面先生有勾结!”北派的对阴面先生这一派别不是很熟悉,不知道黑先生的特别之处,只义愤填膺的继续喊着:“就是因为跟他们勾结,你才对大先生下手的?你这个败类!”

败你娘,现如今老子真真正正,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李千树,你的好运气已经用完了,现在你没有退路,也没有进路。”银牙一声狞笑:“北派的那些蠢货,你下不了手吧?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不过,你要是把魁道上的内容给我交代清楚了,我看在婷婷的面子上,放你一条活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