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断龙石/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猢狲顾年轻气盛,说要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呢?

那个穿太极服的相面先生就说,我明天还在这里出摊,你直接掀我摊子。

猢狲顾就问他,你不是得要钱给卦资吗?打算要多少?

太极服先生说,我不光不跟你要钱,真要是什么事儿都不出,我还白送你一个东西。

说着,那个先生把摊子上的布巾一掀,猢狲顾眼睛就直了,那个桌子,是用稀罕的紫金桧木做的,这木质难得,千金不换,做销器简直太得心应手了,猢狲顾很想要这个东西。

“怎么样,”那个先生笑眯眯的就说:“这事儿你一点损失也没有,甚至还能白要东西,不赌白不赌,是不是?”

那当然,简直跟天上掉馅饼一样。

猢狲顾摸不清楚这个先生到底为啥要做这么个赔本买卖,仗着街上那么多人见证,他就答应了。

当时的猢狲顾虽然是对这事儿有点不屑一顾,但等到了家里,看着家里的大水缸,说不出为啥就起了好奇心。

今天不让掀开水缸,为什么呢?

其实猢狲顾虽然不信怪力乱石,但是很信“运气”。旧时候有个讲究,那就是你要是出去了一趟,跟别人在街上摩肩擦踵,你要是气运低,很可能就会把别人的坏运气倾倒到自己身上……跟天平一样。

而为了杜绝这种坏运气,到家之后,就先打开院子里水缸的缸盖子,照一下自己的影子,这样就跟镜子反伤的道理一样,坏运气就没法跟着你了。

所以猢狲顾每次从外面回来,到家第一件事是换鞋,第二件事情就是照水缸。

今天到了家,正是月色撩人的时候,猢狲顾习惯性的就把手放在了缸盖子上,但是那一瞬,他就想起了今天那个赌约。

反正也没人看见,偷看一眼也没啥。

猢狲顾这么想。

但是再一寻思,不行,自己一辈子光明磊落,说话就得算数,再说了,也就忍一晚上的事儿,真要是有什么东西,明天一早再看也来得及,于是他强忍着把手给缩回来了,让家里的杂工帮忙,把一块断龙石给吊在缸盖子上了。

这断龙石何来此名呢?就是因为它沉,能把龙压在下面,肯定不善呼,不大一块就能有千斤重,是猢狲顾为了给人家墓穴里面做机关准备的。

结果到了半夜,他就听见那个缸里有动静,嘎吱嘎吱的像是进去了老鼠,在寂静的夜晚里面特别清楚,分外的瘆人,他心说缸里面都是水,哪儿来的老鼠?真是有心想打开缸盖子看看,结果想着那个紫金桧木桌子,他又给忍下来了。

这一晚上辗转反侧,他也睡不好,好不容易等天亮了,他赶紧就叫人把断龙石给起开了,打开了缸盖子一看,差点没坐在地上。

缸里飘着一具尸首,隔着水面,正瞪眼望着他。

猢狲顾好歹也是在江湖上跑了这么多年,稳定了心神就让人把那个尸首从缸里拉出来了,打开嘴一看,那人后槽牙里有个小窟窿,是献图门的。

他一下就知道了,这是被人请来杀自己的雇主恐怕还是个熟人,知道自己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儿就是照水缸,所以那个献图门的是看到猢狲顾要回家之后,藏在了水缸里。

只要猢狲顾一开水缸的盖子,那人直接就从水里出来,把猢狲顾给结果了。

猢狲顾其实也是有点手头功夫的,可是那种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要害也是全无防备的暴露在水缸前面,他基本没什么胜算,必死无疑。

而断龙石一放,等于把他压在这水里,他又不是水鬼,时间一长出不来,自然就淹死在里面了,昨天的那个动静,就是他在水里挣扎……献图门的最讲信用,只要他不死,就一定会把目标弄死。

这么说来,昨天那个先生,是救了自己一命!

