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月牙门/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竖起了耳朵:“大老板怎么了?你也别外道,虽然我们三鬼门之前是老爷子跟你们接洽,但是现在换了主,有事找我一样的。”

“多谢魁首的抬爱,”二世祖赶忙说道:“可惜这个事儿,确实是我们大老板的私事儿,您也是爱莫能助啊。”

我转了转眼睛就诈他:“该不会,这大老板,被阴间给叫去调查了吧?”

“这倒不是,”二世祖摆了摆手:“阴间查不到我们这里,大老板也安安全全的,您也别多问了,我领着你上我们这里的金库看看去?”

我只好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答应了下来。

现如今身上卡了翡翠烟袋锅子,俨然成了一个贵宾,之前在北派当二先生,虽然手底下人面子给的也是特别足,可那都是看在大先生的份儿上,狐假虎威,我心里都明白。

而这会儿不一样,他们确实是拿着我当个人物来看待,简直鸟枪换炮以我这个年纪,在这种地方充大头,没有三脚鸟,还真做不到。

有了二世祖的陪同,守卫什么的自然纷纷放行,照着上次来的记忆,也确实是屁股领着我走的那条路我还真有点担心屁股,唐本初说它当时跑了,现如今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了。

到了那个大门,二世祖很殷勤的跟我讲解他们银庄的各项业务,最主要的业务就是买卖功德,而剩下的就是替人保管东西,这个金库建成这么多年来,从来没丢过漏过什么,广受外八门的欢迎。

说着还给我举了个例子,说哪个盗门的弄了前朝明器,大件或者难保存的,也都往这里放,也好经手,银庄是口口相传的靠谱,经手的好东西海了去了他们连锁带拍卖,存在这里的东西要变现,一个招呼的事儿,税都不用上。

这也是,外八门不走正道,但很有发邪财的机会,有点见不得光的不能存银行,上这里来,还真是再方便不过了。

这会儿我一错眼看到了一个小抱角,里面有个月牙门,那月牙门的拱特别不一样,木质在灯光下微微有点泛金光,仔细一看,我心里一沉,竟然跟我手里的雷击木,是一个木质的沉香金丝檀木!

这种木料可遇不可求,我拿了这么一截子雷击木,被古玩店老板拿去给姜师傅雕花,掉点木屑都被他拿去赚了不少钱,这这月牙门竟然能用整面的沉香金丝檀雕出来,这都不是“财大气粗”能形容,简直是富可敌国了。

而这种门绝不可能是给阿猫阿狗用,不是这里的大老板,没人配的上。

看我正在看那扇门,二世祖眨了眨眼睛,问道:“魁首,您有事儿?”

“没有,”我做随口说说状:“大老板在屋里吗?”

“今天是在呢,”二世祖点头,同时带了点抱歉说道:“不过大老板说了,不见客,改日吧,改日我们把现在的难关度过去,请您来做客。”

果然是大老板的办公室。

“那大老板最近气色可还行?”我接口就问道:“太过劳碌,要注意身体。”

“这个嘛……”二世祖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还不错吧,劳您挂心了。”

我心里当时就起了疑心,你一个管理层的,也知道大老板今天在家,怎么跟没见过大老板的面儿似得?难不成大老板见你们,都跟慈禧垂帘听政似得,不露真面目?

做个老板却不露脸,可真是更显得神秘了这只有一种解释,他不想别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我打了个哈哈,说了点别的话题给岔过去了。

在这个金库游览了一番,听着二世祖讲解了不少现存宝物的传奇故事,倒是也挺有意思的,跟逛博物馆似得,但是我的心还是放在了那扇门和那两个献图人身上,也不知道陆恒川那个坑爹货找到了元凶没有。

眼瞅着二世祖这意思,非得陪到把我送出门,我寻思了一下,就说想去厕所,二世祖连忙就陪同着我去了厕所,我找准了地方,翻到了通气窗就溜出来了。

双人既然成“从”,也就是被人领走的意思,那就说明那俩人被人领走,而陆恒川跟着他们走,现如今轮到了我,陆恒川“从”我,也就是他现如今有可能正在找我在我身后。

我反应过来,就转过身往相反的方向走,没走了几步,果然一个角落里就伸出了一只手,把我给拉过去了。

正是死鱼眼。

我低声问:“怎么样,那俩人到底是来和谁接头的?那领着他们的老头儿又是谁?”

“那老头儿我不认识,估计只是个带路的而已,”陆恒川认真的说道:“不过我看到了,那两个人进了一间办公室,门口的木料,跟你的雷击木是一模一样的。”

我心里咯噔一声,你娘,这么说,雇凶杀人的,竟然是这里的神秘大老板?

“你那个雷击木……”陆恒川低声说道:“没记错的话,是你干爹送给你的吧?他……会不会特别喜欢这种木料?”

照着狐狸眼说的,我干爹现在不是正被隔离审查了吗?还能上这里来?

可木料,确实一样。

“献图门的现在已经回去了,”陆恒川低声说道:“他们低声说话,我听见了,意思是金主特别有钱,追加了金额,让他们一定要杀了顾瘸子,而且还给了不少的抚恤金,说是补偿那几个死人,所以这个买卖虽然棘手,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献图门还会继续做。”

难不成……元凶是神秘大老板?

我转过身就要往那个月牙门处走。

陆恒川一把拉住我:“你……你真要去?”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怕我看到的神秘大老板,是我嘴不想看到的人。

我挣开了他的手:“屁话,这他妈的都什么时候了?再等下去,黄花菜都凉了。”

“可惊动了这里,是不是也不太好?”陆恒川谨慎了起来:“毕竟你现在是魁首,你一举一动,关系着所有的黑先生,之前不是还有合作关系嘛。”

“既然和合作关系,那他肯定也不想跟我闹翻脸,大家是平等的,怕什么。”我答道:“最坏,不也就是个一拍两瞪眼嘛。”

那个神秘大老板爱他妈的谁谁,今天老子非得打个照面不可。

陆恒川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来。

这个地方靠近金库,守卫应该是非常森严的,好在那个抱角地段本来就很隐蔽,我和陆恒川避开那些人的耳目,到了门口,就想进去,可那个金丝檀木门竟然是锁着的。

我低头一看,是个紫金八卦锁。

陆恒川一边给我望风一边说道:“这种破锁你开了多少把了,还磨蹭什么?”

“你懂个屁,这可不是破锁。”

我脑门上微微出了汗,这种锁,跟之前的紫金八卦锁,根本不一样。

平时的紫金八卦锁,是用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道理来制作的,所以变化无穷,可这个锁不安排理出牌,

“那就踹开,你劲头不是挺足吗。”

“你他妈的能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吗?这种木料你踹一个试试!”

我也懒得搭理他,自顾自开始开锁。

可我抠上面的机关抠了好几遍都不得要领,指甲都快劈开了,心里忍不住也浮躁了起来要不是踹不开,真想踹开这玩意儿!

“你给我快点!”陆恒川似乎看到了什么,声音紧张了起来:“那边来人了!”

我被他催的心里发烦,忽然就反应过来了,对了,我知道怎么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