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耍嘴皮/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万鬼祝寿这么一出来,打头阵的从半空之中生生的被拽到了地上,脊背碰撞到了地板,发出了一声剧烈闷响,窗户外面的几个人想窜出来,可他们再快也快不过死人,也被制住了,一个个跟上了蜘蛛网的苍蝇似得。

比我想的还顺利。

我把打火机给亮起来了,隔着阴气,看见地板上躺着个人,一脸惊恐的盯着我,脸上的肌肉因为正在用力,显得有点变形,看着特别狰狞他应该是想着咬后槽牙,可惜现在根本动不了死人的手,卡在了他咽喉上。

我举起打火机往外看了一眼,窗台下面也蹲着几个,跟这个人的打扮差不多,黑色劲装,都露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

看来他们根本不知道世上还有方术也是他们倒霉,好端端的来杀销器门的人,结果遇上阴阳门的了,肯定猝不及防。

我掰开了他们几个人的嘴,把药丸给拿出来了,看我做出了这样的动作,他们几个的表情更扭曲了,想不通我怎么连他们的秘密也知道。

把这几个人捆上了,我就把万鬼祝寿给平下去了,为了预防他们咬舌自尽,我扯了寡妇炕头的被罩,塞他们嘴里了。

事情做完了,我敲了那个大柜子几下,把陆恒川顾瘸子他们给叫出来了,他们俩是出来了,寡妇却没出来顾瘸子怕她看见点什么暴力血腥情景,没敢让她出来。

先从哪一个问起呢?陆恒川扫了他们一遍,指着中间一个说道:“这个人,左右嘴唇不平均,爱说风凉话爱管闲事,偏偏说话不过脑子,想让自己显得能言善辩,其实只能胡说八道,主祸从口出。”

那个人三十来岁,身材也跟之前死在这里的那个一样,是五短身材,但胜在短小精悍,看上去瘦削而有力。

陆恒川说着,一把就将他嘴里的布给扯出来了,顾瘸子一时有点紧张,说他毕竟是献图门的,别再逼急了咬舌自尽。

陆恒川摇摇头,说这种人一辈子就喜欢过过嘴瘾,放心,他肯定得先说点什么,不然咽不下这口气。

果然,那个人嘴里的布巾一被拿掉,其他几个献图门的表情一下就很微妙了,显然都在暗暗捏一把汗,怕这个人吐露出什么来。

而他也不负众望,立刻就立起眼睛对陆恒川破口大骂:“去你妈的祸从口出,哪儿来的青皮后生胡说八道,你们要杀就杀,要剐就剐,皱一皱眉头,你爷爷不是献图门的。”

能说出“献图门”三个字,说明他看出来了,我们也是外八门的人,而干献图门这一行,按理说应该都是沉默寡言的,这种还真不太多,因为多说多错,陆恒川的眼睛是挺毒,一下就把这么个不像献图门的给找出来了,简直是以“活哑巴”著称的献图门的一股清流,敲打敲打,肯定能敲打出什么来。

我来了兴趣,说道:“您别这么说,我们对献图门的硬汉子也是仰慕已久了,怎么会对您无礼呢?您也别搭理那个小子,他这一阵玄幻剧看多了,看见谁给谁相面。不过……您是怎么知道,除了顾瘸子之外,我们也是外八门的?真是目光如炬,慧眼识珠!”

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你上来给他给高帽子,他不戴也得戴。

“刚才那点把戏,还不够看出来?”那人果然有了几分得意:“你们不就是红手绢的人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献图门那是用真本事吃饭,不跟你们一样,装神弄鬼的全是花架子,要不是靠着点臭戏法,你敢真跟我打吗?”

我说呢,感情他是认错了,他以为我用的方术,是红手绢门,戏法里面的幻术。

“外八门”听上去跟个团体似得,其实不然,我们也只是三教九流之中不走正道的,所以才被称为外八门,其实互相并不太了解。

就好像之前顾瘸子也不信阴阳门的大先生真的能算命,外八门潜规则,彼此桥走桥路走路,互相不干涉不说,还会互相防着,尽量别发生什么摩擦。

当然了,除了这些献图门的这些亡命之徒,他们为了小黄鱼什么都能干,毕竟是个卖命的买卖。

如果他们之前杀过阴阳门的人,应该能防着我,可惜啊,他们应该也是第一次遇上阴阳门的人。

不过这次这个买卖,本来就是对着销器门的顾瘸子做的,他们没想到这里还能埋伏了帮手,再说第一次他们来我没用方术,这第二次算是防不胜防中的防不胜防。

我也没急着否认,故弄玄虚的就说道:“您这眼力还真是挺不错的,说起来,献图门嘴紧是传统,您这么死了,怪可惜啊,如果您能把雇主给说出来,这事儿我们一定不会传出去的,咱们互相保守秘密,两方便,行不行?”

剩下几个献图门的都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像是在说你问这么不专业的问题,也太看不起我们了。

那个爱耍嘴皮子的就更别提了:“我呸,你们不去演杂技变魔术,做起保镖来了?想着让我坏了献图门的规矩,你是做梦,要么就来个痛快的,要么你上刑,男子汉大丈夫,磨磨唧唧的,难怪别人都说红手绢的男人,都是二尾子。”

二尾子就是阴阳人。

“那也行,”我也不生气,淡淡的就说道:“看来那死娘们给你们的好处给的不少,连命都能卖给她。”

“谁说是个娘们了?你们不懂装懂,还想着诈我?”话刚说到了这里,那个爱耍嘴皮子一撇嘴:“就这点套话的技巧,不够骗狗熊的,还来审人,你当我们献图门的是三岁小孩?”

他们肯定是受过这种保守秘密的专业训练,这种情况一定也演练过,正是因为我这话问的很刻意甚至很笨拙,所以他才完全不放在心上,还有点看不起我可这就是我要的效果,看来找献图门杀人的,是个男的。

旁边被堵住嘴的几个献图门的露出了一脸的生无可恋,而爱耍嘴皮的那个表情还挺大义凛然,自鸣得意,感觉自己跟个宁死不屈的英雄一样。

是个男的,难道是胖先生?

我立刻说道:“哎呀,我还真是想诈你一下,可惜你太聪明了,一下就被你给看出来了,那老头子真没找错人。”

一听我说出“老头子”三个字,那个耍嘴皮子的顿时就不吱声了,警惕的望着我,像是疑心我是怎么知道的,目光有点闪烁。

看来还真是个老头子。

陆恒川低声问道:“这么问能问出来吗?如果是元凶派人去的献图门呢?”

我答道:“你放心,献图门有个规矩,那就是你让我杀人,就非得本人来,而且把原因说清楚不可,意思是我们对你忠诚,你也得对我们忠诚,毕竟人家是拿命做买卖,有资格知道到时候是为谁死的。”

“那老头子脑满肠肥的,倒是挺有钱,”我接着问道:“他给了你们多少黄鱼?”

一听我这么说,爱耍嘴皮子那人才露出了一丝放心的表情:“老子凭什么告诉你,我告诉你多少次了,想从我这里套到消息,想得美,看看你毛长齐了没有!”

他能放心,也就是说明我刚才说错了,委托人虽然是老头子,但是并不胖,他是觉得自己刚才以为我猜出元凶,是想多了,我根本没那么大本事。

你娘,这么说雇凶杀人的不是胖先生?那还能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