他立马跑到了那个先生那里,纳头就拜,把事情给说了一遍,那个先生刚要让他别客气,有看热闹的人忽然就插嘴,说这个先生怎么能这么清楚,难不成,那个献图门的,其实就是这个先生给请来的?

这话一进耳朵,猢狲顾顿时也出了一身冷汗,对呀,他怎么知道的?

那个先生听了这种质疑,倒是也不恼,施施然的就说道:“简单,是看出来的。”

据他说,当时猢狲顾从他摊子前面一过,他就看出来了,这人命宫带黑气,而鼻子气色赤红,这是犯小人官非致命的意思,也就是要被人所害。

而他准头却是高耸丰厚,倒是主长寿那个年代来说,你活到六十往上,就是个长寿命了。

再从他福德宫上来看,明润饱满,反倒是带着紫气,意思是有贵人相助,能逃过此劫,所以这个先生觉得自己就是他的有缘人,自然就出手相助了。

要帮忙,就得帮他看看灾从何来,而他迁移宫色暗,意思是他现在旅居在外,灾祸就在他现在住的地方,左眼带一道显眼的红血丝,就说明灾从左边来。

当地的摆设大同小异,都是进门见影壁,绕过影壁左手就是一口大缸。

缸是存水的,与眼睛的别称“秋水”相应,就说明灾祸就在缸里,要把缸封住,灾祸遂绝。

这猢狲顾一下就给服气了,接着就问,说那到底是谁想害他?他一个手艺人,不记得得罪过谁,要到了这个杀人的程度。

那个先生摆了摆手:“我刚才说了,你这是犯小人的征兆,何为小人?无事生非者也,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不见得你得罪过他,可他就是看你不顺眼,说来也巧,那个人正在你身边。”

说着一指,正好指的是那个看热闹,说献图门的可能是这个算命先生请来,贼喊捉贼的这个人。

不光猢狲顾愣了,那人也愣了,指着算命先生就说你文质彬彬的,怎么红口白牙诬赖人?难道就是因为质疑了一句,你就记恨上我了?就你这种先生,居心不良,胡说八道,也没准就是狡辩,分明自己花了钱请凶杀人,还要做好人哩,保不齐是为了猢狲顾的手艺来的。

结果那个先生就笑,说你耳后见腮,摆明是有过杀心的人,而你财帛宫微微凹陷,显然是最近失去了一大笔钱,而这钱一定是没干正事儿,恐怕有去无回。

而这个人命宫狭窄,心胸一定也狭窄善妒,气量极小,属于怨天尤人的那种,而看这个人食指和中指异常纤细,却又有力,手掌没有老茧,虎口和食指第一个关节反而有老茧,肯定跟猢狲顾一样,也是手艺人,有一些本事,可格局不大,恐怕老是被人家压一头,可想而知,肯定是对猢狲顾有恨意,也可能为了猢狲顾,受过什么折辱,这才对猢狲顾动了嫉妒心,想杀了猢狲顾,自己顶替了猢狲顾的位置。

那人一愣,死不承认,说根本听不懂,那先生就说,也是行里人,相煎何太急?一,你如果不是行内人,怎么知道“献图门”是什么意思?二,你没请过“献图门”的人,怎么知道要花钱?三,猢狲顾也只是名声在外,你怎么认识眼前这人就是猢狲顾,有手艺?

你分明就是第二天早早就去猢狲顾家等丧事信儿,看猢狲顾没死,心里诧异,发觉猢狲顾急匆匆往外走,才跟上来的,要不怎么来这么巧,正能听见我跟猢狲顾的对话,还无故给我甩黑锅呢?

那个人一下说不出话来了,这会有人认出来了,说他也是个出名的手艺人,但是名头一直被猢狲顾压着,确实永远没翻身的机会。

那人脸色大变,转身就要走,可被猢狲顾给扣住了,一问之下,那人还理屈词穷,真的给承认了。

我听明白了,那个先生,就是大先生,大先生救了猢狲顾一命,他既然欠了大先生这么大的人情,大先生发话,让他进凤凰会,简直太水到渠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