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玉香炉/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锁,不按牌理出牌,是不是应该反其道而行?

“你们看见魁首了没有?”与此同时,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二世祖的声音:“就是刚才跟我一起走的那个年轻人,腰上有个翡翠烟袋锅子那个!”

“没有。”那边的人紧张的问:“那是个什么人?”

“看样子应该是个贵宾,实际情况,谁知道呢?”二世祖的声音冷了下来:“看到了他,一定要告诉我,别让他在咱们这里乱走,那个人不好招惹。”

“是,”应声的又问:“他上哪个方向去的?”

“我要是知道,还来问你?”二世祖像是发了怒:“刚才他去了厕所就不见了,别是憋了什么坏要跟咱们使才好……我看他,来者不善。”

你娘,看你不像有多大本事,看人看的倒是还挺准的。

“那要是找到了他……”

“别跟他硬碰硬,你们打不过,”二世祖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声音太小我就没听清,但肯定是个阴招,那个应声的听上去很高兴,低声说道:“还是您神机妙算,料想着那个什么魁首再厉害也不是您的对手!”

“听见没有?”陆恒川越来越着急了:“保不齐这里有什么法宝对付你。”

“那我就开开眼,看他们是有金箍棒还是三叉戟。”我没想别的,一心开锁,陆恒川在旁边就可劲儿的催我:“你快点,人马上就到了,别的是好说,可惊动了大老板的话,下次再来更不容易了。”

我没再回话,一边听着他们越来越靠近的脚步声,一边用了以前开紫金八卦锁的经验,专门逆反着开锁,只听“咔哒”一声,那锁还真给开了!

我心里这个高兴劲儿的,而与此同时,我听得出脚步声已经奔着我们这里来了,估摸着一抬眼就能看见我们,陆恒川不知道我已经开了锁,应该是心灰意冷,还想着把我给拖开,结果我先开了门,一脚就把陆恒川给踹进去了。

就在我回手带上门的时候,外面还响起了二世祖的声音:“尤其是大老板这里,你们一定要严防死守,可千万不能让魁首给找到了什么空子钻进去,惊扰了大老板!”

“是。”

我这时间卡的相当寸,晚一秒,他们就看见门是怎么动的了。

现如今已经到了地方,我心里也就踏实了不管神秘大老板到底是谁,你这面纱终于是能揭开了。

元凶,就是神秘大老板?

一抬眼,先看到了一个很大的紫竹贵妃榻,外带一个檀木书案,都是上好的东西,桌子上养着一缸金鱼,旁边还有个大缸,浮着几片荷叶,看上去非常清雅。

奇怪了,不是说今天大老板在家吗?这里怎么没人?

我带着陆恒川就往左右套件都看了几眼,可套件里面,也没有什么人。

我忍不住看向了陆恒川:“人呢?”

“我哪儿知道,”陆恒川答道:“刚才我还看见,那两个人就是从这里进来从这里出去的,倒是没看见其他人出入。”

难道神秘大老板正巧出去了?

我往书案上一看,就看见了一个青玉狮子香炉,正袅袅的冒香气这个味道应该是越溪香茅配沉香,我再古玩店老板那里闻到过。

古玩店老板吃的就是这一碗饭,特别喜欢附庸风雅,他还教给过我这香料分调子,前中后,各是什么味道,我倒是还记得挺清楚的。

这个香闻上去应该特别顶级,比古玩店老板点的不知道醇厚多少倍,现在这个味道,正是前调香气,也就是说,香料点上去没多长时间。

“要是没人,要不咱们下次再来?”陆恒川说道:“反正也知道雇凶的金主到底是谁了,查起来也算有个方向……”

我摆了摆手:“不对,他应该还没走,或者刚走不长时间,还会回来的。”

陆恒川一挑眉头:“什么意思?”

很简单,这香料很贵重,谁会点上香反而自己走人,熏给蟑螂闻还是咋,等在这里,一定能等出一个结果来。

而且案子上有个茶壶,打开一看,茶香也在熏香之中缭绕,是珠兰香茶,说来也很奇妙,珠兰香茶的味道跟越溪香茅配沉香在一起,竟然很和谐,一点也没有撞味道,应该是有意这么搭配的。

神秘大老板很懂生活嘛。

茶壶里的茶叶也才刚刚展开,第一水还没被喝过,焚香,泡茶,正要享受,一定还是会回来的。

陆恒川撇了撇嘴:“要是万一有急事呢?”

“不会,”我答道:“他这个身份的人,已经不会有什么所谓的急事。”

正在这个时候,那门还真一下就给响了起来,还带着人说话的声音,我一听这个,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带着陆恒川就钻到了一个柜子里面去了。

这个大柜子倒是挺不小,装两个人绰绰有余,我跟陆恒川往里面一窝,就听到了外面的人正好进来了。

结果不听不要紧,来的竟然是个熟人老茂!

老茂正说道:“也不是,最近实在是忙了点。”

像是正在跟谁交谈一样。

陆恒川跟我一对眼,显然是一脸的不信。

我也不信,老茂虽然老奸巨猾,但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真有这么大的本事,他还能栽在我手里?

果然,接着我就听见老茂的声音有点疑惑的响了起来:“大老板不在?”

跟我一样,也是来找这个大老板的。

只是老茂他,知道神秘大老板到底是谁吗?

老茂真是个无处不在的毒瘤,想不到还能跟神秘大老板攀上交情,真是小看他了。

“这,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们做员工的,肯定不敢探究老板的私事儿,”外面传来了二世祖殷勤应答的声音:“不过既然大老板叫您过来了,您就先坐一坐,我想大老板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先出去了,委屈您等着了。”

“哎呀,这是什么话!”老茂又长袖善舞的玩儿起了他的交际功夫:“能来见大老板,也是我茂某的荣幸!反正我有的是时间,等等也没什么。”

接着又跟二世祖两个人一番客套,别提多虚假了,可他们这种人,就觉得这点社交辞令特别重要似得,说起来就没完,听得我直犯困。

正想跟死鱼眼吐槽呢,肩膀上忽然就沉了一下,我立马就反应过来了,转头一看,只见死鱼眼一头靠在了我肩膀上,长长的睫毛往下一盖,睡着了!

当时我差点就骂了娘,我们俩最近一直没摸到休息是没错,可这么个时候你也能睡着,你特么睡美人托生的?

我一生气想捅他两下,又怕一捅他动起来暴露动静,就一手把他鼻子捏成了猪拱子,一手把他嘴捏成了鸭子嘴。

可就算这么着,他厚重的睫毛还是纹风不动,跟死过去似得,一点要醒的意思也没有。

不对……我立马就反应过来了,他不可能随随便便就睡着了,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那香?

特么的,那香里面,肯定还加了其他的什么料子!

别特么是有毒的吧?

我后背一凉,赶紧上手摸了摸陆恒川的气脉,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应该那玩意儿跟迷香似得,也就只能让人给睡过去。

我这才有点放心,同时又起了疑心,那迷香是谁放的,难道神秘大老板的本事那么大,未卜先知,知道我要来捣乱,提前灌进去用来对付我的?

你娘,要是中了这种招,可真他娘的是阴沟里翻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