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继任礼/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从来没有真正独自挑大梁过,但从现在开始,我要习惯这件事情了。

“是。”他们应了下来,转而有点为难的看向了小白。

小白被我那一下子,打的现在还扑在地上没起来,他要是知道银牙和雷娇娇的事情,不知道要怎么跟我拼命。

想想居然觉得很有趣,我就看了唐本初一眼:“龙皮太岁有剩下的,给他一点。”

唐本初一听就把罐子给捂住了:“师父,我要是没记错,这个人应该是雷娇娇和银牙的帮凶吧?你那么心疼龙皮太岁,干啥要拿来给他用,这不是暴殄天物,外加养虎为患吗?”

你小子成语学的倒是不错。

看我不为所动,唐本初没办法,一边低声叨叨一边给小白的左肋下上了药,这抠门模样,说不上为什么,竟然跟王德光有点相似之处。

这个“父子”的缘分,眼瞅着要成真了。

今天过来的黑先生并不是全部,他们开始传递消息,把所有的黑先生全集中了起来。

三鬼门里特别热闹,据那些黑先生们说,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一进了门,里面的黑先生们全拜了下来,规规矩矩,连个大喘一口气的都没有,特别肃穆,也特别敬畏。

显然,他们消息灵通,已经知道我和银牙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银牙的尸体摆在这里,没人敢不服。

我从人群之中走过去,唐本初他们跟在后面,因为没见过这种阵仗,显得有点紧张,我听到唐本初在低声的问陆恒川:“陆先生,这……这些人以后就听我师父的了?我师父以后,就是这里的头儿了?这是啥地方,你们来过没有?”

陆恒川淡淡的应了一声:“哪儿有这么多问题。”

唐本初一想也是,生怕在这些人面前露怯给我丢人,也装的人模狗样,昂首挺胸的:“也是,我以后就是这里的第一大弟子了,我不能紧张。”

按着规矩,这继任魁首,是喜事,银牙是葬礼,是凶事,凶事该给喜事让路,所以应该先给我开继任大典,才能打点银牙。

银牙虽然是跟我有不少的糊涂账没算清楚,可是人死如灯灭,事情算不清也没法算了,何况我刚继任魁首,倒是更应该礼待银牙。

银牙虽然没干什么好事儿,但好歹领导了黑先生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葬礼办的好,倒是可以显得我宽仁大度,不计前嫌,做一家之主,恩威并施,才能收人心。

忽然有点自嘲,我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老谋深算了?想不起来了。

这样的我,跟老茂他们,还有区别吗?

也罢,我跟陆恒川一早就说过,既然这趟浑水趟进来了,就好好的趟下去,回不了头,就不回头。

银牙的身后事倒是也不用我怎么操心,三鬼门里有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摆满了棺材每一个做这一行的,都有可能会死于非命,所以就跟普通人买保险一样,黑先生一旦入行,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挑好了棺材,寿衣等等的东西。

这个房间看着像是个太平间,就连我一个经营过丧葬店的,进来都觉得气氛压的慌。

每一个棺材,都将要吞噬一个人命。

银牙是个有本事的,给自己置办好了紫金香檀木好像是通过认风水,找到了古代的某个皇陵,把里面皇帝老儿的棺材给拖出来了,自己弄了这口棺材。

这棺材通体雕着五爪金龙,眼睛脚爪子都镶嵌着佛家八宝,琉璃砗磲,那雕工简直称得上是艺术品也不奇怪,给皇帝老儿造东西,一个弄不好,掉的是脑袋。

古玩店老板看见估计得跳了脚,他那里的什么螭龙蛟龙,每次都号称绝世无双,可跟这个棺材一比,简直跟义乌批发来的一样。

“说起来,我鼻子是不是有啥问题,”唐本初低声问陆恒川:“陆先生,咋这里这么香啊……横不能,这些棺材里面躺着的都是香妃娘娘吧?”

陆恒川就告诉他,鼻子没问题,这是银牙这个棺材的木料发出来的香气,紫金香檀跟阴沉铁梨木一样,能保尸身不腐,但跟阴沉铁梨木的区别,就是并不会被封灵,而是在木料香气之中安眠。

银牙总是想不通一个道理,你因为紫金香檀木好,就把别人的尸体弃如敝履,难道你就不怕等你用上了这个好棺材,别人也会把你的尸体一扔,给你抢走了?

人的命,没有物品长久,就是好些人总是不明白。

暂时安置好了银牙,其他的黑先生催着我去继任大典,而雷婷婷却停在银牙的棺材前面不动。

这是三鬼门的大事,按说每一个人都得参加,有黑先生看不惯,我却摆了摆手,说没什么,她愿意守在这里就守在这里吧,何况,她虽然是银牙的女儿,却未必算得上是三鬼门的人。

我说话,现在没人敢反驳。

有资历比较老的黑先生恭恭敬敬的引着我上了一间最大的房子前面去这个地方在我上次来的时候没见过,感觉的出来,应该是尘封很久了,可每一丝砖缝门缝,都干干净净纤尘不染的,显然,活人打扫不了这么干净,也被人用了方术。

这个屋子的房顶,飞檐上的瑞兽,是三脚鸟。

这鸟的形象真是怎么看怎么寒酸,跟年画上完全不同,倒是有点像是庙会里面给小孩子看新鲜的畸形动物,可这个畸形动物,真心挺可怕的。

这个地方,看来就等于跟北派的“上头”一样了,是魁首处理黑先生之间事物的地方。

正中间的桌子和椅子,没有任何华丽装饰,是阴沉木雕刻成的,横平竖直,倒是也显得异样大气。

我坐在了上面,听着钟鼓声悠扬的响了起来,一切礼仪都是为我准备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又让我感觉,似乎一切都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三脚鸟。

流水的魁首,铁打的三脚鸟。

还是说,其实黑先生这一门,本来就是三脚鸟通过附身,自己建造出来的?

在我身边跟着观礼,唐本初一脸新奇,陆恒川面无表情。

等典礼完成,从此以后,我就是正式的魁首了。

一个黑先生上前恭恭敬敬的给我送上了一个带着三眼疤的烟袋锅子,说道:“没想到魁首真的被你继任,实至名归。”

这人竟然是蒋绍,也真是好久不见了,我一脱口想喊大哥,蒋绍却立刻摇了摇手:“我现在受不起魁首这样的称呼啦!”

这叫什么?高处不胜寒?

眼看着这个三眼疤的烟袋锅子跟别人的都不一样烟嘴是翡翠的,锅子是纯金的,好像一个权杖这是证明身份的东西,用起来也不知道顺手不顺手,好在,我也根本不会抽烟。

不过看蒋绍的样子,他还是挺高兴的,也并没有跟我突然变生分,反而说道:“我就觉得,除了你,没人配得上这个位置。”

对了,蒋绍跟我认识了这么久,倒是正可以帮我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而且我还想起来了,蒋绍和小白,除了做黑先生,好像都在银庄,给神秘大老板帮忙,那个时候我就想,银庄简直跟黑先生就业中心一样,外带他们那个,只要做黑先生,就必须去银庄买卖功德的那个规矩。

我就问他,这个规矩,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黑先生们跟经营银庄的神秘大老板之间,肯定是有什么关联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