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坑爹货/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特么把他祖坟给掘了去。

“这事儿我哪儿知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狐狸眼自己也把鼻子给捏了起来,细声细气的说道:“不过你先跟我说,你这买卖,到底是怎么做的?”

“我做个屁,”我说道:“上次我丢饭碗的事情你不是亲眼所见吗?我真要是能倒卖功德,我干爹上次动我功德,我至于瞎那么长时间?你也别说别的,我干爹不是那种听风就是雨的人,里头肯定是有人掺和什么了……”

想到这里,我就跟狐狸眼说道:“说起来,阴间这一阵子不是一直在调查弄功德的人吗?还把我干爹给关起来了!这会儿我干爹一放出来,怎么黑锅又跑我身上来了?我特么比窦娥还冤!”

“嘘,”狐狸眼连忙把手指头竖在唇边,说道:“这话你可别让窦娥给听见,不然下雪来了寒流,我没毛毛衣服穿,”

接着,狐狸眼打量了打量我,狐疑的说道:“这事儿真跟你没关系?”

“我?”我几乎都给气笑了:“狐兄弟,你看我像吗?”

“你这个表情反应,确实是演不出来,”狐狸眼这才像是放下心来,给我胸口来了一拳:“我就知道我这双眼睛没看错人!”

“你也相信我?”

“我没什么证据,非要说的话,就是直觉吧。”狐狸眼摆出一副很懂的样子:“我就猜,要是你真掺和了功德的事情,你也不可能是元凶,最多是个帮凶,或者是为了什么事情,被人胁迫了什么的,反正,你不像那种人,所以我才帮你一把的,就是觉得你肯定有苦衷,黑大哥待我不错,你待我也不错,我也不希望你们两父子真闹出什么将来要后悔的矛盾出来。”

最后他还加上了一句:“你可不是那种有大野心的人,我早就知道。”

“知我者,莫若狐兄弟也,”我眼瞅着眼泪都快被他给感动下来了:“众人皆醉狐独醒啊!有酒就跟你喝一杯了,那你快跟我说说,我干爹身上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隐隐约约就觉得,我和我干爹的关系,很有可能是神秘大老板给挑拨的,把自己干的烂屁股事儿推我身上来把,好把自己择清楚这就是他用芜菁引着我上这里来的目的。

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所谓的陷阱,竟然是我干爹。

“别提了,黑大哥前一阵可是吃了不少苦。”狐狸眼叹了口气,又在腥气之中把鼻子给捏上了:“阴间刑罚严厉,不用我说你也知道,黑大哥一被抓,各种审讯用了一个遍!黑大哥就算是个硬汉子,那会儿也忍不了啊!眼瞅着,都快屈打成招啦!”

“可是后来,有人来举报了,说那个叫什么银……银庄!就是倒卖功德的那地方,跟你有关,从你这里,肯定能找到线索,黑大哥的嫌疑这才算是刚洗清了,可这关系又来了,谁不知道,黑大哥是你干爹?这事儿重新又跟黑大哥联系在一起了,黑大哥气的五雷轰顶,就要拿你来算账,这不是……”

“你等一下你等一下,”我连忙把狐狸眼的口沫横飞给打断了:“狐兄弟,你先跟我说说,这这事儿跟我有关的由头,是怎么传出来的。”

“哦?我刚才没说吗?”狐狸眼眨巴了眨巴眼,这才跟我讲述了起来,说一开始,是一个管理案牍的小吏发现的。

前一阵子因为功德簿出问题,是人人自危,可其实也有不少办事儿人,确实是收过银庄的好处,所以他们心虚,就想着趁着自己还没被拔出萝卜带出泥,先把证据给销毁了,其中有一个小吏就是干这个的,那天他趁着没人,就上案牍库去修改自己留下过的痕迹,结果就看见了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正在案牍库改东西呢正是银庄那些烂账。

这小吏一愣,心说谁跟我想一处去了,正想打个招呼,同是天涯沦落人嘛,结果一靠近看出来了,那不是同行,是个阴差还是个生魂!

这样的生魂阴差,只有一个,而且两次把地府闹得天翻地覆,算是蜚声地府,还有人说这个阴差弄死过他们的同门,但仗着跟黑大哥和上头的关系,没人敢拿他怎么着。

小吏记得,他叫李千树。

小吏心说你可算是被我给逮到了,这可是大罪,现如今黑大哥被关着不说,上头查的就是你,你这是自露马脚!

于是小吏默不作声的退出去,喊了好多人来作见证,一下就把倒卖功德的矛头给指到了这个李千树身上来了,捉奸成双,捉贼拿赃,这会儿人证物证具在,你有什么后台也没法抵赖!

没成想那个李千树本事很大,竟然暴力拒捕,仗着自己的一身本领,逃过了阴差的追捕,这事儿立马就把全阴间都给轰动了。

所以黑大哥那边才被放出去本来因为这个李千树干爹的身份,是更不能放的,可是黑大哥强烈要求戴罪立功,洗刷耻辱他非得给自己认了这么个儿子亡羊补牢不可。

卧槽,我说怎么我干爹一看见我,成了那么个模样,感情又他娘的是“我兄弟”挖坑给我跳!

真是操他妈了,我竟然被我自己给坑了!这事儿肯定是神秘大老板抓住芜菁之后,叫“我兄弟”做的,什么带着我来救芜菁,跟我合作对付大老板,由始至终,就是个专门坑我的圈套!

为什么能骗过我?因为他连自己都给骗过去了他跟我说的关于身世和无奈的,全是真话,只把真正的目的给隐瞒了,跟当年银牙在双塔寺骗我的套路,一模一样。

我还以为他算是跟我敞开心扉了,没成想,为了芜菁,他算是把我彻底扔出去了我说他带着芜菁走的时候,怎么那么利索,根本不管我的死活呢,原来他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只要救出了被大老板抓住的芜菁,哪怕我这个作为本体的正主出事,他这个当影子的,都不怕被连累,根本没有跟我合作反击的意思。

在银庄里面,那个迷香,看来也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才配合大老板演出的一场戏。

一股子火慢慢的在我心里烧,我这拳头也攥紧了,这是拿老子当猴儿耍呢?

还以为他真的跟我“冰释前嫌”了,看来老子还真是图样图森破还想着事成之后,带着他给我作为一个人证,到北派去重新证明我清白,眼瞅着也要成了一场泡影。

看来他到现在还是没能原谅我。

“可就算这样,他跑了,你也没证据啊,”听我把真相给说出来了之后,狐狸眼又连着眨巴了好几次眼睛,说道:“他这事儿闹得这半个阴间的人都亲眼目睹并且来作证了,要是不把他抓回来给你平反,你算是退无可退,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难怪干爹那么生气他肯定也没想到,我这个影子,能翻腾起这么大的波浪来,他是急火攻心,把理智冷静什么的也给烧干净了。

所以他才上那里去找我,不用说,是神秘大老板给我干爹通风报信,说我会上生死桥上去的。

“不行,我特么得找那个死玩意儿去。”我腾的一下就给站起来了:“我他妈的不把他打回原形,我不叫李千树!”

比起别的被坑,这种**裸的欺骗和背叛,更特么的让人难以忍受。

“可现在不容易了,”狐狸眼说道:“你知道,整个阴间都在找你,黑大哥也一定大发雷霆,你出去就是个魂飞魄散,咱们不是说了从长计议吗,你先别冲动,冲动是魔鬼!”

“哟,这不是千树吗,你这么着急上火,是怎么了?”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么久不见,你可比以前俊多啦,成大小伙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